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赐字(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赐字(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清韵望着他,她的脸庞清丽明媚,眼角眉梢还带着浅浅娇态。

    楚北嘴角微弧,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一闪而逝。

    他从未见过谁的性子同她一样有趣。

    怒时,一张嘴能言善辩,不将人气死不罢休。

    可她再生气,说到正事,她又能心平气和,好像方才怒的恨不得用眼神砍人的不是她。

    这样是非分明,一码归一码的行事风格,极少有意气用事的时候,所以犯错的时候也极少。

    也正是因此,她才能将一身的医术和那些谋略藏的那么深。

    察觉楚北又在走神,而且这一回,还是看着她走神,清韵是又羞又恼,面纱下的脸跟天边的晚霞似地绚烂。

    她嗔瞪了楚北一眼,道,“你又走什么神呢?!”

    楚北笑了,“你发髻凌乱,有些像鸟窝。”

    清韵,“……。”

    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清韵恨不得一口喷出来,将楚北喷死算了。

    他还笑!

    笑什么笑,也不怕笑岔了气!

    要不是他摁着她脑袋,她至于把发髻弄乱吗?!

    清韵拿出铜镜,胡乱的扒拉两下头发,越扒越乱,清韵默默的把铜镜又收回去了。

    楚北就那么看着她,嘴角微抽,“你不重新梳吗?”

    清韵脸大窘,不是她不重新梳理,实在是……不会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楚北的笑是讥笑,所谓输人不输阵,清韵也死鸭子嘴硬,“我觉得这样就很漂亮了。”

    “……死鸭子嘴硬,不会就说不会,我又不会笑话你。”

    清韵气哼一声,“我就是不会怎么了,说的好像你会似地,你会吗?”

    “……我也不会。”

    清韵无语。你和我一样不会,你凭什么笑话我啊?

    心中腹诽,但嘴上没说出来,这个话题要再说下去。她不羞的直接钻了地洞,就是脸皮蹭蹭蹭的往厚了长。

    到底一个大家闺秀,不会梳发髻,说出去丢人啊。

    不过要说丢脸,比起某人当着她的面从墙头摔下来。她这好多了。

    如此一想,清韵就坦然了。

    她瞥了楚北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双眸分明写着: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你再笑话我,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咱们鱼死网破!

    楚北看懂了,嘴角一抽后,很不要脸的又把话题转开了。“我没有想到,害你险些嫁给郑国公府大少爷的是大皇子。”

    他的声音,隐隐有些自责,清韵听得好笑。

    就算他和大皇子关系不错,也不用把错往大皇子身上揽吧?

    轻轻耸肩,清韵嘴角一抹讥笑,“我倒霉,那是因为伯府凉薄,和大皇子无关。”

    清韵是非分明,她承认。安定伯府倒霉,和大皇子有那么一米米的关系。

    可大皇子还左右不了皇上的决定,更左右不了安定伯府老夫人和大夫人把她嫁给谁。

    要是她有一个不慕权势,真心疼爱她的祖母。她和沐清凌会被牺牲吗?

    根本就不会!

    “要说大皇子真有错,那就是错在他聪慧异常,能文善武,过目不忘上,要是他愚钝无知……。”

    清韵说着,楚北笑了。笑意冰凉,“要是大皇子愚钝无知,就冲他霸占着嫡长子的身份,也活不到十八岁,早化成一堆白骨了。”

    清韵勾唇一笑,“没了大皇子,还有二皇子,三皇子,身在皇室,就注定了永无休止的争斗。”

    楚北惊讶,“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既然知道,还对皇室那些事那么感兴趣,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

    清韵眉梢上扬,“宫斗剧看多了……。”

    楚北脑门上闪着大大的问号,“什么宫斗剧?”

    清韵抬手抚额,代沟太大,正常聊天都做不到,这话题也不能继续,难道我要给你如数一堆宫斗肥皂剧么,只能打马虎道,“就是野史,上面记载了各种皇宫奇葩事。”

    楚北黑线,“少看些乱七八糟的书。”

    清韵呲牙。

    外面,卫驰驾着马车,道,“爷,快到安定伯府了。”

    楚北掀开车帘,便见到了安定伯府的城墙。

    清韵靠着马车坐着,用眼神轰楚北走。

    虽然他和她定了亲,也在桃花宴上,大庭广众之下帮过她,更当街救她,吐她一身血。

    她这辈子,不嫁给他,估计也没人会娶了。

    可到底未出嫁啊,还是别走得太近,人言可畏,她最怕耳根子不清净了。

    楚北放下车帘,再见清韵时。

    清韵眸光清澈,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楚北笑了,这女人,变脸变的真快。

    他掀开车帘,纵身一跃,就上了马背,骑马离开。

    卫驰将马车赶到伯府大门前,也纵身消失了。

    清韵手才碰到车帘,便听到有喊声道,“快去禀告老夫人,就说三姑娘回来了!”

    如此真挚热切的欢迎,叫清韵直在心底冷哼。

    她掀开车帘出去。

    然后,见到一堆人睁大眼睛望着她。

    清韵怔了两秒,有些不解,这些人怎么这么看着她,见鬼了?

    想着,她的脸腾地大红。

    她赶紧放下车帘,又钻回了马车。

    差点忘记了,她还顶着一鸟窝头呢!

    她这破记性,多打几个岔,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周总管迈出大门,快步下台阶,道,“不说是三姑娘回来了吗,人呢?”

    小厮望着周总管道,“三姑娘还在马车里,没有下来。”

    后面,秋荷和青莺也下了马车。

    青莺走过来,喊清韵下来。

    清韵则道,“方才马车晃荡了好几下,我的发髻乱了,你上来帮我重梳一下。”

    青莺赶紧爬进马车。

    马车内,清韵对镜梳妆。

    马车外。小厮丫鬟是越来越多。

    半盏茶后,清韵这才下马车。

    她轻提裙摆,迈步上台阶。

    大门处,沐清芷几个等不及。都出来了,见了她就催道,“三妹妹,你别磨磨蹭蹭的了,孙公公都等了你快一个时辰了!”

    嘴上说着。心里却在埋怨:真是事多,什么时候去江家不好,偏今天去!

    清韵不敢再耽搁,快步朝正院走去。

    正院内,济济一堂。

    孙公公坐在上首,端茶轻啜,一点也不见焦急之色。

    反倒是老夫人和大夫人,急的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地。

    见清韵进来,大夫人一如既往瞪了她好几眼。

    老夫人则望着孙公公道,“劳烦孙公公久等了。清韵回来了。”

    孙公公慢条斯理的把茶盏搁下,笑道,“是等久了些,托三姑娘的福,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这话,听着老夫人耳里,是责怪。

    老夫人紧张的让清韵给孙公公赔不是。

    要知道孙公公陪在皇上身边几十年,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一句话,顶得上旁人十句百句。满朝文武,谁不可劲的巴结拉拢。

    让孙公公等一个时辰,老夫人这会儿都背脊发凉呢。

    清韵上前,福身给孙公公赔礼。

    不等清韵福身。孙公公就扶起她道,“三姑娘多礼了,咱家是奉皇上之命宣召,等三姑娘回来,是分内之事。”

    他说着,一旁的小公公恭谨的奉上圣旨。

    老夫人有眼色的。跪了下来。

    她一跪,伯府上下呼啦啦跪了一地。

    孙公公接过圣旨,宣读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他刺耳的公鸭嗓音,这一刻,听在伯府众人耳朵里,犹如天籁。

    前面那些铺垫,说安定侯府如何被贬,安定侯为人忠厚,办事诚恳这些都不用说了。

    还有夸他教女有方,清韵聪慧敏捷……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废话。

    最最重要的是,恢复伯府侯爵这几个字。

    圣旨是给清韵的。

    孙公公宣读完,笑看着清韵道,“三姑娘请接旨。”

    清韵赶紧谢恩,然后双手捧着,接过孙公公给她的圣旨。

    孙公公笑道,“都起来了,咱家在这里恭喜安定侯府恢复爵位了。”

    老夫人连忙道谢,然后送上一荷包。

    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要给传旨公公一些茶水钱。

    孙公公大大方方的接了,然后望着清韵道,“其实,这圣旨老夫人接也可以,只是咱家听说三姑娘的字,写的隽秀有力,特地请三姑娘赐一字。”

    清韵怔住,眼角有些抽,不是吧,她的字,几时这么出名了?

    让皇上身边的红人孙公公巴巴的求字,简直受宠若惊啊。

    好吧,她的字就算以前不出名,今儿一过,不出名也出名了。

    老夫人也诧异了,不过孙公公说好,清韵的字,就是鸡爬的也得写啊。

    她赶紧吩咐丫鬟端来笔墨纸砚。

    沐清柔几个站在一旁,羡慕妒忌恨的扭紧绣帕,撕啊扯啊,一肚子火气。

    她们妒忌清韵,能让孙公公这么看重,明明她们的字比清韵写的更好!

    清韵望着孙公公,问道,“公公要清韵写什么字?”

    孙公公挑了下眉,笑道,“三姑娘随意写一个。”

    清韵再次无语,随便写,这叫她写什么字好?

    清韵觉得有些不对劲,既然特地赐字,也不说什么字,随便她写,她要是写什么不吉利的字怎么办?

    就她所知,随便写一个字,不是算命的时候常说的话吗?

    难不成,孙公公要替她算命?

    PS:O(∩_∩)O哈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