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颜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将剩下的半盏茶喝完,迈步出了屋子。

    外面,青莺和喜鹊守在那里,见她出来,道,“姑娘,五姑娘很高兴的走了。”

    很高兴三个字,青莺咬的很重。

    青莺觉得,沐清雪肯定是从清韵这里得了好处,不然不会这么高兴。

    清韵勾唇轻笑,沐清雪很高兴,那是自然。

    因为她很笃定,她会心动,和她合作愉快。

    人家有自信,她也拦不住。

    清韵回了内屋,吩咐喜鹊道,“将两葫芦药,给五姑娘送去。”

    喜鹊拿了药,就出门办事去了。

    清韵没事,继续绣荷包。

    才拿了针线,外面紫笺就进来道,“姑娘,绣坊管事刘妈妈来了。”

    清韵落下一针,道,“请她进来。”

    紫笺退出去,很快,就领了刘妈妈进来。

    彼时,清韵已经放下绣棚子了,她望着刘妈妈,笑道,“刘妈妈怎么得空来我这儿了?”

    刘妈妈笑道,“三姑娘定了亲,镇南侯府也送了纳采礼来,侯府要给三姑娘你准备陪嫁了,往后奴婢来泠雪苑的时候还很多呢。”

    说着,刘妈妈回头,身后跟着的丫鬟就把几个大册子递给刘妈妈。

    刘妈妈抱着册子,上前道,“三姑娘,这图册上的都是花样,上到被套枕头,下到衣裳鞋袜,图样都齐全,三姑娘挑了,好让绣坊抓紧了绣,另外,已经派人去镇南侯府打听了,楚大少爷没什么不喜欢,楚大太太不喜欢山茶花,其他人没什么禁忌。”

    一般准备陪嫁,只会考虑几个人的喜好。

    第一,自然是夫君楚北了。那些东西,是要和他一起用的。要是碰到他不喜欢的,这不是故意把人往外推吗?

    第二,便是楚大太太和楚老夫人了,她们是除了楚北之外,和清韵打交道最多的人,她们的喜好不能不顾及。

    其他婶娘,那就不用顾及了。

    听说楚大太太不喜欢山茶花。青莺就道,“山茶花很美,楚大太太怎么就不喜欢呢,姑娘最喜欢山茶花了啊。”

    听青莺这么说,刘妈妈就觉得她深谋远虑,不然不就出岔子了,她笑道,“奴婢也找了镇南侯府的丫鬟打听,以前楚大太太也很喜欢山茶花。皇后还赏过她一盆极其珍贵的山茶花,叫鹤顶红,可是楚大太太赏花时。被藏在山茶花里的蜜蜂蜇了脸,气的她当时就把山茶花给砸碎了。打那以后,她就再不喜欢山茶花了。”

    清韵听得无语,“就这样,我也不能喜欢山茶花了?”

    花,吸引蜜蜂很正常啊。

    至于被蜇了一下,就摔了一盆珍贵的山茶花吗?

    山茶花鹤顶红,极其罕见啊,其大如莲,红如血。中心塞满如鹤顶,有“雪沙桃花”之称。

    且不说这花有多珍贵了。问题是皇后赏赐的啊,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她打碎山茶花,不是对皇后的大不敬吗?

    刘妈妈望着清韵,道,“不是不能,是最好不要,老夫人的意思是,世上娇艳的花很多,不是必须要绣山茶花不可。”

    清韵点点头,“那便不绣山茶花了。”

    刘妈妈站在一旁,帮清韵翻开图册,道,“绣坊会给姑娘准备八床被子,姑娘选七床被单上的图案。”

    清韵听得挑眉,“还有一床呢?”

    刘妈妈睁大眼睛望着清韵。

    青莺抚额了,姑娘怎么没一点常识啊,好丢脸,她忙道,“姑娘,洞房花烛夜那一天的喜被枕头都要你亲手绣。”

    清韵,“……。”

    有没有搞错啊,要她亲手绣?

    “我不是只要绣嫁衣就行了吗?”清韵内心有些崩溃。

    刘妈妈更崩溃,“姑娘除了绣自己的嫁衣外,还要给未来姑爷做双鞋,就是迎亲那天穿的,还要准备给镇南侯府长辈的见面礼,大多都是亲手绣的。”

    清韵有些扛不住了,“这么多东西,我两个月绣完?”

    好像还没有两个月了!

    刘妈妈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时间是有些紧,不过并非绣不完。”

    绣当然绣的完了,但是一天绣六七个时辰,她会疯的。

    想到要绣那么多东西,清韵瞬间都不想嫁人了。

    “必须要亲手绣,不能用买的?”清韵不死心。

    她就不信了,公主郡主出嫁,也是自己绣,有些根本就连针都不会拿好吧。

    刘妈妈望着清韵道,“买自然是可以,只是亲手绣的,贵在心意,也更吉利些,一辈子就嫁这么一回,多吃些苦头也是值得的。”

    刘妈妈都这么说了,清韵还怎么反对,除非她不想更吉利些。

    清韵翻着图册挑图案,刘妈妈记录在册。

    图案清韵选了,还得拿去给大夫人和老夫人过目,看是否合适,最终确定绣什么。

    花了小半个时辰,才商议好。

    刘妈妈笑道,“奴婢就拿去给老夫人和大夫人过目了。”

    清韵点点头,笑道,“有劳刘妈妈了。”

    说着,给青莺使了个眼色。

    青莺就笑着送刘妈妈出去了。

    很快,青莺就回来了,道,“姑娘,刘妈妈说可惜江妈妈不在,不然她能帮姑娘你添几针。”

    清韵手撑着下颚,苦了脸色道,“我也想啊,可是江妈妈要照顾大姐姐,哪里顾的上我。”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喜鹊打了珠帘回来,脸上容光灿烂,好的嘴都笑到耳朵处了。

    青莺见了,就笑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喜鹊彻底憋不住了,捂着肚子笑道,“姑娘,有人上门求娶五姑娘了。”

    清韵本来兴致缺缺,她在看自己的手,她没法想象她能绣完那些东西。

    乍一听喜鹊说这话,再看她高兴的样子。清韵也好奇了,“谁上门提亲了?”

    喜鹊咯咯笑。“常宁侯世子。”

    清韵听得一鄂,随即也扑笑出声,“你确定是常宁侯世子,没弄错?”

    喜鹊揉腮帮子,摇头如波浪鼓道,“奴婢一听这消息,也以为是弄错了。多问了两遍,真的是她,五姑娘气的在屋子里大发雷霆,一通乱砸,要不是奴婢身手敏捷,那两小玉瓶都给摔了。”

    要不是常宁侯世子,估计沐清柔也不会气成那样。

    清韵对常宁侯世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弹奏的魔音,就是这会儿想起来。还觉得耳朵疼呢。

    桃花宴上,他和沐清柔一组,沐清柔恼他恼的恨不得揍他了。他居然上门提亲?

    青莺八卦道,“常宁侯世子为什么要娶五姑娘?”

    喜鹊就笑道。“说是在桃花宴上,对五姑娘一见钟情了,回去之后,便有些茶饭不思……。”

    青莺扑哧一笑,“他不会也相思成疾,非五姑娘不娶吧?”

    喜鹊摇头,“那倒没听说,不过常宁侯世子钟情五姑娘是肯定的。”

    清韵轻咳了咳嗓子道,“常宁侯府不是惦记那块地吧?”

    她记得常宁侯府对那块地是志在必得。后来惹恼了老夫人,打算给她做陪嫁。大夫人的意思是一分为二,一半给她,一半给沐清柔。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分的。

    常宁侯府和安定侯府有矛盾在前,还有常妃在宫里,说她抽到两根签的事,被皇后罚了,还有常娴儿故意算计她,害她摔了盘子丢脸的事,就这样了,还敢上门求亲?

    她怎么觉得常宁侯府有些拎不清啊?

    听清韵说为了地,两丫鬟是肩膀直抖。

    别说,还真有可能是为了地呢。

    这事,清韵听了,笑了会儿便作了罢。

    她可从未想过,老夫人会同意这门亲事。

    老夫人气性大呢,常宁侯府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她和大夫人做不到。

    老夫人说话还委婉些,大夫人今儿心情不好,又碰到癞蛤蟆想娶她宝贝女儿,她是不留半点余地的回绝了这桩亲事。

    常宁侯府请来的媒人,走的时候,一脸紫红。

    媒人走了,大夫人还气不顺呢,她吩咐丫鬟道,“去打听好一下,常宁侯府这两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丫鬟领了吩咐,转身出去了。

    可是丫鬟前脚走,后脚又来个丫鬟,笑道,“老夫人,若瑶郡主来了。”

    大夫人坐在那里,脸拉的老长。

    若瑶郡主来侯府,不用说也是找清韵的。

    清韵结交的权贵越多,身份越高贵,她在老夫人心目中的分量就越重!

    若瑶郡主来侯府了,丫鬟急急忙禀告了清韵。

    清韵就出了泠雪苑,去迎接若瑶郡主了。

    清韵迎上若瑶郡主时,若瑶郡主已经进了内院了。

    陪同她的,还有沐清柔和周梓婷几个。

    几人陪着若瑶郡主,是有说有笑。

    若瑶郡主笑道,“侯府办宴会,我一定来参加。”

    说着,她便瞧见了清韵,脸上顿时绽放一抹笑,犹如牡丹盛开。

    她脚步快了三分,清脆喊道,“清韵姐姐。”

    清韵笑道,“见过若瑶郡主。”

    不等清韵福身,她赶紧扶起清韵道,“上回在街上一别,到今天才来见你,你没怪我吧?”

    清韵笑道,“怎么会呢。”

    若瑶郡主咧嘴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马车受惊,我吓坏了,病了两日,身子虚,母妃不许我出门,我就没来了,可是我病好了,你又有麻烦了,我打算来劝你,母妃说我越劝越乱,硬是拦着不许,不过现在好了,麻烦解决了。”

    说着,若瑶郡主咯咯笑,“方才我来之前,还去了一趟献王府,你不知道,逸郡王被打的有多惨,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他惨叫声,就跟杀猪似地……。”

    若瑶郡主说着,她身后的丫鬟就咳嗽了。

    若瑶郡主望着她,“我又说错话了?”

    丫鬟脸通红,“郡主,你又没见过杀猪,不能那么形容逸郡王,要叫他听见了……。”

    若瑶郡主不以为然,“他叫的确实很惨啊,形容人的惨叫声,不是用杀猪般的嘶叫来形容吗?”

    丫鬟,“……。”

    清韵,“……。”

    丫鬟觉得她就不应该咳。

    好在若瑶郡主没觉得自己形容有错,她望着清韵道,“明天,他就要去城北军营清扫马厩了,我一定去围观,他要是扫的不干净,我就去跟皇上告状,让他多扫几个月,帮你报仇。”

    说着,若瑶郡主给清韵使眼色。

    表示,她更不会放过安郡王。

    多看清韵两眼,若瑶郡主就望着清韵的脸了,没见到伤疤,还用手摸,道,“脸上的伤疤真的没了?”

    清韵笑道,“真的没了。”

    若瑶郡主就道,“我也听说了,你脸上的伤疤是楚大少爷送的药祛掉的,还是一万两银子一瓶呢,母妃说,祸是我闯的,买药的钱该我付。”

    清韵忙摇头,是她连累若瑶郡主,不是若瑶郡主连累她啊。

    她哪好意思收啊。

    可是若瑶郡主拿了两万两银票,硬是要塞给清韵。

    清韵不接,若瑶郡主还不高兴,“你是不是不拿我当朋友?”

    清韵抚额。

    得,这银票她不收也得收了。

    两人在前面推脱,沐清柔几个跟在后面,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啊。

    怎么都是赶着给清韵送钱的?!

    这才几天啊,就收了八万两了,她还假惺惺的推脱不收!

    若瑶郡主许久没见清韵了,有许多话跟清韵说。

    清韵见若瑶郡主很高兴,笑道,“郡主今儿好像格外的高兴?”

    若瑶郡主笑着点头,“是啊,太医说母妃的胎像很稳,只要保持下去,就不会小产了,就连太妃都高兴不已,我趁她们高兴,说要来看你,母妃同意,太妃也同意,她说你的脸因为我而受伤,怕你留下疤痕,让我给你带了两盒太后赏赐她的养颜丸,她今儿同意我来见你,以后就不会反对我找你玩了。”

    清韵听得挑眉。

    宁太妃把太后赏赐给她的养颜丸,转送给她了?

    听到冰颜丸几个字,沐清柔不淡定了,她忍不住道,“冰颜丸,是那个传闻能冻住容颜,永葆青春的冰颜丸吗?”

    若瑶郡主听得一笑,“哪有那么神奇啊,传闻而已,不过吃了,能排除体内的毒素,让皮肤光滑柔嫩倒是真的。”

    说着,若瑶郡主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

    清韵就道,“郡主急着回王府?”

    若瑶郡主轻点了下头,“也不是特别的急,我还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言外之意,就是单独和清韵说了。

    沐清柔几个就识趣的走到一旁去了。

    清韵问道,“郡主找我可是有事?”

    若瑶郡主轻点了下头,道,“母妃这两日左耳朵特别的疼,太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左耳疼?”清韵听得眉头一皱。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