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六百七十章 对决开始

第六百七十章 对决开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六百七十章  对决开始

    “今日一败,望他日能再与神女一舞!”

    霓轻舞的话不大,却让秦妙依目光看向她。明知道自己跳的是月姬舞, 就算是霓裳羽衣舞也逊色一筹,居然还敢再约与自己斗舞?

    很多人也都看向霓轻舞,同样失神。因为这还有什么可比性吗?

    “请他日能与神女再舞!”霓轻舞对着秦妙依行礼,继续重复这句话,眸子注视着秦妙依,清澈而明媚,干净的一尘不染。

    “你有信心下次能胜我?”秦妙依问着霓轻舞。

    “月姬舞非凡,要说一定能胜太过大言不惭。但从修行开始,舞一直是我修行之路。我只希望能不断的进步,直到有一天能与月姬舞真正的共舞。”霓轻舞真诚的回答。

    秦妙依注视着霓轻舞,霓轻舞的眸子也注视着秦妙依,没有回避,就是那样清澈干净,没有任何的做作和掩饰。

    “从没有一个人在败在我手之后,我还会与她有第二次交集!”秦妙依看着霓轻舞说道,“但我愿意和你将来再舞,也相信你能和月姬舞一争高下!”

    秦妙依的话让很多人都看向霓轻舞,谁都未曾秦妙依会对她有这样的评价。

    唯有秦妙依自己很明白,这个女人是真正的忠于舞。相比之下,自己只是学来了月姬舞而已,要不是凭借着月姬舞的非凡,此番要胜她真的很难。

    在舞道之上,她比起自己要用心的多。在这点上,秦妙依自愧不如。

    “多谢!”霓轻舞对秦妙依躬身施礼,然后转头看向云墓传人,“师兄!我败了!”

    云墓传人阴沉着脸,点了点头看着这个绝美的女人,挥挥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目光转向周泽的方向。

    “下一场是斗悟!”

    周泽没有理会云墓传人,而是看向秦妙依,见秦妙依依旧平静的注视着霓轻舞,周泽低声问道:“怎么了?”

    “她将来定然非凡!”秦妙依说道。

    “你哪里看出来的?”周泽倒是不觉得什么。

    “从她眼睛里面看不出对月姬舞的敬畏,而是看到了坚定。这种人要么就是自大,要么就是自信。而她我愿意相信是后者,一个能有自信和月姬舞一争高下的人,那一定是一个偏执的人。偏执的人往往很可怕,不达目的不罢休!”秦妙依说到这,突然顿了顿看着周泽说道,“我也是一个偏执的人!”

    “你偏执在哪个……”周泽刚想问秦妙依在哪个方向偏执,但见秦妙依灼灼的目光注视着他,周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目光转向霓轻舞,太古神殿的圣女自然非凡,站在哪里确实美艳撩人,想到秦妙依的话,周泽对这个女人也看重了几分,这或许真是一个让人不敢小视的存在。

    也对!能让秦妙依当做对手的人,总不会太差。

    “阁下是不敢还是要在这一句认输了?”云墓传人看着周泽突然说道。

    周泽笑着对着云墓传人说道:“明知道会败,还一直催促着别人,这样急着丢脸的不合适吧?”

    “第一局而已,算不得什么!”云墓传人看着周泽,“何况昆仑神女代你出战,你和她的事情得不得到认可还很难说,算不得我败!”

    周泽看着云墓传人,嗤笑道:“阁下的脸皮我确实是没有想到的,不过没关系,有些东西是狡辩不了的!”

    周泽说完之后,也不理云墓传人,而是把兮兮抱起来放到秦妙依手中,转而对着她说道:“你如何也会月姬舞?”

    这句话让秦妙依微微一愣,转而看向周泽说道:“她也会跳月姬舞?”

    见周泽点头,秦妙依突然笑了起来:“还以为她跳的是什么,原来也是仙舞月中,只是我很好奇到底是她跳的好看还是我跳的好看!”

    周泽自然不会接秦妙依这句话,而是耸耸肩把兮兮放到秦妙依身边:“照顾好她!”

    说完,周泽站起身来,看向云墓传人说道:“悟性就不用比了吧,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这句话让云墓传人疑惑,不明白什么意思。

    “此番大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就算我悟性超过你,你觉得你能忍下这口气不和我打?同样,我悟性要是败给你,也同样要和你打。既然反正要打,并且要分出一个胜负,那还需要比什么悟性?死人是没有悟性的!”周泽平静的看着云墓传人。

    所有人听到周泽的话都微微一愣,未曾想到周泽居然想直接开展生死斗,根本不想在悟性上浪费时间。

    周泽说的不无道理,死人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悟性的。

    “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云墓多年的规矩而已。”云墓传人说道,“我只是不想赢得名不正言不顺!”

    “你一个鸠占鹊巢的乱臣贼子有什么资格谈名不正言不顺啊!”周泽看着云墓传人说道,“舞也看了,茶也喝了,该放松的也放松了。一定要比悟性也行,那就第三场再比吧。规矩没坏,我们只是把比试的内容微微提前了一些!”

    这句话让很多人目瞪口呆,心想这是什么鬼?你们打的分出生死了,和死人比什么悟性啊。

    “好!”云墓传人盯着周泽说道,“阁下要如此,那就成全你。”

    说话之间,云墓传人跳到周泽身前,神情冷凝,又带着几分嗤笑:“刚刚达到天神境,并且还差我一个境界,你就以为能匹敌我吗?”

    云墓传人确实有这样傲气的资格,周泽还未完全熟悉自己的力量,就叫嚣着要和他战。这一战已经落于下风了,何况还差他一个境界。

    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物,一个境界的差距极大,很难跨越。

    “那也要打过之后才知道!”周泽无所谓的耸耸肩,他不愿意和对方比什么悟性,这种如何比完全不知道,比起来很可能吃亏,既然秦妙依说要尽量争取每一场的胜利,周泽不愿意在这点上弱于对方,他从未小看过云墓传人!

    看着云墓传人气势涌动,生生的镇压周泽而去,很多人都屏住呼吸灼灼的注视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