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思(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思(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不要脸!”清韵气哼哼道。

    这三个字,卫驰不敢说,但他内心是赞同的。

    爷说这话,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这不是昧着良心说话吗?

    卫驰是站在清韵这边的。

    可是很快,他又改主意了。

    因为清韵也不是吃素的,她比楚北更狠。

    只见清韵望着大树,笑脸盈盈道,“楚大少爷亲自来我泠雪苑,莫不是小妾怀了身孕,特地来求安胎药的吧,一千两银子一粒,谢绝还价。”

    一句话,差点把楚北气的摔下树来。

    这女人,明知道他是骗她的,她还故意说话气他!

    卫驰默默的把书放到窗户旁,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主子大战,做属下的围观凑热闹,那注定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无辜池鱼。

    书放在窗户上,风一吹,书翻动的飒飒作响。

    楚北纵身一跃,就从树上下来了。

    清韵看见他,双眸火花四溢。

    青莺和喜鹊也脸红的厉害,想到方才的窘迫,两丫鬟是呆不下去了。

    两人互望一眼,屏气凝神的退了下去。

    楚北走过来,他耳根窘红,尴尬不已。

    清韵火气上涌,把书拿起来,再丢一回。

    楚北伸手接了,望着清韵道,“这是你外祖父的书。”

    言外之意,就是叫清韵别乱丢。

    清韵哼了鼻子道,“外祖父的书,能自己长脚跑我泠雪苑来吗?”

    楚北词穷。

    说完,清韵剜了楚北一眼,要把窗户关上。

    可是楚北把手伸了过来,也不摁哪一边,就由着清韵夹着。

    清韵狠狠的用力,她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可是楚北就是不走。

    半天之后,楚北道。“消气没有?”

    清韵松了手,望着楚北道。“你怎么不把脑袋凑过来?”

    楚北嘴抽,“夹手可以,脑袋不行,往后你要骂我脑袋被窗户夹了,我怎么反驳?”

    清韵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把脸崩紧了。

    暗处卫风和卫驰两个抚额捂脸。

    这绝对不是他们沉稳睿智的爷啊。为了哄三姑娘高兴,脸皮都不要了?

    楚北见清韵笑了,觉得方才的尴尬算是化解了。

    其实看了也没什么啊,她不也瞧过他?

    再说了,他们已经定亲了,早看晚看不都是看。

    这话,楚北敢想不敢说,不然清韵非得瞪死他不可。

    清韵见他不走,没好气道。“还不走呢?”

    楚北举了手中的书,道,“有事相求。”

    清韵陇眉。问都没问,便拒绝道。“不乐意帮忙。”

    拒绝的那叫一个果断干脆啊,半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楚北正要说话,有一暗卫纵身过来。

    凑到楚北耳边低语了两句。

    清韵竖着耳朵,也只勉强听到几个字:相思病、求娶、行房即死……

    清韵清晰的感觉到,楚北的怒气,几乎是瞬间被点燃。

    楚北望着清韵,把书一丢,道,“我晚间再来。”

    说完。便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可怜那本书。被清韵丢了两回都没事,楚北一丢……就掉地上去了。

    窗外,清韵不好捡。

    暗卫把书捡给清韵。

    清韵问道,“谁得相思病了?”

    “安郡王。”

    暗卫回了一句,便跟清韵告辞,纵身离开。

    清韵拿着书,有些懵怔,心底还有些莫名的惴惴不安。

    不是她自我感觉太好,实在是楚北的怒气,来的太快,安郡王又送过养颜膏给她,让她心慌。

    千万千万别告诉她,安郡王是要娶她啊。

    清韵觉得她肯定是想多了,她几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

    她肯定是想多了!

    清韵深呼两口气,把这事抛开。

    把窗户关上。

    清韵走到小榻上,坐了下来。

    她把书放在小几上,揉太阳穴。

    外面,青莺推门进来,见清韵坐在小榻上,还讶异了下,她以为楚被还没走。

    青莺走过来,卖关子道,“姑娘,春晖院又热闹了。”

    清韵瞥头看着她,有些心不在焉的问,“又有什么热闹了?”

    青莺咯咯笑,道,“卫驰大哥办事麻溜呢,李妈妈从紫檀院出来,下台阶时,滑了一跤,把胳膊摔断了。”

    清韵听得一怔。

    喜鹊推了青莺一把,把话补齐了,“台阶上有油,李妈妈是踩了油摔倒的。”

    清韵笑了。

    她知道卫驰不会往台阶上撒油,那样会伤及其他无辜之人。

    但是李妈妈摔倒,十有八九还是卫驰的手笔。

    李妈妈明面上是老夫人的人,今儿才上任,还不到一个时辰,就在紫檀院摔了,借大夫人几张嘴,她也解释不清。

    她要怎么解释?

    徐妈妈丢了钥匙,可以说是她马虎。

    可李妈妈是踩了油滑了脚,才摔倒的。

    老夫人连着提拔了两个管事妈妈,一天之内,两个都倒了霉。

    还一个比一个倒霉。

    老夫人能不怀疑是大夫人在背后捣鬼?

    这个哑巴亏,大夫人是咽也得咽,不咽也得咽。

    见清韵高兴了,青莺就道,“春晖院热闹,奴婢去瞧瞧。”

    清韵嗔了她一眼,她知道青莺喜欢凑热闹,便道,“快去吧。”

    喜鹊提醒她道,“外面天一会儿就黑了,你仔细些看路,别摔了。”

    青莺连连点头道,“我知道呢,我带紫笺一起去,对了,姑娘要吃宵夜吗?奴婢一起带回来。”

    “不必准备宵夜。”

    清韵回道。

    青莺清脆脆应了一声,便跑出了屋外。

    清韵见了摇头,眸光落在书上。

    她拿起来,翻阅着。

    她正好翻到《逢遇篇》。

    “操行有常贤,仕宦无常遇。贤不贤,才也;遇不遇,时也;才高行洁,不可保以必尊贵;能薄操浊,不可保以必卑贱。或高才洁行,不遇,退在下流……,”清韵轻诵出声。

    喜鹊在一旁看着,她忍不住道,“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清韵笑道,“书上说一个人能否做官,官阶的高低,并不凭他才能的大小,品德的好坏,而要看他能否投合君主、长官个人的好恶和利益。”

    “只要能投合,即使是‘窃簪之臣’、‘鸡鸣之客’,也可以飞黄腾达;即使毫无才能,单凭‘形佳骨娴,皮媚色称’,也能受宠。”

    喜鹊听得似懂非懂,“那皇上岂不昏庸?”

    清韵摇头一笑,“谁都喜欢听好听的,这是人之常情,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说得对,不一定就招人喜欢。”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