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九十章 身份

第一百九十章 身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以为今天的家宴会很热闹,充满了厮杀和争斗。

    可是结果很出乎她意料,家宴格外的平静,连个波澜都没有起。

    等家宴吃完,清韵出春晖院时,天边才有几缕晚霞。

    家宴上,她们落座时,不等侯爷安排秋桐坐那儿,大夫人就一脸笑意的拉着秋桐姑娘坐在她身边,对她是嘘寒问暖,不知道的,还当秋桐是她女儿。

    从侯爷领着秋桐回来,到吃完家宴,也有两个多时辰了。

    大夫人居然都没炸毛,这份忍耐当真是不容人小觑。

    清韵不知道,大夫人两次回紫檀院,摔了多少的东西。

    青莺望着清韵,忍不住问道,“姑娘,你说秋桐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清韵勾唇一笑,道,“睡一觉起来,明天不就知道了。”

    青莺脸腾地一红,咕噜道,“姑娘没羞没臊。”

    清韵,“……。”

    她望着青莺,问道,“我哪没羞没躁了?”

    这污蔑来的,简直莫名其妙啊。

    青莺望着清韵,脸红的能滴血了,“姑娘说的不是侯爷和秋桐姑娘睡一觉……?”

    清韵,“……。”

    她手一抬,狠狠的在青莺脑门上拍了一下,“少想起乱七八糟的,我是说我睡一觉起来!”

    说完,清韵自己的脸也红了。

    青莺不说,她都不会往那上面想,亏得她脑袋转的麻溜。一下子就想到了。

    青莺捂着脸,恨不得钻了地洞才好。

    清韵瞪了她一眼,迈步往前走。

    回了泠雪苑。清韵先泡了个澡。

    然后继续做嫁衣。

    青莺和喜鹊两个则就着灯烛,再对照楚北抄写的大锦律法有没有抄错字。

    夜,寂静安宁。

    只听得见蜡烛燃烧的哔啵声。

    青莺将书本合上,望着清韵道,“姑娘,奴婢对完了,没有错字。”

    清誉抬头。望着她道,“确定?”

    青莺连连点头,“奴婢一个字一个字对照的。绝对不会有错。”

    喜鹊也道,“奴婢对的几本也没有。”

    清韵捏了捏眼睛,有些疲乏了。

    青莺过来道,“姑娘。夜深了。该歇息了。”

    清韵也坚持不住了,她把绣棚子放下,道,“都睡吧。”

    两丫鬟把书收起来。

    青莺去端热水来给清韵舆洗。

    喜鹊给清韵铺床,她拿起枕头,发现枕头下有张纸。

    她把纸拿起来,送到清韵跟前道,“姑娘。枕头下面有张纸。”

    清韵挑了下眉头,把手上的水擦干净。然后接了纸。

    打开一看,清韵脸微微一红。

    纸上虽然只有寥寥数笔,但可以看的出来,画的是她,还有竹林和清风。

    还提了两句诗:风竹散清韵,烟槐凝绿姿。

    见清韵脸红,丫鬟都凑上来要看纸上有什么。

    清韵嗔了她们道,“都下去睡觉吧。”

    两丫鬟咯咯笑,伺候清韵歇下,掖好被子,放好纱帐,都下去歇息了。

    翌日,阳光晴好,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

    清韵早早的就醒了,只是没有起床,懒懒的躺在床上,看着纱帐走神。

    丫鬟蹑手蹑脚的靠近床榻,见清韵醒着,有些惊讶道,“姑娘醒了啊,怎么不叫奴婢们。”

    清韵揉了揉脖子,掀开被子下床。

    穿好衣服,然后洗漱打扮。

    青莺帮清韵梳着三千发丝,外面紫笺进来,道,“姑娘,秋桐姑娘有身份了。”

    清韵看着手中金簪,笑问道,“什么身份?”

    紫笺忙回道,“大夫人将秋桐安排在紫月居,侯爷昨晚睡在那里的,一早起来,带秋桐去给大夫人敬茶时说,秋桐是姨娘,不过好像是暂时的,她虽然是姨娘,但以后她不用给大夫人立规矩,月钱加倍,而且每个月可以随意出府三次,不用报备任何人。”

    清韵听得一笑。

    不用立规矩,月钱加倍,还每个月可以随意出府三次,这样的待遇,还能说是姨娘?

    就是平妻,都不能随意出府啊。

    等梳好发髻,用了早饭,清韵就去春晖院给老夫人请安了。

    走到半道上,听到一阵鞭炮响。

    青莺笑道,“侯府换匾额了,今儿肯定会有不少人来道贺。”

    清韵边走边笑,“明天是休沐,今儿应该没什么人来。”

    青莺连连点头。

    两人往春晖院走。

    走到假山处时,远远的瞧见大夫人带着丫鬟过来。

    清韵不想上去挨白眼,就停了下来。

    透过假山缝,清韵见丫鬟四下张望了一眼,确定没人,便大着胆子抱怨道,“秋姨娘是不是觉得侯府给她的身份低了,所以进宫告状去了?”

    另外一个丫鬟则冷笑道,“给她姨娘的身份,算是抬举她了!”

    大夫人走在前面,有些不耐烦道,“少说两句,碧春,你去忠义侯府一趟,务必让大太太来见过,对了,再看看方妈妈好些了没有。”

    碧春有些担心,“奴婢不一定能请的动大太太来……。”

    “把冰颜丸送去给她,就说欠她的三万两银子,十天后,我就还她。”

    她们越走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弱。

    清韵脸有些沉。

    青莺就道,“方妈妈不是被打死了吗?”

    清韵搭在假山上的手,握的很紧。

    那天,老夫人说了那么重的话,要是让忠义侯府带走方妈妈,就连她一起带走,这是要休了大夫人的意思。

    她被逼无奈下,杖毙方妈妈,这是侯府上下都知道的事。

    她没想到,老夫人都说那么狠的话了,大夫人还敢将老夫人的话当成是耳旁风,留方妈妈一命。

    也是她大意了,方妈妈是在紫檀院被杖毙的。

    紫檀院,那就是大夫人的地盘啊,她完全可以装装样子,打上几板子,人晕了过去,就说是死了,抬出府,根本没人在意。

    清韵松了手,拿帕子擦着手上的泥土。

    青莺咕噜道,“大夫人怎么欠王大太太那么多钱啊,奴婢还以为她的钱被姑娘坑差不多了呢。”

    清韵扭头看了青莺一眼。

    随即眸光动了下。

    大夫人说十天后还忠义侯府大太太的钱。

    十天……

    那一天正好是大夫人让她去栖霞寺的日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