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簪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侯爷坐在那里,眉头扭紧,问道,“那两口大箱子怎么了?”

    这些事,他都不知道。

    这么丢脸的事,老夫人不会说,其他人不敢说。

    侯爷就望着清韵了,清韵已经和大夫人彻底撕破脸面了,她不会提她遮羞,回道,“外祖父帮侯府恢复了爵位,祖母让母亲准备谢礼,要送江家去,可是有人在谢礼上动手脚,在里面放腊肉,可是外祖父来了侯府,祖母当面道了谢,就没有送谢礼了,谁想下人弄错了,母亲把给江家准备的谢礼,抬去了忠义侯府,腊肉坏了,气的忠义侯府老夫人都病了,忠义侯府把那两箱子抬回侯府,又把祖母气着了,又要抬还回去,最后真相大白,侯府脸面丢尽……。”

    清韵越说,侯爷的脸越青。

    他不傻,知道方妈妈是大夫人的心腹,没有大夫人的指使,就是借她几个胆量,也不敢在送去江家的谢礼里动手脚。

    侯爷知道大夫人心胸狭隘,却从未想过她阴狠至此,便是相信,都叫人觉得背脊发凉。

    侯爷越想越恼怒,他瞥向大夫人的眼神,像是穿过层层寒冰,带着冷寒之气,大夫人觉得整个人都要冻住了。

    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就听侯爷让她和沐清柔几个一起去佛堂罚跪,至于沐清柔几个给沐千染送添妆的事,让周梓婷代劳。

    大夫人听到侯爷罚她,脸都白成纸了。她脱口道,“我不能受罚,我答应了堂嫂。明后两天去尚书府帮她忙啊。”

    这事,侯爷也知道,她以为侯爷忘记了,所以提醒他。

    侯爷冷笑了,“你倒是聪明,知道犯了错,我会罚你。所以找好了退路,我尚书府忙宴会,清韵亲自上门相求。尚书府都没有帮忙,你不去,尚书府也不敢说什么!”

    说完,便吩咐丫鬟道。“送她们去佛堂。就给我在那里看着,不到请安的时辰,不许她们起来!”

    听侯爷这么说,清韵眼睛多眨了两下。

    今日之事,错的最多的就是大夫人了,侯爷只罚沐清柔几个,却没有罚大夫人,她还以为侯爷是顾忌大夫人当家主母的脸面。

    却是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她真是服了大夫人了,居然拿尚书府做搪塞。因为她答应明天去帮尚书府的忙,要罚她一起跪,明天走都走不了,还谈什么帮忙啊。

    要不是她说了大夫人要离间江家和侯府的事,父亲不会怒到这种程度。

    大夫人替自己求情,然后认错,可惜,根本没人听。

    老夫人还嫌她吵的人头疼,催婆子赶紧送她们去佛香院,并叮嘱道,“就在佛堂里看着,别让老鼠又吓了人。”

    等大夫人和沐清柔三个走后,屋子里就清净了。

    周梓婷站在一旁,道,“外祖母,三表妹今儿立了大功,还受了委屈,您可得好好赏她。”

    听到赏字,老夫人就头疼了,叫她如何赏清韵?

    为了办好宴会,她不许她拿请帖去黑市卖,她拿去风满楼拍卖,换了六万两用于赈灾,还拿了一万两来买奖品,为了宴会,这般尽心尽力,结果被大夫人一张嘴,分去了一半功劳,换做是谁,也不可能忍的住。

    清韵要赏,只是要赏她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才行,若只是论值钱,她不缺那个钱。

    想着,老夫人吩咐了孙妈妈一句。

    孙妈妈怔了下,“老夫人,你当真……?”

    老夫人轻点了下头,催道,“去吧。”

    孙妈妈就回内屋了,等再出来时,她手里拿了个锦盒。

    彼时,清韵正挨着老夫人坐着,老夫人握着清韵的手,在和她说话。

    孙妈妈把锦盒送上,老夫人打开锦盒。

    锦盒里装的是一只紫玉镯,通体泛着紫光,莹润无瑕。

    她拿起紫玉镯,要戴在清韵的手腕上。

    周梓婷低呼道,“外祖母,你怎么把外祖父送的你镯子给三表妹啊。”

    这只玉镯,是老夫人最喜欢的玉镯,没有之一,是她对过世的老太爷的思念。

    看着那紫玉镯,侯爷也怔住了,他阻拦道,“母亲,这礼太贵重了。”

    老夫人笑着,依然把玉镯戴在了清韵手腕上,她摩挲着紫玉镯,对清韵道,“这玉镯是我生你爹时,老太爷送我的,陪了我几十年了,你就要出嫁了,祖母把它送给你,你祖父在天有灵,会保佑你事事顺利的。”

    紫玉镯很贵重,清韵知道,却没想过这是老太爷送的,还是老夫人生她爹那一天送的,意义重大啊。

    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她怎么能收啊。

    清韵握着老夫人的手,又把紫玉镯还了回去,她笑道,“这么贵重的礼,清韵不能收,清韵毛手毛脚的,万一磕碎了,岂不辜负了祖母一番疼爱之心,祖母要赏清韵,不妨让赏清韵一套头饰?”

    清韵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她还嫌弃玉镯戴在手腕上累赘,只是大家闺秀都要戴,她不戴,丫鬟觉得有**份。

    她看重的是真心,老夫人舍得把这么贵重而有意义的紫玉镯送给她,这便足够了。

    清韵这样懂事,老夫人把紫玉镯都戴她手腕上了,她还还了回来,老夫人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她忍不住伸手戳了清韵的脑袋道,“你这孩子,懂事的叫祖母说你什么好,便是把心肝挖给你都嫌不够。”

    听到老夫人这么说,孙妈妈怔了下。

    老夫人很疼表姑娘,也没说过这话,看来,以后老夫人会把三姑娘捧着手心里疼了。

    这也是三姑娘应得的。

    周梓婷站在一旁,心底后悔的小泡直冒。她就不应该提奖赏的事,她没想到老夫人会把紫玉镯送给清韵,偏偏清韵还不要。

    老夫人拍着清韵的手。又让周梓婷挨着她坐下道,“宴会的事,你们两个立了大功,祖母都赏,还有明郡王和若瑶郡主,得备下谢礼,给他们送去。”

    清韵和周梓婷陪着老夫人坐了会儿。今儿老夫人也劳心劳神了一天,虽然只是坐在那里,但是忧心宴会出意外。心一直提着。

    人一放松,就扛不住了。

    孙妈妈扶她回内屋歇息,清韵和周梓婷就回去了。

    半道上,周梓婷很真诚的向清韵道谢。“三表妹。谢谢你给我做主持的机会。”

    今儿,她可是露了脸,让那些权贵夫人都记得了她。

    清韵接受了她的道谢。

    等周梓婷走远了,青莺道,“表姑娘承姑娘这么大的情,以后肯定不会再和姑娘为敌了。”

    清韵看了眼天上的朦胧月色,道,“话不要说得绝对。没有利益牵扯,自然不会为敌。可将来的事,谁又知道呢。”

    回了泠雪苑,清韵泡了个药浴,去除身上的疲乏。

    泡完澡,爬上床,几乎是倒床就睡熟了。

    青莺见了,有些心疼道,“为了宴会,姑娘都累成这样,却被人抢了功劳,越想越气!”

    喜鹊点头,也跟着骂道,“没脸没皮,小家子做派!”

    青莺捂嘴笑,她眼珠子一转,道,“大夫人在佛堂罚跪,我们要不要让卫驰大哥去使坏?”

    喜鹊很想看大夫人倒霉,不过她摇头道,“还是别了,佛堂一堆人看着,大夫人不敢弄虚作假,在佛堂跪一晚,也够她受的了。”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来,清韵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用了早饭,她去春晖院给老夫人请安。

    半道上,清韵瞧见大夫人的贴身丫鬟碧春和碧玉扶着她,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沐清柔几乎是丫鬟抬着走的,沐清芷几个要可怜些,只有一个丫鬟扶着,她半边身子压在丫鬟身上,丫鬟腰弯的,几乎要折了。

    “那丫鬟真可怜,”青莺感慨道。

    清韵失笑,要让她们知道,青莺不同情她们,同情扶她们的丫鬟,非得气死不可。

    看了几眼后,清韵迈步朝春晖院走去。

    进了屋,走到屏风处,就听老夫人问道,“昨晚睡的可好?”

    清韵进屋,便见到周梓婷摇头,“睡的不好,浑身都疼,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她说着,见清韵上前,她忍不住多看了清韵两眼,道,“三表妹,你昨晚看着比我还疲惫,怎么今天就这样精神奕奕了?”

    清韵笑道,“我也疲乏,昨晚睡前泡了个药浴,睡的香,白天自然精神了。”

    “药浴?”老夫人挑眉问道。

    清韵点头,“是我照着医书抓的。”

    老夫人抚额了,“是药三分毒,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还是别碰,万一出了什么好歹,悔之晚矣。”

    周梓婷还想找清韵要一副药,听老夫人这么说,她到嘴边的话,生生忍住了。

    清韵知道老夫人是为了她好,她点头记下。

    周梓婷和清韵陪老夫人聊天,周梓婷问清韵道,“三表妹,你送给染堂姐的添妆是什么?”

    清韵笑道,“一支金簪。”

    周梓婷笑道,“是前儿挑奖品时顺带买的那支金簪?”

    清韵点头,“就是那支。”

    周梓婷想了想道,“有件事我忘记说了,你买金簪的时候,若瑶郡主见到了常宁侯府大姑娘常娴儿,还说她笑的人心里发毛,那时候她是看着你笑的。”

    清韵有些怔住,她回头找青莺拿金簪。

    打开锦盒,清韵把金簪拿起来,左右翻看。

    金簪很美,就这支金簪,要六十两银子呢。

    清韵细细看着,没发现有问题。

    孙妈妈站在一旁,她和老夫人都看着金簪,忽然,她眼睛闪了下,眼皮子一跳。

    见清韵要掰金簪,她赶紧上前,几乎是抢似地把金簪给夺了过来。

    这举动,把清韵吓了一跳。

    ps:o(n_n)o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