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见外(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八章 见外(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说着,青莺伸手拽了下她的云袖。

    姑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秋桐姑娘可是皇上的御侍女官啊,是皇上的人啊,姑娘在她面前抱怨皇上坑她,也不怕祸从口出。

    青莺拽清韵,秋桐瞧见了,她笑道,“孙公公说,皇上只有在楚大少爷和三姑娘面前,才有三分真性情。”

    清韵囧了。

    明明是坑人好吧,怎么听着还是无上的荣幸了?

    如果皇上的真性情是喜欢坑人,她宁愿不要啊。

    看着清韵哭笑不得的模样,秋桐心道,三姑娘当真是有趣的很。

    两人就在花园走走逛逛,偶尔说笑两句。

    清韵没有将秋桐当成她的长辈,秋桐也没有将清韵当成晚辈的想法,就像朋友,像姐妹似地。

    两人迈步走进一凉亭,等她们坐下,丫鬟就端了茶来。

    才下过雨的天气,地上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不过风吹过,还有些凉意。

    捧着温热的茶水,暖意传来,整个人都舒坦了。

    清韵喝了两口茶,瞥头见秋桐望着远处,她笑问道,“你是真心愿意嫁给我父亲的?”

    她对秋桐很有好感,所以才会这么问。

    秋桐没想到清韵会这么问她,她嘴角含着抹浅浅的微笑,道,“我在御书房当值多年,进过御书房的大臣,我都认得,说实话,极少有大臣有侯爷这么……。”

    不知道是她没找到形容词来形容侯爷,还是顾忌清韵,不敢用损词。

    所以,秋桐说到一半,直接饶了过去,她笑道,“侯爷这次离京办差,这差事皇上原是打算交给定国公府二老爷的,他推脱了,皇上又打算交给义承侯。他也推脱,最后才到侯爷手里。侯爷想都没想,就应下了,我当时还在想,他怎么不推脱下。”

    说到最后,秋桐脸上的笑意更浓,还添了三分烟霞。

    清韵还能看不明白,秋桐是钟情于侯爷了。

    她笑而不语。端茶轻啜。

    小坐了片刻后,便有丫鬟过来,福身道,“秋桐姑娘,侯爷让你去春晖院。”

    秋桐便起身,随丫鬟走了。

    清韵也起了身,不过她没有走,因为沐清雪和周梓婷走了过来。

    沐清雪俏脸微白,她望着清韵。道,“三姐姐和秋桐姑娘聊的很高兴啊。”

    听着沐清雪话里的酸味,清韵轻笑反问。“祖母让我陪她在花园散步,我和她不聊的高兴。难不成要吵起来?”

    沐清雪脸一哏。

    周梓婷坐在来,又拉着沐清雪坐下,望着清韵道,“原本我们计划的好好的,谁想到皇上会将身边的御侍女官赐给舅舅,这一招,杀的我们是措手不及,秋桐姑娘身份特殊,且不说她是皇上赐的。就冲她御侍女官的身份,便不能慢待了。”

    清韵轻嗯了一声。像是不在意似地。

    周梓婷伸手推了清韵一把,道,“皇上赐了个人给舅舅,这不是小事啊,你怎么漫不经心的。”

    清韵望着她,道,“皇上把御侍女官赐给父亲,这当然不是小事,可事再大,与我有何相干?我除了能静静的看热闹,还能做什么?”

    她轻飘飘反问,叫周梓婷哑口无言。

    本来,她们打算扶持二姨娘这事,清韵就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如今更好了,不用扶持二姨娘,皇上就赐了个身份不一般的女人给舅舅,皇上给大夫人添堵,大夫人有气都没地方撒。

    她怎么觉得什么好事都绕着清韵转啊。

    就跟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口渴了有人端茶来的感觉?

    周梓婷眸光一动。

    莫非皇上赐秋桐给舅舅这事,和她有关?

    周梓婷越想,越觉得这事和清韵脱不了干系。

    可她有那么大本事吗?

    难道是镇南侯帮的忙?

    可是镇南侯有那么闲,管这么宽吗?

    凉亭,寂静的只有风声。

    风吹乱头发,清韵将一缕碎发勾于耳际,道,“有话就直说吧。”

    沐清雪双手紧握,望着清韵道,“你是不是打算扶持秋桐姑娘了?”

    清韵望着她,扑哧一笑,“我扶持秋桐姑娘?五妹妹也太高看我了吧,人家是皇上身边的御侍女官,需要我扶持吗?”

    “她不需要,可是二姨娘需要,”沐清雪红着眼眶道。

    清韵敛了下眉头,道,“五妹妹心里清楚,没有秋桐,二姨娘还有五成希望,现在有了她,二姨娘连一成希望都没了。”

    现在有了秋桐,大夫人装病撂挑子,老夫人不会再生气了,她会直接让秋桐顶替她。

    估计,以后大夫人也不敢再随意任性了。

    清韵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没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她起身离开。

    只是她一走,身后便传来哐当一声。

    沐清雪将桌子上的茶盏摔地上去了。

    清韵头也未回的走了。

    周梓婷还在喝她的茶,沐清雪望着她,气道,“你倒是说话啊!”

    周梓婷望着她,道,“让我说什么?说二姨娘还没开始争,就已经输了?”

    江家愿意认二姨娘为义女,就是想扶持她跟大夫人斗,给大夫人添堵的。

    而且,江老太爷还不怎么乐意,是清韵去劝了他,他才答应的。

    现在侯府有人跟大夫人斗了,江家明明可以置身事外,除非脑子秀逗了,才会凑上来蹚浑水。

    二姨娘,是彻底没希望了。

    周梓婷走了,沐清雪将桌子上的茶盏都摔了,然后去了翠竹苑。

    二姨娘坐在小榻上,脸色很难看。

    那种失落,看的沐清雪鼻子泛酸。

    是她,给了二姨娘希望,却被人生生给夺去了!

    原本,二姨娘就没敢奢望过,她能有被扶正的一天。

    是她,努力给她画了一个很美好的大饼,她也努力的在揉粉。可是她粉还没揉好,别人就把她连粉带锅一起给端走了!

    而且抢她粉和锅的人还是皇上!

    沐清雪眼睛一眨。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扑到二姨娘怀里,哭了起来,“姨娘……。”

    二姨娘眼泪也流了下来,她搂着沐清雪,帮她擦眼泪道,“雪儿不哭。”

    沐清雪伏在二姨娘身上,哭的泣不成声。

    二姨娘摸着她脑袋。哽咽道,“姨娘这辈子是没希望了,姨娘认命了,只希望你能嫁个好人家。”

    沐清雪抬起头来,狠狠地抹了下眼睛。

    她双眸红肿,眸底闪着阴翳的光芒。

    珠帘外,丫鬟端茶过来,被那眼神吓住。

    身子一哆嗦。

    手里的茶盏就掉了一地。

    再说清韵,出了凉亭。走到一个岔路口。

    正犹豫着是去春晖院,还是回泠雪苑。

    正想着呢,就有丫鬟过来道。“三姑娘,老夫人让你们回屋歇息。晚上去春晖院给侯爷接风洗尘。”

    清韵嘴角一扬,笑道,“我知道了。”

    说着,她就转身朝泠雪苑走去。

    进了院门,清韵便瞧见喜鹊内屋门口踱步。

    清韵就知道楚北来了。

    见了清韵,喜鹊脸上一喜,迎了上来。

    清韵迈步进屋。

    身后,青莺问道,“秋荷姐姐怎么样了。她还好吧?”

    喜鹊摇头,“我和紫笺帮她上了药。还喂她吃了半碗粥,她昏睡了过去,情况好像不怎么好。”

    “没事,一会儿求姑娘帮她把个脉不就行了。”

    青莺看的很开,虽然秋荷很倒霉,不过碰到姑娘,她就是万幸的了,尤其以后还能跟着姑娘了,这就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站在珠帘外,清韵便瞧见楚北坐在桌子前。

    桌子上有她走之前,放在那的笔墨纸砚。

    楚北正在写什么。

    卫风、卫驰站在他身后。

    瞧见清韵过来,卫风提醒道,“爷,三姑娘回来了。”

    楚北抬眸,他眼眸深处的幽黑目光带着一丝明亮,笑意深深。

    他看了看清韵,眸光又落到纸上,笑道,“画的还不错。”

    清韵脸微微红。

    她以为楚北给她画了画像。

    谁想走近一看。

    纸上竟然是一只烧鸡!

    清韵心那个堵啊,脸烫的那叫一个厉害。

    楚北放下笔墨,很自然的拉着清韵坐下,手抚着她额头,问道,“脸红成这样,生病了?”

    清韵脸瞬间又红了三分。

    尤其是卫风和卫驰两个,瞥过脸去,用行动表明,什么叫非礼勿视。

    清韵将楚北的手拂开,道,“我没病。”

    楚北低笑一声。

    清韵抬眸看着他,楚北忙轻咳一声,把笑意掩去,道,“不打算说些什么感谢我?”

    清韵看着楚北嘴角的笑,心道,这厮上门,不会就是来听她感谢的吧?

    是不是闲的太发慌了?

    清韵眼珠子一转,笑道,“咱两谁跟谁啊,言谢太见外了吧?”

    楚北,“……。”

    卫风一个没憋住,笑出了声。

    爷来泠雪苑,就是想听三姑娘谢他,谁想就听到这么一句话。

    而且,还叫人无法反驳。

    听到卫风笑,楚北手拿起笔,往后一扔。

    卫风身子一闪,然后……

    那沾了墨水的狼毫笔,就丢在了小榻上。

    好巧不巧的落在了清韵的嫁衣上。

    清韵一下子炸毛了,几乎吼道,“我的衣服!”

    她走过去一看,嫁衣上好大一块墨迹,清韵恶狠狠的剜着楚北了。

    楚北扭头,要瞪卫风。

    可是屋子里,哪还有卫风的人影啊,他跑了。

    PS:求月票~~~~(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