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二章 抽英雄耳光

第二章 抽英雄耳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许久不见,泽弟可好?”周灭从铁骑下翻身而下,其后数十位追随者同样翻身而下,动作整齐划一,俊雅绝尘站在周泽身前。

    望着数十位铠甲铮铮的将士拥簇着风华无双的周灭,周泽怀中抱着白竹,手指缠绕青丝在鼻根轻拂而过,嘴角扬起弧度,尽显纨绔气:“周灭你好嚣张!”

    “泽弟哪里话,让各位世兄弟前来城门迎接,是楚皇的下的令,与我无关!”周灭摇着眯着眼睛,眼中精光闪烁,“打扰泽弟只能抱歉了!”

    “无妨!”周泽手指拂过美人脸庞,手指缠绕的发丝卷卷散开,“你让我不开心,我会让你更不开心!然后我就开心了!”

    很多人听着周泽的话错愕,心想你这是什么鬼逻辑?何况,周泽你能有什么手段让周灭不开心的?一个是人中龙凤,一个是风流纨绔,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周灭也开心的笑了起来,俊雅的他笑起来更是英俊非凡,让不少女子都忍不住怦然心动,痴迷不已:“泽弟还是这脾气,不过我今天的心情很好,并且会一直保持下去,泽弟怕要失望了!”

    周泽笑容依旧的望着这个能带走父亲一支精锐大军,盛誉满天下,被誉为镇妖王接班人的男子。是的,他是皇室那一位中意取代镇妖王的人。这是一个优秀的人,周泽不会否认这点,但这也是一个很让人讨厌的人,周泽觉得心情特别的不好:“我说,你的心情会不好!”

    仿佛是配合周泽的话似的,周灭笑声爽朗:“泽弟,我没有一天的心情比起今天好。”

    隐隐针锋相对的两人让不少人注视,镇妖王亲子和义子的不对头这没有什么意外的!义子抢夺了周家的东西,甚至陷害过周家大世子,还站在周家的对立面,换谁都会怒。

    只不过,和周灭对峙的是周泽。这样的对峙基本没有什么看头?不战他已经败了,只会声色犬马的本事如何让周灭不开心!

    周灭爽朗的不断笑声就如同在嘲笑周泽一般,但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周泽站在这里对于周灭来说,就是一个笑话。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笑声截然而止,不大的声音却如同惊雷一样在虚空炸响。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瞪圆眼睛,一片哗然的盯着周泽,任谁也没有想到,周泽会如此做,敢如此做!

    没错,周泽没有做别的事,就是一个耳光下去,很自然的抽在周灭的脸上。

    “他怎么敢?”很多人吞了吞唾沫,都觉得周泽疯掉了。一个刚刚灭无数妖兽,为国血战,让陛下赐予无上殊荣,下令数百世家子弟前来迎接的冠军侯,却在城门口,被迎接他的人当着无数百姓贵族的脸抽了一巴掌,这是讽刺吗?

    “我说过,你会不开心的!你看,我说对了吧!”周泽的笑声在四方寂静中响彻,那么的自然懒散,如同他这个人一样。

    周灭盯着笑容满面看着他,眼中寒光闪动,拳头紧紧的握着,身上的气势不由自主的涌动而出,身旁的凶兽似乎感受到他的暴虐,忍不住嘶吼起来。周灭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周泽会突然出手抽他一个耳光,所以即使以他的实力,居然也被抽中了。周灭受辱,他身后的数十铁骑,都长枪森森,下一个瞬间就要爆发冲刺一般。

    无数世家子弟都屏住呼吸,心惊肉跳的看着周灭。这是一个恐怖的人物,暴虐起来那将会是凶狠的画面。

    “怎么?想杀我?”周泽看着面前气息森冷如同寒铁的周灭和数十铁骑,笑着说道,“我就站在这里,就怕你们不敢!”

    周灭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把暴虐下去,闭目数息,手臂一样,数十铁骑顿时站定纹丝不动,周灭再次回复了之前俊雅的神态:“泽弟还是那般任性!”

    很多人见周灭如此,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想想也能理解。镇妖王的二公子,他又能怎么样?难道真的敢杀吗?

    “你真的很无趣!”周泽摇摇头道,“被人打了一个耳光,居然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比起我,你更像一个废人,不,你比不上废人,废人还会狗急跳墙呢。”

    周泽这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大楚皇朝的冠军侯,被人骂作废人都不如,这家伙的嘴真是毒。

    “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辱骂将军!一个仗势欺人的小人而已!”周灭身后的一个铁骑暴怒,对着周泽喝斥,“你这种废物,给将军提鞋都不配!”

    周泽笑了起来,没有理会这个辱骂他的偏将,转而对着周泽说道:“你看你的手下都比起你强,所以我骂你废人有错吗?”

    周灭脸色阴沉,语气寒意不自主的流露出来:“那要是换做你会怎么做呢?”

    “马上铁骑冲刺!凌迟他千刀!”周泽笑嘻嘻的看着周泽,“谁打我耳光,我灭他全家。”

    一句话让在场世家子弟都错愕不已,心想周泽这混蛋是脑子不好使吧,哪里还有叫别人凌迟自己甚至杀自己全家的,这家伙是有病!

    周灭还没有说话,他的铁骑偏将就怒哼了一声道:“你要不是镇妖王公子,早就死千万遍了。”

    周泽耸耸肩道:“换做是我,他就是帝皇的公子,我同样凌迟他,你信不信?”

    这一句话让大皇子面色十分难看,这家伙话什么意思。这是要凌迟我的意思吗?还有,他当着这么多人说如此反动的言语真的好吗?另外:我他妈不信啊!

    很多人对周泽的话嗤之以鼻,心想到那时候,怕你会乖的如一只猫,大话谁不会说啊?

    “一个仗势欺人爱吹牛的小人而已,你除去这还有别的本事吗?”偏将嗤笑道,“只会仗势欺人而已!”

    周泽笑了起来,走到偏将面前,在所有人疑惑之中,周泽一巴掌抽在偏将的脸上,耳光声响亮:“没错啊!我就是仗势欺人啊!我有一个好爹,你有吗?”

    不少世家子弟听到周泽这不要脸的话都捂脸了,心想这家伙太丢贵族的脸了?仗势欺人的事他们谁都做过!可他妈也不能直接说出来,这种事情不应该遮拦遮拦才对吗?怎么到他身上就变成理直气壮好像很自豪的事!

    偏将被抽了一个耳光,眼睛都血红了,死死的盯着周泽如同一头嗜血的凶兽。【 】目光看向周灭,见周灭神情淡然,他只能咬着牙齿,依旧保持站定的军姿。军令如山,周灭不语,他不敢动!

    周泽笑了起来,对着偏将说道:“怎么,怒了?忍着吧!反正你不敢动我!谁让你没有一个好爹呢!”

    很多世家子弟无语,心中大骂:你这混蛋可以不要这样重复炫耀自己的爹吗?你在这样炫耀下去,我们以后还怎么仗势欺人啊!

    “周泽,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偏将铁骑咬着牙齿,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几乎暴走,这样的侮辱他如何承受过,“本将为国镇妖兽无数,铁骨铮铮的汉子。回到皇城却被你这样的纨绔小人欺辱,天地不公啊!”

    偏将嘶吼怒道,声音如雷,怨气浩荡,眼睛血红而强忍,那模样让不少人都心生同情。很多人也看着周泽露出了几分鄙夷之色。

    没错!一个是铁骨铮铮为国尽力的汉子,一个是只会声色犬马的纨绔祸害。他欺负战功赫赫的汉子也不觉得耻辱吗?

    “不错!还蛮聪明的,知道借助舆论的压力了。”周泽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周灭,竖起大拇指说道,“难怪能做你的亲卫,选的人不错!”

    周灭脸色阴沉,一句话都不说,他眼中带着几分嗤笑,他倒要看看周泽如何处理。

    然后周灭就看到了简单粗暴的一幕,只见周泽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抽在偏将的脸上,啪啪的作响。他神情冷凝,却军令不变,偏将暴怒却不敢动!

    “比战功赫赫是不是?你和我爹镇妖王去比啊!比不比得过?比不过是不是,比不过你在他儿子面前提什么战功赫赫!”

    周泽说话之间,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抽下去。

    众人听着周泽的话,这些世家子弟再次捂脸:完了?这家伙又在炫爹了!以后他们出门在外,再也不能炫耀老爹的身份地位而得意了,有今天周泽的所作所为做例子,再提绝对会被人骂的!

    偏将被抽一巴掌又一巴掌,他被激怒,眼睛血红的盯着周泽怒吼道:“周泽,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就杀了我!”

    “杀了你?”周泽看了一眼偏将,摸了摸有些发麻的手停下来,“我不喜欢杀人!”

    偏将讥讽的盯着周泽:“杀啊!你倒是杀了我啊!不敢是不是?废物,你终究是只会吹牛的废物而已!镇妖王又怎么样,哈哈哈,还不是生出废物。”

    周泽眯着眼睛看着对方,笑容这时候更灿烂了:“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废物,哈哈,说你是人渣,倒是杀我啊!杀啊!你这种小人,岂敢动我!”偏将眼睛血红,瞪圆眼睛盯着周泽,暴虐无比。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烈想死的人!”周泽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周灭说道,“你部下想死,请求我送他死,你说我要不要帮他?”

    周灭看着笑脸兮兮的周泽,他冷眼斜视:“你敢你就帮他!”

    这个偏将是他的左右手,立下赫赫战功,此次回来必定封侯,这是能面见楚皇的人物,周泽可以凌辱他,但他敢杀其试试?

    准王侯没死在战场上,死在一个纨绔子弟手中,他倒要看看人皇怒火他怕不怕?

    “你倒是杀我啊?杀啊!”偏将铁骑睁着眼睛,瞪圆怒视着周泽暴虐吼道,“杀啊!!!人渣,你敢杀我吗?你连血都没见过的废物吧!”

    众多世家子弟见周泽还站在那里,心想要换做是他们就赶紧走,反正这个人是不能杀的,呆在这里也是丢脸。

    “你倒是杀啊?怎么?你也有不敢的事,哈哈哈,你爹妈生出你也是耻辱,看来他们也不怎么样……”偏将大笑了起来,“败类,你终究还是败……”

    偏将的声音截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喉咙处,不知道何时那里已经插了一把匕首,望着前方依旧含笑而立的周泽,他不敢相信对方真的敢如此做。最重要的是,他身为聚气境,居然没有发现周泽是何时刺进去的。

    所有人都倒吸凉气,其中包括周灭,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周泽真出手了,四方一片死寂,只有偏将倒地的声音。至于一个聚气境的强人为什么被一个纨绔子匕首刺中喉咙,他们没有多想,周灭的军令向来铁血,死在他军令下的人无数,没周灭的军令,铁骑岂敢动?刚刚不就是因此被反复抽耳光吗?

    “哎!没有想到有人还有这种要求!”周泽叹息了一声,“尽管这要求有些奇葩,可乐于助人的我还是满足他了!周灭,明日让人把谢礼送府上来!”

    说完,周泽不理会嘴角抽搐的厉害的周灭,踏步走上马车,在四个美人的拥簇中,枕着白竹的玉腿,饮着佳酿含笑驾着马车掉头。留下阴沉着脸的周灭,实力骇人算无遗策的他,居然出错了,面对的还是他从小就看不起的纨绔子。

    在调转马车后,马车上下来一个美人,她红唇轻启,对着站在那里死死握着拳头的周灭说道:“公子让我告诉你:今天他很开心!”

    马车绝尘而去,留下一片死寂和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