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争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争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在修剪花枝,沐清雪却说让她进屋说话,显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清韵倒是好奇了,她这几天算是把大夫人得罪死了,用膝盖想也知道大夫人不会轻饶了她。

    她没两个月就要出嫁了,再加上有镇南侯府暗卫守着,不怕大夫人耍手段。

    可是明知道她得罪了大夫人,还来泠雪苑,还当众这么亲昵的揽着她的胳膊,沐清雪这是嫌日子过的太顺心了,想从大夫人那里找虐?

    进了屋,坐了下来。

    丫鬟奉茶,清韵望着沐清雪,笑问道,“五妹妹找我有事?”

    沐清雪点头一笑,“是有些事,不过我想单独和三姐姐说。”

    单独说?看来事情还不小呢。

    清韵摆摆手,吩咐青莺道,“你们先下去吧。”

    几个丫鬟便福身退出去。

    要换成以前,青莺和喜鹊估计还担心清韵会被人算计,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现在还不知道谁卖谁呢,以前她们连做梦都没梦到大夫人有栽在清韵手里的一天。

    丫鬟出了门,把门带上。

    屋子里,有些安静。

    清韵也不开口,只端了茶水,把茶盏盖掀开,看着茶气氤氲,嗅着扑鼻茶香。

    沐清雪坐在那里,坐姿端庄,脸上带着盈盈笑意,轻声问道,“三姐姐,和镇南侯府大少爷联姻,你后不后悔?”

    清韵抬眸,眸底闪过一抹怔然,她笑道,“怎么这么问?”

    她后不后悔,与她没关系吧?

    沐清雪轻叹一声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三姐姐你,我想江家也没有跟你说话,那一天,我从五妹妹那里知道。祖母挑中了定远将军和郑国公府大少爷的两人,打算给你定亲。我知道这两门亲都是火坑,和二姨娘商议了一番,派人告诉了江老太爷,江老太爷才能如此及时的给你定下镇南侯府,只是我和二姨娘一番好意,谁想……。”

    清韵听得睁大双眸,她眼睛不眨的望着沐清雪。对她说的话,有些不敢置信。

    沐清雪和二姨娘居然给江家通风报信?

    见清韵眸光诧异,脸上也写满了不信,沐清雪轻轻耸肩,道,“我知道这事,说出来三姐姐你不信,但这都是实情,不信你去问江家。这么多年,二姨娘和我都很关心你,只是二姐姐你也知道。这侯府内院,大夫人和老夫人当家主做。大夫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老夫人一心只为侯府,我和二姨娘人微言轻,能帮的上忙的,也只有通风报信了。”

    沐清雪语气平缓,没有心虚和起伏。

    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她能逃脱和定远将军亦或者和郑国公府大少爷定亲,是沐清雪和二姨娘帮的她?

    她越说的这么肯定。她怎么越是不信啊?

    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怎么以前不说?

    见清韵眸底的质疑。没有丝毫散去,反而更重了,沐清雪暗握了手,嘴角的笑意越深道,“三姐姐不信我说的?”

    清韵笑道,“不是不信,是很难相信。”

    沐清雪扑哧一笑,“这有什么很难相信的,三姐姐忘记了,二姨娘曾是太太的陪嫁丫鬟,是江家的人,就是这会儿,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还在江家。”

    她这么说,清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她也知道二姨娘是她娘江氏的人,不过她并没有在意。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二姨娘的父母兄弟都还在江家,江家捏着二姨娘的命门呢。

    清韵笑道,“这事,我还真不知道。”

    沐清雪望着清韵,道,“其实,这事侯府里也没几个人知道,她们只知道二姨娘是太太的贴身丫鬟,谁想到她还有父母兄弟在世,还都在江家,我想江家没有告诉三姐姐你,也是怕知道的人多了,到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惹的大夫人生气,到时候二姨娘和我想帮你都帮不到。”

    清韵点头,表示赞同。

    然后,她就纳闷了,以前不告诉她,现在又告诉她做什么?

    正猜着呢,就听沐清雪道,“以前虽然三姐姐受了不少委屈,可好歹没有性命之忧,再加上江家有心,也难帮得上忙,不过现在不同了,三姐姐你即将嫁进镇南侯府,是镇南侯府未来的大少奶奶,有些事,该筹划一二了。”

    清韵听着,嘴角微微上扬,方才说了一堆,应该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筹划吧。

    “筹划什么?”清韵笑问道。

    沐清雪坐正了,道,“有些事,不用我多说,三姐姐心里也明白,大夫人不喜欢侯府和江家往来密切,更是为了断绝两府的关系,让方妈妈动手脚,今天,你又跟老夫人告状,逼死方妈妈,虽然方妈妈是罪有应得,但大夫人不会这么想,你和大夫人也算是撕破脸皮了,以她的脾气,她不会轻饶了三姐姐你的。”

    清韵听着,轻颔首。

    沐清雪继续道,“昨天,方妈妈放下那么大的错,老夫人都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是三姐姐你今儿拿镇南侯相逼,老夫人还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说白了,不就是因为侯府离不得大夫人吗,让她有恃无恐吗?”

    “然后呢,”清韵笑问道。

    其实不用然后,她已经听出沐清雪的来意了。

    沐清雪扭了绣帕,看了门外几眼,像是怕有人偷听,她轻声道,“之前,三姐姐就希望我和二姐姐能有个嫡出的身份,我仔细想过,想大夫人将我们记在她名下,那是痴心妄想,她活着,我们又不好越过她,记在太太名下,只有……。”

    她说着就停了。

    清韵问道,“只有什么?”

    沐清柔听得暗气,她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不明白?

    不明摆着跟她装傻吗?

    心底有气,沐清柔还不敢表现在脸上,知道,“只有二姨娘被抬成平妻,我不用求谁。就自然而然的有个嫡出的身份了。”

    清韵听得一笑。

    果然打的是这个算盘。

    她望着沐清雪,笑道。“想法固然是好,可是五妹妹觉得老夫人会把二姨娘抬做平妻吗?”

    沐清雪点头,“她会。”

    言简意赅,一点也没有犹豫。

    清韵挑眉,“五妹妹这么笃定?”

    这在她看来,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啊,有那么轻松?

    沐清雪笑道。“二姨娘以现在的身份,想做平妻,自然是难。”

    她卖起了关子,清韵却笑了,“你打算给二姨娘换个身份,不知道打算换成什么身份?”

    “江家义女。”

    沐清柔温柔而自信的声音,在屋子里徘徊。

    她说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清韵。

    她从清韵脸上看到了赞赏。

    沐清雪隐隐有些得意。

    清韵笑了。

    笑的嘴角怎么弯都弯不下去。

    不得不说,沐清雪的心机手段叫她叹一声佩服。

    江家义女。这个身份,确实能让二姨娘的身份水涨船高。

    虽然江家现在没落了,可还是那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般人就请不动镇南侯。

    扶正一个妾。说出去不好听。

    可要是扶正的是嫡妻江氏的义妹,这话就好听多了,因为大锦朝,有不少正妻死了,送庶妹过来做填房的先例。

    庶妹和义妹,都是妹妹啊。

    这个如意算盘,敲的是噼啪响。

    不过,江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认二姨娘为义女,对江家和她。真的有好处吗?

    根本就没有好处吧。

    江氏就生了两个女儿,沐清凌已经出嫁了。她也要嫁人了。

    等她出嫁了,安定侯府就没有什么让江老太爷记挂的了,他吃饱了没事干认个义女,没事多操些心吗?

    以后要是二姨娘犯了什么错,江家还得担一个教女不严的错。

    要是以后二姨娘和大夫人斗啊斗啊斗,惹出什么大事来,还是江家遭殃。

    清韵知道,沐清雪是想说二姨娘抬为平妻,能给她和沐清凌做靠山。

    且不说二姨娘能不能斗的过大夫人了,就算她真的被抬成了平妻,她需要她做靠山吗?

    旁人不知道,江老太爷可是知道的。

    她与楚北有救命之恩,只要她以后不任性作死,只要楚北还有良知,就不会亏待她。

    在楚北那里,她不需要侯府做靠山。

    要说,能说服的动江老太爷认二姨娘为义女,除非江老太爷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

    可惜,江老太爷不是那么一个冲动的人。

    想着,清韵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沐清雪见了,也笑了,“三姐姐,你这是答应了?”

    清韵嘴角的笑顿时僵硬,她只是笑笑而已,没答应好么!

    清韵伸手端茶盏,笑道,“认二姨娘为义女,是外祖父的事,我答不答应并不重要。”

    沐清雪眉头轻蹙了下,随即笑道,“谁说三姐姐你的话不重要了,江老太爷最疼你了,要是早早的把二姨娘抬为了平妻,大姐姐也不至于嫁给定国公府大少爷,还有你……以前的事,就不说了,现在祖母就偏袒大夫人了,以后祖母会越来越老,整个侯府迟早大夫人一手把持,要是父亲在京都还好,要是不在,大姐姐在安定侯府出了什么事,大夫人一句身子抱恙,不便出门,就能撒手不管了,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大姐姐想想啊。”

    清韵听着,笑问道,“你想我怎么做?”

    沐清雪见清韵似是被劝动了,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笑来,“我怕二姨娘的人劝不动江老太爷,你说的,他肯定会听。”

    清韵端起茶盏,连喝了半盏茶,才笑道,“二姨娘扶正,帮我和大姐姐这都是后话了,或许我和大姐姐一辈子也用不到二姨娘的帮助,还是来点实际的好处吧。”

    沐清雪听得一愣,“实际的好处?”

    清韵怕她听不明白,亦或者是装傻充愣,她就开门见山道,“就是侯府打算分我多少?二八分,还是三七分?”

    沐清雪的脸黑了,“三姐姐,你……。”

    清韵望着她,一脸无辜道,“五妹妹这么诧异做什么,我的要求太过分了?”

    不过分吗?!

    主意是她想出来的,将来帮她撑腰,她还想分侯府,她想钱想疯了吧!

    她五五分都过分了,她还想三七和二八?!

    沐清雪努力抑制心中的不满,嘴角挤出来一抹笑,她凑到清韵耳边低语了两句。

    清韵听得眼珠瞪圆,嘴角抽搐不停。

    清韵觉得她要好好反思一下了,她是不是过的太安逸,太没有雄心抱负了?

    她要沐清雪把侯府分一大半给她,是为了让她知难而退,是为了告诉她,她不是傻子,画个大饼就能忽悠她上当。

    她倒好,不但不知难而退,还继续给她画了个更大的大饼。

    她怂恿她将来去争镇南侯府!

    沐清雪望着清韵,道,“三姐姐,你觉得如何?今日你帮我,他日我会不遗余力的帮你,虽然都是侯府,可却是天差地别。”

    见清韵震惊的说不出来话。

    沐清雪眸底闪过一抹自信的笑。

    她就不信她不动心。

    她站起来道,“三姐姐,我知道这事你一时半会拿不定主意,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去了。”

    说着,沐清雪带着一脸的笑走了。

    她出了门,帮清韵把门带上,吩咐丫鬟道,“过一会儿你们再进去。”

    她怕丫鬟进屋,打扰清韵想事情。

    可惜,她阻拦了丫鬟,阻拦不了卫驰啊。

    卫驰从房梁上一跃而下,他抽了嘴角,望着清韵道,“三姑娘,你不会真的动心吧?”

    清韵抚额,望着卫驰道,“你主子有这想法吗?”

    卫驰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清韵惊讶,“一点都没有?”

    卫驰重重点头,“爷从未想过去争镇南侯的位置。”

    爷连天下都不要,怎么可能去争一个镇南侯的位置?

    清韵笑道,“我也没有。”

    她从不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摸着自己的脸,问卫驰道,“我是不是看起来特别好忽悠?”

    卫驰摇头,很确定道,“不是三姑娘你看着好忽悠,是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想到卫风提议扶持侯府之人,和大夫人争抢,清韵及时的斩钉截铁的回绝了卫风。

    他还觉得清韵回绝的太快,她应该再考虑考虑。

    要是真答应了,卫驰几乎都预料到将来的情形了、

    绝对是关门养虎,虎大伤人。(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