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通传(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通传(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青莺端了笔墨纸砚来,见楚北手撑着额头,好看的嘴角,不自主的抽着。

    青莺就偷偷笑了,不用说,她也知道楚大少爷肯定是被她家姑娘说的话给震撼了。

    她伺候在姑娘身边,就经常被姑娘的话噎的哭笑不得。

    青莺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清韵拿了纸,提笔沾墨,唰唰唰写起来。

    她速度极快,不过是眨了两下眼睛的功夫,清韵就把笔放下了。

    她把纸递给楚北,道,“喏,给你。”

    楚北接了纸,瞧见上面只写了四个穴位,而且那四个穴位很寻常。

    楚北抬眸,就见清韵在笑,他举了举手中纸,道,“你确定可以?”

    清韵见他不信,怀疑她是在糊弄他,清韵瞥了他一眼道,“你要不信,不妨一试。”

    看不疼的你哭爹喊娘。

    楚北站起来,道,“机会只有一次,不容出岔子。”

    他凝视着清韵,半晌不挪眼。

    清韵的薄脸皮,在他热切瞩目下,不期然红了,就像是被楚北弹了一抹胭脂。

    她嗡了声音道,“我不会拿自己开玩笑的。”

    这可是关系她一辈子的大事,她对安郡王好感全无,有整治他的机会,她会好心放过他?

    她想着,就听楚北问,“真的不会易容改貌?”

    清韵抬眸望着楚北,她眸光微动,直直的望着楚北脸上的面具。

    她想起卫风说的,谁要是看楚北的面具,就要死。

    她也不例外。

    到底是怎样一张脸,杀伤力这么的强大?

    “是你要易容?”清韵问道。

    她声音温和,脸上带着好奇,甚至还有几分肯定。

    楚北轻点了下头,“是我。”

    虽然清韵说了一堆,但是楚北总觉得清韵是在逗他玩的,她医术那么高超。怎么就不会易容改貌呢?

    感觉到楚北的信任,清韵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她是真的不会。

    她会在任何事上开玩笑,唯独医术不会。

    要是她有那本事,肯定会答应楚北了啊,能亲手改造自己未来夫君的容貌,那就不会有什么看不顺眼的情况了。

    要是看久了,腻了,再换一张……

    她觑着楚北。好奇道,“为什么要更改容貌?”

    古人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未敢有丝毫损毁吗?

    连剪个头毛,都对不起爹娘了啊,换脸就更对不起的吧。

    还有大皇子说过,楚北的容貌比之他,丝毫不差。

    大皇子容颜绝世。楚北又说江远丑,可见他容貌之俊美绝伦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自信。

    当然了。不排除人家脸皮厚。

    楚北眼神闪耀如辰,唇瓣如茶花清雅。窥斑见豹,应该美的人神共愤。

    长的俊朗,不是好事吗,他要易容改貌做什么?

    莫不是花样秀容貌?

    这样的人,是最不要脸的啊。

    清韵刨根问底,楚北知道,他要是不给个满意的答复,他问不出来清韵的真话,他回道。“将来,我想换个身份活着。”

    简单一句话。楚北说的很吃力。

    那话落在清韵耳朵里,犹如千斤巨石砸在她心口上,让她心口一窒。

    换个身份活着。

    他说他想换个身份活着。

    他为什么要换身份活着?

    镇南侯府大少爷的身份不好吗?

    好吧,她承认外室所出庶子,说出去确实很难听,可据她所知,镇南侯很喜欢他啊,爱屋及乌,连着对她都很不错了。

    “换了脸,就能换掉身份吗?”清韵轻声反问。

    “自欺欺人罢了,”楚北的声音有些遥远。

    清韵脑门有黑线了。

    明知道是自欺欺人,还一再追问,她不会好么!

    楚北望着清韵,希望她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清韵觉得,楚北想换个身份活着,或许和他那一身的毒有关。

    报仇之后,肯定要惹来敌人追杀,换一张脸,就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人家也发现不了。

    可是,“我真的不会易容改貌,我发誓。”

    清韵举了三根手指,做发誓状。

    她刚说完,外面卫风敲窗户了,“爷?”

    楚北握紧手里的纸张,看了清韵一眼,朝窗户走去。

    他纵身一跃,就消失不见了。

    楚北走后,清韵回头望着青莺,道,“速度拿吃的来,我要饿晕了。”

    再说楚北,从侯府出去,骑马奔驰。

    他没有回镇南侯府,而是去了皇宫。

    在皇宫大门前,镇南侯骑在马上等着他,见他过来,扭眉道,“你要再晚点来,祖父要亲自去安定侯府找三姑娘了。”

    楚北耳根轻红,从怀中掏出纸来,递给镇南侯。

    镇南侯接了纸,随手打开瞥了两眼。

    他和楚北一样,这样简单的扎四个穴位,就能把装晕,甚至服了药装晕的安郡王弄醒,他们有些不信。

    可是镇南侯不信,楚北也没辄啊,清韵只给了这个,她很自信。

    镇南侯把纸张收好道,“你气息不稳,回锦墨居好好歇着。”

    楚北点头应下。

    他没有要跟着镇南侯进宫的意思,镇南侯办事,他不放心也得放心。

    镇南侯说完,骑着马便进了宫。

    进了宫,镇南侯直奔御书房。

    他身形魁梧,脸色肃然,带着凶凶怒气走近。

    守门公公有些吓住,见镇南侯要进去,忙要拦下他。

    只是公公才伸手,镇南侯眼睛一斜,那守门公公身子就凉了半截,把头低下,再不敢说话。

    他能做守门公公,还多亏了镇南侯呢,要不是上一个公公阻拦他进御书房,被他一脚给踹断了腿,这样的好事哪轮的到他?

    那公公是命大,才只是断了一条腿,要是命弱的,指不定就被踹死了。

    镇南侯进了御书房。

    书房内,左右相,还是有兴国公和定国公在商议事情。

    见镇南侯进来,正在禀告事情的右相,下意识的就停歇了。

    皇上有些不悦,望着镇南侯道,“御书房重地,镇南侯是不是该通报一声再进来?”

    镇南侯望着皇上,也不行礼,直接道,“皇上今儿非见我不可,没有通传的必要。”

    通传,无非是两种结果。

    一种是见他,一种是不见他。

    皇上必须要见他,通传那是耽误时间。

    皇上眉间不悦,笑道,“这么说来,镇南侯进宫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了?”

    PS:求月票撒~~~~~~(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