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三十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PS:今儿发了单章求月票,亲们给力,投了八十多张,两倍就将近两百张了,目前排在第七,距离第六还差六十张,求亲们继续支持,冲上前六啊!!!第一更四千字送上,今天至少还有两更!!!)

    闻言,清韵打了个饱嗝。

    吃的是有些多了,不过今儿麻烦不少,不吃饱,哪有力气去应付其他人?

    清韵拿帕子擦拭嘴角,又净了手,方才随丫鬟去春晖院。

    春晖院内,济济一堂。

    除了侯府一堆人,还有尚书府的人,三老太爷、三老夫人,还有大老爷、大太太都在。

    清韵迈步上前,感觉到不少视线落在她身上,凭空就生出一丝被押解的犯人,等着被审问的憋屈感来。

    除了这感觉之外,还有一种眼神,让她浑身不舒坦,像是说她是红颜祸水似地。

    明明是她倒霉,无辜被人算计,还不知道别人算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好不好!

    清韵连翻了两个白眼,努力从容镇定的上前,福身给各位长辈见礼。

    她今天穿了一身浅绿色蜀锦裙裳,裙摆上绣着雪莲,清雅素净,鹅黄色束腰,更是衬的她纤纤细腰,不盈一握。

    她皓如凝脂,肤白胜雪,一双清澈水眸,像是水洗葡萄,如月色下,墨玉映辉,美的叫人呼吸一滞。

    清韵长的美,侯府人尽皆知。

    可是还是第一次发现她的美,像是从骨子里浸透出来的,犹如高山美玉,深谷幽兰,海底明珠,美则美矣,罕有人看见,她风华内敛,更像是一柄藏在剑鞘里的古剑,看似寻常无害。刀剑出鞘,必血流成河。

    三老太爷坐在那里。手中端了茶盏,他看着清韵,心中惊叹。

    清韵的大胆,整个京都都知道,他自然不例外。

    没想到她不仅大胆,还镇定从容,饶是哪个大家闺秀。听说京都身份最尊贵的两位郡王倾慕于她,不是相思成疾,就是非卿不娶,落发出家,从她的脸上,竟然看不出来一丝的喜悦。

    被两位郡王爷争着抢着要娶,她内心不飘飘然吗?

    还有楚大少爷,听说一身的毒,行房即死。那是和她有婚约的未婚夫,关系着她的下半辈子,她居然不担心。

    这份镇定。三老太爷不知道说什么了,简直就不能称之为人了。

    那边。大太太见了清韵,笑道,“清韵酷似她娘,容貌极美,却没曾想,在桃花宴上,一首琴曲,竟然赢得两位郡王爷的青睐,一个相思成疾。吐血晕倒,一个买醉青楼。看破红尘,要落发出家,还有镇南侯府,听说清韵伤了脸,立马送来祛伤疤的药膏,这脸才几日,抹了粉,不细看竟看不出来。”

    大太太一边说,一边将清韵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细细打量。

    她承认,在沐家这么多小辈中,她长的最漂亮,但其他姑娘要说比她差,也只差一两分。

    以前她穿戴素朴,头上不戴什么头饰,比沐清柔和沐千染她们差太多了,而且双眸无神,神情怯懦。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这样神采飞扬了起来。

    一双剪水瞳眸,明媚生辉,让她整个人忽然就鲜活了起来。

    大老爷坐在一旁,他敛了眉头道,“清韵容貌确实极美,可京都比她美的不是没有,也没听说两位郡王爷倾心过谁,为了娶谁要死要活的,况且当日在桃花宴上,京都可都盛传她愚不可及,逸郡王甚至把和清韵表演的机会让给了楚大少爷,如今又要抢楚大少爷的未婚妻,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为了个女人,相思成疾,在大老爷瞧来,简直愚不可及,颜面丢尽。

    安郡王和逸郡王不像是这样愚蠢之人,要是抢清韵没好处,谁会去做?

    可是,清韵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啊,她有几斤几两,谁心里不清楚?

    三老夫人望着清韵,她眸光带笑,道,“侯府好不容易恢复了爵位,才过了一天,又惹的安郡王病重,逸郡王要出家,两人可都是非清韵不娶,再加上镇南侯府,就算楚大少爷一身的毒,行房即死,就冲镇南侯府帮侯府复爵,又给清韵送药,这亲事,镇南侯府不会退,侯府也张不开那个口,镇南侯府、献王府还有太后,谁都惹不起,稍有不慎,别说侯府了,整个沐家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说到最后,三老夫人嘴角的笑湮灭,换上一副冷漠面孔。

    侯府倒霉,她全当是瞧了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要是牵扯到了尚书府,三老夫人就做不到袖手旁观了。

    老夫人坐在那里,她手中佛珠拨弄着,脸色肃然,原本就有不少皱纹的额头,此刻更是皱纹密布。

    她眼神黯淡,眸底深处有一抹无奈。

    伯府恢复了侯爵,老夫人对江家的气已经没了,甚至心底对江老太爷是钦佩和赞赏的。

    清韵和楚北的亲事,老夫人心底有悔意。

    江老太爷重情重义,为了清韵,为了伯府能恢复侯爵,不惜给镇南侯跪下了。

    这一跪,抛掉了尊严,抛开了身份,就像是一块千斤巨石压在老夫人心口,挪不开,沉甸甸的。

    可她再后悔也没有用,清韵的亲事不能退,也退不了。

    她昨夜,还为了清韵和楚北的亲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知道楚北能活多久,清韵将来会过的怎样。

    最后,她只能给清韵准备丰厚的陪嫁,哪怕将来楚北真的死了,她也能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

    可现在呢,楚北行房即死,这消息就像是一记重锤,捶在老夫人的心口,捶的她五脏俱损。

    要是这消息就她知道,她还能去求江老太爷,请他求镇南侯给清韵换个楚家男儿,哪怕是庶子,是旁支庶子,她都能接受。

    可偏偏安郡王和逸郡王来抢清韵。

    这两尊大佛。京都谁敢惹,只有他们跟别人抢。哪有别人抢他们东西的时候?

    他们抢的高兴了,侯府夹在中间受憋屈气。

    以前清韵未许人时,他们怎么不来抢?!

    越想,老夫人越生气。

    在清韵定亲之前,安郡王和逸郡王不论谁来求亲,她都爽快答应。

    清韵请了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好吧,她也是无话可说。

    只能静静的听着三老夫人他们说话。

    很快,外面就有丫鬟来传,“老夫人,二老太爷他们也来了。”

    清韵抚额。

    她真想说一句,其实这事没她们想的那么严重,有楚北管呢,她们该干嘛干嘛,何必盯着她不放?

    很快。二老太爷就来了。

    他头发半白,身子比三老太爷清瘦些,眼神也温和些。

    他进来。喊了声大嫂,然后便喊三弟、三弟妹。

    老夫人笑道。“自打分家以后,二老太爷极少回侯府,今日难得碰面,可惜,老太爷早早的过了世,不然你们三兄弟有商有量,也不用我操心这些事。”

    对二老太爷,老夫人脸色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二老太爷官职不高,在伯府恢复侯爵这事上。帮不了什么忙,可是当初侯府被贬。二老太爷帮着求过情,虽然没什么用,还挨了皇上两记怒眼。

    这些事,老夫人都记着呢。

    二老太爷坐下道,“安郡王和逸郡王,还有楚大少爷争清韵,看似儿女情长,在我瞧来,就是朝堂之争了,大哥过世了,大嫂又不怎么管朝堂上的事,侯爷又离京办差,还未回来,尚书府和侯府挨的近,时常关照,我官微言轻,帮不上什么忙,但不来瞧瞧,心里总有些不安。”

    老夫人轻叹道,“你有那份心,比什么都强,多个人,多份主意总是好的。”

    二老太爷点点头。

    然后一屋子人,就在商议这事怎么解决好。

    才商议了两句,然后丫鬟进来报,“老夫人,定国公夫人来了。”

    老夫人听得一愣,昨儿清凌和明川才回的门,伯府恢复侯爵,他们也道贺了,定国公夫人还来做什么?

    不过,定国公夫人登门,老夫人让孙妈妈去迎接。

    清韵一直站着,她都站了小半个时辰了,腿乏的很。

    她见没人注意她,就走到一旁坐下。

    这举动,让大太太眉头皱紧了下,真的是没心没肺,都出这么大的事了,大家议论纷纷,她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想到沐千染的脸,大太太望着清韵,问道,“清韵,药膏没买回来吗?”

    清韵耸肩,摇头,“还没呢,五妹妹的药膏都还要两日才能送来。”

    她说着,那边定国公夫人正好进来。

    听到这句话,她眉头挑了下,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老夫人见定国公夫人来,笑问道,“定国公夫人来侯府可是有事?”

    定国公夫人笑道,“没什么事,就是侯府恢复了爵位,我定国公府得来道贺一声。”

    老夫人笑了,“明川昨儿就陪清凌来道贺过了,你又来一趟,我倒是过意不去了。”

    说着,请定国公夫人坐下。

    定国公夫人笑道,“侯府恢复爵位这样的大事,哪是两个小辈回来道贺就行的,再者,府上三姑娘的事,我也听说了,清凌听到这消息,当时就哭晕了过去,一醒过来就要回来,我没许她来,她让我带了几句话给三姑娘。”

    说着,定国公夫人看着三老太爷和二老太爷笑道,“我来的不巧,碰上府上商议大事,我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瞧老夫人您。”

    真是茶都没端上手,就要走了。

    老夫人也不好留她,想着沐清凌有话和清韵说,便对清韵道,“送送定国公夫人。”

    清韵连连点头。

    屋子里压抑的很,她得出去透透气才成。

    定国公夫人起身告辞,清韵送她出去。

    出了春晖院,清韵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忍不住开口问道,“定国公夫人有什么话同我说?”

    定国公夫人看着清韵,她笑了,“三姑娘好气性,安郡王和逸郡王为了你,病的病,闹出家的闹出家,一般人早急的跳脚了,三姑娘却气定神闲,我若不是知道你就是三姑娘,还当说的是旁人。”

    清韵有些尴尬,“水中浮萍,哪有选择的余地,还不是水流到哪儿,浮萍飘到哪儿。”

    听清韵这么说,定国公夫人有些叹息。

    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是好事,可定了亲,还被人争来抢去,这就不是好事了。

    尤其这争抢之人,身份尊贵,侯府做不了主,就更是糟心事一件。

    她瞥头四望,见没人在,她才道,“尚书府要三姑娘买的药,在这事没了结前,不要给她们。”

    她知道那药是清韵调制的。

    清韵听得一怔,不解的看着定国公夫人,“为什么?”

    沐千染可是她未来儿媳妇啊,她应该催她才对吧?

    定国公夫人有些抚额,三姑娘看着聪慧,怎么这时候却想不通了。

    她不想将话说的太明白啊,定国公夫人无奈道,“给了,你会没命。”

    她声音笃定,绝非是在说笑。

    她急巴巴的赶来,就是怕清韵出事。

    这世上,或许只有清韵能治她儿子的病了,她不能任由清韵被他们害死。

    清韵眼神凝紧,身上冒着一股子凉气。

    定国公夫人叹道,“世家望族,生的女儿,多是为了家族荣耀而联姻,三姑娘许给镇南侯府,对侯府来说固然是好,可现在楚大少爷有病,行不得房,安郡王和逸郡王又争抢不休,侯府得罪不起他们,为了平息所有人,唯有三姑娘自尽而亡。”

    清韵身子冰凉,“不是相思成疾,非我不娶吗,我若是死了,安郡王和逸郡王……。”

    定国公夫人笑了,“三姑娘到底年轻,这世上,有几个男人是痴情种,相思成疾是手段,落发出家也是,人死了,没得争了,过几天也就忘了。”

    况且,人要寻死,谁拦得住?

    安定侯府没了女儿,正伤心着,谁还能怪罪到侯府头上来?

    定国公夫人不明白,他们到底是要娶沐三姑娘,还是存心的逼死她。

    清韵也想明白了,安郡王是要借爱之名,要她的命。

    定国公夫人看着清韵,道,“清凌还说你今儿会去定国公府给明川治病,却无辜被这些事缠身,我也知道你没那个心情,等这事处理了,再帮明川治病不迟。”

    听着定国公夫人通情达理的话,清韵轻点了下头。

    定国公夫人笑道,“三姑娘医术高超,必定能治好镇南侯府大少爷的病,镇南侯不会放弃你,你只要小心些,就能安然无恙。”

    这个小心,就是保证她对镇南侯府,对沐家有用武之地,而不是被当做弃子,没用就丢了。

    虽然知道定国公夫人提醒她保命,是存了三分私心,但清韵还是很感激她。

    清韵向她道谢,然后继续相送。

    还没走到二门,就见有小厮火急火燎的跑来了。

    他神情焦灼,脚步飞快,就像是身后有恶狗追他一般。

    小厮见了清韵,老远就道,“三姑娘,安王府派了马车接你去安王府。”

    PS:O(∩_∩)O哈哈~感谢亲们投月票,另外感谢这个月来,亲们给的打赏哈。(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