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善了(一更)

第二百二十二章 善了(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沐千染脸红如霞,恨不得去捂清韵的嘴。

    一旁有婆子守着,见清韵一脸懵懂,赶紧过来,凑到她耳边低语了两句。

    这回,清韵不止脸红了,耳根子脖子都红了。

    她哪里想到那别有洞天的金簪是压箱底用的,和chun公图一样啊。

    她更没想到,大太太给沐千染准备了一整套十二支那样的金簪,取名十二花簪。

    清韵听完婆子的话,背脊都一阵阵发麻,脸火辣辣的烧着,幸好孙妈妈眼尖,看出金簪有问题,不然她把那金簪送了来,常娴儿当众要看她的金簪,她的脸都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只是那样的金簪,金满堂有的卖,可是她没有明说,小厮怎么就拿给她挑了?

    想到什么,清韵抬眸瞥了常娴儿一眼。

    见常娴儿望着她,眸底带了七分笑,另外三分则是失望。

    她是想看清韵当众丢脸的,送那样的簪子给人做添妆,传扬出去,必定名声尽毁,怎么说她也是未出阁的女儿家,哪怕她已经定了亲,出嫁在即。

    尤其京都不少人都知道楚大少爷一身的毒,行房即死,她出嫁,十有八九也是守活寡,喜欢那样的金簪,必定是个放荡之人。

    本来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谁想到金簪被人给偷了,那该死的贼,气死她了。

    看她脸色,清韵就知道这事跟她脱不了干系。

    那金簪,是常娴儿叫丫鬟冒充清韵的丫鬟,偷偷去叫小厮把金簪拿出来,叫清韵挑选,不得声张,以免坏了她家姑娘的名声。

    是以小厮把金簪拿出来给清韵挑选,却一句话都没说。

    沐千染红了脸道,“我也是昨儿才知道金簪的事,三堂妹怎么送我金簪,幸亏那贼把金簪偷了。不然三堂妹今儿的脸可就丢大了。”

    她这是解释她之所以知道金簪内有乾坤,是因为出嫁在即,大太太不得不告诉她的缘故,她规矩本分。

    清韵坐在那里。她笑了,“那日我和梓婷表姐还有若瑶郡主去挑宴会的奖品,顺带给你挑的金簪,金满堂的小厮把簪子拿给我挑选时,她们两人都在场。我从未要求要这样的金簪过,我和金满堂无冤无仇,却拿这样的金簪给我挑,只怕是有人存心要看我笑话,毁我清誉,此事我不会善了!”

    清韵说完,周梓婷撇了常娴儿一眼,道,“就是!有人想看你笑话,必定要她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

    常娴儿脸一白。

    清韵站起身来。和沐千染告辞道,“我要去一趟金满堂,就先告辞了。”

    她站了起来,周梓婷也跟着起来了,沐千染不是傻子,她看常娴儿的脸色,就知道这事和她有关系。

    尚书府和常宁侯府关系还不错,虽然她算计清韵,顺带上了她,但到底丢脸的不是她。她只是收礼之人。

    昨儿侯府宴会办的隆重,侯府的尾巴都翘上天了,杀杀侯府的锐气也好,谁想到功亏一篑了。

    见清韵要走。沐千染拦下她道,“这事我看就算了吧,金满堂后台硬的很,事情闹大了,对你并无好处,反而惹人笑话。”

    清韵冷冷的拂开她的手。道,“我有若瑶郡主作证,名声受什么损害?反倒是金满堂,事情闹大了,若是不说出背后指使之人,往后谁还敢去买金簪?”

    无缘无故就给未出阁的女儿家那样的金簪,这不是存心带坏人吗?

    要是一不小心当做寻常金簪戴在头上,大庭广众之下,露了馅亦或者被人发现了,还不要被人笑死?

    周梓婷笑道,“三表妹身正不怕影子斜,没道理被人欺负了,还要忍气吞声,这是助纣为虐,反倒是那有心之人,要小心了,这事要是闹大了,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嫁的出去了。”

    她说着,也跟沐千染福了福身,和清韵离开。

    看着两人带着丫鬟走,常娴儿急了,她走到沐千染身边,拽了下她的云袖,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沐千染想卖常娴儿这个人情,可是她也没辄啊,清韵又不听她的。

    她望着常娴儿,用眼神道:她这堂妹的胆量,人所周知,敢在桃花宴上跪请皇上恢复侯府爵位,到用请帖请皇上来侯府参加宴会,可见一般了。

    出了门,周梓婷就望着清韵道,“真的要去金满堂吗?”

    拿着金簪去金满堂对峙,还得叫上若瑶郡主,就算她们没看过金簪里面的东西,可事情闹大了,谁又说的清呢。

    清韵已经定亲了,还是圣旨赐婚,她不在乎金簪的事对她造成的影响。

    可是她和若瑶郡主还在乎啊。

    况且,清韵也说了,金簪被贼偷了。

    无凭无据,金满堂不一定会认账啊。

    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还去金满堂做什么?

    只是清韵说去,周梓婷只能顺着她的话说,不然就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清韵望着她,笑道,“放心吧,她会来找我的。”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中混杂着银铃声,之前常娴儿进屋时,就有这声音。

    “三堂妹,你等一下,”身后,传来沐千染的声音。

    清韵回头,便瞧见她和常娴儿走过来。

    常娴儿一张脸臭的,就跟谁欠了她八百十万没还似地。

    清韵望着她们,道,“染堂姐找我何事?”

    沐千染笑道,“三堂妹,咱们都是聪慧人,就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金簪之事,你应该猜到是娴儿做的吧。”

    清韵眸光从沐千染脸上,落到常娴儿脸上,冷淡而疏远道,“原本还只有五分把握,想去金满堂求证一番,如今是十分了。”

    清韵语气不带一丝温度,沐千染就知道,她是真的不打算善了了。

    她握着清韵的手道,“你是我堂妹,娴儿也喊我一声染姐姐,你们两个发生了矛盾,还是因我而起,我实在过意不去,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了,方才几位大家闺秀那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绝对不会外泄半句,你大可放心。”

    她说着,清韵要把手抽回来,沐千染握的很紧,清韵不耐烦的甩开了她,在沐千染怔愣中,她赫然一笑,“看你的面子上,既往不咎?我还真不知道你在我这里脸面有这么大,都大的过我的清白闺誉了。”

    清韵轻飘飘两句话,让沐千染尴尬的,脸像是被烧的滚烫的炉火炭了似地。

    清韵瞧见了,丝毫不在意,要是在意,她也不会那么说了,“上一次,在宣王府,她故意害我丢脸,我已经饶过她一回了,还想我再饶她一回?”

    “你!”常娴儿气红了眼。

    清韵瞥了她,冷笑道,“你什么你,算计人,你还委屈了?!”

    常娴儿气哭了。

    沐千染也被清韵气的不轻,她冷笑道,“我只是想化解你和娴儿之间的恩怨,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的想法,你却这样呛驳于我,我是你堂姐,在你这里没这么大的脸面,那定国公府三少奶奶的身份呢?”

    这是软的不成,来硬的了?

    清韵好笑,指着常娴儿道,“化解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你倒是会做和事老,可你弄清楚我们恩怨起于何处没有,事情都不清不楚,就来当说客,说白了,就是要我熄了去金满堂找人对峙的心,怕我真的害她名声尽毁,以后嫁不去罢了,你拿大姐姐来压我,我还真的不敢不给你这个面子,只是你帮着一个外姓人来压我和大姐姐,堂姐,你觉得我能指望你将来对我大姐姐好吗,行了,大姐姐的事,我暂且不说了,我还没那本事护她一辈子,今日之事,我可以退一步,但我要赔偿!”

    沐千染见清韵松了口,她就知道,沐清凌是清韵的软肋。

    她问道,“你要什么赔偿?”

    清韵毫不犹豫道,“两万两银子。”

    沐千染倒抽一口气,“三堂妹,你……!”

    清韵瞥了她一眼道,“我什么?比起她名声尽毁,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我要两万两都是轻的了,这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答应私了,若是觉得我要的赔偿多了,我去金满堂便是了。”

    说着,清韵转身便走。

    青莺站在一旁,哼了鼻子道,“不过两万两银票而已,你当我家姑娘稀罕呢。”

    常娴儿气道,“不稀罕,那你别要啊!”

    青莺原打算追着清韵走的,乍一听她这么说,她的小脾气也上来了,呲牙道,“我家姑娘身上就有两万五千两银票,再加上安郡王和逸郡王赔偿的就有六万两了,还有皇上、镇南侯和太后赏的,若瑶郡主给了两万两,加起来少说也有十万两了,这些钱够我家姑娘奢侈的过一辈子了。”

    “她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拿一万两出来买宴会奖品,会在乎那两万两?我家姑娘宁愿要心底舒坦,也不要钱,谁让堂姑娘胳膊肘往外拐,要帮着外人了,我家姑娘该给能给的面子都给过了,是常宁侯府大姑娘舍不得钱,既然如此,那就等着被人笑话,嫁不出去吧!”

    青莺说完,还重重的哼了一声,“一个大家闺秀,还没定亲,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真不害臊!”

    她说着,常娴儿恨不得打她了,却不得不忍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