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冲突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冲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想想,沐清雪就生气,她已经有那么多钱了,她还惦记侯府那点东西做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沐清雪没辄了,问周梓婷道。

    周梓婷轻耸肩,“我也不知道,三表妹似乎对报仇一事并不上心,她根本就无所谓,被欺负成那样,都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说实话,我很佩服她,要是我,我绝对做不到。”

    沐清雪扯着绣帕,“是个正常人都做不到,天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周梓婷望着沐清雪,道,“这些年,你没少帮着五表妹欺负三表妹,她肯定心里积着气呢,要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帮你。”

    沐清雪气的跺脚,“你到底帮谁啊!”

    周梓婷见她生气,她只笑道,“我只是以己度人而已,我想三表妹是故意那么说气你的,等她气顺了,自然会帮你和二姨娘的,二姨娘毕竟是江家出来的人,还有父母兄弟捏在江家手里,其他人,她就算帮了,也不好拿捏。”

    大夫人嫁进侯府,已经十五年了,她在侯府的地位稳固,不是轻易能撼动的。

    大夫人有娘家忠义侯府做靠山,下▲10,有嫡子三少爷巩固地位,再加上沐清柔已经十四岁了,可以许亲了,再攀一门亲,地位更牢固。

    她会同意扶持二姨娘,根本就是赌一把。

    二姨娘出生卑贱,就算江家认她做义女,也只是说出去面子上好看些罢了。她都不一定说服的动老夫人能看得上二姨娘江家义女的身份,现在只能期望老夫人越来越嫌弃大夫人,那样的话。二姨娘还有几分胜算。

    不过,要是江家起复的话,二姨娘扶正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是谁也不知道江家什么时候起复,还能不能起复,外祖母倒是很看好江老太爷,可是谁知道呢。

    周梓婷劝她的话,沐清雪何尝不知道。府里生了子嗣的姨娘只有四个,生了儿子的,只有大姨娘和二姨娘。

    要扶持只会在这两人中挑一个。二姨娘明显占优势啊。

    她也正是因为清韵要报复大夫人,只能选二姨娘,所以在清韵面前才强硬三分,谁想到清韵根本就油盐不进?!

    她对报复大夫人一事根本无所谓。她只想静静的看人家自生自灭!

    明明有那个条件去报复。她为什么要忍?

    沐清雪想不通,周梓婷也想不通。

    清韵走了,屋子里也没丫鬟进来,两人觉得无趣,也都走了。

    屋内,清韵在喝茶,她一边翻着桌子上的图册。

    青莺进来,道。“姑娘,表姑娘和四姑娘走了。”

    清韵轻嗯了一声。问道,“这图册是绣坊管事刘妈妈送来的?”

    青莺连连点头,“是刘妈妈送来的,这图册里有三套喜服,都给老夫人过目了,老夫人都满意,让姑娘挑一套,抓紧时间绣,还有镇南侯府楚总管要姑娘绣的荷包,老夫人打算明儿派人送去,让姑娘明儿上午绣完。”

    “明儿送去,那姑娘不就得今晚绣完?”喜鹊望着清韵道。

    今天走了不少路,就是她都有些疲乏了,何况是姑娘了。

    清韵把图册放下,道,“今晚绣好。”

    楚总管是昨天上午要的荷包,按理她今天应该送去镇南侯府的,明天送都有些晚了,不能再耽搁了。

    用过晚饭后,清韵就开始绣荷包。

    第二天早上,清韵被叫醒时,只觉得脖子酸疼的厉害,她瞥了眼窗外的天,揉着脖子,一脸慵懒道,“天色还早呢,这么早喊我起来做什么?”

    喜鹊咯咯笑,道,“姑娘,已经不早了,都快到巳时了,换做以往,估计太阳都晒屁股了,今儿天阴着,还有乌云,怕是要下雨。”

    天下不下雨,清韵不关心。

    她只是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掀了被子起床来。

    梳洗打扮了一番,清韵便吃早饭。

    饭菜早早的送了来,用炭炉温着,才没有冷。

    吃过了早饭,清韵就拿着荷包,带着丫鬟去了春晖院。

    天上,乌云浓烈,墨色的浓云挤压这天空,仿佛要掉下来一般,压抑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清韵走到半道上,就刮起了大风,吹的树枝乱摆,地上的灰尘乱飞,让人睁不开眼睛。

    青莺侧着脸,背对着风道,“姑娘,我们回泠雪苑吧,荷包等风停了,奴婢去送。”

    她一边说,一边撑伞。

    风很大,将青莺的说话声吹的很碎。

    清韵听得不真切,耳畔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

    她不是没想过回泠雪苑,可是回去比去春晖院更远,她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乱作的风,吹的清韵青丝凌乱。

    青莺打了伞,要给清韵挡风,然而,一转身,质量不咋地的油纸伞瞬间被吹破了。

    青莺,“……。”

    清韵,“……。”

    这什么破伞啊,清韵见了就来气,一把抓过,往旁边一丢。

    然后,冒着狂风往前走。

    等她进了春晖院,雨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打在青石地面上,声音响亮。

    清韵和青莺就在院门下避雨。

    春晖院的丫鬟见了,赶紧打伞过来,清韵这才进能进屋。

    就是这样,清韵的绣花鞋也湿透了,裙摆沾了些泥巴,有些狼狈不堪。

    老夫人见了就心疼道,“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来给祖母请安。”

    说着,又吩咐秋荷道,“带三姑娘下去换身衣裳和鞋,再煮完姜汤,小心受凉。”

    清韵就跟秋荷下去换衣裳和鞋了。

    等她穿好了,发觉青莺脚上的鞋也湿透的。便问秋荷道,“能不能给青莺也换一双?”

    青莺站在一旁,听得鼻子泛酸。连忙摇头道,“奴婢就不用了。”

    清韵看着她,道,“鞋都湿透了,一走一个鞋印,还说不要。”

    秋荷看了青莺一眼,道。“你先坐下歇会,我去给你拿鞋来。”

    很快,秋荷就拿了双新鞋来。崭新的,上面绣着兰花。

    青莺有些受宠若惊,道,“这鞋是……?”

    秋荷笑道。“是我前些天做的。有些粗陋,你别嫌弃。”

    老夫人屋子里,只给几位姑娘准备了换洗衣裳,一个人两套,并没有给丫鬟准备。

    一般主子哪管丫鬟生不生病,主子淋了雨,没怪罪丫鬟照顾不周,就是好主子了。

    哪像三姑娘。还记得丫鬟鞋湿着。

    能跟着这么好的主子,秋荷打心眼里羡慕青莺。

    青莺脸一红。连忙摇头,说她不要。

    秋荷硬塞给了她,笑道,“你快穿上吧,小心冻着了。”

    青莺感激的看了秋荷一眼,把鞋换上。

    换好了衣裳,清韵就去了正屋。

    然后,丫鬟就端了一碗姜汤给她。

    清韵闻着姜汤味,就头皮发麻,她苦着张脸道,“祖母,我不能不喝,我不会伤寒的。”

    老夫人见她那样子,忍不住笑道,“一定要喝。”

    周梓婷也笑道,“姜汤是难喝,不过比起苦兮兮的药,这个要好多了,以防万一不会有错的。”

    沐清柔挨着老夫人坐着,看着清韵道,“下回,你要来早一些,不就避过这场雨了。”

    这是说清韵来给老夫人请安来晚了,活该淋雨。

    清韵手里还拿着荷包,她送到老夫人跟前道,“祖母,这是我昨晚熬夜绣的荷包。”

    她可不是故意起晚的,是因为她熬夜了。

    老夫人接了荷包后,丫鬟把姜汤端到清韵跟前。

    清韵没辄,端起姜汤,一饮而尽。

    老夫人左右翻看着荷包,荷包上绣着祥云如意,她笑道,“这荷包绣的不错,针脚细密,寓意吉祥。”

    说着,她嗅到一抹淡淡的清香。

    像是从荷包里发出来的。

    老夫人闻了闻,只觉得浑身舒坦,便问清韵道,“这荷包里装了什么?”

    清韵正喝茶去嘴里的姜汤味,听老夫人这么问,忙回道,“只是一些寻常药材,有静心凝神的功效,祖母喜欢,回去我给祖母也绣一个。”

    老夫人笑道,“你要绣的东西还多着呢,先绣嫁衣,祖母这里荷包多,装上药材就成了。”

    清韵点头记下。

    她坐下继续喝茶。

    老夫人把荷包交个孙妈妈,道,“送去前院,等雨停了,让周总管派人送镇南侯府去。”

    说完,老夫人看着窗外,有些担忧道,“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侯爷是不是在赶路。”

    知道老夫人担忧,周梓婷劝道,“外祖母放心,算算时间,舅舅还在几百里外呢,京都下雨,舅舅那里许是大晴天,舅舅肯定会准时回京的。”

    孙妈妈点头笑道,“表姑娘说的对,侯爷经常离京办差,遇到下雨也不是第一次,他会照顾自己,老夫人就放心吧。”

    老夫人何尝不知道侯爷会照顾自己,可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根本没法控制,她轻叹道,“希望这一次侯爷办差回来,能得皇上高兴,往后不用再这么频繁的离京办差,经常几个月都见不着他的面了。”

    沐清柔就道,“侯府恢复爵位,父亲回来,肯定有不少大臣前来道贺,让父亲好好拉拢他们,到时候在皇上跟前帮着说好话,父亲就不用这么奔波劳累了。”

    老夫人没有说话,只端茶走神。

    侯府和镇南侯府结亲,就算看在镇南侯的面子上,侯爷这一次回京,怎么也能住到清韵出嫁之后吧?

    怕老夫人伤感,周梓婷几个努力逗老夫人高兴。

    说着说着,就聊到宴会上。

    屋子里沉闷气氛,一扫而空。

    清韵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别人问她意见,她只摇头。

    多摇几回头,也就没人问她了。

    大家都知道,清韵根本就没参加过几次宴会,第一次参加宴会就是桃花宴……

    窗外的雨,一直下着。

    等到雨停时,清韵等人已经陪着老夫人吃午饭了。

    今天,清韵几个都陪老夫人用饭,厨房烧了十二个菜。

    满满一桌子的好吃的。

    可惜,清韵早上吃的晚,还吃了不少,都不怎么饿。

    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老夫人见了,问道,“饭菜不合你口味?”

    清韵连忙摇头,“饭菜很好,只是清韵早上吃的晚,并不饿。”

    她说着,见有丫鬟过来,在孙妈妈耳边嘀咕几句。

    清韵就多看了孙妈妈几眼。

    就吃个饭,她已经见好几个丫鬟过来禀告她事情了。

    老夫人见她望着孙妈妈,便问孙妈妈道,“出什么事了?”

    一般老夫人吃饭,除非是大事,否则都不禀告的,怕影响老夫人食欲。

    孙妈妈笑道,“不是府里出事了。”

    沐清柔一听,就知道有八卦,忙问道,“那是谁出事了?”

    孙妈妈便道,“是安郡王和逸郡王,两人被罚在城北军营扫马厩一个月,皇上罚他们,便是刮风下雨,也要去受罚的,今儿风很大,两位郡王心情都不好,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起了冲突,最后打了起来,好好一个马厩,被两人给拆了,这事惊动了皇上,皇上要两人把马厩怎么拆的,怎么修好。”

    几人听得直笑。

    尤其是沐清柔,捂嘴笑道,“两位郡王爷修的马厩,也不知道什么马儿,这么有福气能住。”

    老夫人嗔瞪了沐清柔一眼,“不得胡说。”

    孙妈妈继续道,“另外,就是今儿皇上给大皇子赐婚了。”

    老夫人望着孙妈妈,问道,“娶的是谁家姑娘?”

    “是右相府周二姑娘,”孙妈妈回道。

    老夫人点点头,“周二姑娘容貌端庄,才华洋溢,是京都大家闺秀中的翘楚,端丽冠绝,除了江筱姑娘能和她一争高下,京都还真没有姑娘比的过她,她做大皇子妃,倒是当之无愧。”

    沐清芷就笑了,“镇南侯宁愿娶三妹妹,也不愿娶江筱姑娘,可见三妹妹比江筱姑娘好,能和周二姑娘一争高下的,应该是三妹妹才对。”

    她说着,沐清柔附和道,“就是。”

    清韵瞥了两人一眼,道,“要真如二姐姐和五妹妹这么说,那冠绝京都的就是你们两个了。”

    两人脸猛地一红,瞪了清韵道,“你胡说什么呢?!”

    清韵好笑,“我哪里胡说了,祖母说,周二姑娘冠绝京都,你们说我能和她一争高下,我觉得我比不上你们,如此一来,你们不就比周二姑娘厉害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