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敲门(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敲门(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方妈妈望着大夫人,其实她也怀疑是镇南侯府的暗卫做的。

    她和大夫人商议事情时,并没有外人知道,就连碧春这样的心腹丫鬟都不知道。

    也是她亲自动的手脚,她确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可偏偏就出了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和大夫人谈话被人听见了,侯府没有这等偷听本事的丫鬟,丫鬟也没那个胆量。

    敢和大夫人为敌的丫鬟,侯府就找不到。

    若是那丫鬟是老夫人的,老夫人早发难了,也就不会有这出事了。

    只有镇南侯府的派来守护三姑娘的暗卫!

    那东西原是要呕心江家的,江家是三姑娘的外祖家,江老太爷和镇南侯关系极好。

    镇南侯府的暗卫帮江家出气,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大夫人几乎就笃定是卫驰干的。

    可惜,她再笃定也没用。

    没有证据啊。

    而且,有证据又如何?

    她存心离间江家和安定侯府,这事能被老夫人知道吗?

    今日之苦果,她咽不下,也得咽下。

    大夫人双手攒紧,眸光狠毒,像是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舌一般。

    她深呼两口气,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生气。

    清韵,她迟早要收拾。

    可是,现在这一关,她该怎么过?

    忠义侯府在左相夫人跟前没了脸,还呕心了赵大姑娘,这脸面找不回来,她不可能甘心。

    大夫人越想越抓狂,要是清韵站在她跟前,这会儿脸估计早花了。

    她忍着满心怒气,转身往回走。

    她望着两小厮道,“去禀告老夫人。”

    两小厮不为所动,道,“老夫人有令。不见安定侯府的人。”

    大夫人脸色彻底忍不住了,她脸拉的老长。两小厮见了心底发憷。

    大夫人冷冷的看着两人,她冷笑一声道,“今日之事,只是个意外,要不是忠义侯府把大箱子抬回去,我都还不知道,一点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要是忠义侯府和安定侯府就此撕破了脸面,你们担待的起吗?!”

    两小厮怕了,他们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守门小厮,如何跟一个侯夫人比?

    小厮望着大夫人道,“我这就去禀告,四姑奶奶先在这里等着。”

    这一等,就是两刻钟。

    小厮回来道。“行了,四姑奶奶进来吧。”

    大夫人朝前走去,她脚步飞快。孙妈妈紧紧跟着。

    过了二门,走了没一会儿。便瞧见一个妇人和一个丫鬟走在前面。

    丫鬟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道,“太太,四姑奶奶来了。”

    那妇人头也不回道,“怎么可能,今儿侯府丢了那么大的脸面,老夫人和大嫂恨死安定侯府了,已经下令不许安定侯府的人登门。又怎么会允许四姑奶奶再回来?”

    丫鬟道,“真的是四姑奶奶。奴婢没看错。”

    丫鬟说着,大夫人已经走过来了。

    她知道那妇人是装不知道,她喊道,“三嫂?”

    那妇人这才回头,讶然看着她,“真的是你回来了啊。”

    说着,她顿了顿道,“今儿这事,安定侯府做的忒不地道了,就算安定侯府恢复爵位这事上,侯府没帮什么忙,也不该送那些肮脏之物来啊,今儿可是把老夫人气坏了,尤其是大嫂,她可是尽力哄着左相夫人高兴,想她保媒,给大少爷迎娶左相夫人娘家义承侯府陆家姑娘,这么一闹,这亲事铁定是成不了了。”

    闻言,大夫人脸又是一白,她道,“怎么没听大嫂提过这事?”

    王三太太笑道,“事情还未办成,不好闹得沸沸扬扬,也就没告诉你了。”

    大夫人暗暗捏拳。

    王大太太笑道,“去瞧瞧老夫人吧,这会儿还气晕在病榻上呢。”

    大夫人头疼,迈步朝前走。

    她进了忠义侯府老夫人的屋子,直接进了卧室。

    刚进去,就碰到王老夫人发脾气。

    丫鬟捧了药碗过来,她一把掀翻,那药碗砸在了大夫人裙摆上,大夫人还不敢躲开。

    她正要说话,王老夫人就冷笑了,“安定侯府怂了两年,如今才恢复侯爵,又开始趾高气扬起来了,我忠义侯府还没什么事求安定侯府呢,就被人如此糟践,你还回来做什么?!是想看我有没有被气死是不是?!”

    可怜孙妈妈,她是奉老夫人之命来发泄怒气的,谁想到是送上门来,被人发泄怒气,这都叫什么事啊。

    大夫人站在一旁,她望着老夫人道,“蜀锦的事,我真不知道,方才忠义侯府送两箱子礼去安定侯府,箱子一打开,就差点把老夫人气晕,原先我是来质问忠义侯府的,却没想到,那两大箱子竟是我今儿送来的。”

    说着,她声音哽咽,带了委屈道,“这些天,侯府恢复了爵位,不少大臣送了贺礼来,蜀锦我原是想留着给清柔做衣裳的,只是那花色婉婷穿更合适,我也没仔细看,就一并送了来,谁想到里面,里面竟然……。”

    实在是太呕心了,大夫人都说不出口。

    孙妈妈站在一旁,她眉头皱紧,望着大夫人的眼神,有些肃然。

    侯府恢复爵位,侯府并没有收几位大臣的礼,就连侯府的匾额都还没换,就等侯爷回来,让他亲自挂上去。

    而且,那几位大人送的礼,礼单都过了她的手,并没有蜀锦。

    孙妈妈确定大夫人是在撒谎,可偏偏还不能戳破。

    大夫人的解释,老夫人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多少,依旧铁青。

    但是,心底算是认同了大夫人的话。

    安定侯府虽然恢复了侯爵,靠上了镇南侯府。

    可是镇南侯府做不了大夫人的靠山,人家是江家的靠山!

    清韵的亲娘已经死了,她只有一个嫡亲的姐姐,嫁给了定国公府大少爷。

    她一旦出嫁,要说安定侯府还有什么叫她牵挂的,估计只有安定侯了。

    老夫人和大夫人为了侯府被贬一事。对她冷眼相待,稍微有点血性的。都会报复,可能会帮安定侯府吗?

    大夫人母子三人能依靠的只有忠义侯府。

    这么多年,她对自己奉承有加,不就是想忠义侯府给她做靠山吗?

    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那么对自己。

    大夫人说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忠义侯府老夫人。

    虽然她脸上怒气未消,但是有了些松动。

    大夫人略松了一口气。

    她就猜准了。出了蜀锦的事,大箱子里其他东西都没有碰,就又抬了回去,不然瓷器底下有洞,这样的纰漏能不被发现?

    大夫人想的极好。

    可是王老夫人眼神冰冷,道,“你们都出去,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四姑奶奶说。”

    大夫人心跳不止了。

    孙妈妈和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王老夫人靠着大迎枕,望着大夫人道。“蜀锦的事,可以说是意外,那瓷瓶底的破洞呢?这么明显的纰漏。都发觉不利?!别和我耍花腔!”

    大夫人头皮发麻,她望着王老夫人。如实回道,“母亲,我实话和您说吧,那两个大箱子,是我准备了给江家送去的,为的是离间江家和安定侯府的情分,可谁想府里下人办事不利,抬错了箱子……。”

    这样的解释,王老夫人才相信。

    因为她就是这样想的。大夫人当家做主,送这样的东西给江家才合情理。送给她,那觉得是脑子被门夹了。

    大夫人红了眼眶道,“侯府恢复爵位,江家帮了大忙,老夫人对江家那点埋怨早没了,反倒是忠义侯府,因为没有帮忙,所以有些微词,早忘记侯府是因为江家才被贬的事实,我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现在老夫人还不知道,只当是忠义侯府存心气她,我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解释……。”

    大夫人要怎么解释,王老夫人管不到。

    她只望着大夫人道,“今日之事,就算如你所说,是个意外,可搅黄了大少爷的亲事,这口气,忠义侯府咽不下。”

    大夫人听得一怔。

    这是打算原谅她了?只是有条件的原谅。

    只是,大少爷想迎娶义承侯府姑娘不容易吧?

    人家答没答应都还不知道呢。

    不过,现在摆平忠义侯府才是首要之事。

    她望着王大夫人道,“母亲有话不妨直说。”

    泠雪苑,内屋。

    清韵还在解那根打了结的彩线。

    将最后一个结借口,清韵这才舒喘了一口气,轻打了个哈欠。

    青莺端了糕点进来道,“姑娘困了,要不要睡一会儿?”

    清韵点头道,“我眯一会儿。”

    说着,她把彩线放下,要上床歇息。

    刚脱了外衣呢,窗户吱嘎一声打开,楚北跳了进来。

    清韵衣裳才脱了一半,四目相对。

    楚北,“……。”

    清韵,“……。”

    楚北耳根轻红,他好像又忘记做一件事了。

    清韵麻溜的把衣裳穿上,咬牙道,“进门之前,先敲门,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好不好?!”

    楚北瞥了清韵,和他谈礼貌,她是不是晕了?

    他要和她讲礼貌,就没有偷偷跑来见她的事了。

    楚北指着门,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来,“真要我去敲门?”

    清韵觉得牙有些痒,特别的想咬人。

    她努力平复怒气道,“算我倒霉。”

    楚北点头,笑道,“我身上的毒还没清除干净,什么都做不了。”

    言外之意,就是清韵多虑了。

    清韵脸色一哏,恨不得将楚北踹死算了。

    做不了,就能肆无忌惮的看了吗?!

    清韵剜了他道,“找我有事?”

    楚北点头,“我是来求药的,逸郡王为了我挨了三十大板,疼的厉害,他要我寻最好的药,让他尽快恢复。”

    药,还是最好的,除了皇宫的贡品,只有清韵有了。

    指不定贡品还没有清韵自己调制的好,所以直接就来了。

    PS:O(∩_∩)O哈哈~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