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治病

第二百四十二章 治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天,天气极好,天蓝的没有一丝的云,像一块玲珑剔透的蓝玉倒扣天际,偶尔有几只飞鸟掠翅飞过。

    从春晖院请安回来,清韵脚刚迈上进院门的台阶,身后有丫鬟唤道,“三姑娘!”

    清韵顿住脚步,回头便瞧见一个穿着粉色裙裳的丫鬟,轻提裙摆跑过来,她眉目清秀,呼吸有些粗喘,脸上也因为剧烈跑动,带了些红晕,像是刚涂过胭脂一般。

    跑的这么急,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丫鬟跑上前来,连口气都没喘,就道,“孙公公来侯府了,传皇上的口谕,让三姑娘你去给瑾淑郡主治眼疾,老夫人让你先去她那里一趟。”

    丫鬟说完,青莺就捂嘴笑了,“皇上真敢让姑娘给瑾淑郡主治病啊?”

    虽然姑娘能治好定国公府大少爷的病,可侯爷帮姑娘澄清过,说那是瞎猫碰死耗子,完全是碰巧的,医术远比不上太医院的太医们。

    尚书府三老太爷举荐姑娘也有两天了,瑾淑郡主府和皇上都没有找过姑娘,她还以为她们信了侯爷说的呢。

    传话丫鬟也笑了,“孙公公自个也说了,瑾淑郡主回京虽然还不到七天,可是京都大大小小的大夫,都去过瑾淑郡主府了,据说连门槛都差点要被踏破了,可是瑾淑郡主的眼疾却丝毫没有起色,看到皇上心急,皇后说不妨让姑娘你试试,皇上这才让孙公公来传召你的。”

    言外之意,虽然是让她去给瑾淑郡主治病,其实皇上并未抱什么希望。

    听到这话,清韵就安心了。

    既然没抱希望,那她对瑾淑郡主的眼疾束手无策,皇上也不会太失望。

    不失望,就不会怪罪她。

    清韵转了身,迈步朝前走。

    青莺见了,提醒道。“姑娘,不带药箱吗?”

    清韵头也不回的笑道,“有药箱吗?”

    青莺哑然。

    还真没有药箱,姑娘给人治病。从来只带银针的,不过姑娘也没给几个人治过病。

    可上门给人治病,不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是正大光明的去,不带药箱。总觉得没点大夫的样子。

    见清韵走远了几步,青莺忙快步跟上。

    清韵去了春晖院,老夫人见她过来,而不是直接去正院,大松了一口气。

    她望着清韵,面色慈爱,但语气却很肃然,很慎重道,“祖母很希望你能医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但是瑾淑郡主的眼疾。那么多太医都治不好,定是重的厉害,皇上没辄,才死马当成活马医找你去的,你可不能因为能医治好明川,就飘飘然,听祖母一句劝,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不可碰瑾淑郡主的眼睛,尤其不能动银针。”

    即便现在知道清韵能医治好顾明川的病。可老夫人只要想到清韵大着胆子往顾明川脑袋上扎针,老夫人还忍不住背脊冒虚汗。

    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就是浸淫医术数十载的大夫,都不敢贸贸然往人脑袋施针。万一一个弄不好,那就不是治病,而是害命了。

    之前是不知道,不然老夫人铁定会阻止。

    现在知道清韵要给瑾淑郡主治眼疾,老夫人真怕她会往瑾淑郡主眼睛里扎针,要不是孙公公来请。老夫人都恨不得替清韵回绝给瑾淑郡主看眼疾的事。

    清韵知道老夫人是担心她,她治不好瑾淑郡主不要紧,可要是把人治出好歹来,那就是惹祸上身了。

    其实,清韵很想说,她今儿只是去瑾淑郡主府转一圈,什么都不会做。

    “祖母,你放心吧,瑾淑郡主和大姐夫还是不同的,我哪敢随意冒犯,您要是不放心,可以让孙妈妈跟我一起去,”清韵双眸清亮,笑容明媚。

    老夫人看了孙妈妈一眼,失笑道,“人家大夫上门治病,带的都是小厮,你带孙妈妈去像什么,还是让梓婷陪你去吧。”

    周梓婷站在一旁,听到老夫人这么说,当即嘴角绽放一抹笑来。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来,她差不多快一个月没出府了,正想出府逛逛呢,只是清韵是去给瑾淑郡主治病,她实在不好意思说跟去,正要厚着脸皮试试,没想到她还没开口,外祖母就主动提了。

    她看了清韵一眼,朝她一笑,然后望着老夫人道,“外祖母,你放心吧,三表妹不是那样鲁莽的人,她做什么都有条不紊,当初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怎么会医治定国公府大少爷呢,我相信这一次她也一样,梓婷陪她去,多少能给她提个醒。”

    老夫人点点头,道,“去吧,别让孙公公等着急了。”

    清韵就带着青莺,和周梓婷一起去了外院。

    外院正堂,不止孙公公在那里,侯爷也在。

    两人正聊着天,而且聊的还很欢畅。

    清韵上前,给孙公公见礼,不好意思道,“让孙公公久等了。”

    孙公公笑道,“三姑娘太见外了,老奴等您,是老奴的荣幸。”

    听孙公公自称老奴,侯爷眼神凝了下,有些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孙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啊,他怎么在清韵面前自称老奴,倒有些像是认清韵为主的意思。

    肯定是他想多了。

    清韵来了,孙公公便起了身,同侯爷告辞。

    侯爷要送孙公公出府,被孙公公拦下了,他道,“侯爷留步,我还有几句话要同三姑娘说。”

    孙公公都这样说了,侯爷哪还相送。

    孙公公和清韵先出门,公公和周梓婷站在七八米开完。

    清韵望着孙公公道,“孙公公有什么吩咐?”

    孙公公笑道,“不是老奴有什么吩咐,有吩咐的是皇上。”

    清韵眼睛睁大了两眼,孙公公压低声音道,“皇上知道三姑娘医术超群,派老奴来传密旨,让你务必尽全力医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如有怠慢,严惩不贷。另外,医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后,要对外宣称病情容易反复,需要留在京都观察。直到痊愈为止,至于哪一天痊愈……。”

    孙公公说到这里,便停了。

    其实不用说白了,哪一天痊愈,还不是全看皇上的意思了?

    清韵。“……。”

    她滴个亲娘啊,她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

    她没想到皇上居然给她下密旨,一定要她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这让她怎么治啊?

    这不是让她夹在楚北和皇上之间左右为难吗?

    不过,皇上和楚北的目的,倒是不期然相同了,都是把瑾淑郡主留在京都。

    清韵望着孙公公,道,“皇上就那么笃定我能医治好瑾淑郡主?万一我治不好,皇上怎么罚我?”

    孙公公笑了。“老奴伺候皇上快三十年了,可以说是看着皇上长大的,皇上精明过,也昏庸过,但还没有什么事能瞒的过皇上的眼睛。”

    清韵听得心咯噔一跳,就听孙公公继续道,“皇上倒没说怎么罚三姑娘,因为他知道三姑娘不会让他失望的。”

    清韵苦瘪了一张脸,心道,皇上可真看得起她啊。

    孙公公说完。就道,“三姑娘请。”

    清韵轻呼一口气,迈步朝前走。

    不远处,周梓婷和几个小公公见两人走了。赶紧追上来。

    周梓婷几次看向清韵,她很想知道孙公公跟她说了什么,可是不敢打听啊。

    出了侯府,上了马车,朝瑾淑郡主府驶去。

    清韵坐在马车里,闭目走神。

    不知过来多久。周梓婷推醒她,清韵还没反应过来,周梓婷就伸手一指。

    清韵望去,便瞧见有人敲车帘。

    清韵怔了下,忙打开车帘往外看。

    她以为是卫驰找她,结果车帘打来,见到的却是一张俊逸邪魅的脸。

    周梓婷脸腾的一红,看到逸郡王,她就忍不住想起那天逸郡王来给清韵送养颜膏,她不小心坐死了只臭虫,把逸郡王熏走的事。

    清韵看了周梓婷一眼,望着逸郡王道,“逸郡王找我有事?”

    逸郡王坐在马背上,道,“本郡王还真没想到你居然医术高超,正好本郡王扫了一个多月的马厩,身上总觉得有股马粪的味道,能有法子帮我除去那股味道吗?”

    清韵轻笑,“我没闻到牛粪的味道,郡王爷是心里有疙瘩,想开了就没有那种错觉了。”

    “可是我想不开怎么办?”逸郡王苦大仇深。

    清韵表示无能为力。

    逸郡王望着她,问道,“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清韵摇头。

    逸郡王无奈耸肩,随即问道,“他有没有找你提过易容换貌的事?”

    他?

    他是谁?

    周梓婷修长的睫毛颤动着,莹润的眸底写满了不解。

    周梓婷不明白,可是清韵听得懂啊,逸郡王指的是楚北。

    清韵轻摇了下头,逸郡王就笑了。

    笑容从嘴角化开,就跟墨汁滴落水滴,渲染开来一般。

    楚北希望能易容改貌,看来这事逸郡王知道,她帮不了忙,楚北很失望。

    可是为毛逸郡王却很高兴的样子?

    他不是帮楚北的吗,怎么感觉像是拖他后腿似地?

    清韵想问两句,可是逸郡王一声招呼不打,一夹马肚子,走远了。

    等他走了,周梓婷就忍不住问道,“谁要易容改貌?”

    容貌是天生父母给的,稍有损毁都不行,还要改了,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周梓婷问完,不等清韵想到怎么搪塞她,她就猜到了,“是楚大少爷?”

    她都猜到了,清韵还真不好糊弄她,只好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说完,见周梓婷一脸惊愕错愣的表情,清韵在心底默默道歉。

    不是她故意说楚北丑的,实在是戴面具的人大多丑的没法见人,这样解释才合情理。

    丑的没法见人了,这得有多丑啊?

    “只是,丑人不都自卑么,我觉得楚大少爷很自信,他应该是那样风华绝代的人物才是,”周梓婷提出质疑。

    虽然她是没见过楚北的脸,可是她见过楚北的人啊,那种气质,不是丑人能有的。

    清韵嗓子也有发痒,道,“不然他为什么终日戴着面具?”

    周梓婷摇头,她怎么知道。

    就这样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就到了瑾淑郡主府了。

    明郡王在大门口迎接,当然了,他迎接的不是清韵,她还没那么大的脸面,他迎接的是孙公公。

    见到孙公公,明郡王恭谨的见礼,“有劳孙公公为我娘亲的病,奔前跑后。”

    孙公公避开,不受明郡王的礼,有些惶恐道,“皇上对郡主的病甚为挂心,这些日子,都静不下心批阅奏折,郡主好,皇上才好,大锦朝的江山社稷才能稳固。”

    清韵听得直翻白眼,要不要这么会说话啊,听得她都起鸡皮疙瘩了。

    要是瑾淑郡主的病治不好,大锦江山还得玩玩了?

    明郡王又看着清韵,清韵福身道,“见过明郡王。”

    明郡王朝她一笑,然后请两人进府。

    一路走得有些快,清韵都来不及欣赏郡主府的美景,只觉得九曲回廊很宽很长,假山怪石特别多。

    还有就是……回廊上一溜烟全是鸟笼,各种各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见清韵看着鸟,明郡王笑道,“这些鸟都是我父亲养的。”

    清韵看着那些羽毛闪耀,都叫不出来名字的鸟,问道,“这些鸟都是郡马爷亲自喂养的?”

    孙公公闻言一笑,“要是郡马爷养的那些鸟都他喂养,估计要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才行。”

    清韵惊叹。

    她一路往前,回廊左右都挂了鸟笼,笼子里或一只,或两只,或三只一模一样的鸟,无一不精美,这要自己喂养,估计这会儿也不喜欢养鸟了。

    又往前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才到瑾淑郡主住的院子。

    瑾淑郡主没有卧床休息,而是坐在正堂。

    只是戴着斗笠,看不清她的容貌。

    孙公公上前,给瑾淑郡主见礼,清韵跟在一旁。

    瑾淑郡主笑道,“快请起。”

    孙公公起身后,道,“皇上听闻三姑娘医术不凡,特请来给郡主治眼疾。”

    瑾淑郡主笑道,“皇上有心了。”

    清韵上前,帮瑾淑郡主诊脉。

    离的近了,便见到薄纱下瑾淑郡主的模样。

    撇开瑾淑郡主那双红的骇人的眼睛,瑾淑郡主的容貌极美,虽然三十八岁了,但保养的极好,没有病痛的苍白,而是天然红润。

    把了脉,清韵让瑾淑郡主掀开斗笠,查看她的眼睛。

    等查完了,她望着明郡王道,“郡主的眼疾,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医治,但能缓解一二,至少让郡主的眼睛看起来不那么吓人……。”

    孙公公一听,就笑了。

    三姑娘够上道。

    明郡王也很满意,他要的就是这句话啊,他也不想娘亲一直戴着斗笠,而且那双眼睛看起来真的很吓人。

    明郡王忙请清韵去写药方。

    清韵写了药方,明郡王赶紧派人去抓药煎药。

    治病的事,就这样的简单。

    简单的周梓婷都忍不住拽清韵的云袖了,“这样就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