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四十章 颤抖(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章 颤抖(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宣旨公公冷测测一笑。

    他放下手中茶盏,站了起来。

    一旁的小公公便将太后懿旨送上。

    这是清韵第二次接旨了。

    上一回是明黄的圣旨,上面绣着两条龙,双龙戏珠,活灵活现。

    而太后的懿旨上则绣着一条一条凤凰,栩栩如生,象征着太后的身份。

    清韵缓缓跪下,双手交叠,很诚心的听公公宣旨。

    公公双手接过太后懿旨,冷冷的瞥了清韵一笑,然后展开懿旨。

    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

    公公的公鸭嗓音,格外的刺耳。

    他宣读道,“太后懿旨:安定侯府三姑娘容貌俏丽,性格大胆,定亲于镇南侯府楚大少爷,却在桃花宴上,一曲惊人,安郡王为之倾倒,相思成疾,逸郡王亦情根深种,非卿不娶,甚至要落发出家,钦天监夜观天象,占卜星卦……。”

    公公宣读了一堆。

    开始开夸赞清韵,让人觉得这懿旨或许不是坏事。

    谁想到,后面话锋一转,就成钦天监给清韵算命了。

    很不巧,清韵是红颜祸水,不除之,恐会引起大锦朝动荡不安。

    钦天监几位大人,跪求太后处死清韵,以绝后患。

    然后,太后还很不要脸的说她不想清韵死,只是为了大锦朝的百年基业,为了大锦朝的百姓,免灾战乱,只能舍清韵一人来保全大锦朝了。

    清韵听得白眼直翻。

    朝廷,果然够不要脸的啊。

    明明想要她的命,还不直说,怕担一个滥杀无辜的骂名,所以特地选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理由好的……清韵是无言以对。

    红颜祸水,祸乱朝纲,那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放过一个啊。

    被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她就是被太后杀了,也没人会为了鸣一句不平。

    指不定还会跟着唾骂她。定了亲,还四处招蜂引蝶。惹的安郡王和逸郡王,病的病,要出家的出家,这要是由着她活着,还真说不一定,会有人为了争她抢她,兵临城下。

    不过是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为了朝廷安危死,死得其所。

    就这样,清韵被太后赐死了。

    太后赐了她一条白绫,要宣旨公公看着她自缢。

    公公宣旨完,道,“沐三姑娘接旨。”

    清韵跪在那里,她没有犹豫,伸出双手。接了太后懿旨。

    她接旨后,一旁有公公端了托盘过来、

    托盘里,正是一方白绫。白如雪,叠的齐整。

    宣旨公公一摆手。那公公就拿了白绫,踩着凳子,把白绫往空中一抛。

    然后把白绫拉好,打上结。

    然后从凳子上跳下来道,“沐三姑娘,请。”

    宣旨公公就笑了,“沐三姑娘,咱家出来宣旨,可都半天了。太后还急着咱家回去复命呢。”

    清韵拿了太后懿旨,就站了起来。

    老夫人还跪在地上。她脸色苍白,是孙妈妈扶着她,她才站起来。

    她望着宣旨公公,她想说话。

    可是太后懿旨以下,也给了处死清韵的理由,而且是即刻处死,连求情的机会都没给她。

    沐清柔站在一旁,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地。

    清韵不能死啊。

    清韵要是死了,楚大少爷还会帮她买药,祛除脸上的伤疤吗?

    就算最后答应买,那也是镇南侯答应,那她要多花两万两银子啊!

    清韵瞥了白绫一眼,望着宣旨公公道,“我不能死在安定侯府。”

    宣旨公公眉头一沉,“不能死在安定侯府,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韵笑道,“我已经定了亲,昨日在皇上跟前,也跟他表明了,我生是镇南侯府的人,死是镇南侯府的鬼,就是死了,我也会埋在镇南侯府的祖坟里,我要拿着这根白绫去镇南候府自缢。”

    清韵说着,宣旨公公一张脸真是臭到不行。

    真是事多,就连死,都要换地方死,她还能更折腾人一些吗?

    宣旨公公不耐烦,道,“咱家不管你死后埋哪里,看着你上吊自缢,是奉太后懿旨办事,不要为难咱家!”

    说着,宣旨公公一瞥眼,让两个小公公帮清韵自缢。

    两人过来,要抓清韵去上吊。

    青莺和喜鹊拦着小公公不让,然后求老夫人救命。

    老夫人知道,清韵那是在拖延时间,是找镇南侯救命。

    可钦天监扣下那么一个罪名,镇南侯有什么办法救她?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清韵死,老夫人做不到。

    她赶紧吩咐周总管拿银票给宣旨公公,求公公通融一二。

    可是宣旨公公根本不接银票,他冷笑道,“钱是好东西,可钱再多,没命花,也是废纸一堆。”

    两个太监,把青莺和喜鹊推开。

    一个撞在了小几上。

    一个摔在了地上。

    两丫鬟哭成了泪人儿。

    清韵被拖着走。

    只是还没碰到白绫,一个黑影闪身出现。

    正是卫驰。

    他站在凳子上,手拽着白绫,那样子,像是寻死的是他。

    宣旨公公见卫驰武功高超,有些害怕道,“好一个胆大妄为的安定侯府,太后赐死,竟敢阻拦!”

    卫驰瞥了他一眼道,“我是镇南侯府的暗卫,太后找人算账,别找错了人,白绫跟圣旨,我拿走了。”

    说着,他将白绫取了下来,又走过来要那清韵手中的懿旨。

    宣旨公公让人拦下卫驰。

    那几个小公公,卫驰手轻轻一提,就把那公公拎了起来。

    他往前一丢,那公公就 被抛出了门外。

    卫驰脚步依旧,宣旨公公吓的脸色大白,连连后退。

    卫驰接了懿旨,笑道,“三姑娘别急着死,要是真死,侯府会派马车来接你去镇南侯府。”

    清韵。“……。”

    会不会说话啊,谁急着死啊?

    清韵轻点头。笑道,“我急着死什么,我就算要死,临死前,怎么也要拉上一两个垫背的。”

    说着,她的眼睛轻飘飘的瞟过宣旨公公。

    那样子,明显是想拿他们做垫背的。

    身在侯府。又有武功高超的暗卫,想杀一两个公公,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几个公公吓的背脊发凉,再不敢耽搁,赶紧逃命,回宫告状去了。

    只是他们,就想这样走了,哪那么容易。

    卫驰纵身一跃,就踩着几个公公的肩膀。出了屋。

    几个公公被卫驰踩了肩膀,两腿一酸,就那么跪了下去。

    好半天爬不起来。当然了,也没人帮他们。

    不止没帮。宣旨公公爬起来时,青莺还故意踩了他衣裳。

    他刚爬起来,就又往前一跌。

    脑袋重重的磕在了青石地板上,额头磕出来个大包。

    宣旨公公趾高气扬的来,最后灰头土脸被人扶着,一瘸一拐的走。

    那样子,好笑极了。

    可是,却没人笑的出来。

    因为太后要赐死清韵。

    老夫人望着清韵,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肤色。嘴角还挂着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老夫人见了心疼。她以为清韵是被吓傻了,怜惜的把清韵搂在怀里,哽咽了嗓子道,“好孩子,会没事的。”

    她抱的很紧,清韵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连忙道,“祖母,我会没事的,你别担心。”

    方才,在那样情况下,老夫人帮她求情,她还是很感动的。

    当然了,更让她感动的,还是她的两个贴身丫鬟。

    那样子,好像她上吊,她们就跟着一起去了似地。

    老夫人拍了清韵的肩膀,道,“你先回泠雪苑。”

    太后下了懿旨,钦天监说清韵是红颜祸水,镇南侯要想太后收回懿旨,可不简单。

    她得想个法子帮帮忙才是,就算帮不了大忙,可要是什么都不做,会良心不安。

    虽然清韵许配给了楚大少爷,可到底没过门,还是安定侯府的女儿。

    清韵也不想多待,就福身回泠雪苑了。

    两丫鬟眼眶通红,出了门,一直问她,“姑娘,你会不会被赐死?”

    清韵望着她,笃定道,“放心,不会死的。”

    两丫鬟决定相信清韵,镇南侯府肯定会救她们姑娘的。

    清韵回了泠雪苑。

    她进屋,才走到珠帘处,便见到楚北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喝茶。

    清韵嘴角轻抽,要不是这是她的泠雪苑,她还怀疑走错房间了。

    她在前院被人赐死,他居然还有闲心思在她屋子里喝茶。

    对了,谁给他泡茶的?

    清韵上前,就发现楚北端着的茶盏,没有一丝冷气,是冷茶。

    亏得他还喝的有滋有味的。

    清韵望着他,道,“卫驰去镇南侯府了。”

    楚北放下茶盏,轻点头道,“我知道。”

    清韵挑眉,他卫驰拿了白绫和太后的懿旨走?

    看来他也在暗处盯着呢。

    “然后呢?”清韵好奇问道。

    楚北望着清韵道,“我是来问问你,若是有人假装昏迷,用什么办法都不醒,你有什么办法弄醒他?”

    清韵微微一愣,很快嘴角就被笑意取代,她笑道,“你是说安郡王?”

    楚北点头。

    清韵笑了,那笑声诡异,叫楚北背脊都有些发毛。

    清韵磨拳擦掌,道,“别说弄醒他了,我会让他这辈子都不敢在昏迷!”

    说着,清韵让青莺端笔墨纸砚来。

    青莺赶紧去拿。

    楚北望着清韵,问道,“可有办法改变一个人的容貌?”

    清韵眨眼,“易容术?”

    “不是,是彻底的改变容貌。”

    听楚北这么说,清韵望着他,笑道,“你要变脸?”

    楚北没有说话,“没有办法?”

    清韵迟疑道,“有是有,只是要分情况,对了,那人是要变美,还是要变丑?”

    变美叫整容,变丑叫毁容,都能叫一个人容貌巨变,要区别对待。

    楚北想都没想道,“不能比江远差。”

    清韵囧了。

    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见清韵不说话,楚北望着她,问道,“怎么了?”

    清韵讪笑道,“以我的医术,变美太难,只能往丑了变。”

    听他这么说,楚北就放心了。

    他的容貌,岂是江远能比的?

    只是还有些不放心,他问道,“像大皇子那样的,能变得和江远差不多吗?”

    清韵嘴角就开始抽了,“那人脑袋被门夹了吗?”

    有大皇子的容貌不要,要差两分,成江远那样。

    “他脑袋被门夹,我可没那本事,”清韵耸肩道。

    楚北敛眉,“不行,还得更丑?”

    清韵,“……。”

    清韵只觉得胸口憋的慌,江远那叫丑吗,那是能用丑形容的吗,他长没长眼睛啊,他以为他是天仙呢。

    就是天仙,还得分人呢,没准儿就是天蓬元帅了。

    清韵望着楚北,不等她说话,楚北就问道,“有多丑。”

    清韵只能告诉他四个字,“无法估量。”

    楚北,“……。”

    这四个字,让楚北的心在颤抖。

    他无法想象,更改容貌之后,会有多丑。

    但是很快,清韵就给他解疑答惑了,“我没给人整容过,没有经验,不过我能勉强保证他鼻子还是鼻子,眼睛还是眼睛,至于嘴斜不斜,我就不敢保证了。”

    清韵很抱歉的说着。

    楚北把脸捂住了。

    要变成那样,他宁肯死了算了。

    PS:~~o(>_<)o ~~

    可怜的楠竹,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需要月票填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