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近亲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近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看着周梓婷抓着她云袖的手,白皙无骨,纤弱却有力。

    她知道,周梓婷虽然好奇,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责任,她是奉命来看着她的,她这样给瑾淑郡主治眼疾,是她预料之外的事。

    不管她怎么医治瑾淑郡主,她都会打岔过问,提醒她小心,万一将来瑾淑郡主治出好歹来,她曾经提醒过她,老夫人就不会怪她。

    只是,明郡王都把药方拿走了,现在再问,是不是太晚了些?

    清韵不着痕迹的抽出衣袖,随手抚平被拽出的褶皱,一边笑道,“瑾淑郡主身份尊贵,眼睛又那样骇人,我瞧着都怕,哪敢动银针?”

    瑾淑郡主的眼睛确实挺吓人的,她只看了一眼,背脊就一直发凉到现在,再不敢多看一眼。

    可吓人归吓人,不能因为这样,不敢动银针,就开药方敷衍了事,毕竟是药三分毒啊。

    周梓婷正要劝清韵,却听清韵笑道,“再者说了,瑾淑郡主也不需要动银针。”

    周梓婷话都到喉咙口了,听清韵这么说,硬是给生生的憋了回去,憋的她脸都涨红了,只得呐呐声回道,“你有把握就好。”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丫鬟清脆的唤郡马爷。

    她抬头望去,就见珠帘处,走进来一个年约三十八九的中年男子,他模样儒雅,神情温朗,只是眉宇间有些疲乏,应该是这些日子为了瑾淑郡主病情忧心奔波的缘故。

    他身后跟着进来一男子,长的和他有六成相似,只是要年轻许多,他应该是郡主府世子,明郡王的长兄赵修宜了。

    世子长的酷似郡马爷,明郡王则更像瑾淑郡主一些。

    见到父亲和大哥回来,明郡王迎上去,道,“父亲。大哥,你们回来了。”

    赵修宜轻点了下头,他望了清韵和周梓婷一眼,然后才道。“方才听总管说,皇上找了沐三姑娘给娘治病,不知道哪位是沐三姑娘?”

    听赵修宜这么问,明郡王多看了清韵和周梓婷一眼。

    他知道两人的身份,一个是安定侯府嫡出三姑娘。一个是安定侯府表姑娘。

    要说身份,差别很大。

    可论起穿戴,周梓婷可丝毫不比清韵差。

    周梓婷很注重梳妆打扮,就连容妆都力求精致完美,清韵就随意的多,她不喜欢头上没事插一堆的金簪玉簪,嫌累赘,涂脂抹粉,那更是能省就省。

    今儿来郡主府给瑾淑郡主治病,是意料之外的事。来之前,也没有刻意的重新梳洗打扮,只穿了件七成新的蜀锦裙裳,梳的也是寻常发髻,头上只戴了两支兰花玉簪,当真是简单极了。

    再看周梓婷,她穿着一身浅豆绿织金裙裳,鹅黄色束腰,腰间佩戴了鱼形玉佩,手腕上带着青玉镯。容妆精细,无可挑剔。

    明郡王心情好,挑眉一笑,走过去拍赵修宜的肩膀。道,“大哥,你猜她们谁是沐三姑娘,谁是安定侯府表姑娘?”

    赵修宜笑了,他又看了清韵和周梓婷一眼。

    清韵落落大方,周梓婷就脸颊绯红。不敢和赵修宜对视。

    赵修宜哪还猜不出谁是清韵?

    清韵大胆之名,早传遍京都了,不说如雷贯耳,赵修宜却也听过不少次。

    连跟陌生男子对视的胆量都没有,还敢在宣王府桃花宴上跪请皇上恢复安定侯府爵位吗?

    他向清韵作揖道谢,谢清韵医治瑾淑郡主的眼疾。

    那边,郡马爷坐下,关切的看着瑾淑郡主,“眼睛可好些了?”

    瑾淑郡主笑着,她说话声很轻柔,“我眼睛只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疼,等服了沐三姑娘开的药,就不像现在这样了。”

    郡马爷点头道,“能好转就好。”

    他说完,丫鬟奉茶过来。

    郡马爷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问道,“孙公公人呢,怎么不见他?”

    丫鬟忙上前道,“孙公公去更衣了。”

    更衣,是文雅的说法,其实就是去方便了。

    正说着呢,孙公公就进来了,笑道,“还以为我回宫之前,见不到郡马爷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郡马爷笑着请孙公公落座,道,“几日未见,孙公公越发精神奕奕了。”

    孙公公摆手笑道,“哪里精神了,完全是沾了府上的喜气。”

    郡马爷当即挑了下眉头,他望着瑾淑郡主。

    瑾淑郡主也是一头雾水,笑道,“别看着我,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说着,她望着孙公公道,“郡主府哪来的喜气?”

    孙公公轻轻一笑,“郡主和郡马爷离京太久,有些事怕是忘记了,可皇上还记得呢,长公主离京之前,和宁王妃情同姐妹,您又一直惋惜,没有生女儿,当着皇上的面和宁王妃定过口头亲,如今若瑶郡主也长大成人,到了议亲的年纪,皇上打小就宠爱若瑶郡主,她的亲事,皇上也是放在心上的,如今世子爷和明郡王都回京了,两位爷继承了郡马爷和郡主的美貌和才华,甚得皇上的欢心,宁王也是赞不绝口,皇上觉得这门亲事倒是不错。”

    瑾淑郡主听着,脑子里就想起六年前离京时,若瑶郡主那张有些婴儿肥的脸,肉呼呼的,说话软糯糯的,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极了。

    “若瑶那孩子,我是打小就喜欢,一转眼,有六年没见过了,也不知道如今长成什么模样了,是不是还和小时候那般可爱,”瑾淑郡主笑问道。

    郡马爷也笑了,“我还记得若瑶出生,洗三朝时,你一眼就喜欢上了她,还要拿修明跟宁王妃换,修宜高兴的手舞足蹈,修明都气哭了。”

    明郡王站在一旁听着,那会儿他还不满三岁,哪里还记得。

    这会儿听到,明郡王一颗心,碎了一地。

    他瞟了自家大哥一眼。带了指责道,“大哥,你还是我亲大哥吗?”

    他说话声很大,不仅仅是说给赵修宜听得。还是指责瑾淑郡主,想问她:娘,你还是我亲娘吗?

    瑾淑郡主听的出明郡王的弦外之音,不由得摇头一笑。

    随即又有些惋惜道,“宁王妃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头。连怀上几胎,都没能保住,如今这一胎又……当年,我狠狠牙跟她换了不就好了。”

    明郡王,“……。”

    真不是亲娘啊。

    清韵站在一旁,看着明郡王那心碎心痛的表情,实在憋不住笑,肩膀直抖。

    周梓婷则拿帕子死死的捂住嘴,怕一个不小心会笑出声来。

    孙公公则笑道,“如此说来。郡主和郡马爷是中意这门亲事了?”

    瑾淑郡主点头笑道,“哪里会不满意,求之不得呢,只是……。”

    “只是什么?”孙公公忙问道。

    瑾淑郡主轻叹一声,道,“我和宁王妃快二十年的交情了,亲如手足,她膝下只有若瑶一个孩子,我此番回京,是为了治眼疾。迟早会回封地,若瑶郡主若是要嫁给我做儿媳妇,势必会跟着我去封地,让她们母女饱受离别之苦。我于心不忍。”

    清韵和周梓婷还打算上前跟郡马爷请个安,然后告辞回府,谁想到就聊到这事上了。

    她们只能尴尬的红着脸,站着那里听着了。

    原本当着明郡王和世子的面谈亲事就有些不妥了,还当着她们外人面前提,是不是不合适啊?

    她看了明郡王和赵修宜两眼。两人脸都有些发红。

    不过两兄弟,你拍我肩膀,我拍你肩膀,那样子,像是认定对方会娶若瑶郡主,在互相恭喜呢。

    然后,两兄弟面面相觑了,然后面露急色了。

    再然后,清韵就两眼轻翻了,暗叫倒霉了。

    她怎么那么倒霉啊,一天之内,先是被皇上威胁,完了,还利用她。

    孙公公根本就是故意当着她和周梓婷的面说若瑶郡主的亲事的。

    世子和明郡王都不是没分寸的人,这时候站出来说不娶,万一她和周梓婷,亦或者丫鬟们嘴快传了出去,岂不是败坏若瑶郡主的名声?

    可这时候不站出来反对,等孙公公回去禀告了皇上,他们再反对就没有用了。

    至于瑾淑郡主的担忧,皇上已经打定主意,不在让瑾淑郡主回封地了,她的顾忌,皇上不会做为考虑。

    只是,就是不知道世子和明郡王,谁会娶若瑶呢?

    要论长幼有序,那肯定是世子了。

    可世子年纪不小了,应该有十九了,若瑶郡主还未及笄,要出嫁,怎么也要等一年多。

    世子这么大年纪,娶妻根本是迫在眉睫的事。

    明郡王年纪就小多了,他还不着急娶妻,等一两年都行。

    清韵想,皇上派孙公公来询问,而没有直接赐婚,显然也是拿不定主意,所以让瑾淑郡主决定了。

    瑾淑郡主也不知道让谁娶若瑶好,媳妇她是喜欢,可是到底是给她做大儿媳呢,还是二儿媳,这是个问题,当年怎么就没定下来呢。

    正聊着呢,外面有丫鬟进来道,“郡主,若瑶郡主来看你了。”

    闻言,瑾淑郡主就笑了,“快请。”

    周梓婷也忍不住低呼了,“这来的也太巧了吧?”

    若瑶郡主还不知道屋子里在议论她,一脸灿烂笑容的进屋来,跟一只翩然翻飞的蝴蝶似地给瑾淑郡主还有郡马爷请安,然后道,“姑母回京这么久,若瑶也没来看你们,你们没怪若瑶吧?”

    瑾淑郡主招手,让若瑶郡主上前来,隔着面纱,她捏着若瑶郡主的小脸道,“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可爱,但更飘亮了。”

    若瑶郡主被夸的脸一红,解释道,“前几天,若瑶着了风寒,母妃不许我来见姑母,怕我过了病气给您。”

    说着,若瑶郡主就看到了清韵,她眼睛猛然睁大,高兴道,“清韵姐姐,你也在呢。”

    清韵这才得了机会上前请安,笑道,“孙公公送我来给郡主治眼疾。”

    若瑶郡主咧嘴笑了,跟她猜的一样。

    要是皇上再不让清韵姐姐给瑾淑郡主治病,她都要拽她来了。

    这些天,母妃的身子越好越好,腹中胎儿也越来越稳,有清韵姐姐帮忙,瑾淑郡主的眼疾肯定能治好。

    孙公公站起身来,笑道,“三姑娘给郡主看过眼疾了,奴才就送她回府了。”

    瑾淑郡主点头笑着,然后问起宁王妃的身子来,若瑶郡主都一一回答。

    孙公公站起来,道,“宫里还有事,我就送沐三姑娘她们回府了。”

    瑾淑郡主点点头,丫鬟就拿了两个锦盒来。

    那是瑾淑郡主赏赐清韵和周梓婷的。

    锦盒盖着,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但是瑾淑郡主赏的东西,断然不会差。

    两人福身道谢,然后随着孙公公离开。

    明郡王送他们出府,若瑶郡主有些舍不得清韵走,可是她又不好开口让她留下。

    人是孙公公接来的,自然要送回去才放心了。

    出了郡主府,坐上马车。

    周梓婷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锦盒了,锦盒里装的是一块羊脂玉佩,雕工精致,美轮美奂。

    周梓婷拿着玉佩,有些爱不释手,然后望着清韵道,“你不看看瑾淑郡主赏赐你什么了?”

    清韵的锦盒比周梓婷的要大不少,她也没想过和清韵比,毕竟清韵是奉命来给瑾淑郡主治病的,她可什么都没做呢。

    可是等见到瑾淑郡主赏赐了清韵什么,周梓婷还是忍不住心底冒起妒忌的小泡,喜悦的心情也湮灭了七分。

    瑾淑郡主赏她的是一块羊脂玉佩,可是赏赐给清韵的则是一整套羊脂玉的头饰,上面镶嵌着红宝石。

    车帘晃动,射出一缕阳光来,照耀在红宝石上,散发出耀眼光芒。

    周梓婷悻悻然,把锦盒盖上,转了话题道,“三表妹,你说郡主府世子和明郡王,谁会娶若瑶郡主呢?”

    清韵摇头道,“这我哪知道。”

    其实,说实话,若瑶郡主和明郡王兄弟是表兄妹,虽然古代表哥娶表妹,亲上加亲是常有的事,当初,江老太爷不就想江远表哥娶她,可近亲结婚并不好。

    很快,马车就回到侯府了。

    下了马车后,清韵和周梓婷福身送孙公公离开。

    等孙公公走了,两人方才转身进侯府。

    走了没几步,就有丫鬟上前来说话。

    丫鬟禀告的事情,让清韵和周梓婷大吃一惊。

    沐清柔落水了?

    还差点淹死?(未完待续。)