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烧鸡(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 烧鸡(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这一场春雨,来时雨势急骤,声音激昂,犹如万马奔腾。

    去时,雨势减缓,声音也弱了下去,轻柔的沁入人心,像夏日清晨的轻风,拂过荷叶上莹润的露珠,轻轻摇晃。

    风绵绵不断,这一场春雨,也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天。

    地上潮湿,清韵已经两天没有出泠雪苑了。

    春雨如丝,细的像牛毛,像银丝,仿佛风一吹就能吹断。

    透过窗柩,看院落,像是笼罩着一层白烟,院里的树,如同写意一般,淡淡的,蒙蒙的,若隐若现。

    尤其是朦胧雾霭中,偶尔有几声清脆的鸟鸣。

    真叫人恨不得撕碎这一层薄纱,去看是什么鸟儿站在树上欢歌。

    清韵倚靠着窗户,手撑着下颚,一手揉脖子。

    青莺坐在小杌子上,在做鞋子。

    喜鹊端了茶水进来,笑道,“姑娘,外面雨已经停了,也有了一丝阳光,要不了一会儿,天就放晴了。”

    青莺一边忙活,一边笑道,“总算是放晴了,闷在屋子里,哪都去不了,人都要憋坏了。”

    喜鹊把茶放到小几上。

    青莺就站起来,把鞋递给她看,“你看看,我这鞋做的怎么样?”

    喜鹊接了鞋,细细看着,连连点头道,“做的很好啊,秋荷姐姐肯定喜欢。”

    她说着,紫笺就站在珠帘外笑道,“姑娘,秋荷姐姐来了。”

    青莺连忙迎了上去,脸上挂着欣喜的笑,问道,“秋荷姐姐怎么来了?”

    秋荷朝青莺一笑,又跟清韵福身请安,道,“尚书府大太太来侯府了,说是昨儿堂姑娘的药就用完了。这两日三姑娘也没去老夫人那里,也不知道托楚大少爷买的药送来没有。就让奴婢来问问。”

    药早就调制好了,只是天一直下雨,清韵没有让丫鬟送去。

    她看了青莺一眼道,“去拿来。”

    青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拿几瓶?”

    她问完,喜鹊就瞪了她一眼。

    虽然秋荷姐姐不错,可这话问的。不明摆是说姑娘拿了药,拖着不给堂姑娘和五姑娘吗?

    青莺也知道自己问错话了,忙补救道,“堂姑娘还有三瓶药,五姑娘有一瓶,是让秋荷姐姐一并带去,还是奴婢给五姑娘送去。”

    秋荷笑道,“五姑娘就在春晖院。”

    青莺点点头,忙去拿了四个小玉葫芦来。递给秋荷道,“麻烦秋荷姐姐了。”

    秋荷拿了药膏,笑道。“这是奴婢分内之事,不敢言麻烦。堂姑娘还急着用,奴婢就先告退了。”

    说着,跟清韵福身。

    青莺送她出去。

    等回来时,脸涨红的看着清韵,想说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清韵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拿了绣棚子,笑道,“秋荷不是多话之人。在她面前偶尔失言不是大事,但要换做旁人。没准儿就是祸端了。”

    沐清柔和沐千染多期盼脸能尽早恢复容貌,为了几瓶子药膏,已经来侯府催几回了。

    她明知道她们急着用,却迟迟不送去,这不是存心让沐千染脸上带着伤疤出嫁吗?

    沐千染和沐大太太还不得恨死她啊。

    虽然她不怕她们,可是被人没事挑刺,也是很烦的一件事。

    青莺站在一旁,保证道,“奴婢以后说话,一定小心谨慎,再不会犯今天这样的错了。”

    清韵低头,继续绣针线。

    屋子里,很安静。

    忽然,窗户处传来一阵敲响。

    喜鹊忙走了过去,见卫风站在外面,她高兴的回头道,“姑娘,是卫风大哥呢。”

    清韵把绣棚子放下,走了过去。

    见到卫风,清韵问道,“你来是?”

    清韵还没问完,卫风就拎了个包袱放窗户上,笑道,“这是爷让我送来的。”

    “什么东西啊?”清韵问道。

    她的脸,有些嫣红。

    不过下一秒,嫣红便散去了,因为卫风回道,“包袱里装的是大锦律法,一半是皇上的,一半爷这几日抄的,他让属下送来,让三姑娘对照查看,看可有抄错之处。”

    清韵望着包袱,没有说话。

    青莺就道,“姑娘忙着绣嫁衣,没时间啊。”

    卫风笑道,“爷是怕回头皇上会罚三姑娘,让他背黑锅,所以让三姑娘自己,或是找人检查,他放心些。”

    清韵头有些涨疼。

    江老太爷也说过,皇上要是真想罚她,便是不抄错,她也照样挨罚。

    “这么说,我是罚抄大锦律法是罚定了,为什么啊?”清韵很气愤,也很不解。

    罚她抄三遍大锦律法,皇上是能多长几块肉,还是能长命百岁?

    卫风摇头,“属下也不知道,皇上的心思一般人猜不透,爷也只是有这样的担心,并不一定是真的。”

    虽然不是真的,可清韵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她或许真的会被皇上罚抄大锦律法。

    她到底什么地方惹怒皇上了,要罚她啊?!

    清韵揉太阳穴,一脸悻悻然的转身。

    卫风轻咳两声,清韵又转身回来了。

    她望着卫风,问道,“还有事?”

    卫风讪笑两声,“爷有几日没来了,三姑娘都不问问这几日爷在做什么吗?”

    清韵嘴轻轻抽,你要想说直接说不就是了,有这样问的吗?

    她虽然很想知道,但就是不问,反倒指着喜鹊怀里的包袱道,“不是在抄大锦律法吗?”

    卫风哑然,“爷的身子,三姑娘比谁都清楚,他不可能一天到晚的抄大锦律法。”

    他太过劳神,身子吃不消。

    清韵望着卫风,紧绷了脸道,“他这几日都做什么了,你直接说吧。”

    卫风咳了好几声道,“爷在学做烧鸡和烤鸭。”

    卫风说着,清韵直接凌乱了。

    脑子里,自动脑补楚北站在烤炉旁,系着围裙,头带帽子,拿着刷子,刷啊刷的……

    身后有人催道,“快点,别磨蹭,上两只烤鸭。”

    楚北一回头,银色面具,加上冷冽的眼神,能把人直接吓哭了。

    想到那画面。

    清韵,“……。”

    她抚着额头,问卫风,“他为什么要做烧鸡和烤鸭?”

    卫风站在窗外,道,“还不是逸郡王,扫了两天马厩,他快疯了,然后就变着法子的为难爷,要吃爷亲手做的烧鸡和烤鸭,不然就把他背黑锅的事告诉皇上,大家一起挨罚,爷没辄……。”

    “然后呢?”清韵问道。

    “……爷已经烤坏了七十多只鸭子,一百多只鸡了。”

    浪费啊。

    不过清韵知道,楚北做烧鸡和烤鸭这么窘的事,卫风告诉她,肯定是有目的的。

    “再然后呢,”清韵问道。

    卫风重重一咳,道,“爷也快疯了,打算去跟皇上自首了,属下觉得三姑娘聪慧,或许有法子能摆平逸郡王。”

    清韵,“……。”

    是不是太高看她了?

    青莺望着卫风道,“我家姑娘从未进过厨房,连油盐酱醋都分不清楚,怎么帮楚大少爷做烤鸭和烧鸡给逸郡王吃?”

    卫风,“……。”

    不至于连油盐酱醋都分不清吧?

    为什么他会觉得三姑娘会烧饭呢?

    “三姑娘真的不会吗?”卫风不死心道,“逸郡王答应,只要爷做的烧鸡和烤鸭让他满意了,他就不再拿这事要挟爷了。”

    清韵失笑,“逸郡王是晾准了你家爷做不到吧。”

    卫风不说话,因为清韵猜对了。

    让楚北去做烧鸡和烤鸭,也亏得逸郡王想的出来,这不明摆着是磨难人吗?

    更绝的是,楚北做不到,卫风就来找她帮忙。

    可偏偏逸郡王帮的不只是楚北,更多的还是帮她。

    “你觉得我会做烤鸭吗?”清韵望着卫风,正儿八经的问。

    卫风只觉得脚底生风,想跑了,他红着脸道,“属下只是不忍心爷被皇上罚扫马厩,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问问。”

    他完全是把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到这会儿,卫风也有些后悔了。

    他不应该来啊,大家闺秀有几个会下厨的,还不是吩咐一声,自有丫鬟去办。

    现在三姑娘知道爷为了和她成亲,求逸郡王帮忙,欠逸郡王一份恩情,被他刁难,三姑娘心里肯定不好受。

    卫风抬手,要作揖告退。

    就听清韵道,“承蒙你看的起啊,家常小菜,我倒是会做几个,不过烤鸭和烧鸡这样的大菜,我只吃过,没有做过,不过怎么烧,我倒是听别人说起过,你要想知道,我倒是可以写下来给你,让你家主子钻研下,或许能做的出来。”

    清韵说着,卫风扭了眉头,他已经够看得起三姑娘的了,没想到三姑娘更看的起爷。

    三姑娘要是知道那些被烧毁的鸡啊鸭啊,都是镇南侯府的厨子在一旁教爷,还被爷给烧坏的,她肯定就不会让爷钻研了。

    清韵见他不说话,问道,“不要?”

    卫风摇头,“那麻烦三姑娘了。”

    青莺就去端了笔墨纸砚来。

    清韵刚坐下,外面紫笺跑进来道,“姑娘,出事了,老夫人让你赶紧去春晖院。”

    清韵敛紧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紫笺回道,“好像是秋荷姐姐把五姑娘和堂姑娘的药膏给打碎了。”

    青莺听得一怔,“秋荷姐姐办事沉稳,怎么会把药膏给打碎了呢,碎了几瓶?”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