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零七章 江家(求月票)

第一百零七章 江家(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且不管将来如何,眼下伯府总算是恢复了侯爵,这事就像是卡在她喉咙里的暗刺,如今被拔掉了,呼吸那叫一个顺畅啊,只觉得空气都带着芳香甜味。

    她的事忙玩了,便跟皇上福身告退。

    皇上摆摆手,笑道,“退下吧。”

    清韵便转身离开了。

    只是才迈步议政殿门槛,就听献王爷道,“皇上,臣不知道江老太傅当年是怎么惹怒了皇上,但他文采斐然,功在社稷,臣恳请皇上准许江老太傅官复原职,继续为我大锦朝效力。”

    清韵眉头轻挑了下,要是外祖父也官复原职了,那她和沐清凌的靠山可就牢实了。

    献王爷带头,不少大臣站出来帮江老太爷求情。

    可是,皇上神情恹恹,几乎愤岔道,“此事不必再议!”

    清韵转身回头,只见皇上从龙椅上站起来,甩了龙袍走了。

    随即,孙公公扯了嗓子喊,“退朝!”

    一堆大臣跪下,恭送皇上。

    清韵有些抚额,外祖父当年是怎么把皇上惹毛的,都这么久了,提起他,皇上火气还这么的大?

    为官者,曲意奉承,溜须拍马,她看不上,可也不用惹怒皇上吧,这还有前途可言吗?

    外祖父官至太傅,不应该不懂这道理啊?

    退朝了,一堆大臣鱼贯而出。

    清韵站在一旁,让那些大臣先走。

    不少大臣,见了清韵,都报之以笑。

    清韵罩着面纱,微福身见礼。

    很快,那些大臣都下了台阶,清韵转身离开。

    她走的不快,等她下了台阶,然后发现不对劲了。

    青莺不见了!

    清韵转身望去,只见青莺扶着台阶。一溜烟跑下来。

    清韵拧眉,问道,“你方才去哪儿了?”

    青莺摇头,赶紧解释道。“奴婢没去哪儿啊,只是听三老太爷和镇南侯说话,听走了神……。”

    皇宫重地,人生地不熟的,就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乱跑啊。

    听青莺这么说,清韵嗔了她一眼,怕青莺没分寸,惹上祸事,不由的重了语气道,“朝堂大事,岂能随意偷听。”

    青莺不怕清韵,轻吐了下舌头,道,“要真是朝堂大事。请奴婢听,奴婢都不会听呢,姑娘,你忘了,大堂姑娘伤了脸,三老太爷托镇南侯买药,奴婢听得是这事。”

    清韵转了身,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药,只有她有。

    不论谁买,最后银子还是落到她手里。至于钱怎么到她手里,她并不在意。

    只是,以青莺的性子,要是没点特别的事。她不会这样高兴。

    清韵笑问道,“镇南侯不帮三老太爷买药?”

    青莺摇头,道,“答应帮忙啊,只不过镇南侯说制药的大夫,性子古怪。不缺银钱,卖药不止看人,还看心情,卖给他要比卖给楚大少爷贵一倍……。”

    也就是说,一样的药,三老太爷托镇南侯买,要两万两。

    青莺咯咯笑,“三老太爷听后,脸都绿了。”

    清韵也忍俊不禁,尚书府怕她狡诈,狮子大开口,想找镇南侯买,谁想到镇南侯买更贵啊?

    想到方才,她被逼的不得不许下重诺,镇南侯站出来帮她,三老太爷却袖手旁观。

    明哲保身的叫人心寒。

    清韵嘴角泛冷起一抹冷笑,当年三老太爷和老太爷争侯府爵位,三老太爷失败了,心中必定不甘。

    伯府不能恢复侯爵,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帮忙?

    尚书府宁愿找镇南侯帮忙,怕吃苦只是其一,只怕是不想欠伯府什么,低了伯府一等。

    她倒是想知道了,是沐千染恢复容貌重要,还是尚书府的脸面更重要。

    有公公带路,送清韵出宫。

    宫门前,伯府马车等候在那里。

    清韵下了马车后,朝伯府马车走去。

    车夫站在那里,脸上挂着殷勤的笑,恭谨的请安。

    青莺嘴撅了下,看车夫脸上的笑很不顺眼,以前三姑娘不得宠时,这些个车夫哪有这么恭谨的,从来只捧着五姑娘好么!

    清韵瞥了车夫一眼,由青莺扶着上马车,一边道,“先不回伯府了,去江家一趟。”

    车夫怔了下,连忙点头应下。

    马车汩汩,朝前驶去。

    两刻钟后,马车在江家大门前停下。

    清韵掀开车帘,便见到门前两大石狮子,威武雄浑,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着光芒。

    守门小厮,赶紧上前请安。

    安定伯府会来江家的,只有清韵这个表姑娘。

    青莺下了马车后,扶清韵下来。

    清韵脸上罩着面纱,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小厮殷勤的在前面带路。

    另外一小厮赶紧飞奔去禀告。

    要知道,从江家被贬,到现在都快两年了,清韵只回过江家两次。

    她脑中对江家都没什么印象了。

    江老太爷,罢官前,位高权重,官至太傅,深得先皇信任,这府邸,便是先皇赏赐的。

    两年前,江老太爷被罢官,险些连先皇御赐的府邸都保不住。

    幸好皇上孝顺,觉得先皇赏赐出去的东西,他不能要回来,否则是对先皇的大不敬。

    一路往前走,清韵一边打量江家。

    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

    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映在青松翠柏之中,花团锦簇,剔透玲珑。

    比伯府要阔气,也更雅致的多。

    走在九曲回廊上,听着远处丫鬟在娇笑,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

    刚迈过二门,清韵便瞧见远处有人走过来。

    最前一人,年约三十五六,穿戴不凡,神情温婉,眉梢透着喜悦。

    她身侧还有一个姑娘,身材纤细,蛮腰赢弱,玉骨冰肌,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叫人观之忘俗。

    再见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锦裙,裙角上绣着细碎的樱花瓣,梳着流云髻,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略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

    正是江家大姑娘江筱。

    在清韵打量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打量清韵。

    清韵罩着面纱,看不清容貌。

    只见她走来,云髻峨峨,斜抱云和,—肌妙肤,弱骨纤形。

    她背脊挺直,步伐从容,身上穿着秋香色彩绣滕纹散花锦裙裳,随着走动,腰间玉佩下,缀着的流苏,随风摇曳。

    江筱快步上前,还未走近,就笑道,“真的是清韵表妹来了,我还是当丫鬟逗我们玩的呢。”

    江大太太也在笑,她的笑脸叫人觉得亲切,“安定伯府准许你来,定然是恢复了侯爵了。”

    清韵上前,福身给江大太太请安。

    还不等她屈膝,江大太太就扶起她道,“难得见一面,还这么多礼做什么,方才老夫人听丫鬟禀告你来,可是高兴坏了,快去给她请安。”

    江筱在一旁,望着清韵,笑道,“清韵表妹怎么带着面纱?”

    清韵手碰着面纱,笑道,“前些时候,不小心划伤了……。”

    不等清韵说话,江大太太就沉眉了,“当真是不小心?你不用替她们隐瞒。”

    她这是怀疑沐清芷她们划的,她们欺负清韵的事,江家清楚,只是伯府为江家所累,不好替清韵出头。

    清韵点头道,“舅母,清韵真的是不小心,和她们无关。”

    江大太太不信,望着青莺。

    青莺就回道,“姑娘前些时候进宫,坐宁王府若瑶郡主的马车,出了些意外,撞在若瑶郡主头上的金簪上划伤的。”

    青莺提及若瑶郡主,这要不是实情,借丫鬟几个胆子,也不敢污蔑若瑶郡主。

    江筱担忧道,“会不会留疤?”

    女儿家,受些伤不怕,怕的是留疤。

    清韵鼻子微酸,有这么多人真切的关心她,她心中温暖,连忙摇头道,“只是些轻伤,不会留疤。”

    “那就好,”江大太太放心道。

    几人往前走。

    路上,清韵问江筱道,“表姐,外祖父、外祖母身子还安好吧?”

    江筱点头道,“身子都还算硬朗,只是前些时候,听说安定伯府要将你许人,祖父和祖母着实焦急了两天,后来镇南侯府答应联姻,祖父祖母才略微安心,只是后来……你的亲事起起伏伏,祖父祖母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就是现在,祖父祖母还觉得有些对不住你。”

    不管镇南侯府门第再怎么好,楚大少爷再怎么得镇南侯的宠爱,江家可以不计较他外室庶子的身份,可那一身的病呢。

    说是能治好,可什么时候能治好呢?

    清韵有些不好意思了,楚北身上的毒能解的事,她又不能明说。

    她能说只要那厮不自己作死,就能不死吗?

    “劳外祖父外祖母担忧了,”清韵歉意道。

    江大太太就嗔瞪清韵了,叹气道,“你娘福薄,早早的就去了,不然,你和清凌何至于被安定伯府那般作贱,你爹是好的,重情重义,只可惜总是离京办差,苦了你们两姐妹。”

    江大太太说着,江筱推了她一把道,“娘,总说这些伤心事做什么?”

    一点点伤感,被江筱一打断,江大太太抬手戳江筱脑门。

    被江筱俏皮的躲开了,她拉着清韵到一旁,低声,捂嘴笑道,“你今儿来的巧了,楚大少爷也在这里呢。”

    PS:O(∩_∩)O哈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