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六十章 腊肉

第一百六十章 腊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很快,孙妈妈就带人将放在外库房准备了给江家的两口大箱子抬了来。

    看着那两大箱子,沐清芷几个就觉得胃里在翻江倒海。

    她们会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外院正堂瞧见的一幕,简直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四个婆子抬着两口大箱子,孙妈妈小心叮嘱道,“小心放下。”

    等箱子落地,孙妈妈就望着老夫人了。

    老夫人瞥了两箱子道,“打开。”

    说完,她就端起茶水,轻轻啜着。

    眼睛没有再看大箱子一眼,显然是担心上午的事再重演一遍。

    其他人,和老夫人一眼,都不敢看。

    清韵则没什么好怕的,因为她知道,这两箱子东西没有问题。

    婆子把两口大箱子打开。

    没有和上回一样,听到尖叫声传来。

    大家都把眼睛睁开了。

    大箱子里,摆满了绫罗绸缎。

    孙妈妈吩咐婆子道,“拿起来,打开看看。”

    两婆子面面相觑,这些绸缎瞧着没事,可不代表里面没问题啊,万一……

    可是孙妈妈又催了一遍,两婆子只能照做了。

    两婆子拿了绸缎,缓缓展开,绸缎顺滑,里面什么都没有。

    两口大箱子里,有八匹绸缎,都没有被人动手脚。

    还有两套头饰,四斤新茶,两斤普通燕窝,半斤血燕窝。

    上等文房四宝一套,宣旨两刀,还有一对彩瓷梅花瓶。

    除此之外,还有一两冬虫夏草。

    这礼,很重。

    老夫人坐在那里看着,脸色越来越沉。

    这不是给江家的谢礼!

    当日,她让大夫人准备谢礼,大夫人把礼单拿给她瞧了。

    礼单上没有血燕窝,更没有冬虫夏草!

    送的瓷瓶也不是梅花纹彩瓷,而是青花瓷。上面是竹叶纹。

    而且,宣旨是四刀。不是两刀。

    孙妈妈手里拿着礼单,拿给老夫人看,道,“这礼单和大箱子里的东西对不上号。”

    除了两刀宣纸一样外,其他都不相同。

    且不说大夫人不可能出这样的纰漏了,她更不会给江家送冬虫夏草和血燕窝。

    尤其不会送了,还不添在礼单上。让老夫人知道。

    孙妈妈瞥了眼方妈妈,想到之前她那么着急的赶到忠义侯府,把大夫人拉到一旁说话。

    孙妈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才是给忠义侯府准备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侯府哪个下人办事那么马虎,竟然将两份礼单犯错了。

    想到今儿忠义侯府抬回来的东西,那是要送去江家的……

    要是真送了,还不得把江老太爷气的噎死过去?

    老夫人面如寒霜。

    大夫人站在一旁,她唇瓣抿成一条之言,眼神冰冷如刀。她走到大箱子前,拿了首饰盒,翻看起来。一脸惊诧道,“我给江家准备的东西怎么变了?这首饰是我两个月前买的啊。”

    她一脸愤怒。

    愤怒中又夹着三分无辜。

    清韵站在一旁。她想看这一出闹剧,大夫人要怎么唱下去,才能熄了老夫人的怒气。

    方妈妈跪下来,道,“老夫人给大夫人做主啊,这些东西,是奴婢准备的,也是奴婢看着装进大箱子里的,这冬虫夏草是特地给忠义侯府老夫人补身子用的。是大夫人用私房钱买的,如今却出现在了送给江家的箱子里。这也就罢了,侯府能恢复侯爵,江家帮了大忙,送了也无妨,可是贼人千不该万不该,他偷梁换柱也就罢了,他还在大夫人送去忠义侯府的箱子里动手脚!”

    方妈妈上下嘴皮一翻,就把错推在了别人头上。

    而且,她说的还很有道理。

    大夫人掏私房钱买的冬虫夏草,孝敬忠义侯府老夫人合情合理,孝敬江家,要不是被人动了手脚,那绝对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而且,方妈妈办事,素来严谨,放错礼单这样的事,那是不可能。

    尤其是送去忠义侯府和打算送去江家的大箱子还不一样,就更加错不了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动了手脚,存心害大夫人。

    只是,侯府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呢,外库房可不是一般地方,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进去。

    一屋子人都在揣测那人是谁。

    只差有人起个头,就怀疑到卫驰头上了。

    偷梁换柱这事,确实是卫驰做的,可要把那损阴德的事也算在他头上。

    清韵都替卫驰叫委屈。

    这口黑锅,清韵不可能任由卫驰背着的。

    她上前一步,望着老夫人道,“那放在绸缎里的腊肉,分量不少,是大厨房丢的吗?”

    据她所知,侯府只有侯爷喜欢吃腊肉,其他人都不怎么吃。

    侯爷不在府里,经常办差,所以腊肉不会准备太多,丢一大块,不可能不被发现。

    清韵是望着老夫人问的,可是眼睛余光瞥的是方妈妈。

    见方妈妈眼神慌乱,清韵就笑了。

    果然是她。

    老夫人看着清韵,她的眸光在清韵脸上多停了几秒,才吩咐秋荷道,“去大厨房问问,可丢过腊肉?”

    秋荷轻福了下身子,就转身去大厨房了。

    方妈妈站在一旁,她头上有了细密汗珠,背脊湿透。

    汗珠滑进眼睛里,酸涩刺疼。

    她忍不住抬手擦了下。

    清韵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方妈妈看。

    清韵的眼神太过明显,沐清雪几个也注意到了,都随着清韵望向方妈妈。

    周梓婷眼珠子一转,笑道,“方妈妈这是怎么了,这天也不热啊,你怎么出了一头的冷汗?”

    她一说这话,一屋子人都望着方妈妈。

    老夫人眼睛一缩,脸又青了三分。

    方妈妈一抹额头,笑道,“奴婢没事。”

    没事?

    当人是瞎子呢。没事好端端的出一头冷汗?

    周梓婷腹诽道,嘴上却没说出口。能让方妈妈吓成这样,可见是她动的手脚。

    大夫人坐在那里,她手中绣帕已经被修长指甲给戳破了,指甲也断了一根。

    她回头瞥了方妈妈一眼。

    方妈妈眼神有乞求之色,求大夫人救她。

    大夫人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方妈妈是她的奶娘,从小看着她长大,对她忠心耿耿。

    离间江家的事。是她的主意,只是这事太过重大,她不放心交给旁人,唯有方妈妈才放心。

    这些年,方妈妈帮了她不少的忙,她是忠义侯府庶女,在忠义侯府跟王老夫人斗,要不是方妈妈教她为人处世的道理,她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她必须要保住方妈妈的命!

    且不管方妈妈是她的奶娘。就冲方妈妈做的这些事,全是为了她好,她要是任由方妈妈被老夫人杖毙死。让那些为她卖命的人怎么想?

    以后让那些人帮她办事,他们必定会畏手畏脚。

    大夫人轻捂了下肚子。脸色变了变,她起身出去了。

    显然,是去方便了。

    她的丫鬟碧春跟出去伺候。

    清韵知道,大夫人是想辄救方妈妈去了,不知道她怎么救方妈妈?

    大夫人还未回来,秋荷就回来了。

    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大厨房管事柳妈妈。

    柳妈妈是老夫人的心腹,掌管了春晖院小厨房十几年了,深得老夫人的心,要不是大厨房一再出事。她哪舍得柳妈妈去管大厨房啊?

    秋荷进来,福身道。“老夫人,大厨房没有丢过腊肉,侯府除了侯爷爱吃腊肉外,其他主子并不喜欢吃,所以大厨房没准备多少腊肉,奴婢接管大厨房后,研究几位主子的口味,下人这才想起来腌制的腊肉还没有晾晒,便拿出来晾晾风,那些腊肉腌的不怎么好,奴婢不敢给侯爷吃,就让下人重新腌制,正好,那日方妈妈去了大厨房,正巧见丫鬟切腊肉,还剩下最后一块,就讨了去。”

    听柳妈妈这么说,清韵腮帮子都憋疼了。

    方妈妈拿的是最后一块腊肉啊,其他的都切了吃了。

    而且,给江家和忠义侯府准备东西的正是方妈妈。

    不过,就算方妈妈拿了块腊肉,也不足以证明就是她放的,因为人家是拿回去吃的。

    这不,方妈妈跪下来,叫冤枉道,“老夫人,那腊肉奴婢是讨回去吃的啊,奴婢怎么可能会做坑害忠义侯府的事?”

    她义正言辞,丝毫没有撒谎的胆怯。

    因为她说的是真的,她不会做坑害忠义侯府的事,她坑的是江家。

    清韵笑了笑,望着老夫人道,“祖母,我也觉得方妈妈不像是做这样事的人,不过就目前来看,她的嫌疑最大,但她不是没有证人,腊肉烧没烧,紫檀院的丫鬟应该清楚。”

    清韵说着,周梓婷多看了她两眼,眸光就跟看一个傻子似的。

    她傻了吧,事情到这一步,就差没明说是方妈妈在侯府准备了给江家的谢礼里动的手脚,只是不知道为何被人调换了,抬去忠义侯府,让大夫人偷鸡不成蚀了把米,自作自受了。

    她倒好,不帮着踩方妈妈才,踩大夫人,她还帮方妈妈说话。

    她脑袋被门挤了吧。

    周梓婷这么想。

    可是老夫人就不会了,今儿清韵说的话虽然不多,但仔细看,却直接影响她查探这件事。

    是清韵,把忠义侯府的礼和江家的联系在了一起。

    也是她提到腊肉,现在更是一句话定方妈妈的生死。

    腊肉吃了,方妈妈嫌疑就解了。

    腊肉要是没吃,紫檀院也没有,那方妈妈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且她说话聪慧,连她都得叹一声佩服。

    老夫人吩咐道,“去紫檀院问问。”(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