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零六章 帮忙

第二百零六章 帮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这一日,阳光明媚,有徐徐清风。

    清韵站在花园里,看小厮和婆子们忙活。

    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梅花,用一条月牙色织锦束腰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一头青丝绾成流仙髻,插着几支梅花簪,和裙摆上的梅花遥相呼应。

    见她站在那里,姿态娴雅,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风流韵味,叫人难以忽视。

    周梓婷看的有些怔神。

    清韵在监督下人搭建宴会台,青莺喜欢东张西望,见了周梓婷,她轻扯了下清韵的云袖。

    清韵回头,便见到周梓婷望着她,朝她笑着走来。

    两人互相见了礼,周梓婷笑道,“三表妹都来监察宴会台了,想必宴会都筹备的差不多了?”

    清韵点头轻笑,“差不多了。”

    周梓婷怔了下,望着清韵道,“真准备的差不多了啊,我都没见你准备什么啊。”

    说着,她扫了眼花园,道,“花园里的花,种类是不是少了些,你添了没有?”

    清韵笑道,“添了十几种,采买花草的事交给花园管事的去办的。”

    “还有厨房呢,来那么多的宾客,厨房忙不开啊,”周梓婷继续问道。

    她对清韵这样漫不经心的办宴会,有些着急上火。

    清韵没说话,青莺忍不住了,道,“表姑娘放心,这些事姑娘都考虑到了,姑娘说宴会最重要的就是吃和玩了,府里厨子不够,她请了四个大厨过来,每个大厨再带两个帮手,足够了,大厨房虽然不小,但是多十几个人,有些忙不开。这不在内院临时搭建几个灶台……。”

    说着,青莺伸手指了指远处。

    那边,有好几个小厮抬着青砖铁锅走过来。

    周梓婷见了,望着清韵道。“宴会办的这么大,两千两银子肯定不够,你怎么不跟外祖母提?”

    清韵不在意的笑道,“之前大夫人就说过,这次宴会的钱只有两千两。我既然应承了,就没有再加钱的道理,虽然这次宴会办的是稍微大了些,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几百两银子我掏了也没事,对了,你招呼宴会台搭建,我一会儿要去定国公府一趟。”

    周梓婷有些无语了,府里都这么忙了,她还要去定国公府。

    有什么事。非得今儿去的,就不能等宴会忙完吗?

    可是清韵要去,她也拦不住,况且,之前清韵就在老夫人面前说过,她要去定国公府看沐清凌,谁也不得阻拦。

    叮嘱了周梓婷几句,清韵就带着青莺出府了。

    坐马车到定国公府,刚下马车呢,就见沐清凌推着顾明川出门。

    看见清韵。沐清凌当即一喜,过去扶清韵下马车,道,“你怎么来了。你要筹办宴会,肯定忙的很,我打算和明川去侯府找你呢。”

    清韵笑着,“我只是出出主意而已,忙的都是下人。”

    其实,她也知道沐清凌会带顾明川回去。只是沐清凌才回过门,明知道她要忙着宴会,他们还去找她,怕会被人说不懂事。

    而且,她忙着宴会,没一会儿就有丫鬟来问她,这事怎么办,那事怎么办,明明喜鹊就能拿主意的事,非得要她点头才行。

    给顾明川治病,必须要全神贯注,不得有丝毫分心,她只能来定国公府了。

    清韵上了台阶,向顾明川福身见礼。

    顾明川有些不好意思,为了给他治病施针,清韵丢了宴会来国公府,要知道那宴会非同小可啊,皇上都来参加。

    而且,她只有几天的准备时间。

    之前宴会是沐清柔几个办的,顾明川也知道,因为沐清柔邀请他们那天回门参加宴会。

    几人有说有笑的回了沐清凌住的院子,还没坐下呢,定国公夫人就过来了。

    清韵福身给她见礼,只是不等她屈膝,定国公夫人就扶起了她,道,“三姑娘那么忙,还来国公府帮明川治病,我实在过意不去。”

    清韵笑道,“定国公夫人严重了,宴会虽然重要,可它不及大姐姐在清韵心中之万一,孰轻孰重,清韵哪里分不清?”

    寻常宴会,自然不及自家姐妹重要,可那宴会是宴请文武百官和皇上的啊,这分量有多重,饶是她,估计都顾不上儿子了。

    可是清韵能丢了宴会筹办,来定国公府帮顾明川治病,这份姐妹之情,当真是叫人动容。

    定国公夫人看着沐清凌,笑道,“你有个好妹妹,连我都忍不住要妒忌了。”

    沐清凌眼眶湿润,连连点头。

    定国公夫人知道清韵忙,没有多耽搁,就让她先帮顾明川治病。

    一忙,就是半个时辰。

    等帮顾明川施针完,清韵只坐下喝了杯茶,便带着青莺坐马车回府了。

    等回府了,才知道,她就出门了两个时辰,府里就来了两拨客人了,都在等她。

    第一拨是忠义伯府大太太,和之前清韵特地叮嘱的一样,不少人没有收到请帖,想走后门,这不就走到了忠义伯府。

    大夫人是忠义伯府的女儿,忠义伯府要多带几个人来参加宴会,大夫人能不给这个面子?

    忠义伯府答应的爽快,可是京都都传遍了,没有请帖,不许进侯府参加宴会,不是侯府门槛太高,实在是场地有限,加上皇上和皇后要来,人多了,侯府招呼不过来,只能严格限制了,慢待之处,还请见谅。

    忠义伯府大太太就亲自来侯府讨要请帖了,她一张口就要三张,可是清韵有言在先,不允许有走后门的。

    大夫人就不高兴了,周梓婷不想得罪她,只能道,“舅母要我再写三张请帖,这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了,可三表妹之前说过,宴会人数不能再多了,场地安排不过来,严禁有走后门的行为。我贸然写了请帖,回头三表妹回来不高兴,不再管宴会的事怎么办,梓婷担当不起这后果。还请舅母见谅,只要三表妹让我写,我就是写三十张都行。”

    当着娘家大嫂的面,大夫人要几张请帖被拒绝了,脸有些挂不住。可是周梓婷并不怕,她只是负责写请帖的,至于请谁,可全看清韵的意思。

    忠义伯府大太太则尴尬道,“我没想到侯府办宴会,竟然这般严格,我以为要几张请帖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就答应那几位太太了,现在要我出尔反尔,我这脸面实在挂不住。”

    你挂不住关我们侯府屁事啊。谁叫你答应的爽快了。

    听忠义伯府大太太那么说,不少丫鬟在心底腹诽。

    这厢忠义伯府大太太还没打发,那边尚书府三老夫人带着沐大太太登门了。

    也是要请帖的,尚书府更过分,张口就要五张。

    老夫人见了头疼,道,“宴会的事,是清韵一手操办的,这请帖给谁,全看她的意思。等她回来再说吧。”

    三老夫人就笑道,“虽然宴会是清韵一手操办的,可大嫂和大夫人不会连送几张请帖的权利都没有吧?”

    这是激将法,和三老夫人打了一辈子交道了。老夫人哪里不明白。

    她笑看了三老夫人一眼,道,“送几张请帖的权利,我自然是有,不过论给人送请帖的胆量,莫说是我了。整个京都,也没人比的过清韵了,送请帖的事,交给清韵,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做长辈的,有小辈操心,乐的自在。”

    一番话,说的三老夫人哑口无言。

    老夫人不松口,周梓婷不写请帖,大夫人也没辄,请帖的事是周梓婷负责的,就是她亲笔写了,宴会那天,侯府小厮不认,也是不许进侯府的。

    几人就在屋子里,喝茶闲聊,等清韵回来。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茶都喝了好几杯了,迟迟不见清韵回来。

    左等右等,清韵回来了。

    看见她,大夫人就皱眉了,“府里宴会的事那么忙,你怎么还去定国公府了?”

    清韵上前见礼,道,“今儿去定国公府见大姐姐,是之前约定好的,当时也没想到会接手宴会的事,不过我既然答应大姐姐了,不去就是言而无信,再者,我去看大姐姐只是顺带的。”

    周梓婷就忍不住问道,“顺带的?那你去哪儿了?”

    清韵笑道,“去了一趟黑市。”

    周梓婷睁大眼睛,老夫人都不解了,“你去黑市做什么?”

    清韵上前,挨着老夫人坐下道,“祖母,这次宴会办的这么大,连皇上都来了,必定有不少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来参加,没点奖赏怎么行,桃花宴上还拿大东珠做奖赏呢,母亲之前就说了,只给清韵两千两,两千两银子办宴会都不够用,哪还够买奖赏啊,这不,清韵安排宴会台,还多出来十个座位,清韵打算拿去黑市卖了,所得银两,全部拿来买奖品。”

    老夫人听得怔住,当即皱眉道,“不可这样做。”

    清韵有些不解,“不行吗?”

    老夫人还未说话,三老夫人就笑了,“堂堂侯府,举办宴会,还邀请了皇上来,居然要靠卖请帖来办宴会,说出去丢人。”

    清韵听得好笑,她去黑市卖请帖就丢人了,别人找她要,或送礼,或欠人情,除了说出去好听点,有区别吗?

    不过老夫人不赞同,清韵不会当众忤逆她,便笑道,“既然祖母不同意,那清韵不拿去黑市卖了,不过那十张请帖,清韵另有用处,梓婷表姐,你写十份给我。”

    清韵刚吩咐完,大夫人就道,“拿三份给忠义伯府大太太。”

    吩咐的理所应当,清韵望了她一眼,“请帖,我有用。”

    大夫人眉头微皱,“你有什么用?”

    清韵无语道,“宴会的奖赏还没有着落呢,母亲从公中拿一万两给我吗?”

    大夫人眸光不悦,“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卖了请帖?!”

    清韵也有些不高兴了,“母亲这话说的太早了,这十张请帖的去处,清韵不会藏着掖着,如果真做的有不对之处,母亲再责怪清韵不迟。”

    说完,清韵望着老夫人道,“祖母,这宴会从头到尾,都是清韵和梓婷表姐在拿主意,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现在母亲要打断我的计划,我可以把请帖交给母亲做主,但公中需要拿一万两银子给我,要是做不到,清韵的计划都完成不了,清韵只能甩手不管了。”

    老夫人一听清韵说不管了,眉头就皱了下,看向大夫人的眼神就透着不悦了,吩咐道,“从公中拿一万两给清韵。”

    要说老夫人也是真狐狸,她知道大夫人看重娘家,可跟钱比,娘家就不知道在哪个角落了。

    而且给了忠义伯府大太太请帖,就得给尚书府,这样吃亏的事,大夫人不会做的。

    三老夫人便笑道,“我没想到请帖这么紧缺,那我尚书府就不要了。”

    尚书府不要了,忠义伯府大太太哪还好意思要,她以为这是件很轻松的事,谁想到等了半天,居然一张也没有。

    这其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了,她站起来道,“府上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大夫人送她出去。

    三老夫人在端茶轻啜,沐千娇站在她身后,走过来,问清韵道,“清韵堂妹,你宴会筹办的怎么样了,我留下来帮你。”

    清韵看着她,笑道,“办的差不多了,不然我也不挤不出时间出府去看大姐姐。”

    “不用我帮忙吗?”沐千娇一脸真诚的问道。

    清韵摇头,“不用了,我请了若瑶郡主帮我。”

    清韵请了若瑶郡主和明郡王帮忙的事,侯府上下都知道,尚书府一打听就清楚了,清韵知道沐千娇是装傻的。

    三老夫人眉头陇紧,望着老夫人道,“我也听说了清韵找若瑶郡主帮忙的事,侯府办宴会,怎么能请外人,我让千娇和锋儿几个丢了手里的活,那天都过来帮忙。”

    老夫人听得心底冷笑,清韵亲自去请,一个个都忙的很,没空来帮忙,知道皇上和文武百官都来,又想来帮忙了。

    她直接说倒也罢了,还说什么丢了手里的活过来帮忙,这不是想侯府承这份情吗?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笑道,“清韵去尚书府请千娇他们帮忙,千娇几个都没空,清韵不找别人,也应付不过来,现在已经找了若瑶郡主,人手够用了,下次办宴会,再让千娇她们来帮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