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尚早(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尚早(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哼完,又笑了。

    有些事,早早戳破了也好。

    她不许定国公府大少爷纳妾是一回事,不许楚北纳妾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没混为一谈,人家自动自觉的对号入座了。

    这乖巧的,清韵根本按捺不住嘴角笑意。

    她原想着,将来他毒解了大半,那会儿,她差不多也快成亲了。

    到时候再商议不迟,结果人家一脑袋扎了上来……碰了一头的钉子。

    清韵知道,楚北那样说是故意气她,刁难她的。

    她不许定国公府大少爷纳妾,定国公府不答应,她不会救治他。

    可是楚北不同啊,清韵什么条件都没提,就救了他,现在再谈条件,太晚了。

    人家照不照做,全凭良心。

    在古代,在男人纳妾乃天经地义的世道下,女子不容相公纳妾,堪称妒妇,休了都不为过。

    而且,男子以贤妻娇妾而自豪。

    不许纳妾,那是很不给男人脸面。

    楚北脸上挂不住了。

    心里一恼火,就开始刁难清韵了。

    不许他纳妾,可他已经纳妾了,还怀了身孕,看清韵还能怎么办?

    不得不说,人一生气,就特别的笨。

    正妻未娶,就许妾室怀孕,这是打正妻的脸。

    夫妻因此生了嫌弃,必然不睦,后宅能安宁?

    况且,庶长子年长于嫡子,这更不是好事好么!

    楚北存心气她,她却将他的谎言戳破了,以卫驰的心性,必定会一五一十的禀告楚北知道。

    想到楚北气的眼睛冒火,清韵的心情就空前的好,好的她直哼哼。

    见卫驰走了,沐清凌推着顾明川过来,听着清韵哼小曲。

    两人脸色都有些古怪。

    他们实在琢磨不透清韵了。她做,好吧。还没有做,只是说说,可有些事,便是说都不能说啊。

    她不但说了,还被镇南侯府的暗卫听了个正着。

    要换成一般人,早羞愧的恨不得钻地洞了,她怎么还高兴的哼小曲?

    沐清凌望着清韵。问道,“清韵,方才的事,镇南侯府不会为难于你吧?”

    清韵扑哧一笑,“大姐姐,你别担心,镇南侯府不会为难我,倒是我不许大姐夫纳妾,楚大少爷知道了。他当我也不许他纳妾……。”

    沐清凌怔了一下,看着清韵笑的欢,她可笑不出来。

    尚未出嫁。就得个妒妇之名,又不是什么好事。

    顾明川嘴角微扬。他是忍不住笑了,“那楚大少爷同意不纳妾吗?”

    沐清凌也望着清韵。

    她已经出嫁了,知道相公纳妾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样的事,任何一个女子估计都没法坦然接受。

    她得了顾明川的许诺,自然希望清韵和她一样。

    清韵轻耸肩,笑道,“哪是那么容易答应的,定国公府不还纠结了好些天么?”

    顾明川想想也是。这可不是小事,答应了。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只是他好奇道,“要是楚大少爷不答应呢?”

    清韵莞尔一笑。

    答应,有答应的过法。

    不答应,有不答应的过法。

    “纳不纳妾在他,我不会强求他,”清韵笑道。

    顾明川笑了,他在心底自动补充了一句,那日在定国公府,你也没有强求我,没有强求定国公府,可是定国公府还是的乖乖的送上承诺书。

    楚大少爷有病在身,晾他不答应也不行啊。

    几人在花园赏花,颇有兴致。

    锦墨居,书房。

    卫驰闪身进书房时,楚北心情不错的把书放下,端茶轻啜。

    他轻呷一口茶,嘴角微微勾,问道,“她很生气?”

    卫驰,“……。”

    卫驰很想抬手揉太阳穴。

    为什么爷总喜欢想当然呢。

    三姑娘不是一般人啊,你不能等闲视之啊。

    卫驰轻咳了咳嗓子,摇头道,“三姑娘没有生气。”

    楚北扭眉,她居然没生气,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是装的?

    “肯定是装的!”楚北笃定的很。

    连定国公府大少爷,她都不许他纳妾了,怎么可能允许他纳妾,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可能。

    卫驰摇头,“三姑娘没装,她真的没生气,她甚至……。”

    楚北瞪眼,“有话就直说!”

    他的暗卫,几时养成说话吞吞吐吐,还说一半留一半的坏毛病了,这不是存心的急死他吗?!

    卫驰讪笑两声,道,“爷,三姑娘听说你纳了两个小妾,其中一个还怀了身孕,她不仅没生气,甚至还同情你呢。”

    楚北脸黑了,眸光泛着幽光,“我纳妾,她还同情我?气傻了?”

    肯定是这样的。

    想着,楚北的心情又曼妙了起来,他端茶,让方才惊诧的心情再平复一下。

    卫驰,“……。”

    爷这想当然的毛病有点严重,他都说了三姑娘没生气,又怎么可能气傻?

    他觉得,他要是把下面的话说了,气傻的那个会是爷。

    卫驰定了定神,望着楚北道,“爷,三姑娘医术超群,她知道爷你还是童男之身,骗不过她……。”

    话还没说完,卫驰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楚北一口茶喷了出去,好巧不巧的喷了他一身都是。

    楚北连连咳嗽起来,他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脸色,但一双耳朵,红的跟血玉一般,莹润剔透。

    卫驰嘴角轻轻抽。

    而,楚北则惊站起来。

    他赶紧抖着书桌上的书本,将他喷出来的茶水抹干。

    可是,书本沾了水,字迹混乱不堪。

    楚北头疼了。

    卫驰见了就知道不妙,问道,“爷,这书……。”

    要是一般的书,爷不可能会这样紧张。

    楚北没好气的剜了卫驰一眼,“这是江老太爷借我的孤本。交给我时,千叮万嘱。千万不能有丝毫损毁。”

    现在被喷成这样,他怎么跟江老太爷交代啊?

    卫驰不敢说什么。

    楚北把书拿窗户上晾风,转身时,继续瞪着卫驰,“还有什么话,继续说!”

    卫驰哪敢耽搁啊,继续道。“三姑娘说,爷一身的毒,和女子行房,比吃砒霜死的还快,小妾怀孕,爷是喜当爹……。”

    卫驰顺带把喜当爹的意思解释了一番。

    楚北气的头冒青烟。

    一双耳朵和脖子,则窘红的发紫了。

    当然了,这一句的威力,还比不上心有余力不足。

    听到这句。楚北没差点气撅过去。

    他怒极道,“也就是说我现在还不能纳妾了?!”

    卫驰摇头,“属下没敢问。”

    当时那么尴尬。要是有地洞,他都钻了。哪好意思问那么多啊。

    “去找太医来,我要问问清楚!”楚北气煞了。

    从没有大夫跟他说过,他不能和女人同房,不然,他会在清韵跟前丢这么大的脸吗?

    要是太医也这么说,他估计会当场掐死太医泄愤。

    卫驰不敢耽搁,赶紧去请太医来。

    很快,太医就被请来了。

    不是钱太医,是孙太医。

    太医院的太医。都认得楚北。

    这么十万火急的把他请来,孙太医还以为楚北病危了。

    进门。就感觉到那么大火气。

    孙太医劝他道,“气大伤身。”

    楚北伸了手,望着孙太医道,“请孙太医替我诊脉。”

    孙太医不敢耽搁,赶紧坐下,替楚北诊脉。

    他越把脉,眉头越挑,道,“楚大少爷的脉搏似乎比以前有力多了。”

    再多的话,确是没有了。

    一身的毒,还在呢。

    楚北收回手,敛眉问道,“有大夫说,我一身的毒,不能与女子行房,是危言耸听吗?”

    孙太医讪笑一声。

    楚北脸一沉,“我要听实话!”

    孙太医就道,“大少爷身上的毒,一日不解,就一日不能和女子同房,否则会毒发身亡……。”

    楚北拳头握紧,骨头发出嘎吱嘎吱响声。

    孙太医离的近,他清楚的感觉到楚北身上有寒气涌出来,冻的他心发慌。

    卫风站在一旁,他也听呆了,质问道,“为何之前不说?!”

    孙太医望着卫风,道,“大少爷从十二岁起,便一身的毒,那时候,根本没有提这事的必要。”

    十二岁,毛都还没长起,又一身的毒,镇南侯府根本不可能给他纳妾,谁会叮嘱这话?

    孙太医这么说,楚北就是想找茬都没理,他咬牙道,“那后来呢,怎么不提?!”

    孙太医抚额道,“楚大少爷错怪我了,太医院,是个太医,都曾给大少爷治病过,我们平常在一起,没少想法子替大少爷治病,也知道您和安定侯府三姑娘定亲的事。”

    还是那话,没有提的必要。

    安定侯府三姑娘和楚北定亲,这原本就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人家要的是联姻,是镇南侯府帮安定侯府恢复侯爵,至于三姑娘未来过的是好是坏并不重要。

    楚大少爷一身的毒,他根本没法和沐三姑娘圆房。

    况且楚大少爷定亲,镇南侯那么高兴,谁敢在他兴头上来泼冷水?

    卫风听着,气道,“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能隐瞒,万一爷真的和三姑娘圆房,你们的隐瞒,岂不是害死我家爷?!”

    孙太医缩了缩脖子,道,“楚大少爷成亲尚早,没准儿在大少爷成亲之前,身上的毒就解了呢。”

    孙太医理亏,可是他会说话啊。

    楚北坐下来,抿着唇瓣,摆手道,“送孙太医出府。”

    一句话,孙太医如临大赦,赶紧拎了药箱告辞。(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