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半圣药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半圣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半圣药

    周泽走后,玄云骨苏醒,有人询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就晕倒了?周泽做的?”

    玄云骨恢复了一些力量,他不愿意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未曾说出口。

    这让他怎么说?难道说自己被周泽眼睛看着,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产生极大的压力,然后在这股压力下自己承受不住直接晕眩的吗?

    这说出去他还有脸做人吗?

    见玄云骨不说话,无为圣子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

    无为圣子开口,玄云骨咬了咬牙,只能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被他看着,想提起勇气对他出手却不得,强行鼓起勇气反倒让自己更大压力,承受不住而晕眩。”

    “他有如此强的压力压迫在你身上?”有人问道。

    玄云骨摇摇头道:“事实上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有一丝压力压迫我!”

    很多人听到玄云骨的话莫名其妙,都觉得难以置信。没有一丝压力,那你就这样晕眩了?这说得过去吗?

    可是看着玄云骨的样子,又不像是说谎,那周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他不会是未曾失去实力,静脉俱断纹骨崩裂是假的吧?”有人喃喃自语,如果是这的话就完全能说的透了,一个能在真神境灭杀天神的存在,以无形的压力让玄云骨晕眩并不难做到,因为玄云骨毕竟还只是真神境七重的实力。

    “未曾失去实力?”有人惊悚,都互相对望了一眼。

    “这不可能!”但很快就有人摇头道,“他绝对经脉俱断,而且确实是纹骨崩裂,这一幕当初很多人亲眼所见,而事实上他之后的状态也证明这点。所以这一点根本不容怀疑!”

    “可是一个废人,怎么可能……难道他的伤势痊愈了?”有人疑惑道。

    “这也不可能!我们都清楚经脉俱断,纹骨崩裂的后果是什么?特别是他这种天具神骨的人,就算是圣境都无法修复,怎么可能伤势痊愈。”有一位少年至尊说道,达到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很明白这样的伤势代表着什么,痊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圣仙子,圣禅静斋记载无数秘法,有没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痊愈?”无为圣子突然看向圣禅音问道。

    圣禅音摇摇头道:“要是普通人经脉俱断都难以修复,需要圣境出手才有一线可能。他这样的人经脉俱断,纹骨崩裂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就算拥有道典,都无用!”

    很多人点点头,觉得理应是这样。这样的重创应该注定是一个废人,可是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玄云骨自己的问题?

    没有人理解,他们看向周泽远去的方向,周泽此时已经走远了。秦妙依和周泽牵着兮兮,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照耀在他们三人身上,他们缓缓而远去,三人融入到天地间一样,迎着晚霞,有着一种出尘融入自然的美感。

    周泽越走越远,影子越拉越长,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周泽,你……”三足金乌跟在周泽身后,想了想终究还是走向前问道,“刚刚玄云古教的那位弟子是?你还能动用力量?”

    周泽对着三足金乌笑了笑说道:“你感觉到我身上的经脉恢复了吗?”

    三足金乌打量着周泽,良久之后才摇摇头。

    “经脉都全断,如何能动用力量?”周泽摇头叹息道。

    “那之前……”

    “不过就是残留着的道韵而已,肉身毕竟还强大,残留的韵蕴藏在其中,以我之前的境界,就算是残留的韵也不是他能抵挡的!”周泽回答。

    三足金乌涌起的一线希望瞬间消失,叹息了一声,看着周泽说道:“下次不要冒险了!龙凤阁内有很多强者,真要动手不见得能护住你!”

    周泽对着三足金乌说道:“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到底对不对?现在活着生不如死,还怕真的死吗?”

    说到这,周泽笑了笑,目光望向远处的山,看着那已经没入半截山体中的落日喃喃自语:“落日的晚霞很美,和朝阳的晨曦一样美!”

    三足金乌见周泽盯着那一轮落日发呆,它不理解周泽为什么这么喜欢看落日,但叹息了一声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秦妙依这时候倒是看了周泽一眼若有所思,只是想到周泽此时的状态,又觉得自己那种猜想不切实际。

    兮兮精力很旺盛,自从上次苏醒过来之后,她没有再次陷入沉睡,反倒是越来越精气神饱满,好几次秦妙依都觉得奇怪,因为她感觉兮兮有腾仙之势。

    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但却久久的留在她心中。腾仙之势在昆仑神山中才有记载,其他人就算发现也看不出什么。就步入三足金乌,就不会察觉到这一点。可是秦妙依却确信兮兮真的有这种趋势。

    “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秦妙依不理解,不过兮兮的神奇周泽也和她说过,倒也没有太过深究,在她和周泽眼中,这不过是一个喜欢玩泥巴的小孩而已。

    “你真的甘心就这样沉沦下去?”就在周泽看着落日的晚霞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

    周泽看过去,见到的首先是一双精致小巧赤.裸.的玉足,玉足上绑着一个铃铛,女子身着薄衫,曼妙的曲线浮凸有致,能看到其中诱人的腻白。

    这个女子就是如此,是一个诱惑至极的尤物,每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激荡出最原始的邪念。

    这个女子飘然而下,落在秦妙依的身边。一个独一无二绝艳天下,一个魅惑撩人荡人心魂,两只气质却都演绎到极致,任何男人看到都移不开目光。

    周泽没有想到第一个找上门的是苏黛儿,他笑了笑说道:“你担心我沉沦下去?”

    苏黛儿被周泽这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的有些脸红,然后冷哼一声,信手丢给周泽一个玉盒道:“只是觉得你要是沉沦下去死了的话,我和你的约定算白费了,这东西能让你活得久一些!”

    说完,苏黛儿也不等周泽回答,那具极具魅惑性的身体摇曳着就此离开。

    周泽打开玉盒,见其中有着一株七彩绚丽,绽放着璀璨道韵的宝药,这居然是一株半圣药。周泽一时间呆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