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你们错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你们错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你们错了

    周泽和祖魔大战,恐怖的气机席卷四方,天空燃烧着熊熊炽光,两方都在疯狂的出手,不断的碰撞,每一次碰撞,九天十地的苍穹就不断的崩裂,空间被打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两人连番大战,各种手段不断的施展而出,劈砍出一道道光芒,把苍穹都直接分割开来。

    很多人看着这一幕都目瞪口呆,即使身为圣贤的人物,此时都冒着寒意,

    又是一次对碰,虚空震荡,九霄卷动,惊世无比。

    这是震撼的画面,如同两位主宰一样,两道毁灭的力量洪流交锋在一起,仅仅是碰撞的一瞬间,这一片苍穹就扭曲。

    两人大战到沸腾,各种秘术不断的施展而出,达到他们这个层次,任何手段都是圣法,举手之间就蕴含着天地大道,两道身影快到极致,在众人的视线中如同闪电一样交织在一起。

    生死塔和炼妖壶也不断的对轰,巨响撼动四方,声波席卷九天十地。

    两人越战越激烈,看的很多人目眩神迷,但是更多的是对周泽的敬佩。他居然真的能在祖魔手下接下这么多招,真的能挡住祖魔。

    “周泽太强了,真的成为冥帝那样的人物了!”

    “这一代,当真以他为尊。”

    “太非凡了!”

    很多人惊叹,看着两人不断的对轰,而这时候,周泽动用诛仙诛圣诛魔三招,剑芒贯穿天地,直接斩向祖魔。

    “这一招本魔也会!”祖魔同样施展而出,这一幕让观看的冥帝脸色难看,当年把他当做兄弟,自然把这一招传给对方。

    两者对轰在一起,剑芒不断的对轰。一次又一次,他们所在的中心,一切都被摧毁了。

    两人疯狂的对决,到最后两人身上都喋血。

    一些圣贤吞着唾沫,周泽真的有堪比祖魔之战力了。起码在这一招上,成就比起祖魔更高。事实上众人也能理解,周泽和众多大道磨砺,这种经历难以想象,就算比起祖魔弱一些,可是这点也足以弥补,

    两人再次施展秘术,不断的对决,两人各自有时占据上风,打的无数人都口干舌燥。

    “死!”祖魔突然吼叫,他猛然的出手,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暴动而出,这是他最强的秘术魔吞天地,他借着神石,加上自己的感悟,自创出来超越自我的一种大招,超乎想象的强大。

    施展而出,真的要把天地给吞噬了一般。

    “岁月成殇!”周泽也施展出他的最强法,暴动之间,沧海桑田,一切都在变化,都在轮回一般,生生的和对方对决不断。

    “本魔不信,你才修炼多少年,能比得上我无数年来感悟出来,超越自我的本命秘术!”

    “试试就知道!”周泽咬着牙齿,拼命的驱动自身秘术,对方的秘术真的太强大了,难以想象。不愧是天地最强的人之一,拥有无法想象之伟力,这一招而出,周泽丝毫不怀疑就算是圣贤也会被直接吞噬。

    要是没有岁月成殇,他必败无疑。

    祖魔和周泽对碰,他把自身秘术驱动到极致,周泽同样如此。两人都无所畏惧,两种秘术就这样持久的交锋在一起,不断的对决。

    秘术不断的施展而出,两种绝世无匹的秘术对他们的消耗是恐怖的。周泽倒是想要动用丹药,虽然无法让他完全恢复,可足以让他能持续更久。只是祖魔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的生死印倒是能让自身急速的恢复,可是此时他的境界,施展这种秘术,对于自身的伤害太大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敢尝试。特别是黑石化作生死塔,再施展这种秘术,代价更大。

    最重要的是,对方有神石,周泽不知道他有什么手段,不敢随意使用这种秘术。

    岁月成殇和对方的魔吞天地不断的交锋,那里的苍穹不断的崩裂而后又重组。两人的气息越来越虚弱,显然这样的对决对他们伤害极大。

    “你一定会败的!”祖魔开口。

    “谁能坚持到最后,还未曾可知!”周泽回答。

    “我说你会败,那就会败!”祖魔突然哈哈大小了起来,“炉鼎来!”

    在祖魔的大喊下,言出法随,天地突然变动,从虚空之中,居然拘出了一个血袍人,很多人看到这个血袍人惊悚无比,因为这居然是一个圣贤。

    这个血袍人出现,祖魔哈哈大笑:“本魔花费无数,培养出这样一个炉鼎,这一尊炉鼎,能让本魔恢复到巅峰,并且更进一步。你以为自己真的能战我吗?那不是我真正的巅峰实力!”

    祖魔开口之间,向着血袍人吞噬而去,血袍人显然是有禁制,他拼命的想要挣扎,可是根本挣扎不了。他是圣贤,十分的恐怖。可是在祖魔面前,显然是完全克制。其轻易的被祖魔擒到身边,而后吞噬而去。

    血魔哈哈大笑,这是他的手段,这些年他研究出来的,可以让他极尽升华再做突破,周泽必死无疑。

    他连番出手,魔吞天下施展而出,威势果然超越之前,周泽顿时口中喷血,感觉自己的血气等都要被对方吞噬,他以生死塔镇压自身,这才堪堪稳住。岁月成殇再次暴动,他不惜精血驱动,直接杀向对方。

    “哼!”祖魔一时半会拿不下周泽,不过在他看来,周泽距离被他吞噬不远了,他对着血袍人施展秘法,其体内的精华转移到他体内。

    而就是这时候,原本被他受控的血袍人,突然暴动起来,化作一头巨大的饕餮。饕餮惊世,向着祖魔吞噬而去。

    祖魔神情巨变,他不敢相信自己培养的炉鼎会如此。可是他毕竟是祖魔,也是经历大风浪的人物,尽管无比震惊对方能摆脱他的禁锢,可是他依旧无惧,这毕竟是自己培养起来的。

    他猛然的出手,直接向着周泽爆射而去,想要震开周泽先解决自己的炉鼎。至于周泽,以后再杀也不迟,只是麻烦一点而已。

    “坏我好事,我会让你死的更惨烈!”祖魔冷哼道,他就要对化作饕餮的血袍人出手。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一股丝毫不下于他的力量直接暴动而下。这股力量超乎想象,天地都要被他直接镇压。

    “道祖!”祖魔惊恐,他未曾想到道祖居然对他出手。

    周泽和道祖出手,这太过恐怖了,即使他是祖魔,都难以抵挡。何况之前还大战不断,道祖全盛一击,直接落在他身上,他发现这股力量带着道祖的禁锢之力。

    而周泽这时候的岁月成殇也打过来,他直接遭受一击。

    两道绝招落在他身上,祖魔瞬间遭受到重创。被饕餮吞噬进去一半。

    “你敢!”祖魔终于惊恐了,他想明白了什么,对着血袍人怒吼,“你和道祖算计我!”

    “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这是血袍人的话,他更是驱动秘术,要彻底吞噬祖魔。

    “你以为你能算计到我吗?”祖魔震动,他身体瞬间摆脱出大半。

    “你为了炉鼎效果最大化,把我培养成另外一个你,你会的我基本也会,虽然比不上你实力。可是……这不要紧!”血袍人开口。

    祖魔看到道祖出现,直接对着他连番出手。周泽这时候也在出手,他虽然看出这些人内讧,但是能灭一个就一个。

    在周泽和道祖的出手下,祖魔终于惊恐色变:“道祖,你想要做什么?”

    道祖不开口,只是出手不断。

    很多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谁都未曾想到会是如此,即使天帝冥帝也都同样如此。

    祖魔虽然强大,但是三个恐怖的人物一起对他出手,他终究被血袍人直接吞了。血袍人化作的饕餮消失,他站在哪里。

    天帝此时面色阴沉至极,盯着道祖想要说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太上天尊太上无情,他岂会在意这些?

    这一战谁都未曾想到会是如此落幕,周泽站在那里,看着血袍人和太上天尊。

    太上天尊,这个无上强者,虽然孤身一人,但是其威名却比起冥帝和天帝还要强一线。

    “我要的东西!”太上天尊看着血袍人平静的说道。

    “刚吞噬炉鼎,还需要时间,你要是愿意,就登上片刻如何?”血袍人说道。

    “好!”太上天尊没有多余的话,就盘腿坐下来,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美丽曼妙的女子,侍奉在旁边。

    周泽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子是熟人,居然是太古神殿的圣女霓轻舞,当初和秦妙依比拼舞姿的绝代佳人,倒是没有想到他被太上天尊收为侍奉了。

    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变故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周泽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在太上天尊身上留太多目光,而是转移到血袍人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我的那位义兄吧!”

    血袍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把面具摘掉。镇妖王和周凡甚至林惜这时候都惊讶无比:“周灭!”

    周泽看着果然如同他猜测一样,他叹息道:“当然杀了你,未曾你还能复活!”

    “这得多亏了祖魔,当年在十万大山,得饕餮骨,就变成了他的炉鼎。他怎么能放任自己的炉鼎身死,虽然当初你杀了我,但是他早就在我身上留下手段,并未真正的杀死我!”周灭说道,“所以我活下来了!”

    “炉鼎?那么他现在成为你的炉鼎了?”周泽问着周灭。

    周灭说道:“人总不能一直做别人的棋子,从知道是他炉鼎开始,我就找各种手段来摆脱这个身份。幸好的是,我不蠢,自己找到了一些手段,之后又得道祖之力,面前可以短暂摆脱这个身份,脱离他的禁锢!他把我培养和他一样,为的就是百分之百的契合。这也便宜了我,吞噬他同样是百分之百契合,他就成了我的炉鼎。”

    天帝这时候开口道:“你答应道祖什么条件?让他愿意出手帮你!”

    “道祖想要祖魔的部分神石骨髓,我答应了他!”周灭回答道。

    “果然如此!”天帝看着太上天尊说道,“你对神石的执念就这么深吗?”

    太上天尊说道:“寿元补寿元终究是小道,虽然可以用,但永生一途,靠小道是无法长久的。神石或许能解开永生部分之迷。”

    “这只是你的猜想!”天帝说道。

    “所以要试试我的猜想对不对!”太上天尊回答,目光看向周泽,“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和我交换部分神石。”

    周泽还没开口,金猴就冷哼道:“他没有兴趣,你别做梦!”

    “我不急!”太上天尊盘坐在哪里,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镇妖王这时候对着周灭说道:“你想要做什么?”

    “我和周泽当年一战,一直不甘心,想要再和他一战!”周灭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又看向林惜,目光有着几分难得的温柔,“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一直以来都比他强!”

    “就算你比他强,又如何?”林惜看着周灭说道。

    “我会娶你!我会证明给天下人看,你选择我才是正确!”周灭回答。

    “周灭,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嫉妒心太强了,好胜心太强了。你受不了义父母更喜欢周泽,你受不了白竹他们也更喜欢周泽,你受不了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周泽,你觉得你比起周泽优秀,你是周家最优秀的人。而周泽只是一个纨绔放荡子,所以一直以来你都不平衡,想要证明自己,你就越来越优秀,却也越来越阴沉了,越来越不讨大家喜欢了。”林惜说道。

    “难道不是吗?”周灭看着林惜激动喊道,“凭什么?他什么都不会,只是闯祸,一个典型的败家子纨绔子弟,凭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喜欢他,你们所有人都看不到我的存在。他一句话,你就真的可以不理我,他一句话要什么义母就给他什么。而我做的一切,你们都看不到!”

    林惜看着周灭说道:“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

    周灭看着林惜,不说一话,显然是等着林惜回答。

    “因为你没有他不要脸,没他会花言巧语,没他会骗人!”林惜回答。

    这一句话让周泽脸色有些发红,看着林惜说道:“这样评价我不太好吧?”

    周灭听到这句话,他更是阴沉:“这也算理由吗?”

    “为什么不算?世人都喜欢听好话,被奉承。而你却要强迫世人都奉承你,都讲你好话。这就注定你永远不会被别人喜欢,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高傲的享受孤独,而不是被嫉妒好胜心迷失了自己!”林惜回答。

    周灭盯着林惜,他摇摇头道:“我会证明你是错的,错的离谱。从一开始你们的选择就错了!”

    林惜不再说什么,一个进入偏执的人,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

    周灭看着镇妖王,看着周凡,哈哈大笑到癫狂:“我会证明给你们所有人看,你们都做错了!”

    没有人理会周灭,周灭大笑了很久,笑出了眼泪,最后看着周泽说道:“我们总有一战,却未曾想到会是这个时期!”

    “我也未曾想到!”周泽看着周灭。

    周灭深吸了一口气,他手指断裂,流出了神石液。不愧是完全一样的炉鼎,这么快就能吞噬祖魔逼出神石液。

    太上道祖接过神石液,同样也交换了一些给周灭:“如果祖魔当年答应我,也不需要死了!”

    周灭不说话看着道祖说道:“你不是想要周泽的神石液吗?我与他一战,斩杀了他,送一些给你!”

    “可!”太上天尊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不对他、他、她等出手!”周灭指着镇妖王周凡林惜,“我要他们亲眼看着自己,当初做错了!”

    “可!”太上天尊说道,“天庭之事,我不插手!”

    周灭看向周泽:“你经历大战,我也未曾完全炼化他。你我大战,择日进行。”

    说完,周灭也不管其他人。他突然爆射向一个方向,直接出手把周泽重创没有战力了的长生圣尊和乾坤天君擒走。

    “你敢!”圣祖想要阻拦,可是他瞬间就消失不见,尽管还未完全融合,隐隐有着祖魔之能了。

    很多人看着这一幕面面相窥,他们知道周灭将会变得很恐怖。不只是以祖魔作为炉鼎,最重要的是还有两个圣贤也作为他的血食,不说别的,绝对会超越祖魔。

    而周泽却要和这样一个人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