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雁(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雁(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听楚北说逸郡王伤的严重,清韵眉头轻挑,“他真伤的那么重啊?”

    清韵有些不信。

    莫说皇宫了,就是侯府,下人对怎么打人板子都研究颇深,怎么样打的响而不疼,怎么打的疼而不响,掌握的很透彻呢。

    皇宫重地,那些公公怎么可能不会?

    逸郡王是献王府的独苗,就是借公公几个胆子,也不敢下狠手啊,面子上过得去就成了。

    楚北坐下来,望着清韵道,“刑杖之人,是太后的人。”

    清韵,“……。”

    清韵双手抚额,替逸郡王默哀。

    太后的人杖责他,那绝对是不怎么响,但绝对的疼。

    见清韵脸上露出担忧之色,楚北笑道,“逸郡王伤的是严重了些,不过安郡王也没讨到好处。”

    杖刑之时,除了太后在场,还有献老王爷和皇上呢。

    借公公几个胆子,也不敢在献老王爷跟前耍手段,不要命了差不多。

    是以,逸郡王的板子打的有多重,安郡王的就有多重。

    而且,逸郡王是有备而来,从他在风满楼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要挨打了。

    所以他进宫时穿的裤子很厚实,里面还有一层棉花,受的伤要比安郡王略微轻一点,但也只是一点。

    太过分了,会被人看出端倪来,到时候惩罚会加倍,得不偿失。

    清韵忙回头吩咐青莺道,“去拿药膏来。”

    青莺忙不迭的点头,然后出去了。

    逸郡王帮了姑娘和楚大少爷那么大的忙,不惜舍己挨罚,毁自己名声,帮姑娘洗清了祸水红颜之名。

    青莺想着,便捂嘴笑了起来。

    那签文说的真对,姑娘会平安和顺,求财得财,求安得安。求和得和,遇难可化险为夷。

    可不是遇难可化险为夷。

    慧净大师说她求签姿势不对。才求到两支签,被人笑话了那么久呢,最后皇后说皇上也求到了两根签,打那以后,就没人敢再提姑娘抽到两支签的事了。

    后来遇刺,不是暗卫救她,就是楚大少爷救她。总之,每回都能平安无事。

    这一回,多么严重的事啊,连太后都下了懿旨要赐死姑娘,她都以为姑娘要死定了。

    最后不但没死,还得了六万两银票和一堆的赏赐。

    想想,青莺心底就美的冒泡。

    她昂了脖子想,姑娘的命这么好,凡是跟姑娘作对的。迟早没好下场。

    她出了门,朝药房走去。

    拿了药膏出来,她喜滋滋的要回屋。走了几步后,脚步蓦然停住。

    她瞥头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两个小丫鬟在那里说话。

    其中一个小丫鬟道,“你说的是真的?”

    另外一个小丫鬟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是大厨房齐妈妈说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万一是真的可怎么办啊?”

    丫鬟清秀的脸上挂了担忧之色,她道,“我们肯定要跟三姑娘陪嫁的。三姑娘要是过的不好,我们哪有好日子过啊?”

    另一个丫鬟就道。“要是能不陪嫁就好了,我不想离开侯府。”

    “我也不想,”另外一个丫鬟点头附和。

    正说着呢,就感觉到有人走过来,抬眸就见青莺望着她们。

    两丫鬟魂差点吓飞,忙拿起扫把要扫落叶。

    青莺喝住两人道,“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两丫鬟摇头如波浪鼓,脸色泛白道,“没,没说什么。”

    两丫鬟紧张的快哭了,恨不得咬断舌头好,青莺姐姐是三姑娘的心腹,她们嚼姑娘的舌根,还说不想跟着姑娘陪嫁,她肯定是生气了。

    青莺望着小丫鬟,声音又拔高了两层,“说!大厨房齐妈妈说了什么?”

    小丫鬟听得一怔,手紧紧的握着扫把,支支吾吾道,“齐妈妈说几年前,京都冯家大少爷下聘给蒋家,也是一双活雁,死了一只,成亲第二天,大少爷就死在了喜床上……。”

    青莺听得心一慌,忙问道,“冯大少爷有病?”

    两丫鬟连连摇头,“没病。”

    青莺扭眉了,“没病,怎么会忽然就死了?”

    两丫鬟没说话。

    青莺的心跟被人挠了两爪子似地,两丫鬟明明知道,就是不催,非得她骂才说呢?!

    青莺又骂了两句,然后两丫鬟就乖了。

    “齐妈妈说,蒋姑娘命硬,冯大少爷是被她给克死的,那两只大雁,好好的无辜死一只,就是征兆,冯家应该退亲,可是没有,冯大少爷才有此遭难……。”

    说到最后,两丫鬟的声音就没了。

    青莺一双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了。

    这跟姑娘和楚大少爷好像。

    不会楚大少爷也会……死吧?

    想着,青莺赶紧回屋。

    屋子里,清韵和楚北再说话,两人神情平和,没有起冲突。

    青莺把药膏放下,把清韵拉了起来,把方才听来的话,告诉清韵。

    清韵听得好笑,“真有这么邪门?”

    青莺就那么望着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奴婢也不知道,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万一楚大少爷真怎么样了,姑娘岂不是要当一个克夫骂名?

    清韵望着她,道,“就算我相信,也没法退婚了啊。”

    圣旨赐婚,还赐的那么艰难,能随随便便就退婚吗?

    楚北坐在那里呷茶,本来丫鬟和清韵说话,他没有故意听,再加上两人说的小声,他也没听见。

    但是清韵说的大声啊,尤其退婚两个字,让他额头跳了下。

    他放下茶盏,问道,“你要退亲?”

    清韵转身回头,迈步走过来,笑道,“今儿镇南侯府送来一双活雁,死了一只,几年前,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新郎成亲第二天死了,青莺不想你被我克死,想你退亲保命呢。”

    楚北听得嘴角上扬,“克我?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怎么克我?”

    青莺站在一旁,闹了个大红脸。

    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好,她真是笨到底了,怎么就没想这么多呢。

    楚大少爷都是姑娘救的,姑娘是他的救命恩人啊,怎么克他?

    这些事,清韵是不信的,她望着楚北道,“那双大雁是你射的?”

    楚北轻嗯一声,“是我射的。”

    “大雁没受伤?”清韵闪着一双琉璃眼,好奇的问道。

    楚北望着她,如星辰般璀璨双眸带了宠溺笑意,“纳采礼是喜事,受伤的雁送来,还不如不送。”

    清韵想想也是。

    不过她还有最后一个好奇,她望着楚北问,“大雁成群结队,那么多只大雁里,你是怎么知道那一对大雁是夫妻的?”

    射大雁,还射一对夫妻,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吧?

    难道射一只,另外一只也主动跟着掉下来?

    不是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夫妻?”楚北望着清韵。

    清韵点头,楚北就耳根子红了,他哪有那本事啊,“我只能保证一公一母。”

    清韵脸微红,她好像过于刁钻了,大雁在天上飞,怎么发现人家是夫妻的,只能保证公母了。

    再者,送大雁也只是意思意思,没有人闲得发慌去研究人家大雁是不是夫妻的。

    清韵打算把这话题揭过。

    她不信楚北是那等短命之人,再者退婚不可能,没必要纠结。

    楚北却望着她道,“难道我送的不是一对夫妻,所以一只伤心死了?”

    这个解释很好,但是清韵好奇,“那另外一只怎么没死?”

    楚北想了想道,“许是另外一只没心没肺一些。”

    清韵,“……。”

    青莺憋笑,她忍不住道,“或许另外一只还没有嫁人呢?”

    青莺凑趣,外面有人憋不住了。

    窗户处,露出卫风的脑袋,他道,“爷,有件事,属下觉得应该告诉你。”

    楚北瞥头望着他,“什么事?”

    卫风抖了肩膀,憋笑道,“爷射的那两只大雁,虽然一大一小,但都是公的。”

    楚北,“……。”

    清韵,“……。”

    清韵脸绷着,她努力忍,再忍。

    忍无可忍,清韵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笑的腮帮子都疼了。

    楚北的脸又红又黑,羞恼交加。

    他才说只能保证一公一母,谁想到居然都是公的。

    他恨不得掐死卫风了,咬牙问,“你知道,怎么不说?!”

    卫风委屈,他要知道,他能不说么,“属下也不知道啊,是大雁死后,楚总管给它验尸才发现的……。”

    楚总管当时那个哭笑不得,大雁一大一小,大家想当然的就以为是一公一母了,谁想到会不是?

    幸好大雁关在笼子里,安定侯府没人拿出来仔细看,不然这脸就丢大了。

    卫风知道,却没告诉楚北,是怕他脸皮薄。

    可是方才,他实在忍不住了,怕清韵胡思乱想,想法子退亲,所以就坦白了。

    坦白是有后果的,就是顺带把他家主子的脸放地上狠狠的来回碾压了一遍。

    楚北只觉得脸烫的厉害,像是要把面具灼烧化了。

    他一把抓过桌子上的药膏,纵身一跃,消失在屋内。

    然后就传来卫风叫疼声。

    没错,楚北赏了他一脚。

    清韵笑的肚子疼。

    PS:~~o(>_<)o ~~

    白天要出门,一大清早起来码了一更,二更会晚点点点点~(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