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玉佩(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玉佩(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送走了孙太医,卫律望着楚北道,“老侯爷还想早日迎娶三姑娘过门,已经吩咐大太太准备纳采礼了,从送纳采礼,到迎娶三姑娘进门,依老侯爷的性子,三个月足矣。”

    本来,三个月他们还嫌弃久了,谁想到楚北身上的毒不除干净,不能圆房啊?

    楚北身上的毒,要半年才能除尽呢。

    卫律担心早早的把清韵迎娶回来,软玉在怀,到时候楚北会把持不住……

    他也知道清韵对楚北的身子一清二楚,可爷把持不住,到时候霸王硬上弓,三姑娘能抵抗的住?

    他建议半年后再迎娶清韵进门。

    他不信楚北再把持不住,还能跑安定侯府去霸王硬上弓。

    卫风不赞同道,“我觉得早早的迎娶回来好,你别忘了,安郡王给三姑娘送过养颜膏,难保他没对三姑娘存了什么歪心思,还有三姑娘医术超群,就算爷把持不住,她……。”

    卫风说着,楚北怒道,“谁把持不住?!”

    卫风,“……。”

    卫风恨不得咬了舌头好,忙道,“爷把持的住。”

    你要把持得住,你别有事没事往安定侯府跑啊,别一心记挂着三姑娘啊,做都做了,嘴硬有什么用?

    卫风腹诽道,嘴上却顺着楚北道,“反正三姑娘在安定侯府,也没什么安生日子过,娶回来,咱们锦墨居也热闹些。”

    他的话,几个暗卫想想,最终一致赞同。

    楚北不说话。

    在暗卫瞧来,算是默认了。

    卫驰站出来,望着楚北,道,“爷,三姑娘明儿要给定国公府大少爷治病。”

    楚北轻嗯一声,这事他知道,不用多说。

    卫驰又道。“治病的法子和上回给爷您治病差不多。”

    楚北拢了拢眉头,“又不是一样的病。能用一样的办法治?”

    要不是知道清韵医术高超,他估计要骂一声庸医了。

    卫驰忙道,“不是,属下指得是宽衣解带……。”

    瞬间,楚北的眸底燃起了熊熊大火。

    卫驰就知道楚北会介意,会生气。

    果不其然啊,怕惹祸上身。卫驰忙道,“我送孙太医出府。”

    说着,赶紧跑了出去。

    他轻踏水面,就上了岸。

    孙太医还在船上,见了卫驰,孙太医讪笑两声,“会轻功就是好,来往锦墨居方便。”

    孙太医说着,回头看了眼。波光粼粼的湖面。

    嘴抽了一抽。

    这湖面,对暗卫和楚大少爷来说,根本就是如履平地。

    反倒是他们这些太医。被丢在锦墨居,要是没船送。能在锦墨居活活饿死。

    镇南侯好心机啊,明着说楚大少爷需要静养,实则是为了逼他们给大少爷治病啊。

    可他有没有想过,他们要是有那本事,谁傻了藏着掖着。

    楚大少爷的命,当真是苦。

    孙太医摇头一叹,迈步朝前走。

    卫驰送他出府。

    才瞧见侯府大门,远处就有小厮跑过来,笑道。“孙太医替大少爷瞧好病了呢,安郡王府侍卫说安郡王身子抱恙。太后心急,传召几位太医去给安郡王诊脉,孙太医也要去。”

    听小厮这么说,孙太医脚步登时快了三分。

    要是耽误了安郡王病情,太后会剥了他的皮的。

    就是不知道安郡王怎么忽然病了?

    安郡王常年习武,身子骨结实,之前在太后那里瞧见他,还气色红润,面乏光泽啊。

    这几日,没听说安郡王进宫,莫非……

    孙太医嘴角抽了,前几日,逸郡王当街踹了安郡王一脚,听说安郡王还吐了血。

    不会是被逸郡王踹出内伤来了吧?

    要是这样,那逸郡王可就要倒大霉了。

    孙太医急急忙奔去安郡王府。

    卫驰对安郡王的病,不甚关心。

    至于逸郡王,他就是将安郡王踹伤了,踹残了,就冲他是献王府的独苗,就能确保安然无恙。

    安定侯府,花园。

    清韵陪着沐清凌还有顾明川他们小逛了一会儿,想着大厨房的事应该解决了,便要回去。

    等她回到春晖院,才知道事情还没有解决。

    大夫人觉得徐妈妈不能胜任大厨房管事的重任,一力举荐陈妈妈继续掌管大厨房。

    老夫人觉得徐妈妈才上任,有些不适应,才会犯错,丢了钥匙,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若是还犯这样的错,那时,应该重罚。

    然后,大夫人就道,“要说犯错,陈妈妈也只犯了那么一回错,要是给徐妈妈一次机会,就更应该给陈妈妈一次机会了。”

    清韵轻吐了下舌头,没好意思进屋,又不能再回去花园转一圈。

    沐清凌就笑道,“我陪明川往前走走,你进屋瞧瞧。”

    清韵轻点了下头,转身要进屋。

    那边,沐清柔送忠义侯府大太太出门,也回来了。

    她脚步极快,先清韵一步进屋。

    等清韵走到屏风处时,就听到沐清柔说话了,她笑道,“方才我送舅母出府,路上,大表姐说半年前,忠义侯府大厨房管事也丢过钥匙,外祖母大怒,舅母帮着管事的求情都没有用,外祖母将大厨房管事杖责四十,直接卖了呢,怎么到我侯府全倒了呢。”

    她俏皮一笑,眸光闪亮,天真无邪。

    老夫人眉头拧紧,眸底有些不悦。

    犯同样的错,忠义侯府老夫人将人杖责四十,还发卖了。

    她要是还由着徐妈妈掌管大厨房,岂不是太偏私了?

    沐清柔说着,大夫人嗔瞪了她一眼,道,“侯府和忠义侯府情况不同,忠义侯府大厨房管事掌管厨房好几年了,她丢了钥匙,那是大错,徐妈妈才掌管大厨房第一天就犯这样的错,虽然有错。错要轻的多,若是杖责四十。还发卖了,惩罚太重。”

    听听,多是非分明的大夫人。

    跪在地上的徐妈妈,听到沐清柔说话,身子颤抖不止。

    听大夫人这么说,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回肚子里了。

    清韵迈步进去。

    她只打算静静的瞧个热闹。

    结果老夫人见了她,问道。“清韵,你觉得应该用徐妈妈还是陈妈妈?”

    突如其来的发问,问的清韵有些懵怔。

    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左右为难的事,怎么问她啊。

    她帮老夫人,大夫人会恼死她的。

    她帮大夫人,那绝对是脑袋被门夹了。

    这浑水,她可不想趟。

    清韵迈步上前,稍稍福身。道,“祖母这么问清韵,清韵也不知道作何选择。祖母说的和母亲说的,都有道理。我也不知道用徐妈妈好,还是陈妈妈好,让清韵二选一,太为难了,要是有那么一个人,谁都满意就好了。”

    老夫人笑了,“还是年轻人脑袋瓜灵活,知道变通,既然徐妈妈和陈妈妈都犯了错。那大厨房管事再换人便是了,让李妈妈掌管大厨房。”

    大厨房管事的有三个。一正两副。

    以前,陈妈妈是大管事,徐妈妈和李妈妈是副管事。

    陈妈妈是大夫人的人,徐妈妈和李妈妈是老夫人的人。

    徐妈妈的妹妹管着春晖院厨房。

    李妈妈的媳妇在春晖院厨房当差。

    大夫人心情不愠,狠狠的瞪了清韵一眼,这才不情不愿道,“此事全凭老夫人做主。”

    言外之意,就是认同李妈妈管大厨房了。

    其实,李妈妈接管大厨房名正言顺,两个管事的都犯了错,就是轮也轮到她了。

    徐妈妈跪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

    虽然她也是管事,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好不容易爬到大管事的位置,结果还不到一天,就换了人。

    徐妈妈郁结难舒,难受的厉害。

    可她再难受也没有用,谁叫她犯错了,有错就该罚。

    老夫人倒是让她继续做副管事,却罚了她两个月月钱。

    徐妈妈赶紧道谢。

    这事,就这样了了。

    清韵在抚额,她已经小心又小心了,谁想到还是把大夫人给得罪了,不过就算得罪了又如何,她又不怕她。

    想着,清韵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望着大夫人,却见大夫人嘴角上扬,端茶轻啜。

    哪里还有方才瞪她时的怒气,她心情好的很呢。

    清韵心咯噔连跳了两下。

    那边,老夫人吩咐道,“请大姑奶奶和大姑爷进来。”

    很快,丫鬟就将顾明川和沐清凌请了进来。

    到这会儿,老夫人才平心静气的和两人拉家常。

    一刻钟后,丫鬟来禀告,饭菜准备妥当了。

    然后,便是吃回门饭。

    上了桌,顾明川对沐清凌呵护有加,你帮我夹菜,我帮你夹菜。

    要不是顾明川坐在轮椅上,当真是要羡煞旁人。

    老夫人瞧着心酸,有些实难下咽。

    可是她歇了筷子,一众小辈就都不能吃了。

    老夫人硬逼着自己吃了半碗饭,当真是如同嚼蜡。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才吃完。

    歇了筷子,老夫人就道,“时辰也不早了,你们早些回国公府吧。”

    沐清凌便起身告退。

    她眼眶有些红,有些舍不得走。

    老夫人心中不忍,摆手道,“早些回去吧,别让定国公夫人担心。”

    顾明川知道沐清凌舍不得走,就道,“改天我再陪你回来给老夫人请安。”

    沐清凌点点头,给老夫人福身,然后出府。

    清韵送她出府。

    半道上,无人处,她指着顾明川腰间玉佩道,“这个给我。”

    顾明川还没说话,沐清凌先脸红了,“清韵,那玉佩是定国公府家传玉佩,不能给你……。”

    清韵两眼轻翻,赶紧打断她道,“你们才回门,我和你,和大姐夫都见过,我贸贸然去定国公府找你,总要有个合适的理由,只是没想到这玉佩这么贵重。”

    家传之物,那是不能随便交给别人了。

    沐清凌脸更红了,谁让她误会清韵了。

    顾明川赶紧接下腰间玉佩,递给清韵。

    清韵瞅了瞅玉佩,瞥了顾明川,笑道,“家传玉佩,你放心交给我?”

    顾明川点头,“我放心。”

    清韵嫣然一笑,“你放心给,我还不放心收呢,万一碎了,我可赔不起,我另外找理由好了。”

    顾明川身上就一玉簪和玉佩。

    玉簪掉不了,玉佩不能掉。

    沐清凌要把她的玉佩给清韵。

    清韵讪笑了,“上回就借口说你落了玉佩,让丫鬟给你送去……。”

    来一回,掉一次玉佩,还都被她捡到,太叫人起疑了。

    “走了,我送你们出府,”清韵笑道。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