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章 禁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大夫人哪里听不出来,气的是牙根痒痒,她看沐清柔的眼睛,满是失望。

    她已经够头疼的了,来了一个做过御侍女官的姨娘,侯爷让她暂时做姨娘,或许还许诺过旁的什么,她请了娘家大嫂来,对老夫人旁敲侧击都问不出来点结果来。

    正恼火着呢,忠义侯府又出了事,被变成了伯府。

    这对拿忠义侯府做靠山的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她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帮不上忙不说,还尽给她惹事。

    大夫人哪里不知道老夫人对她积怨日深,她没有妯娌,许多事只有她能做,比如迎来送往,老夫人就算恼了她,也不得不忍着。

    现在多了个秋姨娘,以秋姨娘二品御侍女官的身份,让她做妾,原就委屈了她,只要侯府递个给扶正的折子给皇上,皇上可能会不扶正她吗?

    这就是悬在她脑袋上的一把刀,谁知道什么时候绳子就断了,给她致命一击?

    她现在不能行差踏错半步。

    大夫人捏着手帕的手,攒的紧紧的。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侯府当家主母,内院的事大多都是你在打点,几个姑娘的规矩又都是你教的,她们今日犯错,有轻有重,依照家规,该怎么罚?”

    大夫人努力挤出一抹笑来,道,“清柔性子偏于急躁,她没弄清楚侯爷给黑珍珠给清韵,是让她帮忙买药膏,就认定侯爷偏心,上门和清韵起了争执,还摔了一跤,依照家规,罚月例两月,禁足半个月,抄家规两百篇。她当众指责侯爷偏心,杖责十大板。”

    沐清柔长这么大,也就今天挨了一巴掌,委屈的眼泪都控制不住。结果现在还要打她板子!

    她想抗议,可是大夫人给她使眼色,让她忍着。

    沐清柔气的咬紧唇瓣,硬生生的把娇艳唇瓣给咬破了不算,还得乖乖认罚。

    罚了沐清柔。就罚沐清柔的丫鬟了。

    大夫人舍不得罚沐清柔,可是罚丫鬟,她可不会手软,要不是这丫鬟太没眼色,清柔错在前,她不知道先偷偷告诉她,直接就来告状,把事情越闹越大。

    大夫人罚了丫鬟二十大板,罚月钱三个月。

    罚完了她们,再就是沐清芷和沐清雪了。两人陪同沐清柔去的泠雪苑,沐清柔是妹妹,年纪最小,她们做姐姐的,不知道劝诫她们,还添油加醋,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不罚怎么行?

    这不,两人禁足七天。抄家规五十篇。

    接下来就该轮到清韵了,大夫人看了她好几眼,然后望着秋姨娘了,道。“三姑娘的错,依照家规,我还真不知道怎么罚她,清柔几个上门质问,说侯爷偏心,她也不解释下侯爷为什么给她黑珍珠。要是她解释了,这场争执也可免了,方才还当着我和老夫人的面打了清柔一巴掌,她说什么给清柔治病,清柔无病无痛,治什么病?而且,做父亲的要女儿帮个忙,还要送她礼物,我若罚她,她必定不会再帮忙买药膏,不罚她,我岂不是徇私了?”

    说着,她走过来,握着秋姨娘的手道,“皇上都说三姑娘没什么规矩,让秋姨娘帮着教她,该怎么罚,我想听听秋姨娘你的意思。”

    这是把难题丢给她呢,秋姨娘笑道,“做父亲的要女儿帮忙,送她礼物,这要分情况了,是侯爷主动送的,还是三姑娘主动要的,便是主动要,是很生分的要,还是女儿和父亲撒娇?很生分的要,不止要罚,还要重重的罚。”

    说着,秋姨娘望着侯爷了,侯爷笑道,“清韵找我要的是两年前,许诺给她,却忘了的礼物,我见她眼睛清澈明亮,黑如珍珠,就把这两颗黑珍珠赏给了她。”

    秋姨娘笑了,“如此,黑珍珠便不能算是三姑娘讨要的,这原就是侯爷该给的啊。”

    说着,她望着大夫人道,“五姑娘上门质问,三姑娘没有说黑珍珠怎么来的,这算不上什么错,至于她当众打了五姑娘一巴掌,确实冲动了些,就算被人污蔑说她打了人,辩驳无人相信时,也不应该采用这么极端的办法来震慑人,从而问出事情的真相,但打了人,就必须要受罚。”

    大夫人听着,便问道,“那该如何罚?”

    秋姨娘挑了下眉头道,“我认为可以功过相抵,侯府还要托三姑娘帮忙买药膏,据我所知,三姑娘已经答应帮两回了,身为女儿,做到这份上,已然足够了,罚了她,还要她心甘情愿的帮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吧,毕竟,三姑娘不帮忙,侯府还是能买到药膏的,并不是非她不可。”

    言外之意,罚了清韵,就不能强求清韵帮着买药膏。

    清韵站出来道,“我打了人,我认罪,侯府要怎么罚我,我都认,买药膏的事,我不会再帮忙了。”

    她打了沐清柔一巴掌,最多也就是挨五大板、罚一个月月例、禁足几天、抄五十篇家规。

    她不帮侯府买药膏,侯府要多付三万两银票!

    侯府肯定不甘心,让尚书府付,尚书府也不乐意,两府关系必然闹僵。

    侯爷看了清韵几眼,正要说话,那边有丫鬟过来,道,“侯爷,宁王派人给您送了两坛子酒来。”

    侯爷轻点了下头,他来内院,也是怕清韵会被欺负,如今瞧来,她不欺负旁人就不错了。

    他再留下来,托清韵买药的事,又掉他头上来,做父亲的找女儿帮忙,这是很没面子的事。

    想着这些破事,侯爷就头疼,索性站了起来,瞥了大夫人一眼道,“是依照家规罚她,还是让清韵将功补过,你看着办吧。”

    说完,侯爷就走了。

    他一走,老夫人就抱怨了,“今儿在这里坐了半天,我还当他改了性子,敢情一直没借口走呢。”

    孙妈妈笑道,“男主外,女主内,老夫人不能强求侯爷忙了朝堂上的事,回来还对内院的事上心,这不把侯爷给累坏了吗?”

    其实,事情到这一步,大夫人也没得选。

    她只能让三姑娘将功补过。

    偏偏三姑娘还不乐意帮忙,大夫人怕是要气坏。

    大夫人气的五脏六腑都生疼,还不得不挤出一抹笑来,要清韵将功折罪。

    可是她要清韵将功折罪,清韵就乖乖听的吗?

    扭着绣帕,清韵望着沐清柔道,“我看还是罚我板子吧,我一时冲动,打了五妹妹一巴掌,她必定不甘心,我挨了罚,她心底的气才能顺,我可不想将来为了这一巴掌,还生出许多纠葛来,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绣嫁衣。”

    清韵说着,感觉到不少人看她的眼神写着几个字: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打了沐清柔一巴掌的事,侯府已经不追究了,只要她依照之前答应侯爷的,帮忙买药膏就算了。

    可是她就是气不顺,她在屋子里待的好好的,沐清柔上门找茬,她是打了她一巴掌,那是她愿意的吗?

    打人巴掌,她还嫌手疼呢,人家不犯她,她不会去招惹别人。

    以前口头警告,一个个都当成是耳旁风,说过就忘记了。

    打了一巴掌,总该长点记性了吧?

    若说打了沐清柔一巴掌,是划了一道伤口,清韵这话,就是在上面撒了一把盐巴。

    要不是丫鬟拉着沐清柔,她都能过来掐死清韵了。

    大夫人手背上有青筋跳动,她望着沐清柔,道,“一家姐妹,发生一次矛盾,还能一直记着?”

    沐清柔气哭了,沐清芷低声劝她道,“五妹妹,你听母亲的话,别生气了。”

    沐清柔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却不得不上前,对清韵道,“今儿都是我的错,我不生三姐姐你的气。”

    清韵大松一口气,道,“你不生我的气,那我就放心了。”

    沐清柔攒紧双手,眸底闪过一抹狠毒光芒。

    她头微低着,清韵没瞧见,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沐清柔恨不得想掐死她。

    清韵转身,跟老夫人告退。

    清韵走远了,青莺还看着小几上的锦盒,最后大着胆子上去,把锦盒拿了。

    秋姨娘说,这锦盒原就是侯爷该给姑娘的,不要白不要。

    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秋姨娘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皇上赞赏三姑娘,不是没理由的。

    这样的行事风格,她也喜欢。

    等出了春晖院,走到无人处,青莺双眸泛光,手舞足蹈道,“方才姑娘给五姑娘那一巴掌,把五姑娘都打蒙了,五姑娘长这么大,应该还是第一次挨打呢。”

    不过她活该,谁叫她欠揍了,几次三番的诬陷姑娘,活该挨打。

    清韵轻笑不语,继续往前走。

    青莺亦步亦趋的跟着,道,“过几天府里就要办宴会了,请帖都送了出去,五姑娘禁足,宴会怎么办,还有明儿肯定有不少贵夫人登门,只有表姑娘和姑娘没挨罚……。”

    清韵脚步顿住,回头问道,“侯府还有几天办宴会?”

    “六天啊,”青莺眨了下眼,心道姑娘对宴会也太不上心了,这都不知道。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