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去与不去

第六百四十五章 去与不去

作者:纯情犀利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六百四十五章 去与不去

    “死!”而就是此刻,在一个地方,突然又有一个带着铁甲面具的男子出现,怒吼一声向着周泽爆杀而去,出手就是绝杀,手掌化作斩刀,直接斩向周泽的胸口。

    “我看你如何护得住他?”对三足金乌出手的五人嗤笑道,他们以更强的力量困住三足金乌,不给三足金乌出手救周泽的机会。

    但却不曾想到三足金乌根本不出手,他以金乌法演化出恐怖的杀招,太阳真火完全暴动而出,强横至极。

    而这时候出手击杀周泽的那个修行者,他已经斩到了周泽身前,就在他要把周泽一斩而断的时候,一座塔生生的挡在他身前,他这一击生生的斩在这座塔身之上。

    “铛……”

    一声巨响,强大的反震力把这个修行者直接震的手臂崩裂出血液倒飞出去。而这时候,三足金乌爆发出秘法,太古凶兽的杀伐之力全部冲出来,凶威滔天间和太阳真火合二为一,化作一头金乌,生生的冲向其中一个修行者。

    这个修行者想要避开,但根本避开不了,被金乌冲杀到身上,他整个人焚烧起来,短短时间就被太阳真火给焚烧成灰烬。

    而三足金乌此刻更是利爪抓向一个修行者,他们根本未曾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被三足金乌突袭抓中,生生的撕裂开来。

    “怎么会这样?”看着三足金乌出现在周泽面前,望着两死一伤的修行者,他们呆滞在原地。

    “难道仙气谷活着出来的人没有告诉你们,有一座塔他们耗费了数十个天神之力才能撼动吗?”周泽平静的看着这几个人。

    “也没有人告诉你们,一头皇品血脉的三足金乌,杀同阶的修行者如蝼蚁吗?”三足金乌这时候也说了一句话。

    “……”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失神错愕的看着周泽和三足金乌,这些戴着铁甲面具的人把周泽等人当猎物,却没有想到原来周泽把他们当猎物。

    围杀周泽的几人死死的看着三足金乌和周泽,终究没有再出手的勇气。三足金乌太强大了,远超他们的想象,这一战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再打下去他们怕都要折在这里了。

    “阁下逃得了这一劫,但逃的了下一劫吗?”其中一人阴沉的说道,“下一次来,阁下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周泽回答道,“下一次来记得找些真正的强者来,你们这样的太弱了!”

    “哼!”这个修行者怒哼了一声,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弱,还是一个废材。

    可就是这时候,却突然有着一个声音在整个琉璃城响起来:“阁下既然还有这样的豪气,那紫山之约等着你!”

    声音很大,有着穿透力,轰隆隆震动宛如是从天穹传下来,这个声音不断的在琉璃回响,响声引得四周一片哗然。

    “云墓,是云墓的人!”

    “果然,云墓有人在琉璃城!”

    “天啊,云墓的人直接到这里传话给周泽了,这应该就是云墓传人的态度!”

    “这人太强了,声音居然能穿透整个城池,让所有人都听到!”

    “……”

    很多人惊叹,当然有更多的人目光看向周泽,都等待着周泽的回答。对方都已经如此侮辱他了,周泽会如何回话?

    “兮兮!走!我们回客栈!”周泽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似得,抱着兮兮,懒散的向着客栈方向走回去。

    “终究不敢接云墓传人的约战啊!”

    “他拿什么接啊?他已经废掉了!”

    “是啊!就算他没废,也不到天神境。面对云墓传人必死,何况他废掉了!”

    “只是当初是他邀战的,此时人家找上门了还不接,这就有点太不要脸了!”

    “脸皮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

    四周的议论不断,紫山之约四个字不断的在琉璃城回响,三足金乌见周泽面色平静的走回客栈,想了想还是走到周泽面前说道:“还是找个地方暂时隐居下来吧,今天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需要吗?”周泽错愕的看着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险些没有跳起来骂娘,什么叫需要吗?你这一次能算计到别人,下一次还能吗?那些人已经摸清楚我的实力了,你的生死塔能挡住一波攻击,能挡住两波吗?

    此时云墓也出来搅局了,加上贪婪悟道果的人,此时正需要避风头的时候。

    “我实力终究有限,就算我此时达到教主级,面对这样的局面也会很头疼。避一避是最好的选择!”三足金乌看着周泽说道,“你此时的状态,我连护你都很难。”

    “哦!”周泽对着三足金乌说道,“可惜兮兮还没玩够啊,我还想带他去别的地方玩玩呢,她毕竟是第一次来东域!”

    看着周泽又拿兮兮说事,三足金乌看了周泽一眼道:“你自己选的路,希望你不要后悔。我只能尽力,到时候真不能护住你也别怪我。”

    周泽对着三足金乌笑了笑,转而又逗着兮兮了,兮兮拿着琉璃兔子,开心的往周泽怀里直钻。

    “周泽哥哥,你说影空空那只兔子到哪里去了?还是它更好玩!”

    “啊!它啊,可能被人抓了煮着吃了吧!”

    “不要!它要陪兮兮玩呢,谁都不能吃了它,周泽哥哥坏死了!”

    “那我下次抓它来给兮兮做小板凳!”

    “……”

    三足金乌听着周泽和兮兮的话,摇了摇头倍感无奈。

    “紫山之约阁下不敢去吗?”又是一句声音响起来,让三足金乌苦笑,云墓似乎不准备放过周泽。

    “哈哈哈!被驱除的废物终究是废物,自己邀的战都不敢去!”

    声音洪亮,满带着耻笑之声,传遍了整个城池,很多人看向周泽,都等待着周泽的回答,但周泽似乎就是没听见一般。

    “阁下看来是不敢去了!哈哈哈!再问阁下一遍,阁下去还是不去?”穿透的声音带着法则,震动着天地,轰隆隆作响,传向四方。

    而就在周泽鄙夷周泽做鸵鸟时,却听到了一个如同九天传来的天籁女神:“他去与不去当随他心!与你们何干?”

    不大的声音,却惊震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