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两百六十七章 回归

第两百六十七章 回归

作者:纯情犀利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两百六十七章 回归

    皇宫的城墙上,果然出现了一行行大字。这些大字很大,大的即使隔的好远都能看得到。

    “楚皇是缩头乌龟!”

    “楚皇喜欢睡太监!”

    “楚皇的妈是醉风阁桃花。”

    “……”

    很多人看着这些没品的话,都为楚皇觉得可怜了。心想碰到这样一个无耻的敌人,简直能把人恶心死啊。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只有这位声色犬马的二世子才会用吧。别人两军交战,谁不是肃穆凝重,那里像他一样玩过家家似的。

    只是见到皇室居然真的没人出现,整个皇宫陷入死寂一般,这让很多人嘀咕。

    心想楚皇居然连这样的侮辱都能忍受了?自己的妃子在给人泡茶,城墙上到处都是骂他的话语,在皇宫前杀人。这任何一项换正常男人都忍不住啊。

    “不会是楚皇真怕了周泽吧?”有人嘀咕道,“这是皇城啊,受这样的侮辱都能忍?怎么感觉这里是周家的地盘,不是楚皇的地盘似的。”

    ……

    镇妖王府外,无数的修行者汇聚在一起,他们动用大阵,凝聚出恐怖的力量,如同神龙出海,击裂苍穹般向着镇妖王府暴动而去。

    “轰……”镇妖王府颤动起来,原本的神阵也有些黯淡起来。

    “徐老!做好准备了吗?”兰阳夫人问着徐老。

    徐老点点头道:“夫人,大家都做好准备了。”

    “好!让大家配合我,把山岳阵变成杀伐大阵,先借着大阵,杀他们一波强者再说。”兰阳夫人说道,“让这些强者汇聚的更多一些再出手,来的越多,杀的越多。”

    “是!”徐老点头。

    所有人配合兰阳夫人,而就在兰阳夫人等人准备扭转大阵,动用大阵的杀伐算计一批人的时,却被一个方向吸引。

    只见最外层围攻镇妖王府的修行者,突然惨叫起来。那里血花飞溅,一道道尸身飞出去,砸在地上,地面颤抖。

    这一幕让兰阳夫人他们停下了变幻大阵,都直直的看着那个方向。

    只见在那里,有一个青年,手持着匕首,匕首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简单粗暴的劈砍,每一次都那么的干净利落,每一斧头下,就开辟出一条道路,数十个兵士直接被斩的血雨纷飞。

    这是直接的攻击,血腥的让很多人心头发麻。可青年却丝毫不在意,就是这样一斧头一斧头劈下去,就如同是劈材一样劈着众多将士,在他的身前,生生的开出了一条血路,缓缓的向着镇妖府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刘勋光也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这宛如屠夫一样的青年,看着他面前被劈砍的众多将士横七竖八到处横躺。

    青年的斧头依旧一下一下的劈下去,在他面前开辟出一条血路,缓缓的走到府邸前。

    “拦住他!”刘勋光反应过来,喝斥着一众强者。

    几个天玄境强者和一个半神境强者爆射而出,各自涌动出他们自以为最强的力量,直接震杀向青年,出手强大而恐怖,直冲对方要害而去,想要一击杀了面前的青年。

    青年依旧没有抬头,斧头一扬,狠狠的向着前方砍了过去,一柄巨大的斧头虚影展现,斧影如山,生生的斩在这些人身上,为首的那个半神境强者,直接被横腰斩断,血液倾洒天地。

    其他数个天玄境强者,也都被斩断骨骼,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而后没了生息。

    “嗤……”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色变,惊恐骇然的看着面前的青年。半神境强者在他手中连一斧头都挡不住,就这样轻易的被斩断,这个青年是什么境界?

    只是对方并不给刘勋光太多的考虑时间,他的斧头把挡在他面前的强者,一个又一个被斩断。

    这是血腥的一幕,血液染红大地,猩红刺眼。青年宛如地狱走出的魔鬼,每一斩之间,都能带走不少的人命。

    青年似乎对杀普通的人没有什么兴趣,目光集中到那些皇宫供奉。斧头一次次劈砍,一个个皇城供奉被生生的斩断。

    原本在攻击着镇妖王府的强者,这时候不得不生生的停下来。青年打乱了他们的部署,一斧一斧的劈砍而下,死了太多的人了。

    他们想要结大阵挡住这个青年,但青年的出手太凌厉狠辣了,斩下去总能破开他们的大阵,他们短期内居然组成不了有效的攻击。

    半神境和天玄境强者,在他的劈砍下,都如同豆腐。皇城供奉,在他走到镇妖王府前时,死了一片。

    “怎么会这样?”刘勋光惊恐,这就是半神境巅峰,也没有这样的力量啊。这个人到底是谁?

    一斧头把挡在他前面的最后一批人劈开之后,青年到了镇妖王府邸前。

    兰阳夫人愣愣的看着这个青年,眼睛中噙着泪水,徐老等人急着把府邸的大阵打开一个缺口,让青年走进来。

    青年走进府邸,这才把沾满血液的斧头收起来,而后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给兰阳夫人连磕了三次头:“见过母亲!”

    兰阳夫人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呜呜的直哭起来,走上前把跪在地上的青年脑袋狠狠的抱住,恨不得把这个青年融到她的怀中去。

    “回来了!回来了!”兰阳夫人激动的喃喃自语。这是她的大儿子周凡,这个痴傻的儿子,数年不见,她都以为这个儿子已经……没有想到他回来了,他还好好的活着。

    周家上下看着这一幕,也都开心不已。那里想到大少爷在这个时候会回来,而且实力如此恐怖。

    看着紧紧的抱着周凡的兰阳夫人,他们感觉到兰阳夫人的欣喜而激动。

    刘勋光从未见过周凡,看着他被兰阳夫人紧紧的抱着,脸色难看至极。这居然也是兰阳的儿子,想到刚刚他斧头手起刀落的恐怖威势,心忍不住颤了颤。

    看着兰阳夫人抱着周凡的头在那里留着眼泪,眼睛都有些红肿了,站在一旁的白竹轻轻的拉了拉兰阳夫人:“大少爷回来是值得开心的事,夫人您应该开心啊。”

    “母亲!”被兰阳夫人紧紧抱着的周凡,又喊了一声,从兰阳夫人的怀中摆脱出来,站了起来,看着旁边站着的林惜,对着林惜点点头。

    而就是此时,兰阳夫人却含着泪水,一个耳光抽在周凡的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这不只是周家上下惊呆了,刘勋光等人也惊呆了。原本还抱着周凡痛哭的兰阳夫人,这时候带着呜咽声怒道:“这些年你死哪里去了?数年连消息都不给家里一个,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

    “夫人!”白竹拉了拉兰阳夫人,想要安慰却不知道如何说。

    “周凡!你嗜武成性我知道。可你不要忘记,你留着的是周家的血脉,你是一个男人,你是周家的大世子。可你做了什么?你一走了之,什么都不管。数年了,连一个消息都不传回家。让周家上下为你担心受怕,你这算什么?”兰阳夫人说话之间,一巴掌又抽在周凡的身上。

    “你身为镇妖王府的大世子,你承担过什么?为了武学,你是不是可以把肩膀上的责任都放弃?”

    “身为大世子,周家风雨飘零的时候,理应是你来守护。可你所有的责任,都丢给了周泽。”

    “为了守护这个家,你想的到你弟弟承担了你什么责任吗?他从只会风花雪月的少年,被逼和周灭争锋,被逼不断让自己变强。”

    “他从未说过自己受什么苦,但能走到这一步,不用想我也知道他经历过无数苦难和生死。”

    “周凡,从一出生开始,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孩子,我就更喜欢你。可你呢?到头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弟弟在扛?周泽性子懒散,就喜欢声色犬马都知道责任,你身为大世子,却忘的一干二净。”

    “你想想你自己的身份,再想想你弟弟。他现在站在皇宫门下,抗住整座皇城的压力。”

    所有人听着兰阳夫人教训着周凡,都不敢说话。他们第一次见到兰阳夫人发这样的大火。但他们完全能理解,兰阳夫人只是不希望他的儿子变成一个傻子。

    周凡不说一话,站在那里,听着兰阳夫人一次次的训斥。

    兰阳夫人叹息了一声,知道周凡嗜武的性子改不了:“我并不是想要责怪你什么。只是要你记着,你还有家人?你还有你该承担的责任?人在世上,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兰阳夫人说完这句话后:“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帮忙,去为你弟弟分担一些压力。他一个人要面对整座皇城。楚皇室应该很快就要出手震杀他了,你去帮帮他。”

    “母亲您放心!我就算是死,也会护住二弟的。”

    “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死,我要你们两个都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在我身边。”兰阳夫人帮着周凡整了整衣衫。

    周凡对着兰阳夫人再磕了三个头,转身就往外走去。兰阳夫人见状,收敛一下情绪,对着徐老喊道,“变阵,杀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