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慎重

第一百七十一章 慎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王妃听得脸色一白,她掀了被子就要下床来,丫鬟要去拦她,被她一手推开了,她颤抖了嗓子,问道,“蜡烛和灯油里有什么?”

    有什么?

    这还用问吗,自然是导致滑胎之物了。

    清韵手里拿着蜡烛,望着王妃道,“蜡烛和灯油里有几种可以导致小产的药材。”

    王妃心中隐隐有猜测,可是真听到,她苍白的脸色,此刻更是半点血色也无。

    苍白的脸色,加上愤怒和恨意,让她精致温婉的脸色看起来特别的骇人。

    至少,若瑶郡主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瞧见。

    她脸色愤恨不平,唇瓣咬紧,泪珠无声地沿着眼角滑落。

    她走过来,一把夺过清韵手里的蜡烛,望着王妃道,“母妃,我去找父王评理!”

    说着,她就冲动的往外走。

    有人要害她母妃,她跟她们拼了!

    可是若瑶郡主才转身,王妃就喝止她道,“回来!”

    若瑶郡主止住脚步,她回头看着王妃,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地往下掉,任是谁见了都心疼不已。

    王妃坐回床榻,她望着若瑶郡主道,“这事,母妃会处理,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一个字也不要提,你陪清韵进宫。”

    若瑶郡主手紧紧的握着蜡烛,抽泣了声音道,“母妃!”

    显然对王妃不许她插手这件事不满。

    王妃望着她,只说了两个字,“听话。”

    清韵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一直以为下毒,都是从饭菜、茶水糕点,再不就是每日熏香里下毒,谁想到会在蜡烛和灯油里下毒?

    而且,蜡烛和灯油里药材的分量都不多,经过燃烧,味道极淡。在有熏香和摆放了花盆的屋子里,还真的难以发现。

    尤其是这类东西。都是晚上用,白日里根本就不会。

    晚上请大夫的少,白天又不燃烧蜡烛。

    王妃不许若瑶郡主插手,她心疼王妃,却也不敢忤逆她。

    丫鬟过去把若瑶郡主手里的蜡烛拿下来,她也没有恼火。

    若瑶郡主抹干眼泪,道。“母妃,那我陪清韵姐姐进宫,你别气坏了身子。”

    王妃脸色好转了些,道,“去吧。”

    清韵上前,微微屈膝,提醒道,“动怒伤身,王妃别气坏了身子。若是有什么事,可以让丫鬟去找我。”

    每次让若瑶郡主去,还真不大好意思。

    对清韵。王妃的脸色很温和,她摆摆手。让两人出去。

    若瑶郡主就和清韵出了门。

    两人往王府大门走去。

    可是路过花园时,碰到了赏花的宁欣郡主。

    她见若瑶郡主眼眶有些红,她微微惊讶,“若瑶,你哭了?”

    若瑶郡主赶紧又擦了擦眼睛,道,“谁哭了,是眼睛里吹进了沙子,揉的!”

    嗓音都带着哭声。还说是揉的,明显就是哭了。

    宁欣郡主倒是好奇了。若瑶郡主性子倔强,要她哭,可不容易呢,难道是王妃……?

    宁欣郡主担心的问道,“王妃身子没事吧?”

    她问她的,若瑶郡主根本就不回答,只道,“太妃找清韵姐姐进宫帮安郡王求情,求皇上免了他的责罚,我要送她进宫。”

    没有人送,清韵根本就进不了皇宫。

    宁欣郡主可不敢耽误宁太妃的事,赶紧把路让开。

    看着若瑶郡主的背影,宁欣郡主转了身,继续赏花。

    远处,有丫鬟追过来,她跑的很急。

    见宁欣郡主和丫鬟在,她赶紧把手里的东西用帕子抱住了。

    宁欣郡主的丫鬟眼尖,瞧见了,有些生气道,“王妃的丫鬟鬼鬼祟祟的,像是存心避着郡主似地。”

    宁欣郡主有些生气了,东西拿了一路,都不藏起来,见了她,就拿帕子包裹了,显然是不想让她看见。

    不想让她看,她偏要看!

    宁欣郡主迈步走过去。

    王妃的丫鬟雪雁见宁欣郡主和丫鬟盯着她,还带了些怒气,就知道没好事。

    她想换条路走,可是要转身,事情就闹的更大了。

    她赶紧把绣帕往怀里塞。

    往前走了十几步,宁欣郡主的丫鬟就把雪雁拦下了,她笑道,“方才郡主无意间见雪雁姐姐鬼鬼祟祟的藏东西,是不是藏了什么害王妃的东西?!”

    雪雁是凝王妃的贴身丫鬟,按理,不是宁欣郡主和她的丫鬟能随便审问的。

    唯一能借用的,还是宁王妃的名头。

    她审问雪雁,是为了王妃的身子骨考虑,就是王妃说起来,她们也没错。

    雪雁知道是她方才惹人起疑了,人家借机要看她藏了什么,她福身道,“奴婢是奉王妃之命给沐三姑娘送东西。”

    宁欣郡主凝眉笑问,“果真是送东西?”

    雪雁连连点头道,“奴婢不敢欺瞒郡主,当真是送东西。”

    宁欣郡主就生气了,“既然是送东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弄的跟做贼似的,拿出来,我瞧瞧,王妃是送什么东西给沐三姑娘。”

    雪雁暗咬了下牙,伸手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绣帕。

    在宁欣郡主的注视下,雪雁把绣帕打开。

    绣帕里藏着的是一块石头。

    宁欣郡主,“……。”

    丫鬟也看呆了,道,“这就是王妃送给沐三姑娘的东西?”

    雪雁脸有些红,“是寒碜了些,这不是怕丢了王妃的脸面,所以……。”

    怕宁欣郡主笑话,所以她赶紧藏了起来。

    宁欣郡主无语,“王妃送石头给沐三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雪雁摇头,“奴婢也不知道,王妃说沐三姑娘会懂。”

    说着,雪雁又赶紧把石头包好了,红着脸道,“奴婢怕沐三姑娘走远了,得赶紧去追了。”

    雪雁福了福身,赶紧跑远。

    丫鬟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细细看着,道,“郡主,这样的破石头,要多少有多少,王妃送人石头,这也太奇怪了吧?”

    “谁知道呢,”宁欣郡主不在意道。

    雪雁走远了,才大松了一口气。

    她紧赶慢赶,总算追上了清韵和若瑶郡主。

    两人听到雪雁唤她们,都转了身。

    雪雁跑过来,气喘吁吁的粗喘气。

    若瑶郡主见了就道,“雪雁,母妃让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雪雁连连点头,四下瞄了几眼,确定没人在,从怀里掏出半截蜡烛,递给清韵,道,“三姑娘看看,这个有没有问题。”

    那蜡烛很短,只有小拇指长,而且色泽黯哑,应该是几年前的旧物了。

    王妃这是怀疑,之前几次小产,也跟蜡烛有关。

    清韵接了蜡烛,细细嗅着。

    脸色也难看的很,因为这个药物比她方才嗅的要重的多。

    雪雁聪慧,看清韵的脸色就知道,这蜡烛有问题。

    若瑶郡主懵懵懂懂的,“母妃太慎重了吧,都说有问题了,还送来再检查一遍。”

    清韵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道,“慎重总不会有错。”

    要是她是王妃,这事她会压下来,以后该叫肚子疼叫肚子疼,该耳朵疼耳朵疼,让敌人安心。

    毕竟在一个府里生活了十几年,彼此都了解,谁动的手,大家都清楚。

    忍着,大多是证据不足,拿对方没辄。

    能想到在蜡烛和灯油里动手脚,还一动这么多年,可见不是一般人。

    这事闹出来,估计也只是死两个垫背的,却把自己暴露给敌人知道了。

    若是敌人真不想王妃把孩子生下来,肯定会另外想办法再动手。

    有这样心思缜密的敌人,当真是防不胜防。

    “如果不能扳倒敌人,不如麻痹敌人,”清韵叹息道。

    雪雁抬眸,多看了清韵两眼。

    她若有所思,最后一笑,福身道,“多谢三姑娘指点,奴婢告退。”

    PS:求月票哈~~~~~(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