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乱摸(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 乱摸(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思岑片刻后,抬眸望着皇上道,“清韵觉得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之仇,若是想单纯的分出哪个更严重些,清韵觉得要看人,分情况。”

    “对一个孝子来说,杀父之仇必然比夺妻之恨要严重,可一个人对父亲感情不深,亦或者父亲是个恶人,甚至是十恶不赦,那人不是愚孝,亦或者是大义灭亲之辈,或许能做到一笑泯恩仇……。”

    “一笑泯恩仇?”皇上笑了。

    简简单单五个字,其背后承载了多少的难处和挣扎?

    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做的到?

    皇上眉头低敛,摆手道,“不共戴天之仇,做不到一笑泯恩仇,那便是不死不休。”

    清韵觉得,皇上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和不共戴天之仇有关。

    楚北上前一步,掀了锦袍跪下道,“皇上,请您给我和清韵赐婚!”

    他跪着,清韵还站着。

    她反应过来,也跟着跪下了。

    皇上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看着楚北。

    楚北望着他道,“清韵已经与我定亲,纵然我身负剧毒,她也是我的人,安郡王和逸郡王公然和我抢人,我不想和他们为敌,请皇上赐婚,好让他们息了不该有的心思。”

    皇上坐在那里,他看了楚北半晌,又望着清韵了。

    他神情晦暗不明,眼眶通红。

    清韵被看的毛骨悚然,她偷偷的瞥了皇上一眼,见皇上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清韵吓住了。

    那眼神极其的恐怖,像是要杀了她似地。

    清韵脚底心冰冷,后背在哆嗦。

    清韵头皮发麻,就听皇上沉冷了声音道,“你是不是也打算这辈子不再抚琴了?”

    这话问的太突然了,问的清韵有些懵怔。

    她茫然的摇头,“清韵没有这样的打算过。”

    她为什么不再抚琴。没道理啊。

    虽然她在桃花宴上,抚琴一曲。引得皇后吐血,安郡王对她存了爱慕之心,她当时是挺讨厌抚琴的,可是过去了就过去了啊,可要说这辈子不再抚琴,那对琴也太不公平了。

    而且,那是“也”字。用的太奇怪,难不成指的是皇后?

    正走神着,皇上摆手道,“你先退下。”

    清韵忙站起来,跟皇上福身告退。

    她退出门外,没有走远。

    御书房很大,里面说话,外面根本听不见。

    清韵站在大红漆木柱子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柱子。眼睛望着御书房。

    她站了没一会儿,那边有丫鬟过来,福身道。“沐三姑娘,皇后有请。”

    丫鬟是皇后的贴身丫鬟。珍珠。

    清韵朝她一笑,看着御书房道,“楚大少爷还在御书房,皇上让我先出来,没说准许我走。”

    珍珠也望着御书房,听了清韵的话,她迈步走过去,和守门公公说了几句话。

    公公轻咳两声,然后孙公公就出来了。

    孙公公听了小公公的禀告。道,“皇后有请。三姑娘就去吧。”

    清韵就跟着珍珠去了皇后住的长信宫。

    皇后端坐在凤椅上,她容貌端坐,气质婉约,脸色比上一回见到要好了许多。

    清韵上前,福身给她请安。

    皇后把茶盏搁下,漂亮的凤眸望着清韵,她的眼神也有些晦暗不明。

    清韵有些无语,为毛啊,皇上看她也是这样的神情,皇后也是,有话能直说么?

    皇上的心思她猜不透,皇后的也一样好吧。

    清韵站在那里,闷不吭声。

    皇后问道,“你和北儿进宫找皇上所为何事?”

    清韵抬眸,望着皇后,回道,“请皇上赐婚。”

    皇后笑了,安郡王相思成疾,逸郡王要落发出家的事,皇后也知道,她笑道,“赐婚倒是个不错的法子,不过仅凭你和北儿,分量还不够,皇上不会给你们赐婚的。”

    清韵讪然,其实,她也是这样觉得的。

    楚北自信,非得带她来,她势单力孤,还手无缚鸡之力,反抗完全是白费力气啊,她也不想来皇宫碰一鼻子灰。

    清韵在心中腹诽,就听皇后继续道,“太后委屈谁,也不会委屈了安郡王,皇上也不会为了任何人,去违逆太后,尤其是因为女人。”

    最后两个字,皇后咬的格外的清晰。

    “为什么?”清韵下意识的问道。

    皇后瞥着她,嘴角的笑,疏离冷漠,“为什么?因为她是太后,因为她的霸道,因为她的偏爱!”

    “安郡王得不到的东西,她就是毁了,也不会让旁人得到!”

    皇后有些激动,一张明媚如牡丹的脸,因为激动,更添了三分娇艳。

    清韵没心情欣赏皇后的美,她直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感觉有把刀悬在她脑门上。

    皇后话里的意思,根本就是她要是不嫁给安郡王,就得死啊。

    要不要这么吓唬人啊?

    清韵有些怀疑,皇后也知道她不信,她只道,“我知道你没错,好好活着,若是太后送什么给你,你拿不定主意,就送去给镇南侯吧。”

    太后会送东西给她吗?

    还送给镇南侯,那铁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清韵囧,她都“害”安郡王相思成疾了,太后可能会送她好东西,不送她鹤顶红就不错了。

    清韵忙道,“清韵谨记皇后叮嘱。”

    皇后点点头,摆手道,“下去吧。”

    清韵又福身告退。

    然后由领路公公领着她去御书房。

    她刚走到御书房,楚北正好出来。

    清韵左右上下扫了他几眼,问道,“圣旨呢?”

    楚北望着清韵,他见清韵嘴角上扬,脖子昂着,像是斗胜的公鸡。

    楚北觉得好笑,“我没要到圣旨,你很高兴?”

    “……谁高兴了,我只是觉得我更有自知之明,我都没有这么奢望,”清韵红了脸道。

    楚北虽然没要到圣旨,但是他依旧很自信,“放心,圣旨会有的。”

    清韵白了他一眼,才碰了钉子好么,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不要吹牛,”清韵勾唇道。

    楚北望着清韵,“你不信?”

    清韵两眼望天,她只差把不信两个字写脑门上了,还有再问一句的必要吗?

    楚北摇头,他自然而然的抓起清韵的手。

    清韵白皙的手,柔弱无骨。

    楚北的手,有些重茧,他轻轻的摩挲着。

    他笑道,“我来求赐婚只是第一步,我知道求不到,但是这一步必须要走。”

    第一步?

    清韵挑眉,“那谁来走第二步?”

    “祖父。”

    镇南侯?

    清韵恍然笑了,要是镇南侯,那她信七分。

    不过镇南侯和兴国公府一样,都只有十万兵权,势均力敌,能不能力压太后,还不好说。

    走了一盏茶功夫,有公公牵马过来。

    楚北扶着清韵上马后,自己也翻身上去。

    两人骑马来,又骑马走。

    在三从四德,闺誉清白重于天的情况下,她不嫁给楚北,也没人会娶了好吧,居然还有人抢着要娶她?

    简直匪夷所思。

    她真想说,她肚子里怀了楚北的孩子了,看安郡王还要不要娶她。

    不过这办法,她也只能想想,毕竟大家都知道楚北那啥啥不行,她怀孕,那是给楚北戴绿帽子。

    一路骑马出宫。

    宫外,青莺翘首以盼,几乎望穿秋水。

    见清韵和楚北骑马出来,她真哭了。

    可是楚北没理她,直接骑马走了。

    青莺撅了嘴,恨不得能长双翅膀去把马蹄抱住,把清韵拖下来才好。

    楚北把清韵送到安定侯府。

    侯府守门小厮站在那里,看的有些呆愣。

    清韵脸红如霞,她伸了手,在楚北大腿上掐了一下。

    都说了停远一点,非得停在侯府门口,不知道侯府人多嘴碎啊。

    一会儿,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楚北心有余力不足,不会往歪了想。

    清韵是用力掐的,楚北呲疼一声,他抓住清韵的手,嘴角一抹坏笑道,“不要乱摸。”

    清韵,“……。”

    两小厮,“……。”

    两小厮脸红了,想不到三姑娘那么孟浪,非礼楚大少爷。

    清韵见两小厮那模样,心底就跟长了杂草似地,能长点脑子么,她明显是掐好吧,掐和摸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清韵有杀人灭口的冲动了,她要不灭了这两个小厮,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她非礼楚北的事,准能传的整个侯府人尽皆知。

    见清韵一脸抓狂的模样,楚北心情好的想哼哼。

    只是时辰晚了,他还得买了吃的,去栖霞寺,耽误不得。

    他抱着清韵,翻身下马。

    清韵站到地上,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迈步上了台阶。

    她望着两小厮,眸光带笑的问,“方才看见什么了?”

    她在笑,但是两小厮却背脊发凉。

    有一个词,叫笑里藏刀啊。

    两小厮连忙摇头,“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清韵轻哼一声,迈步进侯府。

    两小厮抹着额头上的冷汗,面面相觑。

    想到什么,两小厮忙道,“坏了,二姑娘的丫鬟方才躲门后面,她肯定听到了,她要是乱说,三姑娘不会算在我们头上吧?”

    三姑娘以胆大出名,连楚大少爷都敢调戏了,方才那瞪眼和说话的语气,脾气暴戾的很,万一要罚他们,岂不是太无辜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