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桐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秋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韵站在一旁听着,心情也很好,侯爷回京,她也高兴呢。

    在记忆中,整个侯府,只有侯爷最疼爱她。

    不过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个,因为楚北说过,等侯爷回京,侯府就热闹了。

    她很期待楚北说的热闹。

    再看老夫人,听到侯爷回京了,脸上的怒气就一扫而空了,清韵想,三位少爷算比较倒霉,要是再多磨蹭一会儿,估计老夫人都免了他们的罚了。

    正想着呢,就听大夫人道,“老夫人,侯爷快要回府了,三位少爷到底年纪小,爱贪玩,并非是故意绊倒秋荷,闯下大祸……。”

    大夫人说着,清韵瞥头望着老夫人的脸色。

    只见她脸上的温和散去,带了三分冷意。

    三少爷他们不是有意闯下大祸是真的,可是故意绊倒秋荷,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就是想瞧见丫鬟被摔倒的窘迫,以此取乐。

    大夫人还以为老夫人高兴了,趁机替三少爷求情,老夫人会应了,谁想老夫人又变脸了,赶紧道,“我不是帮大少爷他们求情,只是侯爷办差回来,舟车劳顿,疲乏不已,应当好好歇息,不应该拿这些事来烦他。”

    老夫人笑了,不过笑意未达眼底,“你也知道不应该,侯爷离京办差,几位少爷交给你管,他们闯下大祸,是你这个做母亲的疏于管教,我还没有责罚你,你倒嫌我罚他们罚的重了?你是想宠几个纨绔子弟出来不成?!”

    被老夫人当着一屋子丫鬟婆子的面数落,大夫人的脸挂不住,一阵红一阵青。

    偏还只能忍着,道,“媳妇不敢。”

    外面,有婆子进来道,“老夫人,秋荷疼晕了。”

    听婆子禀告,一屋子丫鬟都唏嘘不已。都在心底替秋荷叫委屈。

    要不是三位少爷胡闹,故意拿绳子绊倒她,她怎么可能摔了药瓶,被打了四十大板。

    幸好三姑娘及时赶过来。不然秋荷真被打上四十大板,铁定没命。

    老夫人听说秋荷晕了,手中佛珠顿了下,道,“给她找个大夫看看。”

    清韵上前一步。道,“祖母,清韵之前就想跟您讨了秋荷,只是没敢张这个口,今儿见她挨打,很后悔没早跟你开口,清韵恳求您把秋荷给清韵做丫鬟吧。”

    听清韵这么说,老夫人有些怔住。

    随即眸底闪过一抹笑意。

    她这个孙女,果然不一般。

    秋荷是她身边的四大丫鬟之一,办事沉稳。性子随和,要不是今日犯了大错,她还真舍不得杖毙她。

    她救了秋荷一命,秋荷必定忠诚于她,有秋荷跟在她身边伺候,她也放心。

    想着,老夫人瞥了眼孙妈妈道,“把秋荷的卖身契拿给三姑娘。”

    孙妈妈就转身去内屋拿秋荷的卖身契给清韵了。

    薄薄的一张纸,很轻,可是它却是一条人命。

    谁有这张纸。谁就能主宰秋荷的生死。

    哪怕她被人冤枉,无辜挨了那么多板子,也只是替她找个大夫看看,这事就算了了。

    清韵很感慨。

    青莺和喜鹊则高兴不已。

    她们以前就很喜欢秋荷。因为她很亲和,不像其他丫鬟那样踩低捧高,见她们姑娘不得宠,看她们时,别说眼睛了,鼻孔都是朝天的。

    清韵把秋荷的卖身契递给喜鹊道。“扶秋荷回去上药。”

    喜鹊小心收好卖身契,福身告退。

    等她走后,周梓婷望着老夫人道,“祖母,药膏的事怎么办?”

    提到药膏,老夫人又开始头疼了。

    孙妈妈回道,“被摔了的四瓶药膏,还余下一瓶子,还有再买三瓶。”

    老夫人瞥了大夫人一眼道,“你拿五千两,我拿五千两,再让大太太拿五千两,余下的从公中拿。”

    大夫人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不过她眼睛瞟了清韵一眼。

    清韵知道,她再惦记她的三万两银票。

    大夫人想她掏三万两,还给大太太,不帮大太太买药膏了,反正还有一瓶,够沐清柔用的。

    她既不用掏钱,还能让大太太多付出一倍的代价,这是两全其美的事。

    对清韵来说,不论她掏钱还是不掏钱,她都只能挣三万两。

    清韵以为大夫人会站出来反对,结果却让她很震惊。

    因为大夫人同意了。

    看着她点头,清韵真想出去看看,是不是铁树开花,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大夫人同意了,可是清韵还不同意呢。

    老夫人看了眼清韵,眸光落到沐清柔身上,冷了声音道,“之前让你给清韵道歉,你道歉了没有?”

    沐清柔眼眶一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睫毛轻颤,眼泪就那么滑了下来。

    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哪还有以前那骄纵跋扈的模样,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周梓婷和沐清雪两个互望一眼,眸底都闪过一抹笑意。

    她们就说吧,其实不用她们劝说,清韵就能和大夫人她们掐起来,果不其然吧,这都要势不两立了。

    沐清柔以为她哭,会有人帮她求情,谁想等了半天,都没人开口。

    她只能咬着牙关,跟清韵道歉了,“三姐姐,之前我也是被气坏了,才口不择言,我不是故意把错往你身上推的,你就原谅我吧。”

    说是道歉,其实沐清柔脸上可没有半点歉意,一双眼睛带着愤怒,就连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这样的道歉,清韵可不稀罕。

    她笑道,“五妹妹也太容易生气了些,尤其是一生气就口不择言,这是在府里,大家都是姐妹,冲撞几句,过几天也就算了,要是在府外,没准儿就记了仇了。我记得母亲说过,抄佛经,有助于修身养性,我抄了两年。心平气和了许多,五妹妹不妨试试?”

    清韵这么说,老夫人就点头道,“抄佛经确实有助于修身养性,清柔性子太燥。太容易冲动,每天抄十篇佛经,什么时候性子不那么急躁了,就不用抄了。”

    沐清柔恨不得掐死清韵了。

    大夫人怕她再惹怒老夫人,赶紧给她使眼色。

    沐清柔一肚子火气,憋的辛苦。

    老夫人朝清韵招手,清韵走到她身边坐下。

    老夫人握着清韵的手,道,“今儿的事,祖母知道你受委屈了。”

    清韵轻轻耸肩。笑道,“清韵已经习惯了。”

    老夫人,“……。”

    老夫人一脸错愕。

    一屋子的丫鬟也听呆了,望着清韵的眼睛瞪的圆圆的。

    清韵心中好笑,她不过是没按照常理接话,至于那么诧异吗?

    她就是要不按常理接话,顺着老夫人的话说,用膝盖想,也知道接下来就是要她帮尚书府买药了。

    周梓婷站在一旁,望着清韵。道,“三表妹今儿受了委屈,可是三表妹不帮着买药,堂婶就要多花三万两。她肯定不会答应,染堂姐就要嫁进定国公府了,大姐夫卧病在床,没法继承爵位,你就算为了大姐姐……。”

    清韵望着周梓婷,好笑道。“尚书府有求于人,还这么趾高气扬,不就仗着侯府希望染堂姐将来能多照应点大姐姐吗,除了这一点,还有别的吗?”

    “有这一点,就足够让侯府屈服了,”周梓婷轻叹道。

    清韵嘴角划过一抹讥笑,“侯府屈服?还是为了大姐姐?不知道大姐姐听到这话,是会笑,还是会哭?”

    要真为了她好,还会明知道定国公府大少爷卧病在床,还把她推进火坑?

    以前是为了侯府好,甘愿牺牲她。

    现在为了她,又愿意委屈侯府了。

    怎么听,怎么讽刺。

    清韵说着,一屋子的人都去看老夫人,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有懊悔之色。

    周梓婷望着清韵道,“当初牺牲大表姐,也是逼不得已啊,侯府亏欠了大表姐,这不是再努力弥补吗?”

    清韵看着她,展颜一笑,“弥补也要看人家需不需要,要是大姐姐知道,她肯定不愿意侯府为她受委屈。”

    清韵说的斩钉截铁。

    因为,沐清凌根本就不需要。

    周梓婷看着清韵,道,“三表妹,我们知道你心疼大姐姐,为她打抱不平,但你不要意气用事。”

    清韵望着老夫人道,“我可以再帮尚书府一回,但我有个条件。”

    老夫人眉头轻动了下,问道,“什么条件?”

    “不论我什么时候想出府去看大姐姐都可以,”清韵回道。

    周梓婷捂嘴笑,“你这算什么条件啊,根本就没人拦着你不许你去啊。”

    现在是没拦着,回头嫁期近了,看你们拦不拦。

    清韵只是想去看沐清凌,老夫人怎么会不答应。

    她刚点头,外面丫鬟就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老夫人,侯府大喜啊!”

    老夫人听得怔了下,忙问道,“喜从何来?”

    丫鬟粗喘气道,“皇上给咱们侯爷升官了,还赏了一堆好东西!”

    老夫人听得高兴,孙妈妈更是笑出了眼泪来,“侯爷是苦尽甘来了啊。”

    有大胆的丫鬟就凑上来道,“老夫人,侯爷大喜,奴婢们能不能跟着粘点喜气?”

    老夫人兴头上,要什么许什么,她笑道,“赏,都赏!”

    沐清柔几个道,“祖母,我们去迎接父亲了。”

    “去吧。”

    大夫人走在前面,清韵几个跟在后面,朝前院走去。

    远远的,就瞧见侯爷迈步进二门。

    和记忆中一样,侯爷是个儒雅俊逸的男子。

    他生得身材高挑,英伟不凡,双目炯炯有神,唇边蓄着短髯,儒雅中透着几分威严。

    看见侯爷,大夫人的脚步快了几分。

    可是刚走了几步,大夫人的脚步又慢了下来。

    只见侯爷身后,走进来个女子。

    那女子年约二十一二,模样端庄俏丽,穿戴有些像宫女。

    侯爷怎么会带个宫女回府?

    想不明白,大夫人就笑着迎了上去,福身道,“盼了这么多天,侯爷可算是回来了。”

    沐清柔几个也跟着福身,清脆了声音道,“给父亲请安。”

    清韵站在最后面,她清楚的感觉到,侯爷先看了她一眼,才道,“都起来吧。”

    清韵站起身来,便瞧见那女子看着她笑。

    笑容温和,淡雅如菊。

    方才清韵就觉得这女子眼熟,这会儿离的近了,她直接怔住了。

    难怪她觉得眼熟了,这宫女她在御书房见过啊。

    她记得孙公公喊她秋桐?

    清韵正诧异,大夫人则笑问侯爷道,“这位姑娘是?”

    侯爷看了秋桐一眼,给大夫人介绍道,“她是皇上身边的御侍女官,秋桐姑娘。”

    御侍,是皇上身边的女官,从二品。

    大夫人笑道,“秋桐姑娘怎么来侯府了,可是皇上有事?”

    秋桐姑娘脸微微红,羞涩道,“皇上将我赏赐给侯爷了。”

    她说话声不大,可是威力无穷。

    大夫人脑袋嗡的一声叫,脸瞬间惨白如纸。

    她身子一晃,要不是丫鬟扶着她,估计都能摔地上去,可见这事对她打击之大了。

    一群人都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岔了。

    皇上将身边的御侍女官,赏赐给侯爷了?

    侯爷看了大夫人一眼,道,“先去给老夫人请安再说。”

    说着,他迈步往前走。

    秋桐姑娘紧随其后。

    丫鬟扶着大夫人往前走,她脚步很虚。

    沐清柔脸上写满了愤怒,“皇上怎么会把身边的女官赏赐给父亲呢?!”

    周梓婷和沐清雪互望一眼。

    周梓婷脸色还好,沐清雪脸就白的多了。

    她一心希望江家能认二姨娘为义女,将来能和大夫人一争高下。

    如今倒好,江家还没认二姨娘为义女,侯府就多了一个皇上赏赐的女人了。

    还不知道皇上赏赐的二品女官,是做妾,还是做平妻。

    可不管是哪个,就冲她是皇上赏赐的,在侯府的地位就不会低了!

    沐清雪心里堵的慌,恨不得转身去挠墙了。

    清韵脚步淡定,不过心底却不平静。

    这事是不是就是楚北口中的热闹?

    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皇上把身边的御侍女官赏赐给了父亲?

    正想着呢,就听周梓婷低呼道,“御侍女官秋桐,我想起来了,前年皇后惹怒太后,太后要云贵妃执掌凤印,皇上没有答应,然后让他身边的御侍女官秋桐代替皇后执掌了三个月的凤印……虽然她不是后妃,却执掌过凤印,这样的身份,居然赐了舅舅,还升了舅舅的官,皇上是要重用舅舅了吗?”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