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九十七章 有病(求月票)

第九十七章 有病(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丫鬟禀告,孙妈妈惊讶了,心道,今儿还真是奇怪了,安郡王差了下人给三姑娘送养颜膏来,这才过去多会儿,逸郡王也跑来找三姑娘了?

    这两个郡王爷,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啊。

    老夫人头疼的厉害,以往伯府想高攀都寻不到门,如今倒好,来了一个,又来一个。

    “罢了,让他们在清风亭见一面,”老夫人吩咐道。

    孙妈妈没有说什么,桃花宴上,楚大少爷要逸郡王放弃比试,去给他钓鱼,天不怕地不怕,连皇上的衣裳都敢用火烧的逸郡王照做了。

    昨儿,三姑娘和若瑶郡主受惊时,除了楚大少爷和安郡王,逸郡王也在,他还是和楚大少爷一起的。

    如此瞧来,逸郡王和楚大少爷应该是好友。

    他求见清韵,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见,不好回绝,也不敢回绝。

    他贸贸然登门求见清韵,于礼不合,伯府答应清韵相见,也于礼不合。

    不过暗处有镇南侯府的暗卫守着,伯府不怕不能给镇南侯府交代。

    老夫人吩咐了,孙妈妈就走了出去,吩咐秋荷,让她去通知清韵。

    可怜清韵,刚回到泠雪苑,喜鹊沏了盏茶,冒着腾腾热气。

    清韵有些口渴,等了半天,刚能入口。

    好了,秋荷进来,禀告她道,“三姑娘,逸郡王求见你,老夫人让你们在清风亭说话。”

    听到逸郡王三个字,清韵眼皮子不期然抖了两下。

    想到逸郡王的毒舌,说话毫不顾忌,清韵就脑壳一阵阵抽疼,不知道逸郡王特地来伯府找他是为了什么事。

    清韵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将手中茶喝了一半,方才起身。

    清风亭。

    是伯府最大的凉亭,它位于花园处,环境雅致。

    远远的。清韵就瞧见清风亭外,站了四个丫鬟,周总管带着两个小厮伺候着。

    清韵走近,然后。她脑门就开始往下掉黑线了。

    只见凉亭,石桌处,逸郡王正大快朵颐。

    没错,他在大吃特吃。

    清韵以为自己瞧花眼了,眼睛越睁越大。

    一旁有小厮提醒道。“郡王爷,三姑娘来了。”

    好了,小厮一提醒。

    逸郡王噎着了,连连咳嗽起来。

    小厮脸红如猴屁股,赶紧端了茶给他,道,“郡王爷,您吃慢些。”

    这里不是王府啊,咱能顾着点形象么?

    逸郡王喝了茶,还拍了胸口两下。可见方才哽的不轻。

    他看着清韵,指着桌子道,“别客气,坐啊。”

    清韵,“……。”

    小厮捂脸,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这里是安定伯府,是三姑娘的家啊,哪有爷叫三姑娘别客气的?

    小厮尴尬的看着清韵,道。“三姑娘见谅,我家郡王爷昨儿在街上踹了安郡王一脚,回府之后,老王爷罚他三天不准吃饭。郡王爷饿了一天,才会这样狼吞虎咽,形象全无。”

    小厮说完,就听逸郡王打着饱嗝道,“安定伯府的饭菜味道着实不错,比王府的好吃多了。”

    清韵扶额头。笑道,“伯府的饭菜如何能跟王府比,郡王爷是饿极了,吃什么都香。”

    逸郡王端了茶,悠哉啜着,道,“闲着没事,一会儿我们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本郡王今儿说什么也要蹭了晚饭,才回王府。”

    清韵,“……。”

    清韵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

    时值正午,她还没吃午饭呢,逸郡王就想到蹭晚饭了,还聊聊人生?

    逸郡王吃饱了,周总管过来,招呼丫鬟把饭菜端下去。

    逸郡王见了他道,“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人伺候。”

    周总管有些为难,他望着清韵。

    清韵朝他点了点头,周总管就告退了。

    他走之后,逸郡王瞥头看着他带来的小厮成安,道,“你也离远一点儿。”

    成安看了逸郡王一眼,不敢忤逆他,乖乖的走了。

    凉亭里,就剩下清韵和逸郡王,还有徐徐清风。

    清韵望着逸郡王,问道,“逸郡王来找安定伯府找我,应该不只是蹭一顿午饭吧?”

    听到清韵这么问,逸郡王笑了,他容貌俊朗,笑起来,乌黑的瞳仁里,眼里深处有光芒绽放,恍若繁星闪烁。

    他随手一弹,青花瓷茶盏就发出清脆响声,和他的笑声混在一起,“本郡王来找你,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清韵挑眉,以逸郡王的身份和性情,能托他办事的人不多。

    恰巧,她认得一个。

    就是不知道他托逸郡王来办什么事,直接让暗卫传话不就行了,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

    心中好奇,清韵望着逸郡王问道,“不知道楚大少爷托郡王爷来办什么事?”

    逸郡王睁大眼睛看着清韵,“果然聪慧,本郡王都没说是他,你就猜到了,不过,你肯定猜不到,他托我办什么事。”

    说到最后,逸郡王嘴角噙着一抹邪笑,笑的清韵有些毛骨悚然。

    清韵笑道,“我自然猜不到楚大少爷托郡王爷办什么事,但我想,这事必然很难,只有郡王爷能办到。”

    这句话,略带奉承,捧的逸郡王眉开眼笑。

    他站起来,不知道何时手中多了把红玉骨扇,摇头道,“事要说难,倒也不算难,只是本郡王内心有些抗拒。”

    这么说,清韵就更好奇楚北托逸郡王办什么事了,她问道,“什么事叫郡王爷抗拒,还愿意帮他?”

    “他让我抢他媳妇,也就是抢你,”逸郡王语不惊人死不休。

    末了,还踩楚北一脚,“你说他是脑子有病,还是真的要不久于人世,在努力安排后事了?”

    清韵,“……。”

    逸郡王的话,让清韵觉得头晕的厉害。嘴角僵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清韵不说话,逸郡王就看着清韵,从上到下打量。

    那模样。像是看清韵做他媳妇合不合适。

    要说模样,那是极美,虽然带着面纱,他知道是因为脸颊有伤,他记得她的容貌。

    要说性情。爽直大方,脸颊毁容这么大的事,也不曾责怪过若瑶郡主,这份大度,难能可贵。

    最最重要的是胆量,桃花宴上跪求皇上恢复伯府侯爵就不说了,昨天惊马,还被甩出马车,命悬一线,若瑶郡主吓的打摆子。脸色苍白,回到宁王府,抱着王妃就一阵痛哭,昨天晚上,还做了噩梦,发起了高烧……再看她,还在大街上,就面色如常了,这样子,也不像做过噩梦。胆大不怕死。

    叫他钦佩的地方,当真是不少。

    逸郡王点点头,笑道,“我决定娶你了。”

    清韵。“……。”

    清韵凌乱着,她站起来,扯了嘴角道,“他为什么要你抢我,还有我还没答应呢。”

    本来亲事她就做不了主,就够窝囊的了。谁叫她的亲事是江老太爷求回来的,她退亲,那是无情无义。

    现在倒好,楚北还求别人来抢他未婚妻,清韵赌气的想,他那脑袋,肯定是进门被门夹,爬窗被窗户夹!

    正气着,偏逸郡王又浇了一把热油,“他要权没权,要势没势,还是外室所出庶子,身份叫人笑话,你都愿意嫁了,本郡王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还有一副健壮的身躯,要说有什么地方比楚北差一点,就容貌略差了一厘,这你都不愿意,那本郡王可就要生气了。”

    一番话,听得清韵又气,又好笑。

    什么叫容貌比楚北就差了一厘?

    能让逸郡王承认这一厘,那楚北比他只怕要俊美十分了。

    清韵烟眉淡扫,眸光闪亮如辰,她笑道,“就这样一个要权没权,要势没势,还是外室所出庶子,身份叫人笑话的楚大少爷,郡王爷却能受他之托,愿意娶我,可见有他的人格魅力……。”

    清韵还没说完,逸郡王就打断她道,“屁的人格魅力,那是本郡王有同情心!”

    清韵,“……。”

    没法沟通了有没有?

    清韵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巧这时,有人来了。

    周梓婷带着丫鬟走过来,诧异道,“周总管,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周总管便给周梓婷行礼,回道,“三姑娘在凉亭陪逸郡王说话。”

    周梓婷就望着凉亭了,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知道逸郡王来伯府的事,更知道他和清韵在清风亭说话。

    方才故作惊讶,只是显得她来这里只是凑巧。

    周梓婷迈步要过去。

    周总管阻拦她,道,“表姑娘,郡王爷不许人靠近凉亭。”

    周梓婷就有些不悦了,压低声音道,“是外祖母叫我过来的。”

    周总管愣了一下,是老夫人叫表姑娘来的?

    老夫人怎么会叫表姑娘来见逸郡王呢,就是伯府嫡姑娘,嫁给郡王爷,身份都差了,何况是个表姑娘了?

    周总管心中有疑,只是周梓婷说是老夫人叫她来的,他不敢再阻拦。

    毕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要是逸郡王真的喜欢上表姑娘,要娶她,这对伯府来说是好事。

    周总管将路让开,周梓婷就走了过去。

    她的丫鬟就没有过去了。

    周梓婷娉娉袅袅的上台阶,进了凉亭,福身给逸郡王请安,“见过郡王爷。”

    她声音发嗲,逸郡王听着,身子不自主颤抖了下,好像要炸毛。

    瞧见他那样子,清韵偷偷捂嘴笑,故意跟逸郡王作对似地,站起来迎接周梓婷道,“表姐来了,快坐。”

    周梓婷点头轻笑,顺势坐了下来。

    然后抱歉道,“我是不是打扰了三表妹和郡王爷说话了?”

    清韵讪笑,你都说服了周总管让你过来,还坐下了,再问这话,是不是过于虚假了些?

    她知道周梓婷打的什么盘算,可是她失算了。

    逸郡王性子爽直,还有些毒舌,她说话发嗲,还虚的很,逸郡王能看得上她才怪了。

    正要回答周梓婷,逸郡王却站了起来,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赶紧跑。

    身后,清韵笑道,“郡王爷不留下吃晚饭了?”

    逸郡王摆手,“不吃了,再不走,我刚吃的午饭都要被熏出来了。”

    清韵愕然,没明白逸郡王话中意思。

    一旁周梓婷也炸毛了,“什么东西,这么臭?”

    PS:求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