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把握

第一百九十一章 把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她还纳闷,大夫人怎么会那么好心,让她出嫁前去栖霞寺给她亲娘江氏点长明灯,好尽一番孝心,原来是想支开她,打她银票的主意,她倒是晾准了,她出门不会揣上一堆的银票。

    而且,她出门,镇南侯府的暗卫必定会守着她,没有了暗卫,侯府这些丫鬟,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支开了。

    她倒是谋划的周全,她辛苦坑回来的银钱,能叫她白白得了去?

    想着,清韵娇艳如含苞待放的桃花般明媚的脸色,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好似明珠般潋滟。

    清韵迈步,继续往前走。

    青莺不解道,“奇怪了,老夫人怎么没有重提让姑娘帮堂姑娘买药膏的事?”

    清韵轻笑,“人家都不急,你急什么。”

    青莺脸微红,她是性急了些,那可是三万两银票啊,可不是个小数目,虽然姑娘有好多个三万两了,可是谁也不会嫌钱多了不是。

    进了春晖院,饶过梅兰竹菊四扇屏风,清韵见到有大夫在帮老夫人诊脉。

    清韵多瞧了老夫人两眼,然后眉头微微挑了下,老夫人脸色红润,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不像是有病在身的人。

    她上前,小声询问孙妈妈道,“祖母病着了?”

    孙妈妈摇头道,“老夫人没有身子不适,昨儿三位少爷在祠堂跪了三个时辰,受了凉,三少爷还好。丫鬟精心伺候,只是有些咳嗽,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发起了高烧。吴大夫是来给他们瞧病的,这不顺带给老夫人请个平安脉。”

    清韵听着,轻点了下头。

    这两日才下过大雨,祠堂又清冷,加之大少爷和二少爷两个庶子,平时吃穿用度都比三少爷差好几个档次,便是丫鬟伺候起来。也是天上地下,大少爷和二少爷发高烧,三少爷只是有些受凉。不足为奇。

    那边吴大夫手了手,孙妈妈就赶紧问道,“老夫人身子可有不妥之处?”

    吴大夫笑道,“老夫人身子骨好着呢。我也是给不少老太太诊过平安脉的。可没几个有老夫人这么好的身子骨的,老夫人长命百岁不是问题。”

    这大夫医术不知道深浅,但嘴上哄人的功夫倒是了得。

    三两句话,就哄的老夫人高高兴兴的,笑的合不拢嘴。

    吴大夫笑的,“铺子里还有病人,我就先告辞了。”

    “有劳吴大夫了,”老夫人笑着。吩咐丫鬟道,“送吴大夫出府。”

    等大夫一走。周梓婷就挨着老夫人坐下道,“梓婷就说外祖母身子骨好,能长命百岁,吴大夫也这么说,外祖母信了吧。”

    老夫人脸上的笑瘪都瘪不下去,捏着周梓婷的鼻子道,“就数你嘴灵了。”

    周梓婷把脑袋靠着老夫人的胳膊,道,“梓婷会一直陪着外祖母的。”

    听到这话,老夫人心都软成了一滩水,她摸着周梓婷的脸道,“哪能一直留在外祖母身边,你比清韵还大一些,她都快要嫁人了,你的亲事也该定下了,还有清芷她们,等过一两年,你们几个姐妹都嫁了,府里就清冷了。”

    老夫人说着,周梓婷的脸红如霞,嗔了声音道,“外祖母就知道拿梓婷打趣。”

    清韵在一旁,轻抚了下额头,她知道周梓婷是故意挑起这个话题的,她虽然脸红着,可是眼睛明亮中,带了三分羞涩,余下七分是期盼。

    安定侯府是她暂时的依靠,侯府的女儿都不能留一辈子,何况是她这个表姑娘了。

    老夫人在世,可保她衣食无忧。

    可老夫人要是有什么万一,以大夫人的心性,她才不会管周梓婷嫁的好还是不好,一准把她送回周家,这也是她和沐清雪联手的原因。

    现在侯府恢复了爵位,又靠上了镇南侯府,侯爷办差立了功,得皇上圣心,不仅升官了,还赐了美人。

    想想过去两年,侯府门庭冷落,沐清凌性子温婉,才华过人,都没人上门求亲,最后为了侯府牺牲。

    如今侯府风头正盛,过几日办宴会,肯定会有不少世家少爷来侯府参加宴会,她得给老夫人提个醒,让老夫人帮着留意一下。

    她的亲事,不可能指望大夫人,大夫人自己都照顾无瑕了,她虽然不动声色,不喜不怒,但心底肯定焦头烂额了。

    周梓婷红着脸,道,“梓婷年纪还小,想多陪外祖母两年,不过这回侯府办宴会,外祖母和舅母可以帮二表姐物色门好亲事。”

    老夫人疼周梓婷,远胜过沐清芷了。

    要是真帮沐清芷选夫家,不可能落了她。

    外面,沐清芷进来,正好听到周梓婷说这话,脸腾的一红,几乎是跺脚道,“我才不嫁人,就许你多陪祖母两年,就不许我陪祖母了,要挑也是先给你挑。”

    清韵碰了碰鼻尖,有些好笑。

    侯府这些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能装,明明巴不得早点知道侯府会将她们许给谁,还一脸的羞涩。

    不过她们这样抢着陪老夫人,甚至都不愿意嫁人了,如此有孝心,定能把老夫人哄的服服帖帖的。

    不过,这一回,老夫人的脸色没什么笑容。

    清韵抬眸,正好碰触到老夫人的眼光。

    四目相对,清韵从老夫人的眸底看到了怜惜、懊悔和纠结。

    清韵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她和沐清凌才是侯府正儿八经的嫡女,可惜,两个嫁的都叫人扼腕。

    现在轮到庶女和表姑娘了,要是侯府给她们挑的亲事比她和沐清凌的还要好……

    老夫人怕清韵和沐清凌会怨恨她啊,尤其当初清韵说的话。仿佛就在耳边,她会尽力帮侯府恢复爵位,免得将来沐清芷她们嫁的不好。怨恨她。

    因为老夫人看着清韵,周梓婷和沐清芷也都望着清韵了。

    看着老夫人的表情,她就知道老夫人在顾虑什么。

    周梓婷眼珠子转了下,问清韵道,“三表妹,你觉得该给二表姐选个怎样的夫婿比较合适?”

    这是想借她的口,来给老夫人来颗定心丸呢。她说沐清芷能嫁给国公府世子,那老夫人真给她挑一个,她不能愤愤不平。心生抱怨。

    清韵扭着帕子,笑道,“这我哪知道,自古儿女的亲事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二姐姐将来嫁给谁。还不是看祖母和母亲的意思了,哪是我说谁合适,就谁合适的,再说了,我也不认得几个世家少爷。”

    周梓婷以为她能问出来满意的答复,谁想被清韵这样轻飘飘的给岔开了。

    就知道她聪慧难缠,她今儿还不信,问不出来满意的回答了。

    她望着清韵。轻叹一声道,“舅舅昨儿回来。得知三表妹你要嫁给楚大少爷,对你是百般怜惜,埋怨外祖母没把你嫁的好,当时我就在想,将来二表姐和五表妹她们怎么办,她们身份比你差一点,要是嫁的比你和大姐姐好,舅舅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可是如今侯府又不同过去了,明明可以给二姐姐她们挑门好亲事,要是顾忌你和大姐姐,就委屈了她们,又实在可惜了,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问的够直白,清韵想装傻都装不了。

    她瞥了老夫人一眼,嘴角轻勾,大家闺秀大庭广众之下谈论亲事,哪怕谈论的不是自己的,可沐清芷就在一旁站着呢。

    这样于礼不合,不过老夫人没有喝止住她们,显然也是想知道答案的。

    既然想知道,那她就给一个好了,至于满不满意,她可就不管了。

    眼睛在扫了一圈,清韵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来,道,“侯府恢复了爵位,父亲又官升一级,二姐姐和五妹妹她们身份自然水涨船高,许得好人家,我和大姐姐都会祝福她们,我沐清韵虽然不是什么品德高尚之人,但我和大姐姐绝不是那等龌蹉小人,自己嫁的不好,就希望所有人都倒霉,我要真有这份心,我何必在桃花宴上夺魁,在议政殿同满朝文武相争。”

    “不论侯府好还是不好,并不影响我和大姐姐,希望大家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往后这样往人家伤口上撒盐的话,我听着就算了,谁叫我习惯了,一会儿大姐姐回门,别叫她听见了,我不想她难得回门一次,还被人揭一次伤疤。”

    清韵带着委屈和倔强的话,满足了周梓婷的好奇,却也在同时,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威力不小,掌风扫过周梓婷,还伤了老夫人。

    周梓婷一张脸又红又白,又气又恼,偏偏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她眼眶红着,像是要掉眼泪似地。

    可是没人同情她,大家同情的是清韵和沐清凌。

    两人为了侯府牺牲了自己,清韵更是为了侯府恢复爵位,倾尽全力,还搭上了大家闺秀该有的温婉名声。

    侯府恢复了爵位,表姑娘她们得了好处不说,还往三姑娘伤口上大把大把的撒盐,实在不地道。

    清韵说完,就打算告退了。

    谁想周梓婷站了起来,走过来,拉起清韵的手,哽咽了嗓子道,“三表妹,我不是故意往你伤口上撒盐的,你聪慧善良,定有福报,我相信楚大少爷身上的毒终有一日会解了。”

    她这么一道歉,倒叫清韵怔住了,这份心性,能成大事啊。

    她笑了笑,道,“念了两年佛经,我也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不做坏事,不存坏心,上天总不会亏待我的。”

    真是读佛经读傻了,周梓婷望着清韵,柔声道,“那三表妹不生我气了?”

    清韵摇头一笑。

    见清韵摇头,周梓婷就放心了,外祖母对三表妹愧疚太深,她可不敢惹她不高兴,不然外祖母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宠她,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正好这时,外面有丫鬟进来道,“老夫人,大姑奶奶和大姑爷回门了。”

    老夫人轻点了下头,道,“你们几个姐妹去二门迎接他们。”

    吩咐完,老夫人又道,“大姑爷还没给侯爷敬过回门茶,去叫侯爷来。”

    丫鬟便去请了。

    清韵几个出了门,朝二门走去。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清韵走在最前面,青莺尾随在一旁。

    她几次回头,见沐清芷和沐清雪两个剜着清韵的后脑勺,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

    两位少爷病了,又不是她家姑娘害的,瞪什么瞪!

    清韵还没走到二门,便见到沐清凌和坐在轮椅上的顾明川走过来。

    沐清凌见沐清柔她们也过来了,问清韵道,“府里来贵客了?”

    这是当沐清柔是迎接旁人的。

    清韵笑道,“祖母让我们来迎接你和大姐夫。”

    说着,福身给顾明川见礼。

    顾明川见了清韵就不自在,尤其是她这么懂规矩的给他行礼,他有一股控制不住想站起来还礼的冲动。

    偏偏只能笑着点头,算作回礼。

    沐清柔她们也都乖乖福身见了礼,礼貌的客气了几句,就没说话了。

    一行人往前走,沐清凌问清韵道,“父亲可还好?”

    清韵笑道,“父亲很好,他应该在府里,肯定会见你和大姐夫的。”

    几人闲聊着去了春晖院。

    刚进屋,请过安,便听丫鬟禀告老夫人道,“侯爷出府了,没说去了哪里,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老夫人听着,摆手让丫鬟下去,然后望着沐清凌道,“你父亲也真是的,让他好好歇息,他偏东奔西跑,半点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这一出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沐清凌没说话,顾明川便道,“岳父出府,必定是有事,今儿见不到岳父,明川改日再带清凌回门给岳父见礼。”

    听顾明川说话,孙妈妈心底感慨。

    撇开大姑爷坐在轮椅上,走不了路,说话做事都谦逊有礼,这样一个好少爷,就这样中风偏瘫,实在是老天不长眼。

    屋子里闲聊了会儿,外面便有丫鬟来报,“老夫人,忠义侯府大太太来了。”

    老夫人眉头敛了下,神情有些不虞道,“请进来吧。”

    丫鬟退了出去。

    清韵站起来道,“祖母,我陪大姐姐和大姐夫去花园走走。”

    老夫人点点头,笑道,“也好。”

    出了春晖院,清韵就往泠雪苑走去。

    进了院子,清韵没有进正屋,而是往后面走。

    后面有片小竹林,有小屋。

    见了小屋,沐清凌就知道,清韵是打算给顾明川施针。

    她有些担心道,“这里安全吗?”

    青莺接口道,“大姑奶奶放心,喜鹊守着小门,奴婢在门口守着,不会有问题的。”

    清韵也点头,这里是她千挑万选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她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就算有丫鬟过来,过了喜鹊和青莺那一关,还有卫驰在呢,可保万无一失。

    清韵很放心,可是往往有意外在。

    这不,她刚帮顾明川把银针扎上,正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呢,第三重保护卫驰跳窗进来,道,“三姑娘,侯爷来了,属下该怎么做?”

    清韵,“……。”

    看见清韵一脸呆滞模样,卫驰很抱歉。

    丫鬟,他可以直接打晕了。

    侯府姑娘,他也可以让她们离开。

    可来的人是侯爷啊,爷的未来老丈人,不是他随便能动手的,而且,三姑娘挺尊敬侯爷的,他就更不敢贸然行动了。

    ps:~~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