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船的两端

第六百四十九章 船的两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六百四十九章 船的两端

    “他的纹骨和常人不同,经脉俱断,身体千疮百孔这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彻底恢复那就要恢复他的纹骨。而他的纹骨他又没有完全融合,但此时因为强行驱动纹骨,纹骨又完全化作他的骨骼。要救恢复周泽,最先要做的就是恢复其骨骼。先别说他骨骼难以恢复,就算恢复了。以他纹骨和其对立的状态,纹骨一次爆发就能让此时的他尸骨无存,彻底身死。”秦妙依说道,“所以我才说他除非有至尊境不惜耗费生命精华来帮他恢复,要不然……那仙果有固本开源之力,能有三成,已经算逆天了!”

    三足金乌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能找来这仙果的可能性多大?”

    “一成不到!”秦妙依说道。

    “一成不到啊?”三足金乌叹息,这几乎就是等于是基本无望恢复了。找到仙果不到一成几率,就算找到了也只是不到三成的可能恢复,这……

    “我不相信一个真神的伤势,能强到至尊都不一定能完全恢复的程度!”三足金乌说道。

    秦妙依没有说话,她有一件事没有和三足金乌说。要是其他修行者,只要吊着一口气,有着至尊出手的话,基本上就会无碍了。但周泽……

    以前秦妙依对周泽的纹骨完全看不出,此时周泽成为废人,这才能看出一点端倪,纹骨虽毁,但其中残留的一缕气息却让秦妙依震动,这绝对是世上最顶尖的纹骨之一。甚至不会比起她的纹骨差。

    他们这样人的纹骨,本身就比至尊骨不会差了。起码在天生的骨骼上已经媲美至尊了。而此时他的纹骨碎裂,伤到了本源。这就等于是至尊的纹骨崩裂,伤到了本源,可周泽却没有至尊的元神和身体,这样的伤势至尊岂能轻易恢复?除非,能找到和周泽一个同源同根的强者,为他滋养伤势。

    就如同她一样,同为仙肌紫骨的话,那恢复起来会极快。可是这世上那里能这么轻易找到同源同根的人?

    见秦妙依不说话,三足金乌就知道秦妙依有绝对的信心说这句话。

    “可惜了!”三足金乌偷偷的看了周泽一眼,然后叹息了一声可惜。

    这句可惜让秦妙依心更压抑的难受,看着船行走带出了的屡屡波光,只觉得心烦意乱,郁郁不能自主,连这涟漪都觉得杂乱乱心。

    秦妙依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恢复,走回了船中,看着周泽时不时咳嗽两句陪着兮兮在哪里玩着泥巴,她只觉得心里面堵得慌,夜幕开始降临,两岸的猿声让人心烦意乱。

    夜幕降临,凉风习习,如同巨兽一样吞噬世间一切,陷入无尽黑暗中般。

    ……

    一行人不断的沿着河岸而下,周泽依旧喜欢每日喝茶,秦妙依也同样每天都泡茶。

    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人跟随着这条小船而行,望着周泽红袖添香,九天玄女秦妙依为他泡茶,很多人都羡慕的发疯了。

    安静的小船缓缓而下,和天地交融在一起般,船中唯有茶香,安静的如同一幅水墨画。周泽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安然的坐在那里,喝着悟道果叶泡的茶水悠然自得,仿佛这一刻他隐居了。

    “秦妙依怎么会甘心为他泡茶?”

    “唉!她不会真喜欢上这个废人吧!”

    “不喜欢怎么会主动吻他?”

    “可是他凭什么?”

    “……”

    这一句句的话语传到了一个青年的耳中,这个青年长相清秀,身体挺拔笔直,气质出群,他站在一处,目光看向那条小船。

    小船之中,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女此时抱着一个小女孩,丝毫不顾小女孩手中的泥巴脏兮兮,帮助小女孩轻柔的洗着小手。

    另外一处,一个苍白的少年喝着茶水,时不时咳嗽几句,手中拿着一本不知道哪里来的书,漫无目的的翻着。

    要是不带入个人情绪的话,这是一幅很美的画面。但青年看到,却觉得异常的刺眼。

    青年直直的看着那个少年看了许久,他不明白这个少年有什么能力打动两个最惊艳女子的心。他努力的想要看出什么不同来,但发现这就是一个懒散的少年而已。

    当然,他还看出这个少年已经废了,和传说中的那样,此时的他连普通人都比不上。自己或许只要动根手指,都能让他身死。

    “因为同情?所以忍不住前来安慰他?”青年摇摇头,只觉得秦妙依好笑,什么时候她也会有这样的情感了。

    虽然,青年也觉得这个少年很可怜。如果不废的话,他或许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尖的行列。

    “可惜啊!但这并不是值得同情的理由!”青年说道,“在通往强者的这条路上,走错的任何一步,那都是你本事不济,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青年在偷偷的打量周泽,他努力的想要看出秦妙依另眼相看的少年到底有何奇特?

    而就是此刻,却只见船上的青年突然放下了手中的书,然后扭头目光转向他这一边,和他对视了一眼。

    青年和无数人对视过,但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这个少年对视。望着那个少年清澈的目光,青年一时间有些错愕。

    “他这是侥幸发现我,还是察觉到我在打量他?”青年皱眉,不过周泽的目光直视和他对视了一眼,马上又看向了其他人,青年摇了摇头,“还以为成为废人的你还有这么高的敏感度,原来只是凑巧!”

    “既然看到我了,那也没必要在一旁偷偷打量显得小人了!”青年走出来,他踏着水波,向着小船缓缓而去。

    青年的动作并不快,走的很慢,只是小船的速度更慢。所以他还是在不断的和小船拉近距离。

    秦妙依和兮兮玩着,看着周泽突然把书本放下来,她目光也顺着周泽的目光看过去。看到走来的少年,她微微一愣。

    “他怎么也来了?”

    秦妙依让兮兮自己玩,站起身来目光看向他,青年站在小船旁,站定,同样注视着秦妙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