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这一天,天朗气清,云白无瑕,有徐徐清风。

    用了早饭,清韵便带着青莺去春晖院给老夫人请安。

    越靠近春晖院,就越能听见尚书府的锣鼓喧闹声。

    清韵进屋,刚走到屏风处就听见孙妈妈怒道,“尚书府也太过份了,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就锣鼓敲的震天响,好像谁不知道堂姑娘要嫁人似地!”

    老夫人坐在那里,皱眉不悦道,“我昨儿拎着蛋糕去尚书府,让她在安南侯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丢了脸,心里恼着呢,不想法子出了怒气,只怕要气坏身子。”

    侯府和尚书府紧挨着,春晖院可以说是最靠近尚书府的地方了。

    尚书府昨天丢了面子,气不顺,一大清早就让尚书府下人站在靠近侯府的墙角下,一个劲的敲锣打鼓,搅的老夫人没法安歇。

    周梓婷也被吵的不耐烦,“尚书府明显是在得瑟,不就是染堂姐嫁的定国公府三少爷将来能继承安定侯府,大表姐将来得仰着染堂姐的鼻息过日子吗?”

    尚书府就是故意的。

    沐千染即将和沐清凌成为妯娌,她嫁人,侯府于情于理都得去帮忙,叫外人瞧瞧,两府关系很融洽。

    可尚书府这样一闹,老夫人肯定生气,就不一定会去尚书府了,就不能当着一众人的面,给沐千染送添妆,让她将来多照应沐清凌一二。

    老夫人和大夫人不当众说那话,大家肯定会以为侯府不满意尚书府把沐千染嫁给安定侯府三少爷,将来继承本该属于安定侯府大少爷的爵位。

    老夫人哪里不知道三老夫人心底的盘算,她心底很恼火呢,可是想到沐清凌,她终是叹息一声,望着清韵道,“你陪我一起去尚书府。”

    清韵能觉察的出来老夫人的不情愿,只是为了沐清凌,她只能伏小做低了。

    可是老夫人愿意。她还不愿意呢。

    她望着老夫人道,“祖母,其实不用我多说什么,您心里都清楚。尚书府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更不会因为你和我去伏小做低,染堂姐将来就会对大姐姐好一些,要真那么做了,反而会激起她们的怒火。助长她们的嚣张气焰,再者说了,我从来不认为,大姐姐需要仰仗染堂姐的鼻息过日子。”

    老夫人望着清韵,“就不去了?”

    清韵郑重点头,朱唇轻启,掷地有声的吐出来两个字,“不去。”

    周梓婷望着清韵,她觉得清韵过于冲动了些,只是她知道老夫人也不乐意去求尚书府。便道,“外祖母,梓婷也赞同三表妹的话,不应该助长尚书府的气焰。”

    正巧这时,侯爷进屋来。

    老夫人望着他,问道,“去过尚书府了?”

    侯爷摇头,“没去。”

    “为什么不去?”老夫人扭眉不解。

    侯爷不着痕迹的看了清韵一眼,道,“没那个必要。”

    说着。侯爷坐了下来。

    清韵和周梓婷上前给侯爷福身请安。

    侯爷让两人起来,然后看着清韵道,“我和镇南侯商议了下,你和楚大少爷的大喜之日往后挪了八天。从五月二十八号改成了六月六号,六六大顺,大吉大利。”

    清韵,“……。”

    清韵囧了。

    父亲信誓旦旦的说要等楚北身上的毒解了再出嫁,她以为怎么也能往后挪个三两个月,结果去商议。就往后挪了八天?

    那还不如不去呢。

    老夫人望着侯爷,道,“好端端的,为何要改出嫁之日?”

    侯爷轻咳一声,道,“是我嫁女儿,总不能什么事都镇南侯府拿主意。”

    老夫人失笑,她知道侯爷舍不得清韵出嫁,所以去找镇南侯抗议,只是镇南侯做的决定,极少有更改的时候。

    也是六月六号这个日子实在是好,不然镇南侯还真不一定会延期。

    “只是,六月六号,不是东王府琳琅郡主嫁给兴国公府大少爷的日子吗?”老夫人问道。

    侯爷端起茶盏,轻轻拨弄着,他又看了清韵一眼道,“昨儿,楚大少爷一脚将兴国公府大少爷踹进了牛粪里,这一幕正巧叫东王府琳琅郡主瞧见了,她当时就吐了,回府之后,就要死要活的闹退亲……。”

    清韵听得抚额,那么呕心人的一幕,叫琳琅郡主瞧见了,她还愿意嫁给兴国公府大少爷才怪了。

    指不定以后瞧见兴国公府大少爷那张脸,就会想起那一幕,吐都吐不够了,还怎么夫妻恩爱,相敬如宾?

    兴国公府昨儿进宫告状,没能拿楚北怎么样,加上又要闹退亲,要是不退亲还好,万一真退亲了,以后应该没哪个大家闺秀愿意嫁给兴国公府大少爷了,兴国公府不恨死楚北才怪了。

    不用去尚书府送沐千染出嫁,清韵在春晖院没待一会儿,就回了泠雪苑。

    一个上午,她都在绣嫁衣。

    沐清柔几个去了栖霞寺,大夫人去尚书府帮忙,府里很安静。

    尚书府吹吹打打,欢欢喜喜的从沐千染出嫁。

    十里红妆,远胜过当初沐清凌出嫁时的排场。

    尤其那些嫁妆从侯府门前抬过去,尚书府下人一个个昂着脖子,尾巴都差点翘上天。

    青莺和绿儿爱热闹,两人去前院瞧了,见了直在心底哼:现在是高兴,回头知道一切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的得瑟,就是将来甩在脸上的巴掌。

    而这一天,来的很快。

    沐千染拜堂成亲之后,便被送进了洞房。

    等她再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敬茶的日子了。

    她和顾一川去给定国公和定国公夫人还有一众的长辈敬茶。

    敬茶时,沐千染就不高兴了。

    当初沐清凌嫁给顾明川时,敬茶时得了什么礼,她打听的是一清二楚。

    定国公夫人赏给沐清凌的是一对血如意,到她这里却只是一只玉镯。

    虽然是羊脂玉的,可论价值远比不上那对血如意。

    还有顾二太太她们送的东西,虽然不差,但丝毫未见巴结讨好之意。

    沐千染觉得她受到了慢待,因为这和她预想的完全不同。

    她敬茶到一半。沐清凌才推着顾明川进屋。

    两人进屋时,顾二太太就笑道,“明川的气色像是又好了许多。”

    顾明川没说话,沐清凌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来晚了些。”

    定国公多看了顾明川的脸色,点头道,“确实好转了许多,一会儿你和清凌早些回门,千染才进门。大家一起吃顿饭,别回来晚了。”

    沐千染站在那里,有些不解。

    今儿是她敬茶和认门的大日子,沐清凌有什么大事非得回门的?

    定国公都叮嘱他们早去早回了,怎么就没人说一句让他们今儿别回去,改日再回的?

    她们不说,沐千染忍不住道,“大堂姐……。”

    她才说了三个字,沐清凌就笑道,“还喊我大堂姐呢。该喊我大嫂了。”

    沐千染脸腾地一红,道,“大嫂怎么今儿回门,我还打算一会儿去你那儿坐坐呢,咱们是堂姐妹,我才嫁过来,还有许多不懂之处,还想你多教教我。”

    沐清凌有些为难道,“我有事得回侯府一趟,我尽快赶回来。往后咱们有的事时间聊,不急于这半天。”

    她这么说,定国公夫人也笑道,“你们是妯娌。也是堂姐妹,往后相处必定融洽。”

    定国公道,“接着敬茶吧。”

    沐千染压着心中纳闷,挨个的敬茶。

    本来她还想今儿给沐清凌一个下马威,现在有些摸不透定国公府对沐清凌和她的态度,总觉得对沐清凌好过对她。她不敢贸然行动。

    敬完了茶,大家就都散了。

    沐清凌推着顾明川离开。

    沐千染回了院子,她越想越不对劲,便派丫鬟出去打听。

    很快,丫鬟就跑回来了。

    脸色难听,沐千染心里有不好的预感,问道,“打听到什么了?”

    丫鬟回道,“姑娘,你知道大少爷陪大姑奶奶回门是去做什么吗?”

    沐千染有些不耐烦,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她卖关子,她要是知道,她还会派她出去打听吗?

    “快说!他们今儿必须回门是去做什么?”沐千染催道。

    丫鬟急忙道,“国公府丫鬟说大少爷陪大姑奶奶回门,是去看大夫的,大少爷的病能治好了,还是三堂姑娘给治好的!”

    听丫鬟说顾明川的腿能治好,沐千染的脑袋嗡的一声叫了。

    脸上的血色,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一般。

    脑中就只有一个声音:大少爷的病能治好,大少爷的病能治好……

    大少爷的病能治好,那定国公府的爵位还轮的到三少爷吗?!

    沐千染跌坐在凳子上,要不是丫鬟眼疾手快的扶着她,她都能摔倒。

    沐千染后知后觉,又惊站了起来,急急吼问丫鬟道,“你再说一遍!是谁治好大少爷的病的?!”

    丫鬟被吼的有些胆怯,忙回道,“国公府丫鬟说是三堂姑娘治的。”

    “这不可能!”沐千染想都没想,就否认道。

    清韵能治好顾明川的病,这怎么可能呢?!

    沐千染不信,可是丫鬟却道,“奴婢起先也不信,只觉得是国公府丫鬟跟奴婢开玩笑,可是问了好几个丫鬟,都说是三堂姑娘治的,丫鬟还说她医术高超,远远胜过太医院的太医们,总之,传的很玄乎。”

    丫鬟信了,可是沐千染还是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正巧这时,顾一川回来了。

    他望着沐千染,问道,“你不信什么?”

    沐千染望着顾一川,问道,“丫鬟说大哥的病,太医们治不好,我三堂妹清韵可以,这事是真的吗?”

    顾一川轻点了下头,“是真的。”

    沐千染脸白如纸。

    等顾一川走后,沐千染就闹着要回尚书府了。

    她的陪嫁妈妈拦下她道,“姑娘,还没到你回门的日子,你今儿不能回尚书府,有什么事,奴婢回去也一样。”

    沐千染想回去,可是不能回去。

    最终回去的是她的陪嫁妈妈。

    她将顾明川的病能治好的消息传回尚书府,大太太手里的茶盏当即就震惊的摔在了地上。

    要知道,她会把沐千染嫁给定国公府三少爷,就是晾准了大少爷的病没得治,定国公府会由三少爷继承,不然她会把女儿嫁给一个继承不了爵位的嫡次子?!

    大太太气愤交加,再得知顾明川的病是清韵治好的。

    大太太和沐千染一样,她不信。

    她要去问个清楚。

    然后,她就和三老夫人杀到了侯府来。

    当时,清韵还在泠雪苑帮顾明川治病。

    沐大太太和三老夫人去了春晖院,两人进屋时,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吓了老夫人一大跳。

    她望着两人道,“出什么事了?”

    三老夫人望着她,扶着大太太的手都在颤抖,她嘲弄一笑道,“我们沐家在京都大小也算是个名门望族了,我做梦也没想过,大嫂你竟然让府上姑娘拜师学医!”

    老夫人听得不悦,“三弟妹这话,我听不明白!”

    三老夫人冷笑一声,“又跟我装糊涂,清韵会医术的事,你会不知道?!”

    老夫人站了起来,冷了脸道,“清韵会医术?开什么玩笑!清韵一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她学什么医术?根本没有的事!”

    沐大太太忍不住道,“还说不知道,定国公府上到国公爷,下到守门小厮都知道大少爷的病能治好,还是清韵治好的!清凌和定国公府大少爷今儿回门,就是来找清韵治病的!”

    老夫人知道沐清凌和顾明川回门了,她还觉得这些天,两人回门的太勤快了些,尤其是三天前,清韵还去了定国公府一趟,却怎么也没想到,顾明川是来找清韵治病的。

    孙妈妈站在一旁,憋不住道,“不可能啊,三姑娘和楚大少爷定亲之后,镇南侯府才派人送了药材和医书来,让三姑娘钻研,这才过去几天啊,三姑娘就能治好大姑爷的病了?什么时候学医这么简单容易了?”

    老夫人听得纳闷,不过她掩不住心底的那份高兴。

    顾明川的病能治好,就算不是清韵治的,对侯府来说,都是喜事一件。

    她抑制不住高兴道,“不管是不是,把清韵和大姑爷他们找来问问不就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