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夺妻(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夺妻(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再说,楚北和清韵骑马进宫。

    清韵有多巴不得被侍卫拦下啊,她可不想进宫丢人现眼去。

    可是楚北亮了块令牌,侍卫就毕恭毕敬的把路让开了。

    那令牌清韵也只瞥了一眼,上面雕刻了条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

    清韵越发看不懂楚北了,皇宫重地啊,雕刻了有龙的令牌啊,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有的?

    外室所出庶子,这样的身份,京都那个世家望族看的上眼,怎的在皇宫里,他还吃香起来了?

    清韵在走神,楚北发现了,他搂着清韵腰的胳膊紧了紧,低醇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在想什么?”

    那灼热的呼吸,扑打在她的耳际,吹进颈脖子里,有些痒痒的。

    清韵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道,“方才那能随意进出皇宫的令牌,是皇上给你的?”

    楚北低笑,“想要?”

    清韵呲牙,什么想要,就是好奇问问好不好,说的好像她惦记他东西似的,再说了,皇宫里又没有她的亲戚,她没事进宫做什么?

    清韵不说话。

    楚北笑道,“令牌是大皇子的。”

    难怪,她就说楚北怎么可能得皇上宠溺至此,敢情是大皇子的呢。

    只是令牌这样贵重的东西,大皇子也敢随便给楚北?

    这要是被人弹劾一下,楚北不得连累他一起倒霉啊?

    清韵想回头,只是动不了,她笑道,“我很好奇,你和大皇子,还有逸郡王的关系,大皇子给你令牌,你找逸郡王帮忙,一些奇葩的忙,他居然都不拒绝。”

    清韵刚说完。楚北就勒紧了缰绳。

    骏马停蹄。

    风刮在脸上,像是有刀从跟前划过似地。

    在马背上颠簸了许久。忽然停下来,要命的居然不适应,竟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楚北抱着清韵翻身下马。

    站在地上,清韵的心才踏实,骑马太吓人了。

    “没事吧?”楚北有些担心道。

    清韵摇头,“没事。”

    楚北望向远处巍峨的宫殿,握着清韵的手。朝前走去。

    清韵就跟着走了,她望着楚北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楚北瞥了清韵一眼,见清韵脸上,一双明净水眸写满了好奇,他道,“我会不遗余力扶大皇子登基,至于逸郡王,我十年前救过他的命。”

    清韵听得点头。

    楚北和大皇子是表兄弟。他又不遗余力的扶持他登基,难怪大皇子会那么信任他。

    还有逸郡王,楚北居然十年前就救过他的命。那楚北有事相求,逸郡王肯定要帮忙的。

    不过。十年前,楚北才八岁,逸郡王勉强七岁。

    那时候他就能救逸郡王的命了?

    清韵内心有些好奇,只是不好意思再打破砂锅问到底,又不关她的事,问太多招人烦。

    然后,清韵又有了新的困惑。

    因为,她发现楚北对皇宫的熟悉,就跟回自己家一样。

    好吧。清韵对侯府的熟悉,都比不上楚北对皇宫的熟悉程度。

    没有公公领路。楚北带着清韵去了御书房。

    守门公公见两人走过来,微微愣了下,“楚大少爷?”

    楚北轻嗯了一声,“禀告皇上一声,就说我有要事求见。”

    守门公公连忙点头,转身进屋禀告了。

    清韵和楚北站在御书房外等了片刻,公公出来,摇头道,“皇上说不见。”

    清韵囧了。

    之前谁信誓旦旦的说皇上会给他赐婚来着,结果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

    皇上的心思你别猜啊,猜来猜去,你都猜不到好么。

    清韵憋着笑,肩膀直抖。

    楚北用眼角余光瞥着她,都不知道她傻笑什么,赐婚是他的事,也是她的事好吧,皇上不见他,她居然偷笑?

    简直敌我不分。

    楚北无奈一笑,望着公公,他神情肃然,“告诉皇上,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他语气醇厚,却带着凛凛杀戮之气。

    公公背脊有些发凉。

    宫里宫外的大事,他守在御书房,知道的别旁人多。

    安郡王和逸郡王在抢楚大少爷的女人啊,夺妻之恨,叫谁咽的下去?

    尤其是他一身的毒,行房即死,好像和他们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对,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只要不犯错,不惹怒主子,至少能平安的过一辈子。

    楚大少爷指不定哪一天就毒发身亡了。

    想着,公公脸上就流露了同情之色。

    他转身再次进御书房,转达楚北的话。

    清韵抬手,拍了拍楚北的胸口,憋笑道,“公公同情你呢。”

    楚北,“……。”

    清韵说完,就见楚北的嘴角抿成一条线,浑身还在冒着汩汩寒气。

    清韵额头颤抖了好几下,身子就觉得有些凉,然后没骨气的改口了,“他更同情我。”

    不是她没骨气,实在是被楚北抓着的手快要被他捏碎了。

    公公很快就出来了,道,“楚大少爷,沐三姑娘,皇上让你们进去。”

    清韵在龇牙咧嘴,楚北脚步一迈,把清韵拽了进去。

    御书房内,皇上坐在龙椅上,他神情冷肃的看着楚北和清韵走进来。

    楚北戴着面具,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他一双眼睛,像是夏日夜空最闪耀的星辰,他身长如玉,就那么走进来,像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和楚北相比,清韵身量娇小,也柔弱的多,她的个头勉强到楚北下颚,但她肤如凝脂,螓首蛾眉,见之忘俗。

    两人上前,恭谨的给皇上请安。

    皇上没有让他们平身,只笑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他在笑,清韵很确定。

    只是那笑声,像是带了些讥讽。

    不像是讥讽楚北和她,倒像是嘲弄他自己。

    楚北直起身子,望着皇上,道,“是,不共戴天。”

    皇上望着楚北,半晌之后,他眸光落到清韵脸上,问道,“是杀父之仇严重些,还是夺妻之恨更严重些?”

    清韵被问的好生无语。

    这有什么好比较的,都是不共戴天,为毛要分出个上下高低来?

    分出了高低来,有奖赏吗?

    清韵看着皇上,她能感觉到皇上在不高兴。

    现在是考验她揣测圣意的时候了……

    PS:求月票哈,亲们再加最后一把劲,争取上前六!!!

    另外,推荐好友南鸢北舞新书《嫡骄》——

    这是一个温婉萌妹纸,一不小心就被驯养的很剽悍,然后被楠竹想办法再驯回温婉萌妹纸的故事,楠竹表示:鸭梨有点大!!!(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