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联手(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七章 联手(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沐清凌用心记下,然后望着清韵,问道,“每一回,都是你来国公府吗?”

    清韵望着沐清凌,道,“我尽力,不过下一回施针,正好是父亲回府的日子,我不知道能不能出来。”

    沐清凌就心里有数了。

    父亲离京办差,许久未归,而清韵今天才来见过她,于情于理,都得在侯府迎接侯爷回来。

    她想了想道,“那日,我和明川一起回侯府,等父亲回来。”

    清韵点头一笑。

    她过去写了药方,递给沐清凌。

    并叮嘱她,没事让丫鬟多给顾明川捏腿,尤其是脚底心。

    处理完顾明川的事,清韵还帮沐清凌把了脉。

    忙活一通,就到用午饭的时辰了。

    定国公府准备了丰盛的佳肴,清韵就在沐清凌这里吃了午饭。

    吃过了午饭,姐妹两个聊了会儿天,清韵便去了江家。

    马车在江府门前停下,清韵刚要掀开车帘,便听到有人殷勤的笑道,“三姑娘来了呢,奴婢给三姑娘请安。”

    清韵掀开车帘,便瞧见一个老妇人站在马车前。

    她身后还跟着两人,其中一个年纪应该有三十五六了,另外一个小些,也有三十的样子。

    清韵瞧见她,便知道这三人的身份了。

    因为那人长的和二姨娘有六成像。

    这老妇人十有八九就是二姨娘的娘了。

    三个人一起来迎接她,看来她要回江家的事,她们都知道啊。

    她们太殷勤,脸上的笑也太刺眼,显然是以为她回府是为了二姨娘。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二姨娘要是被抬成了平妻,将来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他们也自然也跟着有好日子过了。

    只是,外祖父不可能答应认二姨娘为义女啊,怎么她们还这么高兴。

    难道她猜错了?

    带着疑惑。清韵去给江老夫人请安。

    不过,江老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像是在生气。

    清韵上前,望着她道,“外祖母,谁惹你生气了?”

    江老夫人看见清韵,脸色温和了两分,道,“除了你外祖父。还有谁能惹我生气。”

    清韵心中一动,问道,“可是为了认二姨娘为义女的事?”

    江老夫人点头,“可不就是为了这事,你同意,我也同意,你舅母和舅舅都没有意见,唯独你外祖父不同意,还态度坚决。怎么劝都劝不通,我一力坚持,他居然跟我甩袖子!”

    清韵听得有些懵。

    她也同意?

    她什么时候同意了?

    想到什么。清韵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不用说,肯定是沐清雪和二姨娘先斩后奏了。

    江大太太坐在一旁。望着清韵道,“这事,我也不明白了,昨儿二姨娘派人来说这两年你在江家,是怎么被大夫人母女欺负的,尤其是侯府恢复了爵位之后,大夫人为了挑拨江家和侯府的关系,居然在准备送来给江家的东西里动手脚,所幸是出了岔子。让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食恶果。”

    “只是她犯下那么大的错。府上老夫人也是囫囵过去,大夫人还污蔑是镇南侯府暗卫动的手脚,来人禀告时,老太爷也在,他当时没听完,就气的甩袖子走了,后来,老夫人和他说选个良辰吉日,就认二姨娘为义女的事,老太爷当时就回绝了,明明认义女这事,对你有好处,怎么他就不同意呢,他素来最疼爱你啊。”

    江老夫人气道,“当年,我就想在江家旁支里选个女儿嫁给你父亲做填房,可是你祖母不同意,我哪不知道她的想法,江家和侯府已经是姻亲,没必要再锦上添花,她再给侯爷选个嫡妻,在朝中多个助力,只是那时候,你外祖父还官居太傅,我也不怕侯府敢把你和清凌怎么样,谁想到还没挨到你和清凌出嫁,他就被贬了官,连累你们姐妹被欺负成这样,想想清凌嫁给定国公府大少爷,我就气的夜不能寐,这些事,大夫人没少在里面挑拨,我岂能让她得了便宜还卖乖!”

    江老夫人想扶持二姨娘,报复大夫人。

    当然,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想法。

    “可偏偏你外祖父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愣是不同意!”

    江老夫人越说越来气。

    清韵站起来道,“外祖母,你别气坏了身子,我去劝劝外祖父。”

    江大太太就道,“老太爷应该在璃雪阁,我让丫鬟送你去。”

    璃雪阁,是清韵娘亲江氏出嫁前的住处。

    清韵听得鼻子一酸,点点头。

    丫鬟带路,清韵去了璃雪阁。

    璃雪阁,一直空置,除了清扫丫鬟,从未有人再住进来过,一直保持着江氏出嫁前的样子。

    清韵进去时,便见到江老太爷坐在凉亭里,望着远处一株桃花走神。

    清韵回头看了丫鬟一眼,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我。”

    说完,她迈步朝前走。

    听到脚步声,江老太爷头也未回道,“下去吧,这里不用人伺候。”

    清韵没有走,只端起茶壶给江老太爷添茶,她道,“外祖父,那株桃花有那么好看吗,我见你都看半天了。”

    江老太爷回头,见是清韵,笑道,“那是你娘出嫁前亲手栽的,说长了桃子,每年她都会回来摘桃子吃。”

    说着,江老太爷声音哽咽了。

    “可惜,她早早的就去了,留下你们姐妹受苦,外祖父也没能护着你们。”

    他在自责。

    他望着清韵,问道,“你真的要扶持二姨娘?”

    他知道清韵有那个能力。

    只是他不相信清韵会那么的冲动。

    清韵轻摇头,“外祖父,清韵没有这样想过,这只是二姨娘母女的想法,扶持她,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

    江老太爷凝了下眉头,“二姨娘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清韵摇头,“除了清韵同意扶持她这事外。其他应该都是真的。”

    江老太爷没有说话,清韵感觉到他在生侯府的气。

    清韵就道。“外祖父,清韵知道您和外祖母都是为清韵着想,清韵会医术的事,您没告诉她,她想侯府能成为清韵的依靠,才会想认二姨娘为义女,外祖父。你能否退让一步,先应了外祖母,就说认义女的事,等清韵出嫁了再着手,她肯定会同意,等两个月后,外祖母或许就不那么想了。”

    江老太爷听得一笑,“倒是个好法子,只是外祖父还从未骗过你外祖母……。”

    清韵瞬间脸红了。她都出的什么馊主意啊。

    不过,江老太爷看了桃花一眼后,又笑道。“罢了,骗她也是为了她好。”

    两人就去见江老夫人了。

    听到江老太爷让步。江老夫人有些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答应了?”

    要知道,江老太爷这人固执的很,他认定的事,极少会更改。

    江老太爷坐下来,道,“你们都同意,我不答应能行吗。不过认二姨娘为义女的事,得等到清韵出嫁之后再说。免得她连出嫁都不安生。”

    江老夫人不同意,“我这不是怕有人会在清韵出嫁上动手脚吗?”

    江老太爷看着她道,“镇南侯派了暗卫守着清韵,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江老夫人细细一想,也觉得这事等清韵出嫁了再办最稳妥。

    清韵没两个月就出嫁了,侯府忙着要给她准备陪嫁,要是这时候忙二姨娘扶正的事,侯府哪里还顾忌的上她。

    江老夫人点头道,“也好,认二姨娘为义女的事,等清韵出嫁了再说,也好趁机观察观察二姨娘。”

    听江老夫人这么说,清韵就知道她也不是真的很想认二姨娘为义女,只是需要她而已。

    而二姨娘的娘家人站在一旁,就高兴坏了,脸上的笑都合不拢嘴。

    得把这好消息转告二姨娘知道,让她这些日子多帮着点三姑娘。

    见她几个杵在这里,江老太爷皱了下眉头道,“都下去吧。”

    几人忙不迭福身告退。

    等她们走了,江老太爷端茶轻啜,江老夫人和江大太太则问清韵准备陪嫁的事。

    清韵一一回答。

    一盏茶喝完,江老太爷把茶盏搁下。

    一旁江大太太笑问道,“清韵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老太爷说的,一家子人,有什么张不开嘴的?”

    清韵脸微微窘,江老太爷也望着她了,笑问道,“有事就说。”

    清韵便站起身来道,“外祖父,昨儿宁太妃托我进宫帮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我不好回绝,就答应了,只是惹怒了皇上,皇上没罚我,却罚了楚大少爷抄三遍大锦律法,他要是抄错一个字,我就要抄三遍……。”

    清韵说到这里,就停了。

    因为江老太爷接口了,“所以他就拿这事要挟你来帮他说情?”

    不愧是官居太傅的人,和他说话,就是省力气。

    江老太爷看着清韵,笑道,“我估摸着你是被楚大少爷和皇上联手算计了。”

    清韵,“……。”

    她睁大眼睛望着江老太爷,不解的问道,“皇上和楚大少爷联手算计我?”

    她有什么好让他们算计的?

    江老太爷笑道,“我总觉得楚大少爷和皇上熟的很,他看过的不少书,都是皇上珍藏的难得一见的孤本,就连性情都有几分像皇上年轻的时候,要不是知道他是楚大少爷,我估计会误以为是大皇子戴着面具来求学,不过罚楚大少爷抄三遍大锦律法,倒是叫我想不通了,以楚大少爷过目不忘的本事,抄一遍足矣记住了,抄三遍没那个必要。”

    江老夫人则看着江老太爷道,“你已经两年不曾侍奉在皇上左右,或许皇上就是故意罚楚大少爷呢。”

    他为朝廷尽心尽力,最后不也触怒皇上被贬了,还自以为了解皇上,要真的了解皇上,还惹怒他?

    江老太爷知道江老夫人是故意激将他的,他不在意道,“皇上不是个会迁怒别人的人,况且楚大少爷身上有毒。他罚楚大少爷,镇南侯也不会答应。没听说镇南侯为此生气,所以,皇上这么做必定是有缘故的。”

    江大太太笑道,“这样一来,倒是堵住了不少大臣的嘴,不会再帮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对清韵来说。也不算特别坏,要是再有下一回,就有理由回绝别人了。”

    她求情会连累楚北挨罚,她不能答应啊。

    清韵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好,天知道皇上是不是楚北联合起来算计她啊,这只是猜测而已,也没法证实啊。

    卫驰守在暗处,听江老太爷说话。背脊冷汗直冒。

    都说江老太爷最擅长揣测人心意,以前只是听闻,今日一见。当真要吓坏人啊。

    清韵望着江老太爷,道。“可是我不能说服外祖父,楚大少爷会故意抄错字,到时候清韵就要被皇上罚,三遍大锦朝律法,实在太多了……。”

    清韵睁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神望着江老太爷。

    江老太爷的心都软了,不过一想到他的孤本书,江老太爷的心又硬了,“皇上要是真有心罚你抄大锦律法,楚大少爷就算一字不差。你也免不了一顿罚。”

    清韵脑门有黑线。

    江老夫人望着清韵,失笑道。“弄坏你外祖父的书,就跟要他半条命差不多,哪是那么容易就饶了楚大少爷的啊,你还是求你外祖父换个惩罚还容易些。”

    清韵就求江老太爷换个惩罚。

    江老夫人这么说,江老太爷瞥了她一眼,道,“方才话说早了,不然我就叫清韵说服你改口不认义女了。”

    江老夫人,“……。”

    她笑骂了一声狐狸,而后道,“没个正行,不就弄坏你一本书,至于这样刁难来刁难去吗,小心吓跑了外孙女婿。”

    江老太爷摆手道,“行了,这一回看在清韵的面子上饶过他,让他誊抄一遍送来就成了,再有下一回,我会罚的更重。”

    江老夫人失笑,“碰到你这样惜书如命的,谁还敢有下一回啊。”

    说完,江老夫人望着清韵笑道,“告诉楚大少爷,你外祖父和镇南侯斗了半辈子,就因为镇南侯不小心撕了你外祖父一本书,死倔着没跟你外祖父道谢,就斗了这么多年。”

    清韵,“……。”

    好小气的外祖父啊。

    卫驰闷笑。

    据他所知,是老侯爷年少时,和江老太爷出行,两人都吃坏了肚子。

    身上带的纸全用完了,只剩下一本书和两张银票。

    江老太爷舍不得书,用了银票。

    老侯爷找他借纸,他说包里有。

    当时情况太急,老侯爷想都没想就把书撕了。

    江老太爷就气的要和老侯爷拼命。

    老侯爷多倔啊,只觉得江老太爷不可理喻,然后就斗了这么多年。

    爷就是知道这事,不敢马虎对待,求老侯爷,老侯爷怎么可能帮江老太爷抄书,这不没辄,才求到皇上那里去。

    可惜,没什么用啊。

    屋子里说笑了会儿,江老太爷瞪了江老夫人道,“书之所以称之为孤本,只因为世上只有这一本,毁了就没了,那是先人的心血,岂能随意糟践,算了,不和你说,也没见你看几本书,岂能领会书的珍贵。”

    说完,江老太爷起身要走。

    清韵忙道,“外祖父,清韵给你带了几贴药来。”

    青莺赶紧把小木匣子送上。

    江老太爷见了高兴,接过木匣子,夸了清韵孝顺,便走了。

    清韵送药膏的事,大家都看见了,但是都没人在意。

    江老夫人笑道,“你外祖父就是太迂腐,太过执着了,不然以他和镇南侯的交情……你外祖父说他和镇南侯闹掰是必须的,不然谁也走不到今天,我也听不明白,罢了,不说这事了。”

    然后聊别的。

    屋子里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见时辰差不多了,清韵便起身告辞。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