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九十五章 抢人(求月票)

第九十五章 抢人(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堂内,静的有些骇人。

    所有人都望着清韵,脸色木然,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

    沐清芷眼眶通红,她被清韵气哭了。

    她只是帮沐清柔求情而已,她凭什么指责讥讽她?!

    沐清芷觉得受了极大的委屈,偏偏她想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清韵说的是实话。

    她在佛堂住了两年,没有人帮她求过半句情,甚至,就是她们使坏,害她被老夫人罚住佛堂抄写佛经家训。

    如今,沐清柔犯错了,她犯的错,比清韵当初犯的错要大的多,也不过是罚跪了一天一夜,抄家训百篇就算了。

    就这样,还有人嫌罚重了,要替她求情。

    求情的理由,还好巧不巧的撞在了清韵枪杆上,她在佛堂住两年,没人提过一句佛堂清冷,有寒气。

    沐清柔罚跪佛堂,还是跪的蒲团,不是青石地板,大家就心疼怜惜她了。

    说白了,她们不关心清韵的死活,只在乎沐清柔罢了。

    清韵心知肚明,心底正气闷着,努力告诉自己别生气,不值得,偏偏有那没眼色的,明知道她一肚子邪火,还故意撩拨她,强要她认同她们。

    她要不说破,真当她是软柿子,会顾及她们的脸面,任由她们搓扁揉圆呢。

    屋子里,要说脸色最难看的,非大夫人莫属。

    她双手攒紧,涂着大红丹蔻的指甲,掐进肉里,她都没有察觉。

    她只知道,清韵说了这几句话,老夫人不会免了沐清柔的罚。

    沐清柔要想出佛堂,得跪够时辰。

    一想到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女儿,饿着肚子在清冷佛堂罚跪,大夫人的心就一揪一揪的,看清韵的眼神。≮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犹如寒刀,恨不得将清韵凌迟了。

    明明老夫人都动摇了,要放了清柔,偏偏她出来抱怨搅局。让老夫人的心又硬了。

    要是以前,老夫人厌恶她,她说什么,老夫人根本不会听,她也没机会站在这里抱怨。

    可现在不同了。她定了镇南侯府的亲,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还有昨天不知道她和老夫人说了什么,老夫人看她的态度又不同了些,隐隐有些重视。

    伯府还没有恢复侯爵,老夫人就这么重视她了,要是真恢复了,老夫人还不知道多疼她了!

    屋子里,始终安静着。没有人开口打破沉静。

    直到,周总管迈步进来,他敏锐的感觉到屋子里气氛不对劲。

    他站在那里,不敢上前。

    周总管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他本身就是个大台阶,老夫人顺着台阶就下了,见周总管神情不妙,老夫人心就提了上来。

    她没忘记大夫人来时说的话,说街上有传闻,说有人对出了下联。周总管来,定是为了这事。

    老夫人紧张的绷紧了身子,问道,“当真有人对出了下联?”

    周总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回道,“奴才派人去打听了,街上确实有传闻,说有人对出了下联。”

    “是谁?”大夫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总管看了清韵一眼,才道。“江老太爷。”

    清韵眉头陇紧,怎么可能是外祖父呢,能做到太傅位置,又岂是寻常人,他那么期望伯府能恢复侯爵,知道老夫人担心会有人对出下联,他就算真对出来了,也不可能闹得人尽皆知啊。

    听周总管说是江老太爷,大夫人就冷笑了,“我算是看明白了,镇南侯帮咱们伯府恢复侯爵是假,帮江老太爷恢复太傅身份才是真,一个对联,难倒满朝文武,只有江老太爷对出了下联,生生压了满朝文武一头,这是踩着咱们伯府上位呢!”

    老夫人脸色铁青,心胸上下起伏,可见气的不轻。

    清韵站出来,道,“上联是我出的,外祖父对出下联,那是拆自己外孙女的台,外祖父和祖母做了多少年的亲家,该知道他的为人,不可能做这样笑掉人大牙的事,定是有人故意散播谣言,惹祖母担心,离间两府情分。”

    老夫人是气坏了,没往深处想,听清韵这么说,她又细细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不错,祖母是急糊涂了。”

    大夫人则道,“空穴不来风,此事还需慎重,毕竟江老太爷,位居太傅,文采卓然,我信他有那本事对出下联。”

    这话就比之前那句,要中听的多。

    老夫人点头,“江老太爷的文采,自是不必说,说他对出下联,我也信。≮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说着,老夫人吩咐孙妈妈,道,“你去江家一趟,把事情问问清楚。”

    孙妈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陈妈妈还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老夫人见了蹙眉,摆手道,“下去吧。”

    陈妈妈如临大赦,赶紧爬起来,告退。

    走的太急,险些和进来的丫鬟撞上。

    进来的是个穿着粉红色裙裳的小丫鬟,她手里拿了个锦盒。

    她上前,福身行礼,道,“老夫人,安郡王府下人送了瓶子药来,说是送给三姑娘的。”

    清韵睁大双眼。

    老夫人也怔住了,以为听岔了,下意识的问道,“谁送来的?”

    “安郡王,”丫鬟有些胆怯,把锦盒往前一送,怯生生道,“守门小厮不敢收,可是安郡王府下人把锦盒放下,就走了。”

    清韵脸颊绯红,感觉不少眼神落在她身上,她都有种恨不得钻了地洞的感觉。

    安郡王这是给她送药,还是存心给她添麻烦呢。

    大家闺秀,岂能随便收外男东西,尤其她还是定了亲的,安郡王到底想做什么?

    看着丫鬟举着的锦盒,老夫人有些头疼了。

    她伸了手,丫鬟就把锦盒送了上来。

    老夫人将锦盒打开。

    锦盒里,是一黄玉瓶,晶莹剔透。

    周梓婷挨着老夫人站在,她瞧见玉瓶,微微讶异道,“养颜膏?”

    沐清芷站在一旁,方才被清韵呛了一通,一直没再说话,听到养颜膏,她就忍不住了,道,“是那个三年只供应两瓶的养颜膏?”

    周梓婷连连点头,“安郡王送来的,肯定是真的了,太后宠溺他,他要什么没有?传闻养颜膏,有生死肌,肉白骨的奇效,只听过传闻,想不到今儿还见到了。”

    沐清雪看着清韵的眼神,就有些泛酸了,“有养颜膏,别说脸只受了些小伤,就是毁容了,也不怕。”

    周梓婷看着那玉瓶,心就痒痒,可是老夫人把锦盒合上了。

    周梓婷这才望着清韵,问道,“安郡王怎么送你这么贵重的药,应该是镇南侯府楚大少爷送你才对啊。”

    她说着,沐清芷就在心底冷哼了,一个外室生的庶子,他有这么贵重的养颜膏吗?

    清韵站在那里,脸通红的,“我也不知道安郡王为什么送我养颜膏。”

    清韵不知道,可大家都知道安郡王为什么送。

    一个郡王爷,忽然送一个大家闺秀这么珍贵的药膏,除了对她有倾慕之心外,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而且,药膏还不送到清韵手里,就放下走了,根本就没给伯府回绝的机会。

    安郡王府此举,莫不是想横刀夺爱吧?

    越想,老夫人心情越沉重,在心底祈祷是她多心了。

    可这么珍贵的药膏,岂是说送就送的?

    要是安郡王真的要娶清韵,伯府该怎么办?

    得罪不起安郡王,也得罪不起镇南侯,只能夹在中间活受罪。

    大夫人坐在那里,看清韵的眼神不愠,带着冷寒嫌恶。

    清韵没有看她,但也知道大夫人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好像在说她不守清闺,四处招蜂引蝶,给伯府惹祸。

    清韵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没喷出来,算她能忍了。

    她招哪门子的蝶,真是活见鬼了。

    清韵上前一步,道,“祖母,这养颜膏如此珍贵,清韵消受不起,还是派人给安郡王送回去吧。”

    老夫人抬手揉太阳穴,“安郡王府小厮把药膏放下就走了,这是不给伯府拒绝的机会,贸贸然送回去,只怕会惹怒安郡王。”

    清韵也知道伯府势弱,惹不起安郡王。

    她定下镇南侯府的亲,安郡王不会不知道,昨天,楚北还救了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郡王还送药来,简直没将楚北和镇南侯府放在眼里。

    她沐清韵有这样大的魅力,让一个郡王神魂颠倒,不惜抢亲吗?

    明明没有好么!

    清韵有那个自知之明,她望着老夫人道,“镇南侯府派了暗卫保护我,安郡王送我养颜膏的事,暗卫肯定会禀告镇南侯。”

    清韵在努力洗白自己,告诉大家她没有招蜂引蝶,人家镇南侯府派了人看着她,她敢在人家眼皮子底下给安郡王抛媚眼么?

    而且,她根本就不会抛媚眼,她只会翻白眼。

    听清韵这么说,老夫人这才安心两分。

    安郡王,她和伯府是没胆量拒绝,可是镇南侯有啊。

    这难题,只能靠镇南侯解决了。

    安郡王送清韵养颜膏的事,卫驰听到,也很震惊。

    他不敢耽搁,赶紧回镇南侯府禀告楚北。

    彼时,楚北正在吃血燕窝,见卫驰匆忙赶回来,他有些担心,“出什么事了?”

    卫驰忙回道,“爷,安郡王送了一瓶养颜膏给三姑娘。”

    楚北眼神一冷,一用力,手中的碗就捏的粉碎了。

    卫风气大了,“安郡王送养颜膏给三姑娘是什么意思,他要跟爷抢人吗?”

    PS:娶个媳妇不容易啊,凭白有人抢,O(∩_∩)O哈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