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 第992章 脑袋有病

第992章 脑袋有病

作者:桃子卖没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隐身侍卫最新章节!

    “狗屁,这道题答的是什么玩意儿?胆大包天!”那姓苟的师尊怒哼一声,甚至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在跳动。

    齐大福就是一惊,大殿中的其他人也错愕无比,这姓苟的师尊叫‘邓无涯’,乃宗正的二师弟,也是宗正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之一。

    邓无涯也想做院长之职的。

    宗正现在只是院判,只是副院长,而他邓无涯也是副院长,所以他亦是有资格接任院长的!

    还有另外两个副院长,也是要竞争院长的,另外两个则是宗正的三师弟和四师弟!

    齐大福有师弟,而他那些师弟都是这些师叔的弟子,他们同属一门而已。

    “师兄,你看看,他回答的这是什么玩意儿?”邓无涯气哼哼的把卷子甩给宗正道。

    宗正好奇的接过卷子,匆匆扫了最后一题时,眉毛也不禁扬了起来。

    “看到了吧?瞎胡闹不说,还胆大包天!”邓无涯冷声道。

    “我们看看。”三师弟和四师弟也分别扫了一眼那答案,然后全都错愕的张开了嘴巴。

    齐大福眼皮直跳,牛大力究竟写了什么答案啊,竟然让这四位高层都不认可?

    “四师叔,能否将他的卷子给弟子一观?”齐大福这时候壮着胆子道。

    “小苟,你还是告诉大家这牛大力的答案吧,省得大家都好奇。”这四师叔叫‘彭元’,也是副院长。

    这丹道院就和俗世中的这个局那个局一样,有一个正院长,还有一大堆副院长,各管一摊。

    那姓苟的狠狠的瞪一眼齐大福,脸色阴冷道:“这位牛大力杂役给出的答案是……是……他说出这道题的人脑袋有病!”

    “扑嗵~”齐大福扑嗵一下又跪了,这尼玛的,你牛大力的脑袋才有病吧,难道他不知道出题的人都是二代弟子?

    而且这道题应该是他二师叔邓无涯出的了,否则他怎么可能如此动怒?

    “此人在哪里?把他给我拎过来,本座倒想问问他,本座脑袋怎么有病了?如果他给不出来我答案,本座扒他的皮,拿他炼丹!”邓无涯大声喝道。

    “慢着!”宗正突然伸手示意诸人安静,同时也沉吟道:“大家不要耽搁时间,继续评卷。”

    “是!”诸人这才迅速收心,卷子要尽快评完才行,晚上要发榜呢!

    “师兄,你这是何意?”邓无涯沉声道。

    “无涯你先别动气,这牛大力想必也不知道题目是你出的,所以他主观上没有骂你的意思。”宗正笑呵呵道:“世人心态千奇百怪,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不同的答案,既然这道题他没答出来,那判错就可以了,扣掉应有的分数,该淘汰淘汰,该晋级晋级!”

    “对对对,我们要做持一颗公正的心态,二师兄,这道题他没答上了,那就算错,至于骂人之事,想必他有另外的见解,我们不能不让其发声,否则我们就有些小家子气了,所谓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等见到了这牛大力时,再问他一个解释也不迟!”一个坐在偏远一点的中年男子笑着点头,他同意宗正的话。

    “二师叔,等稍后我回去,非得打断这狗崽子的腿不可,口无遮拦,胆大包天,二师叔您消消气,消消气。”齐大福点头哈腰的帮着张易擦屁股。

    当然,他也知道,自已的师尊宗正是向着自已,向着牛大力的,宗正与邓无涯在这件事情人开始较力。

    你邓无涯想要收拾人,我宗正就偏不让你收拾,牛大力我保了,你奈我何?

    “哼,打断腿倒不必了,不过本座倒很想见见你这个杂役,想看看他的心胆到底有多大。当然,一切按大师兄所说的办,一是一,二是二,该晋级晋级,该淘汰淘汰!”邓无涯并没有继续与宗正对着干,不过这时候他却狠狠的看了那姓苟的弟子一眼。

    “嗯,小苟啊,这牛大力扣除这道错题,应该可以拿多少分啊?”宗正笑着问道。

    姓苟的额头就见汗了,这特么的,他师尊瞪他,宗正又来问他,他怎么回答?

    “不用他说了,这牛大力前面的题目回答的还是不错的,理应晋级!”邓无涯挥了挥手道。

    “对对对,就算扣了这道题的分数,他也晋级了。”小苟连连点头道。

    “嗯,那就继续吧。”宗正点点头,此事就此揭过。

    大殿里安静下来,齐大福也一边擦汗一边快速判卷子,一时间大殿里竟然没有人继续说话或交流。

    谁都知道,现在宗正和邓无涯已经到了胶战状态,所以尽量不触这二人霉头,省得摊事儿!

    ……

    齐大福小院中的张易此时则滋溜溜的喝着茶,他并没有担心最后那道题,因为他前面都做对了,按照分数,也应该顺利过关的。

    而至于为什么说出这道题的人脑袋有病,也是这人问的实在是他想骂人!

    炼丹重要还是‘忠孝仁义礼智信’重要?

    这特么的还用问吗?当然是叫孝仁义礼智信重要,如果你连这些都没有的话,还炼个屁的丹,那你就不是人了,而是一王八蛋。

    所以他认为出题的人也是王八蛋,他没在答案上写上出题的人是王八蛋就已经很收敛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样会得罪人,不过得罪了又能怎样?他对什么罗浮宗可没有半点归属感的,况且出题的人就该骂啊,他不骂的话,会吐血的。

    ……

    天黑之前,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了,是齐大福这厮回来了,而他一回来就对着张易咆哮道:“你个龟儿子,老子打死你……”

    张易坐在原地没动,只是用眼视上下看了齐大福两眼,然后齐大福的火气就瞬间烟消云散了,也不停的翻着白眼,站在张易面前哭丧着脸道:“师尊爷爷,您以后别再给我惹事儿行了吗?”

    “谁是龟儿子?”张易笑眯眯的看着齐大福道。

    “我,除了我没别人,我是龟儿子啊,哪能是师尊您?”齐大福变脸比翻书还快,拍着胸脯说他自已是龟儿子。

    张易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看到我的卷子了?又或者是我那道题给你惹麻烦了?”

    “你以为呢?今天要不是有我师尊拦着,我那二师叔恐怕会扒你的皮,那道题是他出的,你怎么能回答他脑袋有病啊?虽然他脑袋有病,但你也不能写出来啊!”

    “哦,原来是你二师叔,你前些天和我聊天时,不是说过你二师叔很坏,和你师尊争夺院长之位吗?哈哈,歪打正着,帮你师尊出气了。”

    “不过我的笔试通过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