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可惜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可惜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可惜了

    “阁下需要什么厚报?”见到周泽和他们有商量余地,这让老者十分开心,心想只要能带走虞妃,其他的可以以后再说。

    “我想了想,这些天忙着和各大古教对决,连压寨夫人都没有,我看这妖姬挺不错的,你们要是能送上一分贺礼的话,他日我定当带她上你们古教一游!”周泽很认真的回答这些人。

    虞妃听到周泽的话,横了周泽一眼,翻了翻白眼,这混小子这时候还在胡说八道。

    老者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看着周泽说道:“阁下是再要树敌我真武古教了!”

    “你们以为我会在意这些?”周泽看着这些人问道。

    “你……”真武古教的众人怒瞪着周泽,可是想到周泽一路上树敌那么多古教,还真不会把他们真武古教太当回事。

    想到这,老者终于放下狠话:“阁下虽强,可是就一定能带走她吗?”

    “你可以试一试!”周泽看着老者说道,“我正好看看真武古教的弟子是不是更强大!”

    老者望着周泽气势在攀升,显然准备和他们大战。老者咬着牙齿,他们驱动真武蚀骨篆已经虚弱,再和周泽大战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

    这家伙能斩杀高阶神王境,那代表他绝对有高阶神王境的战力。在场的人还真是难以挡得住他。

    老者深吸一口气道:“阁下如此嚣张,终究是会付出代价的,也罢。她已经受我教真武蚀骨篆,不上我教,永远不能解!”

    听到这句话,周泽微微皱了皱眉。老者一群人却看向虞妃:“妖姬,我们在真武古教等你,半月内你要是未曾出现,到时候生不如死怪不得谁!”

    说完,老者又深深的看了周泽一眼,带着真武古教的弟子真的离开。

    看着这些人离开周泽并没有出手,因为他发现虞妃真的情况不是太好,脸色苍白面露难受之色,有晕倒之势。

    周泽赶紧把她搀扶,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软香在怀,熟悉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

    “怎么样?”周泽强忍旖旎之念,问着虞妃说道。

    虞妃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晕倒过去。显然连番遭创加上真武蚀骨篆让她坚持不下去了。

    ……

    虞妃醒来之后,是一天一夜之后,周泽看着睁开眼睛的虞妃也松了一口气,心想不枉费他用了几株从古教祖地打劫来的神药。

    “我帮你检查过身体,你身上并没有太重的伤势。”周泽看着虞妃说道,“你不用担心!”

    “你检查过我的身体?”虞妃之前看到周泽还很安静,可是听到周泽这一句话后,她瞪圆眼睛,直接跳起来就想和周泽算账。

    可是她刚跳起来,就捂着胸口倒下去,脸色再次一片惨白,神情痛苦到扭曲。这吓了周泽一跳,再次抱住虞妃,不让她倒在地上。虞妃缓了一阵,发现只要她不动弹,身体就没有疼痛,只要一动弹,身体就感觉到蚀骨的疼痛。

    “你不是说帮我检查过身体吗?为什么会这样?”虞妃窝在周泽怀里面问道。

    “啊!”周泽看着虞妃凹凸曼妙的娇躯,目光落在它挺拔曲线之处,很认真的回答道,“我们关系也熟了,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把你彻底给剥光,所以有些地方我还是未曾看的,你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明知故问!”虞妃瞪着周泽,她捂着胸口还能是哪里。

    “我帮你看看?”周泽很认真的问着虞妃。

    虞妃把头扭到一边,也不搭理周泽。

    周泽见这模样,心头一喜,这女人是默认了不成?

    周泽刚伸手过去,却听到虞妃说道:“应该是他们符篆的缘故,你不是符篆师吗?看看能不能解开,感觉不能动,一动身体就如同刀割一般在侵蚀!”

    “好!”周泽打死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虞妃感觉到周泽的手在动,她脸色带着娇艳绯红:“不准乱动,赶紧帮我解开,解不开没你好果子吃!”

    周泽哪里还会理会她这句话,解开衣衫,看到那凸曲线的腻白之上,居然篆刻一个真武印,其中道纹密布,如同是一颗树的树根,密密麻麻扎根在她胸口之上,让她多了几分妖艳的撩人感。

    周泽强忍着这股诱惑,死死的盯着这个符篆,不断的感悟。

    “怎么样?能不能解开?”虞妃问道。

    周泽想要抽丝剥茧解开这符篆,只是这符篆密密麻麻,周泽根本无从下手,这道纹十分深奥,超乎他的想象,蕴含着一种无法言语的韵在其中,不是此时的周泽能感悟而破开的。

    “怕是圣境强者以上留下的符篆!”能让周泽这个境界还完全没有办法的符篆,周泽猜测是圣境之力。

    “圣境?”虞妃眼神有些暗淡,强忍巨疼披上衣衫,对着周泽说道,“感觉到有力量不断的沿着我的肉渗透到深处,似乎要进入血液和骨骼中。幸好我的楚家老祖的精华传承,虽然未曾完全炼化,可是它自主的挡住这股力量,可这样也不是持久。除非我真的完全把炉鼎之力施展出来,要不然要被其慢慢渗透!”

    “那老家伙说十五天后,你一定会上山求他们。这家伙如此信誓旦旦,难道这符篆还有什么后招?”周泽也担心起来,后悔自己来的晚,要不然虞妃不至于如此。

    “他说这符篆叫做真武蚀骨篆!”虞妃说道。

    “她被真武蚀骨篆给打中了?”周泽还未说话,一个声音却突然在周泽的耳边响起来,“啧啧,这可有得她受了!”

    周泽看向不知道何时来到这里的鬼尘,好奇的问着他:“你知道这是什么?”

    虞妃见周泽突然开口对着一个方向说话,又不见人影,她忍不住问道:“周泽你说什么?”

    周泽没有回答虞妃,而是继续看着鬼尘。

    鬼尘嘿嘿一笑道:“这东西我自然是知道的,这可是大有来历的东西,啧啧,她受这符篆,性命难保了!”

    鬼尘咋舌不已,看着虞妃忍不住感叹道:“可惜了这样的尤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