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地府朋友圈 > 第3257章 善人

第3257章 善人

作者:花生鱼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黑袍人笑了起来:“就是因为他的左手与众不同,我才认出了他的身份,是罗京城中著名大善人郭员外!郭员外左手有六根手指,并且喜欢戴一个帝王绿的扳指,绝对不会有错!”

    “罗京城的大善人郭员外就是惊蛰?你确定!”

    黑袍人恭敬的说道:“千真万确,打死我也不敢欺骗你们。”

    郑乾扭头对大黑狗使了眼色:“先把他关起来,等确定完消息之后放他离开。”

    大黑狗在这黑袍人身上做了多种禁制,随后拉着他下去了。

    看着依然还有余火在燃烧的这座山寨,郑乾长长的呵出一口气:“总算是有点眉目了,四季楼?等着我!”

    处理好黑袍人之后,郑乾就跟大黑狗哮天犬,和小鸡崽子来到了罗京城。

    原本郑乾还以为,到了罗京城之后要打探一番。

    哪知道根本就不用打探,罗京城里正沸沸扬扬,声势浩荡。

    一支迎亲的队伍正从前方经过,人群之中有人感慨道:“不愧是郭员外的儿子结婚,这排场可真大!”

    郑乾心中一动,扭头问道:“老哥借问一下,你说的是哪个郭员外?”

    那人看了郑乾一眼:“你是外地来的吧,还能有哪个郭员外?我们罗京城有名的大善人!”

    “多谢指点。”

    郑乾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想不到目标人物的儿子竟然结婚。

    他扭过头对哮天犬和大黑狗说道:“去准备一份贺礼,咱们也去参加喜宴!”

    郑乾和大黑狗等人跟着人流很快就来到了一个三进三出,极为气派的大院子。

    这个院子占地大约十亩,里面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

    时而有珍禽走兽在后花园里时隐时现,引起一阵阵欢呼。

    在哮天犬极不情愿的交出五十两黄金的礼金之后。

    郑乾等人顿时就被当作是贵宾请到了贵宾区。

    不同于普通的观众席位,贵宾区距离前台非常近,能够近距离的观察前方。

    郑乾一眼就看到了一名头戴员外巾,身穿黄色长袍的富态男子。

    这名男子约有三百斤开外,红光满面的脸上笑口常开像极了庙里的弥勒佛。

    根据黑袍人的描述这富态男子应该就是郭员外。

    此时郭员外这热情的接待着来往的贵宾。

    “今日犬子大婚,有劳各位亲朋,我已经略备薄酒,各位高朋请开怀畅饮。”

    “哈哈,恭喜郭员外!”

    前方正宾主尽欢,郑乾则是冷眼观察。

    郑乾也敏锐地注意到,郭员外的左手果然有些与众不同。

    不但生了六根手指,在大拇指上,还带了一个绿意盈盈的翡翠扳指。

    这一看,郑乾倒是看出了一点门道。

    他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道金光,大道金瞳悄然开启。

    此时郭员外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伪装。

    郑乾发现,郭员外手上的翡翠扳指可不简单。

    上面竟然镶刻着数百个小巧的阵法,每一个阵法有个自由无数细小的阵纹刻画而成。

    从这扳指之上,不断的散发出一股清凉的气息涌向郭员外的身躯,似乎在镇压着某种东西。

    郑乾顺着这股气息看过去,顿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只见在郭员外的丹田气海之中之中,竟然有丝丝缕缕的黑气再扩散。

    黑气的源头则是一条身上有奇怪纹路的小蛇。

    这条小蛇在郭员外的气海之中缓缓游动,发出的那些黑暗气息一旦要破体而出,立刻就会被碧玉扳指给全部吸收掉。

    “已经被激发的邪祟种子……”

    郑乾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居然有意外收获。

    这下他心中几乎没有怀疑了,郭员外就是那黑袍人口中所说的惊蛰。

    这个惊蛰还是一个被激发了邪祟种子烙印的修行者,这就代表着郭员外已经彻底的投靠邪祟,无可挽回。

    郑乾的一颗心逐渐冰冷,他在那些黑袍人的身上并没有发现邪祟老印的种子。

    而郭员外身上竟然有一颗被已经寄发的邪祟种子,那么其他的四季楼统领又是如何?

    这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郑乾觉得自己似乎又捅了一个大娄子,这次的发现太惊人了。

    修行界之中无处不在的四季楼之中的高层头目,竟然是投靠了邪祟的人。

    随着婚礼的进行,新郎新娘很快就出来了。

    那新郎倒是长得一表人才,新娘蒙着盖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不过郑乾却在新郎的体内气海之中也发现了一条沉睡的小蛇。

    显然这一枚邪祟种子还没有被完全激发。

    而通过郑乾的观察,那新娘确实完全没有任何痕迹,显然只是个平常人家的女子。

    郑乾仰头叹息一声:“这父子两个都是邪祟的人啊,那就不要祸害人家的好姑娘了。”

    这时候,郑乾的旁边坐着一个布衣书生,正在悄然抹眼泪。

    郑乾转头问道:“别人结婚,你哭什么?”

    那布衣书生有些难过的说道:“我与林夕姑娘只有两情相悦,只可惜造化弄人,被郭云飞横刀夺爱,只能眼睁睁看着心上人嫁做人妇,我这悲从心来,才忍不住哭泣。”

    哮天犬鄙夷的看着他:“那你哭个屁,要是舍不得就去抢啊!哭哭啼啼的算什么爷们。”

    那布衣书生面红耳赤:“我等斯文人,怎么能做出那等抢亲的事情,更何况郭员外势力不小,我如何能惹得起。”

    哮天犬嗤笑一声:“那你还是不够爱她,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为了他连性命都可以获得出去,哪里像你这么胆小。”

    “我……”

    布衣书生面红耳赤,一时之间呐呐不能言。

    哮天犬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你心爱的姑娘喜欢你吗?”

    布衣书生立刻说道:“那自然是喜欢的,林夕她自从订婚后一直以泪洗面,可是我却毫无办法……”

    最后这位布衣书生的脸色逐渐坚定:“你说的对,为了心爱的女人去死都行,若是这回不拼命,我一辈子都会瞧不起我自己……”

    说完他猛然就站了起来。

    郑乾一把拉住他重新坐下:“你要干嘛?”

    布衣书生大声说道:“我要去抢亲!”

    郑乾顿时有些无语,他的声音太大了,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连在前面高台上的新郎新娘也都听到了。

    新娘一把掀开盖头,一双美目四下观望,当看到布衣书生的时候,泪如雨下,死死地咬着嘴唇,一道殷红的鲜血流下。

    布衣书生更加激动,疯狂大声叫道:“林夕你别害怕,我今天会带着你离开,哪怕是死我也会救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