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奈(4K,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奈(4K,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大夫人找清韵去质问,是想诈吓她,让她俯首认错。

    可是她没想到,清韵不但应对有加,还转过脸就跟老夫人告了她一状。

    要不是大夫人故意诈吓清韵,昨天的事,清韵没有再放到明面上来的想法。

    既然有人嫌处置的结果不满意,那就再处置一回好了。

    老夫人不是一心为侯府考虑,对大夫人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昨天的事虽然涉及江家,却没有对江家造成什么伤害,她也没法为没有发生的事,去为江家讨什么公道,况且方妈妈把事揽在了自己身上,她那么做全是为大夫人叫委屈,觉得老夫人办事不公。

    她那么数落老夫人,老夫人为了侯府,都愿意饶她一命,她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大夫人的棍子不止打她,还打了镇南侯府的暗卫。

    她合着外人,坑害侯府,这不明摆着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吗?

    而且大夫人怀疑镇南侯府暗卫在府里动手脚,这是怀疑镇南侯的品性啊,要是叫镇南侯知道了,会不生气,会不恼了侯府?

    要知道,人家才帮了侯府大忙啊。

    侯府如此质疑,只有四个字形容:忘恩负义!

    这样的人,一般人都会敬而远之。

    老夫人可是一心盼着镇南侯府能成为侯府的靠山,听到这话,能不愤怒?

    况且清韵可是明说了,要把这事闹到刑部去查,那时候不是把侯府的脸面放在地上,给走过路过的人踩,让整个京都的人看侯府的龌蹉和笑话吗?

    清韵的态度摆在那里了,这么些年,侯府待她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你说对她好。就是对她好,她不是傻子。心里有数。

    她选择忍,是因为江家确实亏欠侯府,现在也算是两清了,侯府她找不到归宿感,她也不是软柿子,任由别人欺凌侮辱,往她身上泼脏水。她只求一个公道。

    若是没有,那她不惜选择鱼死网破来替自己求公道。

    侯府都不在乎她了,她脑袋被门挤了,要在乎侯府。

    清韵说完,就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很快,丫鬟就将大夫人找了来。

    去请大夫人来的丫鬟是秋荷,她嘴巴严实,直说老夫人找大夫人,却没说是为什么事找她。

    所以大夫人进屋时。脸上很平静,再见老夫人脸阴着,顿时就知道没好事了。

    她迈步上前。问道,“老夫人这是什么了。谁惹您生气了?”

    老夫人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昨日之事,我也做了处置,你心有不满,大可以直接说出来,你怀疑清韵和镇南侯府的暗卫偷梁换柱,还有人证怎么不说?!”

    大夫人心咯噔一下跳了,下意识的就反口道,“没有的事啊。我……。”

    她话还没说完,老夫人就拍桌子了。“没有的事?难不成清韵是在污蔑你?!”

    大夫人这才反应过来,清韵跟老夫人告她的状了。

    她脸青红紫轮换了变,双眸泛着冰冷寒芒。

    清韵站起来,道,“老夫人,要不我让暗卫也进屋,再请了证人来,把这事审问个清楚?”

    清韵添了一把火,大夫人整个脸就黑的跟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天空似地,乌云密布,仿佛顷刻间,便是大雨倾盆。

    老夫人坐在那里,手中佛珠拨弄的飞快。

    孙妈妈站在一旁,她抬手轻扶了下额头。

    今儿这事,怕是难了了。

    老夫人昨儿已经饶了方妈妈一命了,大夫人还揪着此事不放,这不是没事找事,再把方妈妈的命给搭进去吗?

    孙妈妈在心底轻叹一声,摆手示意丫鬟都出去。

    还有沐清芷她们,也要退出去。

    老夫人对大夫人发飙,是让大夫人没脸的事,还是别让小辈看见的好。

    沐清芷她们不愿意走,她们想留下俩看热闹啊。

    这府里,除了老夫人,还没人敢给大夫人难堪呢,清韵是第一个。

    她胆子还真是不小,居然敢告大夫人的状,谁不是有了委屈,咬着牙认了?

    也难她胆大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有镇南侯给她撑腰,她连皇上都不怕,还敢在议政殿力抗兴国公,还怕区区一个大夫人吗?

    况且,昨天的事,没理的是大夫人。

    要换做是她们,老夫人处置不公,她们也觉得不服。

    再加上大夫人还逼她认罪,是泥人也还有三分气性呢,何况是人了?

    周梓婷最后出屋子,临走前,她看了清韵一眼。

    眸光明亮,闪着兴奋的光芒。

    很快,屋子里就剩下了四个人。

    孙妈妈站在老夫人身边,她没有走,是担心老夫人气坏了,身旁有个人可以时刻提醒着点。

    清韵站在一旁,她背脊挺直,嘴角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老夫人坐在那里,她望着大夫人,眼神锐利,“不是有证人吗,找证人来!”

    大夫人头皮绷紧了,她哪来的证人,根本就是信口胡诌的,她拽紧绣帕,道,“没有证人。”

    老夫人笑了,她就知道没有证人,要是有证人,她会不找她,只找清韵?

    可就是这样,没有证人,还说的跟真的似的,才是最叫人生气的,凡是讲究个证据,她凭空捏造,就想定人的罪,还要家规,还有国法做什么?!

    老夫人看着她,她笑了,“没有证据,你说的那个义正言辞,我还当你真的握有证据!”

    “没有证据,你就说清韵和镇南侯府的暗卫联手,算计你,算计忠义侯府?昨天方妈妈已经承认,往蜀锦里放腊肉的就是她,我已经看在你,看在忠义侯府的面子上,委屈清韵,饶她一命,也没有重责与你。你不知道反省,还将错往别人身上推!身为侯府当家主母。这就是你治家的手段?!”

    说到最后,老夫人的身子都在打颤,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可见气的不轻。

    她冷笑一声,“我偏颇与你,给你留着脸面,没有深究。方妈妈将错往身上揽,我只当你不知情,是御下不严,你还真当我老糊涂了,任由你糊弄了!”

    大夫人站在那里,她也生气,“偏颇与我?偏颇与我,会只送谢礼去江家?侯府是因为江家被贬的,江家帮着恢复。是理所应当!”

    老夫人笑了,笑的她,手一抬。将手边的糕点盘子一丢。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夫人砸东西太多了,清韵发现她丢东西的准头很好。

    之前的茶盏丢在方妈妈身上。现在又砸在了大夫人脚腕上。

    清韵瞧见大夫人额头青筋暴起,完全是疼的。

    小几上没有茶,丫鬟退出去之前,孙妈妈让丫鬟端走了,应该是知道老夫人会生气,会砸东西。

    老夫人丢了东西,还骂了四个字,“蠢钝如猪!”

    听到这四个字,清韵忍不住在心底拍手叫好。“骂的漂亮!”

    不过,骂大夫人可平息不了清韵的怒气。更搪塞不了暗卫。

    这不,老夫人要处死方妈妈。

    大夫人站出来道,“方妈妈不能死,我已经答应忠义侯府大太太了。”

    老夫人冷笑,“答应?今儿忠义侯府要是带走方妈妈,那就让她连你一并带回去!”

    大夫人面如死灰。

    连清韵都怔住了。

    让忠义侯府带走大夫人,这不是要……休了大夫人?

    大夫人笑了,笑意冰凉,带了恨意道,“要休了我?我嫁进侯府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居然要休了我?!”

    老夫人冷了张脸,“我就是休了你,也没有人敢说我半句不是!”

    侯府恢复爵位,是江家帮的忙,她去道谢,在情在理。

    忠义侯府没有帮忙,她去道哪门子的谢?

    不去道谢,她还怪她偏颇,连最基本的人情往来都不懂!

    为了去忠义侯府送礼,把上门送纳采礼的镇南侯府大太太晾在门外,让下人去迎接,拎不清轻重。

    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当家主母,抬去送人的礼,让贴身妈妈往蜀锦里放腊肉,说出去都叫人呕心,这样的媳妇,就是休了,也没人会帮她说一句好话!

    老夫人只恨老太爷没多生几个儿子,哪怕有个庶子媳妇也好,也省的她有恃无恐,觉得侯府离了她就不行。

    老夫人把手抬起,孙妈妈赶紧扶她起来。

    老夫人望着大夫人道,“处死方妈妈,准备谢礼,去江家感谢江老太爷,要是做不到,就带着方妈妈一起回忠义侯府吧,等过几日侯爷回来,我会让他把休书给你送去。”

    说完,老夫人看了清韵一眼,抬了另一只手道,“扶祖母进屋。”

    她自称祖母,就是要清韵跟着她喊祖母。

    清韵轻应了一声,“是,祖母。”

    然后,过去扶着老夫人。

    进了内屋之后,清韵扶着她坐下。

    老夫人看着她,轻叹一声道,“这些年,侯府对你确有亏欠,可祖母做什么都是为了侯府好,祖母也知道,这么多年,为了侯府,委屈了不少人,尤其是你大姐姐……罢了,不提她了,昨天,你也瞧见了,大夫人借口去忠义侯府,慢待镇南侯府大太太,侯府只有她一个大夫人,祖母只恨没有给你父亲生两个兄弟,老太爷没有多生两个庶子,祖母想禁足她都做不到,侯府需要她去迎来送往,祖母年纪大了,没法去抛头露面,也没那个精力去抛头露面。”

    说着,她声音都弱了下去,透着浓浓的无奈,像是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岁一般。

    大夫人犯错,就该禁足受罚。

    可是怎么受罚,京都一个月里,不知道有多少宴会,有多少喜事,多少丧事,多少寿宴。

    有些礼,下人去送可以,有些却是万万不行。

    禁足大夫人,就得她去送礼,她是老夫人啊。

    便是她去送礼,大夫人也该伺候在身边,否则大家就该问大夫人了。

    总不能一直借口大夫人生病吧,病一天两天的可以,病久了,就该有流言说她要死了,再不就是上门探病。

    可要是说受罚,那没脸的是侯府。

    她不能只看眼前,不顾以后。

    老夫人也知道,她这样,无疑是助长了大夫人的气焰,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真的休了大夫人吗?

    休了之后呢,再给侯爷娶一个?

    且不说府里有嫡子,有庶子了,就冲侯爷的年纪,也找不到合适的姑娘,十五六岁的姑娘,和清韵她们玩还行,和那些三十五六岁的贵夫人打交道,难。

    况且,没有大夫人压制府里那些姨娘,估计还等不到新媳妇进门,侯府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了。

    她望着清韵道,“祖母说的这些话,你仔细想想,或许你现在还不懂,等你处在祖母的位置上,就能明白了。”

    “你是个聪明孩子,你应该知道镇南侯府现在是你的靠山,可楚大少爷终究只是个外室所出少爷,楚大太太的态度你也看见了,她不喜欢外室所出庶子,换做任何一人都不会喜欢,镇南侯现在是很疼楚大少爷,可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就算能护你们,又能护多久。”

    “女人,在婆家立足,全靠娘家撑腰,大夫人如今对忠义侯府,不就是求个依仗吗?”

    “侯府好,你才会更好,不要意气用事,和侯府为敌。”

    这一番话,算是推心置腹了。

    清韵冰凉的心,暖和了几分,她望着老夫人道,“祖母说的话,清韵明白,只要父亲和祖母活着,侯府会是清韵的依靠。”

    老夫人听着,她望着清韵,看着她明媚生辉的脸庞,一双眼睛,明亮而有神,乌黑的眸子,清澈的就跟水洗的墨玉一般,闪着光泽。

    是个聪明孩子,也看的通透。

    她和侯爷会是她的依靠,但是大夫人绝对不会。

    这个侯府,迟早要交到大夫人母子手里。

    她帮侯府,就是帮大夫人母子。

    她不甘心。

    而她,没法勉强她,也勉强不了。

    老夫人闭紧双眸,陷入沉思。

    清韵也在沉思。

    或许楚北说的对,毁了安定侯府太可惜,不如为她所用?

    给大夫人找个对手?

    大姨娘?还是二姨娘?

    想到沐清芷和沐清雪,清韵眼皮跳了两下。

    她脑中蹦出来四个字:驱虎引狼。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