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诸天至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血袍人

第六百九十七章 血袍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诸天至尊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七章  血袍人

    秦妙依还真要体验一番恋人的感觉,把恋人要做的事都拖着周泽做了一遍。比如游湖,比如同吃美食,比如戏水!

    正如秦妙依说的那样,她要试试男女恋人的感觉。周泽倒是无所谓,对于他这样声色犬马的老手来说,总能最完美的配合秦妙依。

    最重要的是秦妙依足够的美,望着秦妙依站在那里,容颜绝美,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裙摆只遮住膝,腰间同色腰带将腰儿束得纤纤一握,更衬得胸脯丰挺。

    周泽和她在一起,也时常看的发呆:“其实男女恋人间,最应该做的事我们没有做?你要不要死死?”

    “嗯?”秦妙依看向周泽询问道。

    “男女间最快乐的那件事啊,先从接吻开始,再把身上多余的累赘清除,然后坦诚相见。”周泽看着秦妙依认真的说道,“我们要不要试试?”

    说这话的时候,周泽打量着秦妙依,她曲线婀娜,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而笔直的双腿,有着一种祸乱天下的绝美。周泽心想要是坦诚相见,那会多美?

    秦妙依那双美眸灵动,看着周泽,然后回答道:“好啊!”

    “真的?”周泽都激动了,看着秦妙依说道,“那我们找个地方吧!”

    “我和她之间你选一个,你选我,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秦妙依看着周泽美眸一笑,眸光灼灼。

    周泽原本烧起来的火瞬间熄灭,低耸着头如同霜打的茄子,这不是欺负人吗?

    “怎么样?你要是答应,我都听你的!”秦妙依娇慵明艳,颠倒众生。

    “哪个,今天天气不错,嗯,适合游船!”周泽赶紧转移话题,这话他没法接下去啊。见秦妙依美眸注视着他,周泽倍感心虚,赶紧逃似得到了河心的小船上。

    “她就这么让你舍不得?”秦妙依不知道何时也到了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泽。

    “这怎么说呢?人家说糟糠之妻不可弃啊!”周泽讪讪的笑道。

    “别人还说要从一而终呢,你怎么不听,还天天在外面撩拨其他的女人?”秦妙依看着周泽说道。

    周泽很想说一句‘你可不是我撩拨的,是你先来撩拨我的’。不过想到说这句话的后果,周泽终究不敢说。

    “有色心没色胆!”秦妙依看着周泽扬起了弧度,“不过你刚说的糟糠之妻我记住了,嗯,原来她在你心中是糟糠啊!”

    “……”周泽看向秦妙依,心想女人真要是对付一个人,手段真的是太多了,秦妙依这样的人也会动用这样的小手段了。

    “比喻比喻!”周泽赶紧说道,这话传到林惜耳中自己也没啥好果子吃啊。

    “我当然知道是比喻了,毕竟你们还没举办婚礼嘛,我还有得是机会。不过用糟糠比喻,那她在你心中大概也是这样的了!”秦妙依看着周泽。

    “……”周泽觉得还是不要接话的好。

    秦妙依见周泽这模样,嘴角扬起的弧度更盛了。她看向周泽突然说道:“也对!一个男人要是能随便抛弃自己的女人,这也没什么好的。要你做选择估计是难了,不过没关系。到时候我和她帮你做选择就是了!”

    “你想干什么?”周泽很心虚的看了一眼秦妙依。

    “不干什么啊,我就是想东西只有一件,所以归属问题一定要好好和她商量下啊,我觉得她应该也是这么想的!”秦妙依看着周泽说道。

    “……”

    周泽直接闭嘴,就算秦妙依用东西来形容自己也忍了。不过想到秦妙依和林惜的性子,这两女要是真砰在一起,还真是让人头疼。

    周泽觉得以后绝对不能让这两女碰面,这样两个神女在一起,谁知道会怎么样啊。

    “喝茶!”秦妙依巧笑嫣然,为周泽泡茶了一杯,递给了周泽。

    周泽喝茶喝的很忐忑,生怕秦妙依提到林惜。

    “靠!怎么有种感觉自己在外偷情的感觉!”周泽低声骂了一句,“可是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做啊!”

    周泽欲哭无泪,陪着秦妙依在船上漫无目的荡漾。直到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挡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血袍人,这个血袍人周泽认识,是和面具男子出来的一批人,见到这个人挡在自己面前,周泽站在船头,目光直视着他:“怎么?你这是要来继续杀我?”

    “少主让我带一句话!”血袍人看着周泽。

    “什么话?”周泽看着对方说道。

    “少主说与你一战未曾尽性,东域之心再续一战,可敢?”血袍注视着周泽。

    “东域之心?”周泽心头皱眉。

    但在周泽身边的秦妙依却面色变了变,看着周泽说道:“此时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东域的边缘,距离东域之心不知道有多少万里。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说的东域之心是真正的东域中央的话,那应该就是缥缈峰,而缥缈峰是和神墟一样的禁地,进入者九死一生!”

    周泽听到对方的解释,不由看向血袍人说道:“他不会是想约我在缥缈峰一战吧?”

    “少主只是告诉我在东域之心,至于是不是缥缈峰我并不知道!”血袍人说道。

    “我要是不答应呢?”周泽笑着说道。

    “少主说了,答不答应都无妨。反正你和他之间总得有分出一个胜负和生死的。”血袍人看着周泽。

    “这样啊!”周泽看着对方叹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他:我不答应了。”

    血袍人注视着周泽,良久之后才说道:“好!”

    “他是谁啊,想让本少答应就答应,要和本少打,来找本少就是。还想本少去找他,他算什么东西!”周泽呸了一声道。

    “我会把阁下的话告诉少主!”血袍人回答,“少主让我再告诉你,在这东域可不比帝女域和神弃之域,这天地之大飞你能想象,希望你能活下去,坚持到被他所杀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