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607章 都没出来

第607章 都没出来

作者:桃子卖没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当张易把余下的龙门之人全部杀掉后,赫然发现,孟小白和白未未以及六个爆破手都不见了。

    那山体的裂缝之中,的道白炽光芒射出,刺眼无比!

    “怎么回事?孟小白?”张易眼睛一眯,身形一愰就钻进了裂缝之中,下一秒时,他也进入了龙门之内。

    他身上就有一块龙门令的,所以一进入那白芒之门后,突然感觉身体一轻,似乎有无数道涟漪与光华扫了一遍自已的身体一样。

    然而,就在他定晴向这个通道的深处看去时,突然之间,他感知到了极度的危险猛的涌上心头!

    “不好!”张易大叫一声就后退,同时,通道的深处接二连三的响起了爆炸声,那爆炸的气流吹过来时,吹得他都掀了出去。

    还有,他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响声,看到了整个通道在崩碎。

    没错,就是崩碎,从那爆炸之处崩碎,白芒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和坍塌的声响。

    张易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时,外面更是地动山援,山崩地裂。

    “嗖~”张易快速跳到了高空之上,同时对着那些被绑架的人大喊快跑,向谷口跑。

    “轰隆隆~”在连续数次的震动之中,山塌了,整座山都崩开了,那什么通道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未未、孟小白以及那六个爆破手都不知是死是活!

    “该死。”张易脸色极度难看,白未未和六个爆破手怎么没出来?是来不及出来还是他们自已不想出来,又或者是他们想去龙门世界?

    人心是最难测的,白未未也好,孟小白也罢,甚至那六个爆破手想的是什么,张易都猜不透的。

    不过还好,白未未带着六个爆破手也总算干了点正事儿,那龙门通道必碎无疑了。

    持续了大约三分钟左右,摇愰的山体才渐渐停止,崩碎的大山足足下降了十几米的样子,整座山狼狈不堪。

    张易用意念向那个通道处探去,但却什么也没探到,所有一切都不见了。

    “呼~再等几天,看看会不会有人过来。”张易深吁一口气,然后坐在了山顶。

    这次总体来说,他是成功的,九十九个龙门之人,除孟小白生死不知外,其他人都被他和白未未干掉了,他心中那口恶气也总算撒出去了。

    当然,孟小白是个异数。

    张易想起孟小白的时候就笑了一下,聪明人往往都会干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情的。

    不过他就算不死在龙门通道里,就算回到了龙门世界,那么又能怎么样?龙门通道被自已毁了吧?况且十之八、九,他不是死在通道之中,就会被白未未斩杀的,他根本不是白未未的对手。

    不过白未未也没能出来,这一点张易非常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白未未不可能想去龙门世界吧?她不想要自已的龙珠了?或者是她自已也没来得及跑出来?

    张易百思不得其解,但也独坐在山顶等到天亮。

    然而,一切都很平静,那坍塌的山里,没有人再钻出来,白未未也没有再出现。

    张易轻轻叹了一声,其实这次完事儿之后,他真的打算把龙珠给白未未的,总不能让她露着狐狸尾巴吧?不过很可惜,白未未生死不知。

    几天后,碧云涧的山谷里苍蝇满天,恶臭难闻,甚至在山顶上的张易都受不了那种尸体的臭味了。

    不过他还是忍了七天的时间,驻守在山顶七天,等了七天。

    ……

    七天后,确认龙门通道被毁掉后,张易便转身离开,龙门通道一毁,他也就心安了,因为再不会有人跳出来对他喊打喊杀了。

    十月十一日,回到京城的当天,张易便组织人火化何森和二水,人头他没带回来,因为人头上都是蛆虫。

    而葬礼的当天,王兴竟然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都穿着黑衣服,戴着白花。

    张易以家属谢礼的方式对王兴等人施礼。

    “何森和二水在兄弟基金会中的基金不变,每年的分红你要亲自送到他们父母的手中,还有,你代我去亲自安顿一下他们的父母吧,要保他们三代无优。”葬礼完毕,看着二位兄弟下葬之后,张易当着二位兄弟的墓前,告诉青竹该怎么做。

    “是。”青竹应了一声道。

    “好了,都走吧,我站一会就走。”张易挥挥手道。

    众人都没说话,默默离开。

    张易看着两位兄弟的墓碑,然后突然笑了一声道:“这片墓地我已经买下来了,很可能几十或是百年之后,我也会被埋在这里,到时候再一起玩耍。”

    “不过说好了十年兄弟一起走的,刚刚说好的啊,你们怎么就走了呢……”张易眼眶红了起来,可能是杀人杀得太多了,他整个人已经麻木了,变得异常冷血,所以已经轻易不会哭,不会流泪!

    只是想起那十年兄弟一起走的誓言,他感觉世事无常,变化太快,他真的接受不了。

    张易闭上眼睛,叹道:“你们有没有怪过我?是我连累了你们的。”

    “算了,二位哥哥,路上走好!”张易一甩袖子,拭去眼角的泪水后,转身大步就走。

    ……

    王兴和车昱菲也来了公墓,不过他们并没有上山,而是等在山下。

    张易走下山时,王兴和车昱菲就立即迎了过来,王兴步子有点慢,毕竟前些天受了重伤,所以现在不敢剧烈运动的。

    “张易,张易,我们头儿呢?我们头儿呢?”王兴这也是急了,因为龙行天生死不知,所以他只能来问张易。

    “你见过你们头儿的样子吗?”张易眯起眼睛问道。

    “没啊,怎么了?”王兴摇头道。

    “没怎么,白……龙行天去哪了我也不知道,不过她要是回来的话,你告诉她来找我,我有事找她。”张易说完,就继续向前走。

    “张易,我们头儿就是在碧云涧消失的,你是不是把他杀了?”车昱菲大声质问道。

    “我只杀了该杀的人,不要再来烦我,否则你们也该杀!”张易怒哼一声,走到公路后,就直接钻进了柱子开的A8车里。

    柱子留在这里等着他,其他人都已离开。

    “柱子,你会不会怪我?”张易上车后就突然问道。

    “又自责了?”柱子突然哈哈一笑,似乎眼睛里还闪砾着泪光。

    “关你鸟事儿啊,这是意外,况且兄弟们走上这条路,也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的,不怪你,和你没关系。”柱子摇着头道。

    张易望着窗外,好长时间才淡淡道:“我想……你们如果想离开的话,那就都走吧,自已去闯自已的事业和人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