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煽风(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八章 煽风(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逸郡王伸手,要拍楚北的肩膀。

    楚北伸手,拦下了他。

    他还不了解逸郡王,拍肩膀是假,目的是想把手上的油擦干净。

    逸郡王囧了,他已经擦习惯了,便把手收回来,道,“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更亲,只要是你的东西,你的人,我宁死不抢。”

    楚北轻嗯一声。

    逸郡王就道,“你托我查的事,有消息了。”

    楚北瞥头望着逸郡王,他眸光璀璨,有些迫切道,“接进京了?”

    逸郡王轻轻耸肩,摇头,“不巧,人死了。”

    他轻轻叹气。

    楚北望着他,半晌没有眨眼。

    但他的眸光变得黯淡了许多,像是夜明珠,罩上了黑绸缎。

    他没有挪眼,是在怀疑逸郡王逗他玩。

    逸郡王嘴角就开始抽抽了,“这么大的事,我骗你做什么,人真的死了。”

    他这人虽然有些没正行,大事小事,高兴事糟心事,他都能开玩笑,可是这事,他怎么开玩笑,这不是往他心口上撒盐吗?

    逸郡王在心底轻叹,好不容易,才有那么一米米的希望,却被这样狠心扼杀,上天跟他有仇啊。

    也不知道,他跟他走的这么近,别哪一天跟着倒霉了啊。

    逸郡王伸手轻弹了下楚北的面具,登时传来一阵清脆之声。

    “可能真的要戴一辈子了,这还得保证没人忌惮你。”

    天下之大,只有那一个位置容的下你的一张脸。

    只是那位置容的下他一张脸,却容不下他这个人。

    倒霉,绝对是投胎前,拔了阎王爷的胡子,不然不会这么倒霉。

    楚北眼神暗淡无光,眸底深处有一抹绝望。

    祖父寻了十八年,他也寻了十年,还有逸郡王在不遗余力的帮他。本以为他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谁想到竟是奢望。

    他宁愿要一张寻常的脸。他也不愿意终日戴着面具。

    楚北站了起来,道,“明日我再给你送吃的来。”

    说完,他迈步便走。

    身后逸郡王在叫,“我要风满楼的松子桂花鱼和醋熘鸡,还有状元楼的红斑二吃,要是不麻烦。再给我带一只醉霄楼的金龙乳猪……。”

    楚北走后,小厮走进来道,“郡王爷,佛门重地,忌荤腥啊。”

    逸郡王白了他一眼,指着斋菜道,“全部吃干净,一滴别剩。”

    小厮眼睛登时直了,看着那清汤寡水。别说有食欲了,就是食欲旺盛,见了也会没了食欲的菜。他艰难的咽了下口水。

    再嗅着鼻尖肉香,小厮欲哭无泪。口水直言。

    再说,楚北出了禅房,一路往前走。

    暗卫卫风,闪身出来。

    他尾随楚北身后,神情有些扼腕,怎么赵神医就死了呢,爷一直盼着他进京啊。

    卫风看着楚北的面具,在暮阳下,泛着冰冷的光。

    赵神医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会……?

    想着,卫风眼睛一睁。快步上前,道,“爷,三姑娘医术不凡,或许可以找她试一试?”

    楚北没有回头。

    他何尝不想找清韵试一试,只是,他不想清韵知道。

    他寄希望于赵神医身上,可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他会死。

    这事,终究瞒不过清韵。

    可是,她真的医术高超到什么都会吗?

    虽然楚北有这样的怀疑,但是心底有七八分的笃定。

    他翻身上马,马鞭一扬,马儿便朝前奔去。

    他没有去泠雪苑找清韵,而是直接回了锦墨居。

    他走到湖边,卫律就站在小船上等他了。

    楚北走了过去,问道,“太后发火了?”

    卫律笑了,“爷料事如神,太后不止发了火,还和皇上吵了起来,皇上拉不下脸面去赔礼道歉,让人把宁太妃请进了宫,让她劝慰太后去了,后来,献王爷得知爷求皇上赐婚的事,他也进宫了。”

    卫风听得,两眼一翻,“宁太妃会劝慰太后?她不煽风点火就好了。”

    想到煽风点火四个字,卫风恍然一笑。

    煽风点火好啊,不煽的太后愤怒,失了理智,她不会把事情做绝,那老侯爷怎么逮着把柄不放,好以此要挟皇上下旨赐婚?

    皇上总归是帮爷的。

    楚北站在船头,沉默不语。

    迎着晚风,他锦袍轻动。

    泠雪苑,内屋。

    清韵进了内屋,就往小榻上一倒,道,“心力交瘁了一天,好累。”

    喜鹊端了茶过来,道,“姑娘,要喝茶吗?”

    清韵问道,“有冷的吗?”

    喜鹊摇头,“刚泡的。”

    清韵摇头,“冷一会儿,我再喝。”

    喜鹊就把盏茶放下,过来帮清韵捏脚脖子,脚肚子。

    她手很灵巧,清韵很酸的腿,经过她的手一捏,就舒服多了。

    一忽儿后,青莺端茶过来给清韵喝。

    清韵接了茶盏,刚掀开茶盏盖。

    好了,她一个喷嚏打了。

    那喷嚏有点大,打的她身子哆嗦,手一斜,等了半天才凉的茶水,唰的一下掉地上去了,碎成了好几瓣。

    清韵,“……。”

    都说人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

    她倒好,连水都喝不进嘴里去。

    青莺赶紧又给清韵倒了杯茶,然后把碎盏茶片收拾干净。

    等茶凉,清韵喝了一杯后,就到吃晚饭的时辰了。

    清韵食欲一般,吃了半碗饭就歇了筷子。

    在花园溜达了一圈,就去书房看了会儿书,便泡热水澡。

    这一回,清韵把窗户关的严实,还上了锁。

    不过等她沐浴完,也没人来打扰她。

    清韵打着哈欠,上床歇息。

    本以为沾床就能睡熟,谁想到愣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夜,睡睡醒醒,醒醒睡睡。

    天边泛着鱼肚白,清韵没辄,怕明天还有事,她睡不好,没有经历应付。

    愣是抽了根银针,给自己扎了两下,然后才睡过去。

    第二天,她是被丫鬟叫醒的。

    醒来时,窗外已经日上三竿了。

    还不是青莺和喜鹊喊她起来的,是沐清柔她们叫醒她的。

    清韵醒来时,觉得脸皮疼的紧。

    她睁开眼睛,就见到沐清柔再捏她的脸,道,“睡的跟个死猪似地,叫都叫不醒。”

    清韵脸崩的疼,她能感觉到脸颊被她捏红了。

    沐清柔拍拍手,道,“没心没肺,吃饱就睡,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居然还睡的这么香,我也是服了你了。”

    清韵从被子里爬起来,眼神冷淡,不见一丝的慵懒。

    她摸着脸,语气疏离,问道,“找我有事?”

    沐清柔撇了她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话还没说完,她便啊的一声惊叫了起来。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