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困意(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困意(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静静的看着书。

    喜鹊点了灯烛,让清韵看的亮堂些。

    然后端了绣篓子过来,坐在小杌子上绣荷包。

    绣了一朵兰花,才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那脚步声欢快,一听就知道是青莺的。

    她抬眸望去,正见青莺打了珠帘进来,脸上笑容灿烂,比捡了银子还要高兴。

    说到捡银子,喜鹊就拍脑门了,她咋呼道,“我差点忘了,楚大少爷拿银锭子丢卫驰大哥,那银锭子没人捡啊。”

    青莺咯咯笑,“有银子都不知道捡呢,一会儿我陪你去捡。”

    喜鹊笑着点头,然后问道,“对了,你打听到什么了?”

    青莺昂着脖子,犹如一只斗胜的公鸡,道,“李妈妈在紫檀院门口踩了油,滑了一跤,摔的极惨,只是那油是个意外,大厨房送油紫檀院小厨房,台里有小石子,送油的婆子脚滑了下,油罐就泼了些油出来,她让丫鬟把油扫一下,丫鬟没搭理她,结果李妈妈出来,倒霉的踩了油滑了……。”

    不过,李妈妈说她滑倒时,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砸中了,疼的厉害。

    不用说,肯定是卫驰打的石子。

    “那送油的婆子挨了二十大板,那清扫丫鬟打了三十大板直接卖了,李妈妈送出府修养了,老夫人把春晖院小厨房管事派去掌管大厨房,严令她不许再出一点纰漏,否则严惩不贷,徐妈妈接替她掌管小厨房,”青莺笑道。

    听到这处罚,清韵嘴角有了抹笑意。

    春晖院小厨房的管事和徐妈妈是姐妹,都是老夫人的心腹。

    大夫人的手再长,她也伸不进春晖院小厨房里去。

    有徐妈妈和李妈妈的先例在,新接手的柳妈妈肯定会警醒再警醒。

    而且,徐妈妈和李妈妈接连出事,大夫人的嫌疑最大。她也不敢再这风头上,再生事端。

    如此一来。大厨房算是捏在老夫人手里了,大夫人肯定气的够呛。

    想着,清韵嘴角的笑愈发明媚,璀璨生辉。

    紫檀院,内屋。

    地上狼藉一片,桌子上空荡荡的。

    一套精致的茶盏,在大夫人的愤怒下。变成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还有几个花瓶,也被大夫人摔了。

    一旁还站在两个丫鬟。

    两丫鬟都低着脑袋,其中一个还捂着脸,像是被打了一巴掌,在嘤嘤抽泣。

    方妈妈打了帘子进去,瞅着一地的脏乱,吩咐道,“赶紧把地上清理干净。免得戳破绣鞋,伤了大夫人的脚。”

    丫鬟听着,赶紧蹲下来收拾地上的碎片。

    方妈妈走过来。扶着大夫人坐下,道。“您先消消气,别为了些小事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大夫人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她咬了牙道,“需要我时,让我掌管内院,不需要我了,就要把管家权再收回去,叫我如何能不气?!”

    方妈妈轻叹一声。她道,“伯府恢复侯爵。全是江家出力,忠义侯府也没有帮什么忙,哪怕帮着求两句情都没有,也不怪老夫人太生气。”

    大夫人拳头攒紧,眸光狠辣。

    她巴结着忠义侯府,是因为出嫁之女,若是没有娘家撑腰,她在婆家难以立足。

    她心里哪里不明白,忠义侯府根本就不希望伯府能恢复侯爵。

    尤其是她大嫂!

    她虽然是继室,好歹是侯夫人,忠义侯府大太太出嫁前是嫡女又如何,忠义侯府的爵位她想继承还早着呢。

    侯府被贬成伯府,她那好大嫂来过几次?

    今天才恢复侯爵,她就巴巴的跑了来,打的什么算盘,她还能不知道?!

    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大夫人在闷气,方妈妈重新端了杯茶给她,笑道,“江家出力,帮伯府恢复了侯爵,说实在话,他不过是心口堵着一团气顺开了,在老夫人跟前腰杆子挺直了,要说好处,江家可得不到半分,得好处的还不是大夫人您,大姑奶奶已经出嫁了,三姑娘又定了亲,莫说镇南侯府帮了侯府这么大的忙,就算没帮,老夫人也不敢退亲,江老太爷两位外孙女嫁的可不如意,伯府恢复了侯爵,咱们安定侯府背后又有镇南侯府撑腰,只怕过些日子,上门求娶五姑娘的人会把咱们侯府的门槛踏破。”

    方妈妈是大夫人的陪嫁妈妈,伺候她十几年,对大夫人的心性了如指掌。

    她一通劝,大夫人的脸色好转了许多。

    她继续笑道,“老夫人是恼了大夫人您,借机敲打您呢,她上了年纪了,府里有没有其他的太太,这内院她就算管,又能管几年,还不得仰仗大夫人您,咱们以静制动,老夫人管个大厨房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侯府办宴会,大夫人您称病抱恙,撒手不管……。”

    举办宴会,要操心的事就多了,大夫人撒手不管,就得老夫人事事操心。

    上了年纪的人,操心的多,夜里就容易失眠少觉,到时候精神不济,大厨房的管家权自然而然的不就又回来了?

    方妈妈越说,大夫人嘴角的笑愈发肆意。

    她喝了口茶后,望着方妈妈道,“我总觉得李妈妈摔倒的事和三姑娘有关。”

    方妈妈愣住,“和三姑娘有关?”

    大夫人捏了拳头道,“李妈妈摔倒,我出去瞧了,台阶上确实有油,可还没有手掌那么大,要想滑倒一个人根本不容易,而且,李妈妈也说了,她摔倒时,感觉有东西砸她的脚腕……。”

    大夫人认定害李妈妈摔倒的是那粒石子。

    虽然她开始觉得那石子是李妈妈在撒谎,为的是帮她摆脱嫌疑。

    可是细细一想,李妈妈摔倒,在那样的情况下,疼都疼死了,哪还会考虑那么多?

    可能凭着一石子,就让一个人摔倒,必定是习武之人。

    侯府可没有这样的人……除了清韵的暗卫。

    只是大夫人想不通,镇南侯府的暗卫是负责保护清韵的,他可能会管侯府的闲事吗?

    还有李妈妈虽然是她的人,可明面上是老夫人的人,还是因为她提建议,老夫人才让李妈妈管大厨房的。

    大夫人心里清楚,她坚持要用陈妈妈,老夫人坚持要用徐妈妈,双方僵持不下,只能换人。

    她只有陈妈妈一个心腹,她不会退缩。

    沐清芷她们不敢提这话,是因为她们都知道李妈妈是老夫人的人,不敢得罪她。

    老夫人主动提换人,脸面上会过意不去,像是被她逼得不得不换人似地。

    偌大个侯府,只有清韵敢反驳她,以清韵的聪慧,她肯定会提这个建议。

    这是给老夫人送台阶,也是老夫人故意为之。

    因为清韵的建议,李妈妈才能做大厨房管事,提携之恩,总要报答吧?

    往后,大厨房不会再克扣清韵的吃食,甚至还会比以前丰盛些。

    清韵算是得了不小的好处,她没有理由害李妈妈啊。

    方妈妈望着大夫人道,“三姑娘自从定了亲,有了镇南侯府做靠山,就越发有恃无恐了,她要不横加阻拦,五姑娘也不会被罚跪佛堂,还伤了脸,害夫人凭白花了那么多银子,这口气,奴婢想想都心里不顺,也活该三姑娘定了镇南侯府大少爷的亲,下半辈子过的凄凉。”

    越说,方妈妈的声音越森冷。

    大夫人眸光狠毒,“要不是镇南侯府的暗卫,我……。”

    方妈妈笑道,“也不知道三姑娘惹上了什么人,有人进侯府要杀她,那次在街上,三姑娘坐宁王府若瑶郡主的马车,险些出事,听说也是刺杀……。”

    闻言,大夫人眼前一亮。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来,透着杀意。

    既然有人想要杀她,府内府外都动过手,那她有事没事就让她出门溜两圈,她就不信她逃过一次两次,能命大的,每次都能确保安全无虞!

    泠雪苑,内屋。

    正在看书的清韵,忽然觉得身子一凉,冻的她打了个寒颤。

    窗户开着,有风吹来,灯烛摇曳。

    窗外,青莺高兴的笑,“找到了,在这里呢!”

    喜鹊看着那二两的银锭子,也笑的合不拢嘴。

    青莺咯咯笑道,“前些日子,我在街上瞧见一对银簪,可漂亮了,要二两银子,要不我们买下,一人一支?”

    喜鹊点头赞同。

    两人提着灯笼回来,高兴的眉飞色舞的。

    清韵哈欠连天,眼皮都快黏在一起了。

    喜鹊见了就道,“姑娘困了,先睡吧?”

    清韵摇头,“一会儿再睡。”

    说着,她端茶轻啜,借茶去困意。

    青莺不明白了,明明都困成那样了,还死扛着做什么,就算要看书,也不用这样废寝忘食吧,明儿再看不行吗?

    青莺摇了摇头,走过去帮清韵铺被子,又塞了暖炉在被子里。

    清韵很困,那种困不是喝茶就能清醒的,她望着铺着暖和被子的床榻,恨不得立刻钻进去,呼呼大睡。

    可是楚北说晚间来找她,她怎么能睡啊?

    上回,安郡王送了养颜膏了,楚北找了逸郡王帮忙,之前那么急的离开,十有八九还是去找他。

    想到上回楚北找逸郡王帮忙,逸郡王跟着送了养颜膏。

    这一回,楚北再找他帮忙。

    逸郡王不会跟安郡王一样得相思病吧?

    只是想想,清韵就先凌乱了。

    别说,逸郡王那性子,真的做的出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