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处罚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处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现在,忠义伯府被贬了,要是恢复爵位,还得侯爷帮忙呢,做岳父这样通情达理,他有事相求,侯爷这个做女婿的好意思不帮忙吗?

    腹泻了几天,还被气晕了过去,还能想到这样一举两得的搪塞理由,清韵佩服至极。

    不过,假银票的事,没人抖出来。

    奉旨查假银票的楚三少爷就麻烦了,毫无头绪啊。

    他去左相府,去兴国公府,再去忠义伯府询问,三人给的答复如出一辙,都是下人不小心,收了假银票,铺子亏惨了。

    楚离有些苦大仇深,皇上交待他差事时说了,如果办不好,他也要去城北军营扫马厩。

    他不想去给安郡王、逸郡王他们作伴啊,尤其兴国公府大少爷也在,万一再打起来,指不定会扫半年马厩。

    楚离愁的直拽着楚彦给他想办法。

    楚彦也没办法啊,要是能帮忙他早帮了,还有镇南侯府其他少爷,都在帮楚离。

    毕竟是皇上第一次交给他差事,必须要办好,办的漂亮,且不说会影响将来的仕途了,连镇南侯和府上老爷们也会被人指责教子无方啊。

    楚彦束手无策,这不,就去麻烦楚北了。

    说来这事,楚北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他纵容清韵,才有了后面一连串的事。

    楚北没直说假银票出处,只提点他道,“听说黑市只要有钱,没有什么买不到,你不妨去试试。”

    楚彦一点就通,然后派人去黑市打听。

    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制造假银票人,抓捕审问。

    开始,被逮捕之人还很嘴硬,死都不承认,最后打了几十大板,就乖乖招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清风徐徐。

    清韵绣了一上午的嫁衣,吃了午饭后,有些犯困。正打算小憩半个时辰。

    外面,绿儿屁颠屁颠的跑进来,道,“姑娘,镇南侯府三少爷带了刑部侍郎来侯府了。”

    喜鹊听着。和青莺互望一眼。

    假银票的事,绿儿不知道,可她和喜鹊知道啊。

    镇南侯府三少爷负责查假银票的事,他来侯府,肯定是查到侯府头上了,就是不知道是查大夫人还是姑娘?

    两人有些担心的望着清韵。

    清韵投给两人一个放心的眼神,假银票是卫驰送来的,楚离怎么可能查到她头上来,显然是大夫人啊。

    方才清韵还犯困的眼皮直打架,这会儿早清醒了。便是上了床,也是两眼望着纱帐发呆。

    清韵笑了笑,道,“去看看。”

    清韵带着丫鬟往前院走,还离二门很远呢,就瞧见周梓婷带着丫鬟过来。

    瞧见清韵,她笑道,“三表妹也是去前院看热闹的?”

    清韵轻点了下头,道,“中午吃的有些撑。顺带遛食。”

    周梓婷捂嘴笑了,“我也吃的有些撑了,一起吧。”

    她说着,丫鬟就道。“姑娘,大夫人过来了。”

    周梓婷回头,便瞧见丫鬟扶着大夫人走过来。

    大夫人穿着一身撒花锦缎,头上插在嵌玉金簪,脸上施了粉,远看气色红润。等近了,就能发现,便是施了粉,也难掩那一抹苍白。

    这些日子,大夫人算是吃够了苦。

    腹泻了整整八天,这两日才渐好。

    周梓婷有些讶异,福身道,“外面风大,舅母身子还没复原,怎么出来了?”

    大夫人见了周梓婷脸色还好,可是见了清韵,脸色就难看了。

    清韵一脸牲畜无害的笑,还一脸关心的问,“母亲身子可大好了?”

    大夫人气的手都攒紧了,要不是清韵,她会有那么多事吗?!

    大夫人什么都没说,就让丫鬟扶着她走了。

    再待下去,她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清韵和周梓婷就在后面跟着,一起去了前院正堂。

    上了台阶,便瞧见侯爷端坐在那里。

    楚离和刑部侍郎则坐在他下首。

    大夫人进屋,便柔声问道,“侯爷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说完,她便瞧见桌子上有一张画像,画的正是她的丫鬟春桃。

    大夫人身子就有些不稳了,侯爷见了,脸色越加难看。

    一旁的刑部侍郎笑了,都不用审问了,看安定侯夫人的脸色,就能确定,她买过假银票。

    侯爷手拍着桌子,压在丫鬟的画像上道,“镇南侯府三少爷和刑部右侍郎赵大人奉旨查假银票的事,已经查到假银票出处了,这画像是制造假银票的人画的,是你的贴身丫鬟春桃,楚三少爷也去忠义伯府查过了,你曾给忠义伯府送了三万两假银票去,还有余下的十一张假银票都去哪儿了?”

    侯爷的声音很冷,冷透心骨。

    大夫人整个人都僵硬在了那里,楚三少爷和刑部侍郎证据确凿,根本就不给她狡辩的机会,就直接宣判了。

    虽然春桃已经死了,可十四万两的假银票,也是要两百两银子的,她一个丫鬟根本就买不起,她连死无对证都做不到。

    她能做的只有坦白从宽。

    大夫人暗咬了下牙,转头吩咐丫鬟道,“去把那十一张假银票拿来。”

    丫鬟看了大夫人一眼,不敢耽搁,麻溜的就去取银票了。

    丫鬟走后,侯爷方才问道,“你为什么要买假银票,还给忠义伯府送去?!”

    大夫人脑袋转的很快,她望着侯爷道,“我买假银票能有什么目的,我都没用过假银票,只是前些时候和大嫂在一起闲聊,无意中提起来,说京都有人能制造假银票,足以以假乱真,春桃说她知道,我就让她去买了,给大嫂送了三张去,我没说银票是假的,跟她开了个玩笑,说这三万两银票是我对伯府的一点心意。我没想到大嫂当真了,还拿去金满堂买首饰,这些日子我身子不适,也没去跟她赔礼道歉。委实不该……。”

    说着,她声音哽咽,身子有些轻晃动。

    刑部右侍郎笑了,“那银票我也见了,若不是存了警惕之心。估计我也会当真,只是……。”

    大夫人抬眸望着他。

    刑部右侍郎顿了顿,笑道,“夫人是一时起意,觉得有趣,但制造假银票,却是犯了国法的。”

    大夫人脸一白,脚步一晃,要不是丫鬟扶着她,她都能摔了。

    “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大夫人声音弱的跟蚊蝇哼似地。

    侯爷敛紧眉头,望着刑部右侍郎道,“贱内犯了国法,该怎么处置,我侯府无话可说。”

    刑部右侍郎有些为难了,依照国法,大夫人制造了十四万两的假银票,按理要罚一万两银子,并杖责五十。

    罚钱倒是好说。可是杖责五十,以大夫人这么虚弱的身子骨,如何承受?

    清韵站在一旁听着,青莺轻吐了下舌头。

    幸好姑娘用假银票的事。没人知道,不然姑娘不得和大夫人受一样的罚了,就算轻一些,怎么也得罚八千两,挨四十大板吧?

    很快,丫鬟就把假银票送了来。

    刑部右侍郎接了假银票。挨个的看着。

    随即,她眉头陇紧了。

    楚离望着他,问道,“怎么了?”

    刑部右侍郎把假银票递给楚离看,楚离也皱眉了。

    侯爷站起来,问道,“银票不是假的?”

    刑部右侍郎摇头道,“这银票是假的无疑,不过这几张银票,只有一张是春桃买的,余下十张都不是。”

    万两的银票,因为价值大,数目少,所以每一张上都有特定的编号,以供辨认。

    说着,刑部右侍郎笑了,“原本我们还在查另外一批大数额的假银票,一直没有头绪,想不到全在侯府了。”

    侯爷一张脸,尴尬不已。

    他望着大夫人问道,“你到底买了多少假银票?!”

    大夫人恨不得去撞墙了,她恶狠狠的瞥了清韵一眼。

    清韵好整以暇的看着,脸上还挂着笑,还有些挑衅的意味在:那些假银票是她的没错,你要是有胆量,不妨给大家解释一下,假银票是怎么来的。

    大夫人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她望着侯爷道,“我只买了十四张银票,给忠义伯府送了三张去,余下的都在这里了。”

    楚离笑道,“制造假银票的李老板也说,春桃只买了十四张假银票,数目是对的,只是假银票对不上号,倒是有些奇怪了。”

    刑部右侍郎也站了起来,笑道,“夫人买的银票,算是弄清楚了,至于怎么处罚,我回刑部之后,会写明缘由奏请皇上,看能否从轻处置,我们还要去查另外十张假银票的去处,就不打扰了,告辞了。”

    侯爷有些羞愧道,“给两位添麻烦了。”

    刑部右侍郎连忙摇头,说了几句客套话。

    这哪算得上添麻烦啊,他们拿朝廷俸禄,就要给朝廷办事,不查假银票的事,也会忙别的事,没有清闲时候。

    侯爷亲自送刑部右侍郎还有楚离离开。

    清韵站在一旁,楚离见到她,还恭谨的作揖见礼。

    他们走后,第二天,刑部就来宣布大夫人买假银票,还送给忠义伯府大太太的事所受到的处罚。

    鉴于她坦白从宽,没有做什么狡辩,也没有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加上她身子不大好,无法承受五十大板的重罚,所以刑部酌情予以减免。

    最后罚了大夫人五千两银票,打了二十五大板。

    至于另外十万两银票,在大夫人挨罚之后,也浮出水面了。

    卫驰从清韵那里拿了十万两假银票,装在个信封里,找了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送到刑部去了。

    这么做,完全是楚北不忍心楚离天天为了找那十万两假银票,弄的焦头烂额。

    但他也不想清韵受罚,所以想了这么个办法。

    虽然没找到是谁买了假银票,但假银票找到了,不会流到市面上去,楚离也能交差了。

    皇上交待的差事,算是完成了。

    皇上奖赏了楚离一番,事情到此,就算告一段了。

    不过大夫人身子虚,加上挨了二十五大板,又罚了五千两银子,身心受创,养了大半个月才养好。

    大半个月过去,清韵也大松了一口气。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把嫁衣绣好了。

    连着绣了快一个月的嫁衣,绣的清韵都不耐烦了。

    嫁衣绣好的那一天,她正拿着嫁衣高兴呢。

    外面丫鬟进来,福身道,“姑娘,侯爷有事让你去见他,他在春晖院。”

    清韵敛了下眉头,不知道侯爷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这些天,侯府很平静,侯爷找她所为何事,她是一点苗头都猜不到。

    怀揣着疑问,清韵去了春晖院。

    见到侯爷一脸愤岔,清韵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心底正忐忑。

    结果侯爷一脸不高兴的告诉她,她的嫁期又延迟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