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粪

第二百二十四章 牛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周梓婷越说越来气,有些傲人的胸口起伏不定,“拿你做幌子骗走了蛋糕,还不给你吃,这也就算了,她还帮着常宁侯府大姑娘为难你,甚至拿大表姐来威胁你,就没见过那样不要脸的人!简直没把侯府放在眼里!”

    清韵气笑了,“尚书府几时把侯府放在眼里过,要是真放在眼里,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叫个小丫鬟来骗祖母了,她又要嫁进定国公府了,大姐夫卧病在床,三少爷是嫡次子,国公府肯定会交给他继承,大姐姐得仰着她的鼻息过日子,她就更趾高气扬了,就算借我的名义骗了几食盒糕点,我侯府还敢说什么不成?”

    “就这样算了?”周梓婷愤岔不平。

    清韵坐下来,道,“不这样算了,还能怎么样,尚书府一堆大家闺秀去送添妆,我侯府为了几食盒糕点闹上门去,丢脸的是我们侯府,有话好好说,别说几食盒糕点了,就是全给了,我侯府可不会舍不得。”

    老夫人点头,手里佛珠拨弄着,道,“清韵说的对,蛋糕的事不能闹大,非但不能闹大,还得宽厚才是,尚书府不是要蛋糕吗,孙妈妈,把厨房剩下的蛋糕,都给我装好了,我要去尚书府一趟。”

    清韵笑了,老夫人这是要上门打脸去。

    她要用行动告诉尚书府,侯府没小气到那份上,要蛋糕招呼客人就实实在在的说,让个丫鬟假借清韵的名义送什么?

    老夫人和孙妈妈去了尚书府。

    清韵和周梓婷才回来,腿还乏着呢,就没有去了。

    再说老夫人,她带着孙妈妈去了尚书府,直接就到了三老夫人院子。

    走到院外,老夫人问道,“三老夫人在正堂会客?”

    丫鬟点头应道,“工部左侍郎夫人和安南侯夫人来了。”

    老夫人点头一笑,迈步进去。

    她来的事。早有丫鬟去禀告了,也没人拦她。老夫人就进屋了。

    老夫人极少来尚书府,她今儿来,三老夫人还有些震惊,笑道,“大嫂今儿怎么得空来我尚书府了?”

    老夫人笑道,“染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她就要出嫁了。还和清凌成了妯娌,我是希望她们堂姐妹两能相互有个照应,只是……。”

    说着,老夫人就停了。

    三老夫人笑问道,“只是什么?大嫂有话,但说无妨,安南侯夫人她们不是外人。”

    老夫人笑道,“那我有话就直说了,不是我数落尚书府的不是。实在是三弟妹你太小瞧我侯府了,昨儿侯府办宴会,请了不少大家闺秀来。耽误了她们时间,没能来给染儿送添妆。今儿都来了,她们对我侯府准备的蛋糕赞不绝口,尚书府想要蛋糕招呼客人,直说便是了,我侯府又不会不给,哪有叫丫鬟去骗人,说是清韵让她来拿的道理,害的我还以为清韵朝令夕改,说好的把蛋糕拿去送人。又忽然要拿来尚书府,也是下人手脚慢。这要拿去送人了,她岂不是要在一群大家闺秀面前食言了吗?她回府之后,我将她一通数落了,才知道她压根就没提过蛋糕的事,三弟妹,你这害我做长辈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平白指责了小辈一通,脸都挂不住了。”

    老夫人一脸的嗔怨,三老夫人的脸就挂不住了。

    尤其老夫人嗔完,继续道,“昨儿时间来不及,也没让厨子多做多少,之前拿了一半来,剩下的不好送人了,总不能送了这个不送那个,索性我全拿来了,应该够尚书府招呼送添妆的宾客了。”

    三老夫人额头有青筋跳动,尤其见老夫人笑的那个大方,她就气的脑壳疼。

    她努力维持笑脸,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听丫鬟禀告侯府送了蛋糕来,还想去跟大嫂你道谢,怎么就成尚书府假借清韵的名义去要的了?”

    老夫人皱眉,问道,“这能有什么误会?我是听说清韵要,才改了主意,不把蛋糕送人,让周总管把食盒给丫鬟拿来尚书府的,怎么就成侯府主动送的了?送了也不算什么,几食盒糕点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样糊糊涂涂的,我都弄不清楚了。”

    三老夫人见老夫人刨根问底,又不能大声质问。

    她知道,老夫人是存心要她在安南侯夫人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丢脸。

    三老夫人很生气,尚书府又不是没有糕点招待宾客,何必要什么蛋糕的,非得去侯府要什么?!

    害的她现在窘迫难下,脸都丢尽了。

    尤其老夫人又拎了七八盒蛋糕来,越发显得侯府大方,尚书府小气耍手段。

    安南侯夫人和左侍郎夫人面面相觑了,她们应该早些走啊,留下来听尚书府的丑事,尴尬啊。

    当然了,她们是相信清韵和侯府的。

    昨儿的宴会,她们也都在,宴会办的热闹有趣,不论是茶水还是糕点,都很精致周到,不是小气之人。

    而且,那些糕点,大家喜欢是有目共睹的事,换做是她们,也会投其所好,给大家送一些去。

    拿来送人的糕点,哪有先紧着尚书府来给堂姑娘招待宾客的道理啊?

    要说侯府故意给尚书府难堪,让尚书府下不来台,这种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赔上一堆可以拿来送人的糕点,这样的法子,除非蠢到不行,一般人都不会做的。

    所以,撒谎的是尚书府。

    见三老夫人脸色难看,老夫人就心情爽,她端茶轻啜,笑道,“清韵那孩子,懂事乖巧,我这个做祖母的都佩服她,难得有机会教教她为人处事的道理,谁想到最后成了我偏听偏信,误会她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

    老夫人说着,安南侯夫人笑道,“三姑娘办的宴会,着实不错,安定侯府教了几个好女儿。”

    只是可惜,许给了镇南侯府大少爷。

    不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单说镇南侯府大少爷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就配不上三姑娘了。况且还一身的毒,太医院的太医轮流治了六年都没有治好。谁知道哪一天就一命呜呼了,亏得三姑娘出嫁在即,还有心情筹办宴会,还筹办的那么好,倒是个性子活乏看的开的。

    听到安南侯夫人夸侯府教了几个好女儿,老夫人脸皮有一瞬间的红。

    再说清韵,老夫人走后。她没有直接回泠雪苑。

    而是在花园走走逛逛,走累了,就坐在秋千架上,悠悠晃晃的。

    青莺要推她,清韵没让,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便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清韵眼睛忽然被闪了下。

    她下意识的撇过脸去,随即又转了过来。

    只见不远处,泠雪苑院墙上。立着一男子。

    他笔直而立,如山峦之巅,一柄风华内敛的古剑。

    他穿着一袭翩然华丽的锦袍。衣袂翻飞,就那么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他戴着面具,看不清楚容貌,但一双眼眸,光泽流动中闪着璀璨如星光芒。

    正是楚北。

    清韵望着他,他也望着清韵。

    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口如含丹,小脸上素面朝天,却远胜过浓妆艳抹。看起来如清晨荷塘的芙蕖,春晖朝露。曼妙可人。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眸含春水,碧波流盼,美目流转间,似乎能把人眼球抓的死死的。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也不挪眼。

    直到青莺发现了,眨眼道,“楚大少爷怎么站在墙头啊?”

    他还没摔出阴影来呢,上回摔的那么惨,姑娘提一次,他尴尬一次,还不吸取教训?

    不过,楚大少爷站在墙头的样子,很好看呢,感觉天下没人可以跟他相比了。

    听到青莺说话声,清韵这才反应过来,脸腾地一红,赶紧起了身。

    虽然侯府上下都知道镇南侯府派了暗卫守着她,昨儿宴会之后,也认得楚北了,可这样大庭广众的站在墙头,委实不妥啊。

    他就不能不这样招摇,低调一点吗?

    清韵三步并两步的回了泠雪苑,径直进了书房。

    丫鬟才把门关上,屋子里就传来楚北的质问声,“你要延迟婚期?”

    清韵,“……。”

    清韵懵怔了下,她还以为楚北来侯府找她是有什么大事呢,谁想到是因为这事啊。

    清韵抚额了,这么点小事,卫驰也等不及禀告他。

    看着楚北三分炙热七分恼怒的眸光,清韵不知道说什么好。

    青莺在一旁,缩了脖子道,“是侯爷先说延期,姑娘才说的。”

    青莺说完,在心底默默道歉,她不是故意卖了侯爷的,她也没有撒谎,延期这话题确实是侯爷先提的,只是他是开玩笑,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许是这些日子忙宴会,忙昏了头,一时嘴快,逼的侯爷不得不去找镇南侯谈延期的事,不然真的要成小狗了。

    楚北听了青莺的解释,望着清韵,眸底的薄怒并未散去。

    他在等清韵解释。

    那眼神,像是不给个满意的解释,会誓不罢休似地。

    清韵只好把事情经过详细说来一遍,坐在椅子上,清韵扭着绣帕道,“大锦朝女子十五及笄,及笄便成亲,年纪太小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只是想延期而已,又不是退亲。”

    说着,清韵不等楚北说话,继续道,“我知道,你肯定会说大家都十五岁就成亲,甚至有些还不满十五就嫁人了,这是事实,我不否认,但我是大夫啊,十五岁的姑娘身子都还未长开,就生儿育女,这样的后果是遇到难产的可能性大很多。”

    楚北也坐了下来,他望着清韵道,“你觉得什么时候成亲合适?”

    “十八。”

    清韵想都没想就回道。

    楚北的脸瞬间黑了,清韵看不见,但是感觉到了。

    她扯了下嘴角,轻咳了下嗓子道,“我是说所有姑娘,并非指我一个人……。”

    青莺睁大眼睛看着她,“姑娘,十八还不嫁人,都成老姑娘了,会被人笑死的!”

    清韵,“……。”

    这是隔了多少年的代沟,简直没法交流了。

    想着,清韵无语一笑。

    她肯定是吃饱了撑得慌了,她和楚北还有青莺聊什么时候嫁人,她傻了吧,在他们眼里,十五岁嫁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另类的是她。

    清韵抬眸望着楚北,烟眉轻陇,有些困惑,她只是说下延期而已,她和他是圣旨赐婚,又不是提亲,他至于这么火大吗?

    再说了,他身上的毒暂时还除不清,就更不急着娶回去了啊。

    “你心情不好?”清韵想了半天,也只想到这个解释。

    “我心情很好!”楚北回道。

    清韵笑了,心情好,还会这么大火气,这不明摆着忽悠她吗?

    清韵问道,“是大皇子的事?”

    “他确实够气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楚北生气道。

    这么说,显然不是因为大皇子了。

    大皇子离京,这么大的事,没有闹出大动静来,是因为有流言称前州水灾,朝廷拨了一笔钱去赈灾,恐被贪墨,特地派大皇子去秘查,但实际上,大皇子为什么离京,没人知道。

    喜鹊端了茶水来,清韵帮楚北斟茶,道,“不是因为大皇子,那是因为什么事生气?”

    清韵问完,窗户外就传来卫律的说话声,“爷,皇上召你进宫,不得耽搁。”

    楚北刚端起茶盏,还没喝一口就又放下了,他瞥了清韵几眼道,“我不答应延期。”

    说完,他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屋子里。

    清韵走到窗户旁,问卫驰道,“你家爷今儿火气格外的大啊,出什么事了?”

    卫驰摇头,他也不知道,“属下在街上碰到爷时,就一脸的火气了,问卫风,他也不说。”

    卫驰刚说完,外面,绿儿就屁颠屁颠的跑进来了,“姑娘,有趣事呢。”

    清韵回头望着她,“什么趣事啊?”

    绿儿捂嘴咯咯笑,一双眼睛闪着光芒道,“半个时辰前,楚大少爷和兴国公府大少爷打了起来,一脚把他踹进了牛粪里。”

    清韵,“……。”

    PS:O(∩_∩)O哈哈~

    除夕快乐O(∩_∩)O哈!

    新年快乐~~~~打滚求压岁红包~~~~~~(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