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母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来,清韵吃过早饭,便带着丫鬟去给大夫人和老夫人请安。

    昨天大夫人让丫鬟来请,她借头晕没有去,所以她先去的紫檀院。

    她去的时候,沐清柔几个都在。

    桌子上摆着桃花小屋,沐清柔正央求大夫人让她借着送桃花小屋的机会,给那些大家闺秀送请帖去,到时候邀请她们来侯府赏花。

    大夫人坐在那里,她被沐清柔摇的身子直晃,她嗔道,“办什么宴会?你脸上的伤还没好呢。”

    沐清柔就道,“只是先下请帖而已,娘,你就答应我们了吧,府里都两年没办过宴会了,总不能都是别人邀请我玩,我不邀请别人来府里玩吧。”

    沐清柔摇着大夫人的胳膊撒娇。

    丫鬟站在一旁道,“大夫人,三姑娘来了。”

    大夫人抬眸,瞥了眼珠帘,瞧见一身淡紫色裙裳,她眼神冷了三分。

    她摆手道,“宴会的事,我答应了,都下去吧。”

    沐清柔几个顿时喜笑颜逐,连忙福身告退。

    只是转了身,就反应过来不对劲。

    清韵来给大夫人请安,大夫人却让她们走,这不明显是避着她们吗?

    清韵迈步进屋,沐清柔见了她,停了下来,道,“我的药膏呢,还没有吗?”

    清韵望着她,道,“暗卫说今天会送两瓶来,你和染堂姐一人一瓶。”

    沐清柔就不高兴了,“这两瓶都是我的!”

    清韵没有说话。

    沐清柔哼了一声,就迈步走了。

    清韵上前,福身给大夫人请安。

    大夫人眼神很冷,望着清韵,冷声问道,“头不晕了?”

    清韵知道大夫人是气她昨天没来,她轻摇了下头道,“昨天母亲找清韵。只是清韵头晕的厉害,没法来见母亲。睡了一晚上,头已经不晕了,不知道昨天母亲找清韵所为何事?”

    清韵说着,她见到丫鬟碧春摆手,把屋子里伺候的丫鬟都叫出去,包括喜鹊。

    很快,屋子里就剩下清韵和大夫人两个人。

    大夫人手里端着茶盏。她重重的磕在桌子上,冷喝一声,“给我跪下!”

    大夫人忽然发难,还来的这么迅猛,清韵直接怔住了。

    她站在那里,望着大夫人,一脸无辜的问道,“好端端的,母亲让清韵跪下做什么?”

    清韵不但没跪。反而背脊挺的直直的。

    大夫人见了就来气,冷笑道,“好端端的?!你纵容镇南侯府暗卫在侯府胡作非为。偷梁换柱,给侯府惹下大祸!”

    清韵听的无语。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大夫人这样不要脸的啊,她和方妈妈故意离间江家和侯府,她还有理了?

    清韵望着她,神情不惧,道,“母亲说的话,清韵听不懂,什么叫清韵纵容镇南侯府的暗卫在侯府胡作非为?暗卫做了什么偷梁换柱的事。又怎么给侯府惹下大祸了?”

    大夫人望着清韵,眼神冷的能把人冻死。“昨天忠义侯府的事,不是镇南侯府的暗卫做的?!”

    大夫人语气笃定,她想用气势逼清韵承认。

    可是清韵不怕她,她更不会承认,她笑道,“昨天忠义侯府的事不是已经审问清楚了吗,是方妈妈离间江家,却不小心把东西放错了箱子,抬去了忠义侯府,怎么又是镇南侯府暗卫做的了?母亲要是怀疑镇南侯府的暗卫,我可以让他和你当面对质,要是还不行,母亲可以去镇南侯府找镇南侯,再不行,可以找刑部查,要是方妈妈是冤枉的,总能还她一个清白。”

    清韵语气云淡风轻,随便就给大夫人指了几条路。

    可惜,都是死路。

    方妈妈离间江家,还用那等呕心人的手段,传扬出去,没脸的是大夫人,是侯府。

    本来这事已经处理了,她还翻出来,她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吗?

    清韵在心底腹诽,大夫人就道,“你以为暗卫做的事,没有人瞧见?”

    听大夫人这么说,清韵只觉得好笑。

    她又不是吓大的,用这样的话,就想咋吓她,她有那么胆小吗?

    她要是有证据,会不禀告老夫人,闹得人尽皆知?

    清韵望着大夫人,道,“有证据,正好可以去刑部立案,还方妈妈一个清白。”

    大夫人脸黑如炭,看向清韵的眼神,就跟几百把冰刀似地。

    清韵完全没在意,福身道,“若是没什么事,清韵就先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大夫人没有说完,清韵就转身走了。

    院子里,青莺有些焦急的来回踱步。

    见清韵出来,她忙迎了上来,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清韵摇头,“我没事,去春晖院。”

    春晖院,正屋。

    远远的,就听到屋内有笑声传出来,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

    她轻提裙摆,迈步上台阶。

    沐清柔她们在商议侯府办宴会的事,大家兴致很高。

    清韵上前,福身道,“清韵给老夫人请安。”

    听到老夫人三个字,老夫人的心滞了下。

    再见清韵脸色温和,但眼神带着淡淡的疏离。

    沐清芷见了,就笑问道,“三妹妹今儿是怎么了,不喊祖母,反而改口喊老夫人了,听着像是生祖母的气似地?”

    清韵望了沐清芷一眼,缓缓垂下眼帘,道,“我没有生老夫人的气,只是今儿不知道怎么了,想喊祖母,可是喊不出来,会忽然的心疼,喊老夫人就不会了,以后我就喊老夫人吧。”

    还说没有生气,只差没把生气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孙妈妈站在一旁,见清韵站在那里,身子纤弱,脸上不带笑意,与这间屋子有些格格不入。

    她看了清韵两眼,又望着老夫人。

    见老夫人脸色有些僵硬,孙妈妈在心底一叹。

    侯爷生气时,也不喊老夫人为母亲,只喊老夫人。

    如今,又加了一个孙女了。

    沐清雪站在一旁,望着清韵道,“三姐姐昨天说让侯府和江家断绝关系,我只当你说的是气话,如今瞧来,我怎么觉得连你自己都想和侯府断了关系?”

    清韵望着她,道,“方才出紫檀院时,天知道我有多想朝侯府大门走去,就那么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听清韵说这话,老夫人心一疼,她望着清韵,问道,“大夫人和你说什么了?”

    清韵望着她,道,“母亲昨天就找清韵,清韵头晕,没有去,方才去给母亲请安,母亲质问,说是清韵和镇南侯府的暗卫害的她在忠义侯府面前丢脸,连累侯府名声受损,这样重的罪,清韵承担不起。”

    “这两年来,清韵受了多少委屈,背了多少黑锅,以前清韵会忍,是因为江家,如今江家也帮侯府恢复了侯爵,还让清韵心甘情愿的受着委屈和冤枉,清韵做不到。”

    “清韵来,是想请老夫人把昨天的事查清楚,还清韵一个清白,若是还查不清,清韵只能让镇南侯府的暗卫去找镇南侯,找刑部来查了。”

    清韵语气冷硬,透着决绝。

    老夫人脸如冰霜。

    她拍了桌子,吼道,“把大夫人给我找来!”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